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Chapter 003 ...

  •   校长用另一个麦克风站在台下说道:“请大家保持安静,学校电路出现了一点问题,已经让人去维修了。”

      “开学典礼先暂停。”

      叶南一个人缩在台上,黑咚咚的什么都看不见,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
      外边的阳光为什么不能照进来一丝?
      他想走到窗户前把窗帘拉开,然而现在站起来都是费劲,迷迷糊糊间,他想起了小时候的那个哥哥。

      【别怕。】
      【乖!我会陪着你!】

      叶南的眼眶都熬红了,然而现在根本没有哥哥可以陪着他,抱着他说些安慰的话。
      突然,就在他咬着自己的手努力不让自己溢出声音来的时候,叶南落入了一个极其结实温暖的怀抱。
      几乎是下意识的本能反应,他握住了对方的手臂。

      “别怕。”

      叶南愣住了。
      传进耳朵里的声音和十四年前的那个哥哥的声音竟然重合了,红着的眼眶里满眼都是不可置信。
      他的声音颤抖着,忍不住地哭腔哆嗦着,“是你吗?”
      然而对方显然会错了意,他把叶南抱得更紧,沉稳有力的声音沿着耳廓漫进心里,“是我!”

      现眼下的情况令对方毫无选择,只能半抱半扶着让叶南回到后台。
      叶南脸色苍白,扶着那人的手都在颤抖,胸口剧烈起伏,额头上的冷汗哗啦啦地往下淌,然而现在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他拼命揪住对方的衣袖,明明很害怕,但还是努力朝对方那边看去,“……真的是你吗?”
      叶南不敢相信。
      呆呆地由着那人把他扶在后台的椅子上,他的满脑子都是那个问题。

      ——【是你吗?】
      ——【真的是你吗?】
      ——【你真的来找我了吗?】

      窸窸窣窣了一阵子,一阵晃眼的亮光打了过来,叶南终于借助着那缕从手机上散发出的明亮看清了对方的面容。

      “!!!”

      怎么会是你?

      一瞬间,从脊椎到指尖,全部都僵住了。
      肖傅安在他眼前挥了挥手,声音有些紧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叶南喊不出声音来了,恐惧感被那缕照过来的光驱散走了五六分,他抖了抖腿,张着嘴,喉间溢不出一丁点声音。
      他的眼眶红得厉害,却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的人,这倒是吓坏了肖傅安。

      灯光还是没有修好,知道他怕得很,肖傅安的声音放得更轻了几分,蹲下身子耐心地哄着,“小朋友是不是吓到了呀?”
      ——好熟悉的称呼。
      叶南咬着下唇,泪水马上就要夺眶而出,他试探性地喊了一句,“哥……哥?”
      对方应了一声,“怎么了?怕得厉害吗?”
      叶南强忍着哭出来的泪水,低着头摇了摇,他只是……有很多年没有再听到这个称呼了。

      “乖!我会陪着你的,别害怕。”
      “……没有。”

      空荡的后台休息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微弱的灯光亮得叶南的心都暖了几分,他闭着眼睛喘了几口气,这才将自己的三分魂给招了回来。
      理智有些微微回笼,叶南神情迟缓,却是满脸复杂地看向他,“你怎么会来?”
      肖傅安揉了揉他的发心,“听易绍阳说你很怕黑。”
      听到了答案,叶南却没有点头,反而有些不开心。

      原来只是因为这样。
      可他又在心里劝着自己,不然呢?还能因为哪样?

      “你吓傻啦?”肖傅安直起身子,从旁边搬了把椅子坐到了叶南旁边。

      他看着对方满是汗水的苍白脸色,把手里的手机递给叶南。

      “你……干嘛?”朦胧的泪眼视线忽然停在了那个手机上。
      “怕哪个小朋友再因为怕黑哭出来啊。”上扬的嘴角微微勾出一抹浅笑,在不甚亮的光线里看不分明。

      这人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叶南再次在心里想道:到底是哪个缺德的?说肖学长冷得像是刚从冰山里挖出来一样。
      他明明……明明就很暖。

      “我才不是小朋友。”叶南小声地反驳。
      “嗯。”肖傅安轻吸一口气,“只有小朋友才怕黑的。”

      叶南脸色苍白地瞪着他看,然而眼神中根本没有一丁点怒意,反而有些像小兔子炸毛生气朝主人撒娇的意味儿。
      肖傅安愣了一瞬,随后轻轻地抚着他的后背,像是顺毛一样,“好吧,我承认你不是小朋友,你是大朋友可以了吧?”

      大朋友?
      谁是大朋友?
      叶南睨了他一眼,难得有些尴尬地看了看自己衣服上蹭着的灰,抬手拍了拍。

      “你衣服上也有。”

      一边说着,他一边把手伸向肖傅安的衣服那边。
      抬到一半,手突然被肖傅安握住了。

      ……

      两人皆是四目相对。

      “唰!”
      ——原本灰暗的屋子一瞬间被灯光照亮。

      叶南被亮光刺激得一下眯了眼睛。
      好不容易适应了光线,他对上了眼前人的目光。
      叶南顿了顿,随后尴尬地抽回手,掩饰性地挠了挠鼻尖,“那什么,你衣服上有灰。”
      说罢,他再次抬起手拍掉了肖傅安身上的灰尘。
      对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又被叶南打断,他慌慌张张地拿起自己的演讲稿离开后台,“我还没讲完。”

      .

