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Chapter 004 ...

  •   明大八月中旬就开学了,暑假结束得那叫一个突然,即使被学生们控诉了无数遍,但校领导依旧面不改色,美其名曰“这是为了你们的文化学术造诣。”
      说开学就开学,一点情面不留。

      此时,树梢上刚升起一轮红日,辉映着朝霞,在云的裂缝中斜斜地投射进屋子里,静静地落在高低错乱的屋檐上,像是要与那棵树并肩。
      当然,这些美好的场景都只是暂时的。
      孙洁拿着锅铲在叶南的卧室门外沉默了一秒,紧接着扯起嗓子便是一通大吼,“臭小子!你怎么还不起床,真等我开门掀你被子?”
      听到这声极其具有杀伤力的嗓音后。

      床上的人终于有了动静,叶南一个激灵坐起身。
      有气无力地朝门外应着,“起来啦!”
      说罢,他又“啪”地一下重新躺倒在床上,翻过来转过去地滚了好半天,把被子都滚成了一副皱皱巴巴的样子,最后终于伸了个懒腰,咂吧咂吧嘴,停止了动作。

      叶南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消息。
      ??!!!
      红色的99+符号亮的他差点没把眼睛闪瞎,某人怀疑自己是不是睡了一个世纪?
      只不过这是他每天起床都要怀疑一遍的事情。
      毕竟作为一名“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学生会组织部部长。
      他常常安慰自己,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嘛,应该为整个集体考虑,要有牺牲自己照亮他人的无私奉献精神,这样我们才会有美好的明天。

      ……

      美好个屁的明天!
      每天一起床就是回不完的微信消息,头发一抓一大把,都快熬秃了,哪儿来的美好明天?

      磨磨蹭蹭了好半响,这人才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鸡窝走出了房间。

      餐桌旁的女孩看样子应该是吃过早饭了,嘴巴上的牛奶渍还没来得及擦,就被叶南走过去整个抱在怀里重新坐在了椅子上。
      此时,坐在某人怀里的叶可离嫌弃地瞥了他一眼,两条小短腿晃悠着,“哥你好懒哦,每次都睡懒觉。”
      叶南一时语塞,为了不使自己的形象在这个宝贝妹妹的心里如同泄洪般崩塌。他大言不惭地开口解释道:“哥哥这不是懒,这是……呃……睡眠系统比较好!”
      叶可离眉头皱起,不做声色的睨了这人一眼,“哥哥你这个解释和我说的懒有什么区别吗?”

      叶南尴尬地挠了挠头,心里猛地生出一个疑惑: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不上道儿吗?
      好吧好吧,编不下去了,他承认,自己确实挺懒的。不过,这也算是变相地享受生活对吧?
      他在心里默默肯定道,只要理由能说服自己,那就没什么毛病。

      ……

      刚说罢,孙洁端着早餐从厨房里走出来,一头栗棕色齐肩短发被胡乱地扎起,烟火气被展示得完完全全,但架不住骨相好,眼睛又深邃,明明是快五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就像三十五六的样子。

      “快吃,待会儿还要送你妹妹上幼儿园呢。”
      “妈,你最近脱发啊?”叶南低头扫视了一眼,随后颤抖着手拿起筷子从粥碗里捞出一根头发。
      “……谁还不脱几根头发了,就你毛病多。”

      叶南抿了抿嘴,用勺子舀了口米汤吞进腹中,小声嘀咕着,“主要是每天都能吃到头发,不信你问可离。”
      自己说不过,就把亲生妹妹提溜出来,毕竟妹妹就是用来坑的。这是叶南总结出来的精辟语句。
      叶南回头看了看满脸单纯的叶可离,女孩儿抱着碗弱弱说道,“最近真的经常能吃到头发。”
      听到这句话,叶南瞬间安心了,嘴边的笑意憋都憋不住,“妈你看,我真的没骗你。”
      孙洁露出一个死亡微笑,“有本事你就别吃。”

      叶南:“……”
      得!她这是理不直气也壮!

      腰上还系着个围裙没往下扯的孙洁内心无语。
      她突然很想抹把鼻涕擦个泪什么的,真是儿大不中留,饭里有根头发就开始吐槽抱怨了,而且还居然摆出一副很嫌弃的样子来,最过分的是还表现的这么明显。
      哼!生气!
      大有一副“老娘不干了,爱找谁做找谁做”的架势。

      叶南自认自己理亏,立马识相地捧着碗大喝了一口,也不管碗里有没有头发了。
      他狗腿地笑了笑,心虚地打着圆场:“其实吧,这粥里虽然有头发,但毕竟是出自我伟大的母亲之手,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孙洁睨了他一眼,没再说话了。
      还好还好!有惊无险!
      叶南内心长舒一口气。

      .

      吃完饭的叶南,骑着自行车悠悠上了路。
      他边骑边颠簸,这段路上下坡太多,坎坷得像是过山路一样。
      风吹开了叶南的额发,露出了光洁的额头,他半眯着眼,车轮在超高的驾驶技术下漂移了一个帅气的弯,随后准时踏进了校门口。

      然而停好自行车后,叶南却悄眯眯地拐到了另一条极为偏僻的小路上。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走这条路呢?

