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Chapter 001 ...

  •   明安大学。
      略微带着些枯黄的落叶一片片飘下来,在风的保护下柔柔地落在地上,远看倒也算得上是一幅美景。
      从橡树叶底,朝东细数着一丝丝漏下来的日光,静对着像喇叭似的蓝色花朵,自然而然地也能够感觉到十分的夏意。

      都说明大有三绝。
      一绝是满校园的桂花花瓣。
      特别是入秋时节,走到哪里都能闻到扑鼻的花香,甚至有句被人广为流传的话——“明大的桂花西大的枫”,简直是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二绝是最受欢迎的三号食堂。
      明大有整整十八个食堂,但就数三号食堂最受欢迎。
      里面的小吃、甜点以及各式各样的菜品多到让人数都数不过来,变着花样地吃都吃不完,每天一到中午排着队的人都能从三号食堂排到图书馆门口,火爆程度可想而知。

      三绝就是历届的校草。
      明大的男生几乎没有长得丑的,基本上随便单拎一个出来就是好看的小哥哥,所以想在明大校草榜中称之为王,绝对得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都好看成逆天的那种类型。
      叶南刚踏进学校第一步的时候就被眼尖的女生予以热烈的关注,直接挤走了上一任校草,成为了明大的新宠。

      不过人家长得也的确是好看,天生就是一副笑相。
      唇角弯起的时候,两个酒窝里像是揽了一怀星河,给那双桃花眼里都平添了几分魅惑,让人感觉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任谁看见都会多看上一看,就算是混在人群中都是格外显眼。

      “学长好!”
      “嗯,你好。”

      叶南点点头,冲面前的圆脸女生笑了笑,继续向前走去。
      哎!真是岁月不饶人,呸不是!
      真是日月既往,不可复追,他都已经是一名大二的学长了,叶南在心里感慨了千万次,实在是找不到可以形容他现在心情的骚话。
      于是他干脆放弃了这种装逼行为,抬步走进礼堂里。

      厚重的窗帘隔绝了外面所有的光线,转而替代的是天花板上全部打开的灯,亮得有些刺眼。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按照学校的惯例一定会开一场极其无聊的开学典礼。
      简单来说就是全校学生都会聚集在礼堂,然后听校长和各位老师教授叽里呱啦一大堆没有一点实质性作用的废话。

      “南哥,这边这边!”

      叶南循声望向不远处,坐在第三排的易绍阳正神色夸张地和他打着招呼。
      怪异的动作惹得众人频频回头,头顶的灯光打在叶南身上,让那张本来就白皙的脸更加地亮了几分,仿佛在他周围镀了一层金一样。

      叶南:“……”
      这傻子的脑瘫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治好?

      他无语地摇摇头,抬步走了过去,“太阳打南边出来了,今天居然没去追你女神?”
      听到这话的易绍阳立马苦着一张脸,连笑都挂不住了,只悠悠叹了口气,“唉!别提了,今天女神说让我别去烦她。”

      “噗……”叶南一下子没忍住,神情复杂的看向他。
      “真是苦了你了,毕竟顾颜那么难追。”

      要论明大里最坚强的孩子,易绍阳绝对算一个。
      他和顾颜是在刚开学军训的时候认识的,就因为人家女生在他面前扎了个头发,从此之后,易绍阳在追求顾颜的道路上缕战缕败,缕败缕战。
      那模样,好似从此不看灯红酒绿,不惧山高水远,坚持要用一片赤诚之心去暖化顾颜,跟打不死的小强似的。
      对于他这种死缠烂打的追人方式,叶南已经不是第一次表示自己很服气了。

      “害!”易绍阳则是不以为然地摆手道:“我都被虐习惯了,这点小伤算什么?”
      “放心,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顾颜就会怼你到天长地久。”叶南露出一张慈父般的微笑。
      “我一屁崩你二里地!!!”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不用三个感叹号都体现不出他此时此刻内心的悲凉。

      叶南追问,“对了,顾颜她人呢?”
      易绍阳往自己旁边的另一个座位看了一眼,表情有点不太开心,“哦,她说今天她爸开的补习班有点事,她请假去帮忙了。”
      嗯?去帮忙了?

      他下意识地开口,“顾叔叔有事我怎么不知道?”
      毕竟他和顾颜就住在一栋楼里。
      两个人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就算不去刻意了解,从自家老妈的那张嘴里他也能把最近邻居家里发生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知道个七八分。
      易绍阳抬手挠了挠自己的头皮,“我也不清楚。”

      “……”叶南无情地戳破顾颜的谎言,“她分明就是不想参加这种无聊的典礼。”
      “南哥,倒也不必如此急着拆台。”
      “唉真的是,早知道我也请假算了。”叶南皱成一张苦瓜脸。
      “不聊这个了。”易绍阳叹了口气摆摆手,话锋一转,“听她们说今天肖傅安会来,你知道这件事吗?”