      肖傅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的。
      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回了原本的座位上,要不是那张脸实在是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叶南都快怀疑刚刚安慰自己的不是他了。

      他的控场能力特别好,再加上人长得好看,笑得又舒服,开学典礼又恢复了原本的流程,好像没有什么改变的地方。
      又好像……哪里都改变了。
      就比如现在的他对上肖傅安的眼神,带着笑意,带着欣喜,带着一丝不一样的情感。

      ……

      叶南退后半步,鞠了一躬。“以上就是我演讲的全部内容,谢谢大家。”
      霎时间,台下掌声雷动。

      开学典礼举办得非常顺利,热度持续了一周都没有降下去。
      不过大家议论的也就那么几个话题,来来回回地倒腾。

      【叶南学长站在讲台上的样子简直帅炸!】
      【肖师哥时隔六年重回明大。】
      【肖师哥依旧是那朵冷冰冰的高岭之花!】
      【叶南学长控场能力一级棒!】

      .

      美术馆内。
      在叶南第十次拿起手机后,于青秋终于忍不住了,手里的粉笔“啪嗒”一声落在叶南的课桌上。
      叶南看着那半截粉笔,立马直起腰看向讲台。

      “上课时间玩手机,你这个学期的学分是不是不想要了?”
      “想!”
      直白的言语激起了于青秋更大的怒意,拿起讲桌上的一件东西就往下扔,由于动作太快,导致他根本没看清自己到底扔了什么东西。

      “想要学分你还上课时间看手机?”

      在震耳欲聋的吼声中,叶南抬手接住了那个黑板擦。
      这是他这个星期第九次往讲台上送东西了。
      ——明大的于主任,向来以严格出名,谁要是敢在他眼皮子底下耍小心思,被叫出去罚站那是常有的事儿,搞不好还会扣学分。
      叶南就是惯犯,所以这老头儿对他一向喜欢不起来。
      可无奈叶南次次都是系里的第一名,每次被抓起来提问的时候脱口而出的答案都是极为精彩,气得台上的人再生气也得忍下去。
      叶南有时候觉得,自己上辈子肯定和这老头儿有仇,不然他怎么老是找自己的麻烦?

      当然,孩子是聪明人。
      碰了几次壁也懒得再惹这位只要一和他生气就显现出一副风烛残年状的于主任不高兴,毕竟学分还是很重要的,万一因为这个原因被留了级,那可是很得不偿失的。
      想起他捂着胸口指着自己的脸破口大骂滚出去的时候,叶南在心里都替这老头儿吊着根弦,就怕气极了一头栽在地上。

      叶南恭恭敬敬地递上黑板擦,并且毫无诚意地说着保证,“老师抱歉,以后不会了。”
      于青秋气得牙痒,却也是无可奈何。
      没办法,这学生成绩太好,管不了,于是他只好吹着胡须摆摆手让这人下去。

      ……

      坐在他身旁的易绍阳用手肘碰了碰他的胳膊,小声道,“南哥,在不在?”
      叶南:“别闹,听着课呢。”
      易绍阳:“???”
      他刚刚听到了什么?叶南说他在听课?

      “你没发烧?”易绍阳从心底猛的生出了一个疑问。

      “……干什么?”叶南歪头看了他一眼,懒洋洋的。
      “南哥!”易绍阳翻来覆去地把他好好地端详了一遍,“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哪个系的学妹了?”
      “……喜欢个屁。”
      “那就怪了。”易绍阳奇道:“你最近这个状态看起来非常地不对劲啊!”
      “……”

      确实不对劲!
      叶南点点头,这种奇怪的感觉是从开学典礼结束后开始的,他会偶尔地失神,会想起肖傅安的那张脸,会想起他安慰自己的话。
      甚至越想越燥热,恨不得提桶冷水从头顶浇下去,浇个劈头盖脸,好让他可以冷静一点。

      易绍阳拍了拍他的肩,把叶南拉回现实,“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啊?什么话?”
      “……”易绍阳敲了敲桌面,“你的某位追求者追你都追到我手机上来了。”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不对劲。
      “喏!不信你看!”易绍阳掏出手机给叶南看了一眼,微信界面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
      【易学长,你可以把叶南学长的电话号码给我一下吗?】

      叶南:“……你给了?”
      易绍阳神色复杂,“当然没有,你怎么能这么想我?”
      叶南“呵”了一声,“去年因为一顿烧烤把我微信号泄露出去的不是你?”

      易绍阳“啪”地一拍大腿,痛心疾首道,“那不是因为没抵抗住诱惑嘛。”
      用微信号换烧烤这种事情难道不划算吗?易绍阳始终都想不明白。
      叶南略一思忖,点头道,“所以你现在能抵抗得住诱惑了?”
      易绍阳嘿嘿一笑,“南哥你要是请我吃顿小龙虾就能。”
      叶南:“……”

      来人!快来人!把他拖出去糟蹋了!
      易绍阳汗如雨下,如坐针毡,表示自己有些汗颜。
      叶南啪地捂住了半张脸,无语地被迫妥协。
      得!孩子没救也不能强行给人掰回来不是?
      就这样吧!智力残疾也有智力残疾的好处!叶南心如死灰拍了拍他的肩,干脆直接放弃了抵抗。

  • 作者有话要说:  1、南南啊!你的肖学长只是跟你暖而已……
    2、是的,你们没猜错,易绍阳他也是个吃货【话说大家早饭都吃的什么啊?我好饿!】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