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Chapter 002 ...

  •   眼前的人一副冷漠而坚硬的五官华美清冷,削尖的脸部轮廓看不到一丝赘肉,身上散发出来的只有冷意和疏离,并无其他。
      他一头短发,白衬衫的领口因为前两颗没有扣上的缘故微微敞开,露出了精致的锁骨。
      公子心中有丘壑,眉目作山河!
      这是叶南脑海中蹦出来的唯一一句话。

      “肖……肖学长?”开口的一瞬间,叶南有些懵,为什么他会紧张到结巴呢?
      “嗯。”肖傅安应了一声,随后坐在了叶南旁边的空位子上。

      叶南感觉自己周围的空气都因为身旁这人的到来而变得有些稀疏。
      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捻了捻腿边的衣料,他挠了挠鼻尖,想缓解一下自己的尴尬,“那个,学长你今天怎么会来啊?”
      肖傅安闻言扬了一下自己手里的演讲稿,语气仍是不温不淡,“来分享经验。”

      “哦哦。”叶南点点头,鼻尖上莫名地生出了一丝薄汗。

      他从来都没有这么安分守己过,连两只手都乖乖地平放在了膝上,专心致志地听起了讲台上的那些无聊的话。
      就连易绍阳都一改往日吊儿郎当的德行,挺胸抬头,俨然一副正经学生的样子。

      ……

      “不做个自我介绍吗?”

      是肖傅安先开的口,他静静地看了对方半晌,出声道。

      叶南:“???”

      空气尴尬地静止了几秒。
      终于,在易绍阳暗示了他第十遍之后,叶南反应了过来,点点头,“我叫叶南,他叫易绍阳,我们俩都是美术系大二的。”
      肖傅安手指微动。
      一双淡色的眸子盯着他看了好长时间,随后才扬了扬唇角,“我叫肖傅安。”

      叶南也说不上来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如同微风吹过心房,吹得他整个人都有些懵,这世界上好看的人太多了,但肖傅安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让他当众愣在原地,连魂魄都跑了一大半的人。

      “我知道的。”叶南小声呢喃着。
      他一直都知道的!

      然而这句话说出口,肖傅安却是愣了一下。

      “其实……”肖傅安犹豫了好半天,到了嘴边的话还是适时地咽了下去。
      这实在是不太像一个牙尖嘴利的律师能干出来的事儿。

      叶南歪头看他,这人欲言又止的时候,居然有些莫名地可爱。

      肖傅安抿着唇,一双眼似笑非笑却又带着几分无奈,“没什么。”
      两人对视了好久,叶南有些慌,等了半天也没见对面的人再说一句话,像这种逆天颜值的人用这种眼神看他。
      他自己都感觉自己快弯了好吗?
      这人也太好看了吧!!!

      忽然,叶南听到一声极其微弱的笑声,他抬眼去看。
      ——肖傅安嘴角的笑容还未完全消散下去,他指了指叶南手里的饼干,提醒道:“饼干碎了。”

      叶南低头看向自己手里的饼干。
      果然,薄脆的饼干因为自己太过于紧张的力道一下子被捏成了碎沫,他干笑一声,然后把饼干重新塞回到易绍阳手里。
      易绍阳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叶南吐了一口气,总感觉和这个人坐在一起,哪儿哪儿都不自在。

      在他还没来得及把这口气完全呼出去的时候,一旁的肖傅安开口了,“别紧张,我不吃人。”
      打算呼出去的气一下子断了。
      叶南:“……”
      没想到他们肖学长还会讲笑话呢。

      .

      每年的开学典礼讲得都是差不多的内容,台上的校长太过于慷慨激昂。
      没过多久,终于在大家毫无诚意的鼓掌声中结束了演讲,不一会儿换了优秀学生代表。
      礼堂的灯光有些闪,一会儿亮一会儿暗,晃得他根本都不能完全地睁开眼睛。

      叶南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慌乱,假装镇定地从口袋里掏出演讲稿一目十行地看了一眼,越看越觉得燥热。
      这里不能多待。
      一边想着,他一边拍了拍易绍阳的肩,“我出去散个风,要不要一块?”

      听到有人要解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易绍阳满心都只剩下感激,不管三七二十一立马点头答应。

      然后,两人沉默了。

      因为他们的座位在中间,一边是肖傅安,另一边又隔了太多人,在犹豫了一瞬间之后,叶南果断地选择了前者。
      身后的易绍阳戳了戳叶南的背,小声道,“南哥,你能不能快点走。”

      “……”叶南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肖傅安一眼,抿了抿唇开口,“学长,我们想出去一趟,麻烦可以让一下吗?”