      这时候——
      某人就会极为自恋地整理一下自己的衣领,然后带着一脸的小骄傲,还不是因为自己长得过于帅气逼人,去哪儿都能引来漂亮的小姐姐跑来要微信。
      一个两个还好说,叶南一般都会笑着点开自己的二维码乖乖求盘。
      可是时间久了,加他微信的女生越来越多,到最后他躲都躲不掉,一群女生双眼放光地追在他身后,活像是看见了什么似的!
      叶南心疼地抱着可怜的自己,蹲在美术馆门口看着女生排着长队一个一个地扫着自己的微信,不知道的人以为这边是在做什么义务劳动呢,后来甚至连男生都加进了队伍里面。

      场面可以说是……非常难以控制。

      再加上自己大学选修的是美术系绘画学,女生群众尤为之多,基本上只要一下课,叶南就得落荒而逃。
      他已经数不清自己到底收到过多少封少女用心写好再折起来送给他的情书了,不论是和他同一届的女同学,还是比他高几届的学姐,都对这个阳光少年芳心暗许。
      于是乎,学校女生极其亲切地给他起了个羞于启齿的绰号——“明大最受宠的学弟。”

      叶南每一次跟朋友说起来,都会佯装着叹口气摆摆手,接着语出惊人:“自身魅力太强大,我也很无奈啊。”
      最后惹得众人情绪不满,然后将他暴打一顿。

      叶南:“太悲催了,说句实话也有错?”

      众人:“……”
      行行行,你不要脸你最有理。

      叶南眯着眼睛走在小路上,脚底下踩着鹅卵石,感受着微风抚过脸庞,有的甚至还会在他耳边绕个弯儿再转回来,舒服得不行。
      这条路笔笔直直的,直通美术馆,旁边有很多的树木遮掩,所以看上去极为地隐蔽,没有多少人发现明大原来还有这样的一片“世外桃源”。

      ——“砰!”

      那一刹。
      叶南的脚尖好巧不巧地抵上对面那人的脚尖,他的瞳孔一缩。
      已经来不及停住脚步了,只好顺着趋势向前扑去。
      下一秒,熟悉又带着些清冷的雪松香环住了他。

      这条路他都走了一年多了,从来都没看见过有什么同学经过,现在突然来了个人,勾得他竟是产生了几分好奇。

      温柔又带着些关心的语气在他耳畔处响起,“没事吧?”
      好熟悉的声音。

      他循声抬眼望去,两人隔着薄薄的一层衣衫,叶南几乎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好闻的香气丝丝缕缕地钻进了他的鼻腔,嗅觉在此刻像是无限倍地放大。
      几乎是下意识喊出来的,连叶南自己都没有感觉到,他有些莫名其妙地开心,“肖学长?”
      又觉得两个人挨得似乎有些格外地近了,叶南红着脸从对方怀里撤了出来,后退了半路。
      肖傅安点点头,“刚刚不好意思,在想事情,所以没有注意。”

      听到这句话,叶南立马摆手,连尾音都透露着开心,“没关系的。”
      如果是你的话!

      叶南微微侧开了视线,嬉皮笑脸道:“学长你来明大干什么呀?”
      肖傅安手指微动,默默凝视了他片刻,“来和校长商量一点事情。”
      两人良久无言,叶南有些尴尬地舔了舔干燥的唇,“那学长我先走了,再见。”
      修长的手指在光滑的裤子面料上捻了捻,没等对方应声,叶南先行一步,错开肖傅安向前迈开了步伐。
      感到身后总有道注视着他的目光,叶南故意挺直了腰背,想让自己看起来能稍微帅气一点。

      以前的他从未觉得这条小路会有这么长。
      长得他几乎快要走不稳。
      这种感觉简直太过于陌生,但却又想要感受更多。

      空气中还残留着淡淡的雪松香味儿,叶南像做贼似的向后看了一眼,却发现人早已经走远了。

      叶南松了口气,又觉得有些可惜,挺直的肩忽地落下来了,他有气无力地瘪了瘪嘴,摊开了满是汗的掌心。

      .

      穿越小径,迎面便是矗立在不远处的美术馆。

      “嗨,南哥!”

      叶南循声转过头,望向不远处,易绍阳正骑着自行车向他招手,满脸写着“一位帅哥从旁边路过。”

      叶南:“……”
      拜托他打招呼的姿势以后能不能稍微收敛一点。

      两个人是大学里认识的,再加上双方性格又开朗,所以很快便打得火热,至于这种上个网吧或者是背着老师校长偷摸翘个课的类似行为,早就不知道干过多少回了。
      一提起这个,叶南和易邵阳就免不了要捧着肚子大笑一番。
      因为明大以前的校规非常严格,别说是逃课上网吧了,就连平时上课迟到都是要被出来耳提面命训上一顿的。
      但自从叶南来了之后,用校长的话来说就是,这学校就没安生过。

      明大的后门常年都处于关闭状态,只会在新生报到那一天敞开。
      生了锈的铁门上拴着粗铁链,每每打开一次都特别艰难。
      但是好在墙头并不是那么高,只要在脚底下垫点儿东西双手撑着一翻就过去了,叶南经常撺掇着自己部门的人这样做。

      虽然被管理委员发现过很多次,检讨都不知道写过几万字了,但他依旧保持着知错不改的优良品德,简直就是誓死站在校方对面的男人。

      叶南每次想到这儿,都觉得那些检讨应该拿来出本书,给同样跳墙头被抓住的学生当个范例模板也挺好的,不然的话多可惜。

  • 作者有话要说:  1、注: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出自《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2、文笔不好,还请大家多多批评!
    3、是不是觉得易绍阳好沙雕,嗯……以后会更沙雕的,大家少嫌弃他一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