      叶南垂着眼,非常实诚地摇了摇头,“不知道,你听谁说的?”
      易绍阳指着后边几个讨论八卦的女生,眼神示意看向叶南。

      叶南:“……”

      他扬起自己那张标志性笑容,向后边几个女生打了招呼,“你们是大一的新生吧?”
      几个女生怔了一下,有些脸红地点了点头,她们是认识叶南的,毕竟是学校公认的校草,想不认识也难。
      叶南靠着这张脸成功混入了几个女生中的话题,“我朋友刚刚听你们说今天肖傅安会来明大?”

      “嗯嗯。”其中一个短头发带着眼镜的女生说道,“我也是听我表姐说的。”
      “你表姐?”叶南语调上扬了几分,带着点反问的意味儿。

      女生反应过来,“哦”了一声解释道,“我表姐是肖学长律所里的前台经理。”
      易绍阳听了一圈,连连咋舌,“情况属实?”
      短发旁边的女孩开口:“不可能有假吧?贝贝的表姐还亲自问过肖学长呢。”
      叶南、易绍阳:“!!!”
      两人面面相觑,良久无言。
      所以,肖傅安是真的要来明大?

      .

      说起肖傅安,绝对算得上是明大的风云人物。
      以前的学生会主席,高岭之花,各方面都极度牛逼的一个校草。
      论学历,人家年纪轻轻就拿到了博士双学位;论颜值,分分钟秒杀那些当红小鲜肉;论事业,刚毕业就在律师界混得风生水起。
      当时对他有意思的人可以从法学部排到三号食堂,可惜那张就差写着“生人勿近”的脸实在是让人有些不寒而栗,只敢远观不敢染指……
      直到现在学校论坛里都有为他拼命打call的女生,那痴情程度,用生死不离形容绝对不为过。

      只是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肖傅安本人。
      不管是知名校友感言会,还是一些公开课的讲堂,从来都没有肖傅安的影子出现过,每次校长亲自前去邀请,那人也只会以“有要事缠身”摆手拒绝。

      然而,就在刚刚,他们居然听说肖傅安要来明大了!
      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传奇突然要现身了,换谁谁不激动?

      .

      上午九点半,无聊的开学典礼准时开始。

      高校长带着那张油光满面的脸站上了讲台。
      这位校长原名叫高阔,已经年过半百,收不回去的啤酒肚松松垮垮地挺着,眼角的皱纹因为经常弯眼的缘故深深地陷了皮肤里去,样子有些憨憨的。

      他左手端着杯茶杯,右手拿着要讲话的稿子,一脸镇静地干咳了一声,严肃道:“安静,都别说话了。”
      随后,高阔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把茶叶“呸”的一下喷了出去,接着调了调麦克风的高调,开口讲道,“今天,是个令人开心的日子,开学第一天……”

      叶南垂眼,从身后的书包里拿出了画板平放在大腿上,偶尔抬眼看看讲台上面正讲得热火朝天的人,手里握着根2B铅笔在纸上涂涂画画。
      很快,一个礼堂的大概画面就被这寥寥几笔全部概括了出来。

      “南哥,一会儿你得上台代表优秀学生上台演讲呢,不去准备一下?”易绍阳提醒道。
      “别着急,还早。”

      看这校长的架势就说明了这场演讲一时半会儿是不会结束的。

      “……”嘴边的话卡在了嗓子里,易绍阳顿了顿,转过了头。

      叶南烦躁地听着台上的声音,只觉得尖锐又刺耳,手上的力道像是不听使唤似的加大,给画纸上都压出了痕迹。
      他“啧”了一声,把画纸从画板上撕了下来,转而以一个最完美的抛物线扔进了窗户边的垃圾桶里,“老易,有吃的吗?”
      易绍阳愣了一下,开始在卫衣的兜里翻东西,“你等等啊,我找找。”

      过了五分钟左右,在叶南想吃东西的欲望被消磨得只剩下了两三分以后,某人终于不负众望地从里面掏出一包咸蛋黄口味的饼干塞进他手里。

      叶南:“……”
      我都饱了!
      尽管话是这么说,但送上门来的零食还是要吃的。

      叶南一边嚼着饼干一边吐槽,“话说,你的那个卫衣口袋里是装了一个世界吗?居然能翻那么长时间。”
      他有些怀疑这个口袋是哆啦A梦百宝箱的山寨版。

      易绍阳漫不经心地把口袋里的东西一件一件地翻出来给他看,口里还振振有词,“这个是小颜递给我的餐巾纸,我没舍得用。”
      “这个是小颜经常会用到的护手霜。”
      “这个是小颜的润唇膏,她让我帮她收好的,结果我忘还给她了。”
      “还有这个,这个是她的指甲刀。”
      “还有……”

      居然还有?
      叶南佩服得五体投地。
      情种啊!!!

      “请问,这里有人吗?”一声沉稳又带着些磁性的嗓音响起,搔得叶南打了个激灵。

      叶南把饼干咽下,抬头看了对方一眼,接着又低垂下视线继续改着手里的画,“没人。”

      “……”易绍阳咽了口唾沫,用手肘戳了戳叶南的胳膊。

      下一秒。
      叶南反应了过来,“!!!”

      这是……肖傅安?

  • 作者有话要说:  1、是的是的,肖学长要现身了【嗯?我为什么会说现身这句话?】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