      “嗯。”
      肖傅安神色淡然,随后向后坐了坐,给他们腾出了一点空间。

      叶南抬头看了一眼对方,随后迈着步子向外边蹭,椅子下面铺的是红地毯,而叶南经过的地方刚好有根不知道干什么用的线一直延伸到讲台。
      虽然易绍阳在叶南刚落入座位的时候就提醒过他小心一点,可现眼下他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肖傅安身上。

      于是,在叶南回想到这句话的前一秒,整个人已经重心失衡地朝前跌去。
      对方下意识地伸手去接,不偏不倚地将人抱了个满怀,好闻的雪松香味儿把叶南整个人都包裹了去。
      待他反应过来时,一声“卧槽”脱口而出。
      略显惊慌地急忙从那人怀里挣脱出来,连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又往后摔去,情急之中慌乱的爪子攀住了不知是谁的椅背,这才堪堪地停下了脚步。

      叶南庆幸自己逃过一劫。

      然而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觉得这个姿势……实在是有些不同寻常。
      他扶住的椅背是肖傅安的,对方整个人都被他圈在怀里,四舍五入一下不就相当于他壁咚了肖学长。
      叶南不能思考了,撑在肖傅安的两旁的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放在哪儿。
      所有的人都因为台上的那一番演讲昏昏欲睡,根本没有人在意他们这边的角落。

      而此时,台上刚好说着:“原谅我太过于贪心,只想把你圈在我的怀里,在我这里,你就是最美好的风景,所有的美好都是你……”
      从来不形于色的叶南,第一次脸红了,连带着耳朵都是红的,心跳仿佛踏着紧锣密鼓的鼓点,敲得他有些不知所措。

      两人干咳一声,同时别开了视线。

      “没事吧?”

      温柔好听的声音伴随着低低磁磁的声线,酥得叶南骨头都不由得轻了二两。
      他循声抬眼望去,对方淡色的眸子里沉稳得没有半点起伏,看上去清冷得根本不容亵渎。
      这人似乎……好看得有点太过分了。

      叶南的声音压得很低,似乎很怕被人发现这边的动静,“我没事。”他抓了抓头发,有些歉意,“肖学长,真的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

      几乎是用逃的方式,叶南拽着易绍阳离开了礼堂大厅。

      .

      “呼……”

      两人皆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易绍阳察觉出叶南的不对劲来,“你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叶南不解。
      “平常的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刚刚对肖学长,你为什么那么腼腆。”

      叶南:“……我一直都很腼腆啊!”
      易绍阳无语地睨了他一眼,“放屁吧你就。”
      叶南也思考了一瞬。
      最后实在是没有答案,只好归根结底于“可能是肖学长身上的那股压迫感太强了。”

      易绍阳拍了拍叶南的肩,笑道:“南哥,容我采访一下您,第一次见面就壁咚了肖学长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
      叶南回想到刚刚礼堂里绊倒在肖傅安怀里的场景,耳朵立马红了,刚平复下去的心跳声又蔓延了上来。

      不寻常!
      太不寻常了!
      那种感觉像是触碰到了星火,一路烧至心口,难受得厉害,却还想要更多。
      叶南向后退了一步,语气有些闪躲,“没什么感觉。”

      第一次,易绍阳听到了叶南难得不淡定的声音。
      他瞥了对方一眼,“我会信你?”
      明明耳朵都红了……

      叶南攥了攥拳头,转身向礼堂的后台走去,“不和你说了,我要去准备演讲了。”

      “……”易绍阳看着那个头也不回的背影,沉默了一瞬。
      内心突然有一种“儿大不由爹”的感觉。

      .

      叶南整理好了服装,又垂眼看了下自己手里的演讲稿,平复着自己的心情等待出场。

      心乱如麻。
      耳旁仿佛还响着肖傅安温柔又带着几分关心的语气,心跳声一声又一声地砸得他发懵。
      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下面让我们有请大二美术系的叶南学长为我们发言。”

      听到主持人念到了他的名字,叶南这才反应了过来,迈步踏着台阶上了台,沉闷的空气压得他居然产生出了一丝不知名的紧张感。
      完全是随着心走,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看向那个地方。
      ——那个有肖傅安的地方。

      叶南朝台下挥了挥手,笑道,“大家好,我是你们大二美术系的学长叶南。”
      话音刚落,台下的人不约而同地发出一阵激烈的鼓掌声。
      果然,在当今社会上,长得好看虽然说不是哪儿都通吃,但也确实是能获利不少,就比如现在的掌声。

      他扒着桌角,随后看向台下的肖傅安。
      对方也看到了他,然后朝他笑了笑。

      叶南:“??!!!”
      此时此刻的他满脑子都是:天呐!肖傅安居然笑了!他笑起来为什么这么好看!他为什么要对我笑?他对我笑我是不是也应该冲他笑一下?
      他的大脑现下无法思考,空白一片,只能焦躁地抿着唇。
      好半晌,等着掌声慢慢平息,叶南也终于回过神来,继续念着手里演讲稿,“作为一名明大的学生,我们应当……”
      话还没有说完,话筒里突然没了声音,他正好奇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灯光闪得愈发厉害。

      “唰”的一下。

      整个礼堂里的灯全部都灭掉,窗户外的光线被厚重的窗帘完全阻隔在外,叶南握着话筒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脸上突然没了血色,苍白得让人有些心疼。
      讲台下的学生们因为灭掉的灯不由得一阵嘀咕,没有人注意到台上的他。
      叶南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撑着麦克风的支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怕黑,怕得要死,是小时候就留下的阴影,所以他从来都不敢关灯睡觉,每当天黑的时候就是他最害怕的时候。
      然而现在台上除了他自己,根本不可能会有任何人出现,他已经不能思考了,恐惧和一阵阵涌上来的头昏目眩几乎摧毁了他全部的理智。

  • 作者有话要说:  1、那句公子心中有丘壑,眉目作山河我也忘了在哪里看到的了【enmm……原谅我记性不好】
    2、是的,叶南怕黑,小时候的阴影吧,以后会讲到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