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8、Chapter 027 ...

  •   叶南“嗯”了一声,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妈你怎么来了?”

      客厅里还播放着早间新闻,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让他有点烦躁。

      孙洁看到自家儿子这副样子,瞬间一巴掌给他拍了起来,神色有些幽怨,“我怎么来了?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来了?”
      叶南呼了一声痛,只好拧着眉想了想,终于回忆起自己前几天跟老妈视频通话的时候,对方说了一句这几天可能会过来。
      他也没多想,点头就答应了。
      可谁能知道昨天自己会喝成那个样子啊!

      孙洁指了指茶几上的热牛奶和鸡蛋饼,“小安给你做的,还热乎着呢。”
      她一边说一边想:这小子也太幸运了,遇到这么好个房东,每天不用为吃喝发愁,关键是还那么会照顾人,竟然连屋子都不用她这个好吃懒做的儿子收拾,太没有天理了有木有?

      叶南心安理得地拿起还有些烫手的鸡蛋饼咬了一口,问道,“妈,他人去哪儿了?”

      “上班去了呗,你以为谁都像你啊?”孙洁看了一眼时间,把牛奶往他面前一推。
      “……”叶南有心反驳,但却在开口的时候闭上了嘴,只愤愤地朝着手里的鸡蛋饼撒气。
      “你说说人家小安多好啊,昨天大半夜的还从床上爬起来去接你,回来还给你煮了醒酒汤,你上辈子到底是干什么好事了居然能遇到这么好个房东?”孙洁又开始念叨。

      “谁?”叶南倒是不淡定了,忙问道,“昨天是肖念去接的我?”
      其实他也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性,但还是思索了一下就放弃了,毕竟他昨天那么忙。

      然而现在孙洁却冲他说,“难不成是你自己回来的?”

      叶南:“……”
      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孙洁啧了一声,“小安这孩子实在是太好了,我都想给他拐回家当女婿了。”
      女人又悠悠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么好的孩子以后会便宜给哪家姑娘。”

      叶南额角上的青筋被烦得直接跳了几下。
      他默默地吃着鸡蛋饼,又听见孙洁念叨,“就是可离太小了,她要是再大一点,说什么我都得给他俩搓合到一块去。”
      叶南:“……”
      听着自家老妈这么一说,他的心竟然有点儿堵得慌,一想到肖念在不久的未来会和别的女生谈情说爱,那双好看的凤眼直勾勾地盯着对方,会为对方做一系列温柔的事情,他就浑身难受。
      心里空荡荡的,连呼吸都有些不稳。

      他好像……有点儿不希望肖念谈恋爱!

      孙洁看着他喝完了牛奶,起身走到门边换了鞋子,“别老是让人家小安给你做饭,你有空也帮忙打扫一下屋子什么的,人家本来就忙,下班回家还得伺候你,我都看不下去了。”
      叶南小鸡啄米似的一个劲点头,看着人离开关上了门,原本直挺挺的肩“唰”地一下落了下去。

      他绕到冰箱拿了罐冰可乐又重新坐回到沙发上,因为美术杯比赛的事情,所以这几天根本不用去学校,叶南也乐得自在。
      他点开手机,找到微信群发了条消息出去,【昨天是肖念把我接走的?】
      那边的人回得极快,【不是你非要嚷嚷着让人家接你?】

      叶南愣了一下。
      谁?谁要让肖念接?

      还没反应过来,就又听见易绍阳说了一句,【我们原本是想把你送回去的,可是你非要让肖学长来接你,抱着个椅子拉都拉不走,跟个智力残疾似的。】
      叶南抖着手发出去一句,【等等,信息量太大容我消化消化。】

      他本以为他最出格也只能做到这儿了,可谁知易绍阳又发过来一句【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居然还死皮赖脸的让人家抱你,你居心何在啊南哥?】
      叶南:【……】
      易绍阳:【别说了,祝你们幸福,就这样吧挺好的。】

      叶南心乱如麻,回想了半天也没想起一点有用的消息,他现在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在诺大的客厅里转了半天,转得一双棉拖鞋啪嗒啪嗒的响,一股燥意在他的心头缭绕不去。
      他居然还要让肖念抱他,这这这,这也太丢脸了吧。

      叶南一屁股坐在地上,最后自暴自弃般的长叹了一声,看来以后真的不能喝酒了。

      他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今天早上接收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多了,叶南一下子有些缓冲不过来,他几乎不敢面对肖傅安的那张脸。

      从他认识对方到现在,自己做得出格的事情确确实实有些多,从一开始和人家还没熟识就以害怕为理由扑进对方怀里。
      然后又是莫名其妙坐了他的副驾驶,被整个学校的人传绯闻。
      接着因为在餐桌上差点摔下来,害得肖傅安着急去抱他,两人距离凑得几乎鼻尖对鼻尖,嘴唇对嘴唇。
      现在居然又是喝醉了非得让人家来接自己。

      可是他叶南凭什么啊?

      他一次次的去靠近这个人,去触摸,去占人家的便宜,手段还这么流氓卑劣。

      肖傅安会怎么看他?

      一股火气从心底蹿了上来,却又像是被冰水劈头盖脸浇了下去,冷汗顺着叶南的脊背蔓延,沾湿了布料。
      他猛地冲进卫生间。

      ——“啪!”
      叶南拧开水龙头试图用冷水拔醒自己,水滴从轮廓分明的下颚线上慢腾腾的坠了下去,又如同细密的珠串,滴滴答答地砸在了洗手台。

      他一下又一下的用冷水往自己的脸上泼,可是没有办法。
      肖傅安的脸,肖傅安的模样,肖傅安对他说话的语气一遍遍的在他心里闪现。
      叶南抬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崩溃又哭笑不得的挤出来一句,“叶南,以后你该怎么面对人家啊?”

      他靠在墙上,满脸的生无可恋。
      半晌,叶南只能叹了口气,把这声“唉”拉得极长。

      ……

      “咔哒。”
      门被打开,对方提着个大袋子走了进来,叶南心里瞬间警钟敲响。

      肖傅安打开门之后没瞧见人,又转眼看了看茶几上已经见了底的牛奶杯,于是想看看这人是不是又回去睡觉了。
      却在上楼梯的转角处遇见了卫生间里坐在地上的叶南。

      他连脸上的水滴都没擦,额头前面的刘海湿了一大片,整个人显得焦躁极了。

      叶南低头看了看自己这副样子,羞耻得连腿都在颤抖,自己在肖傅安面前怎么总是这么狼狈?
      刚刚听到他回来的时候,自己根本没有勇气去面对对方,于是只好一个人瘫坐在地上,连卫生间的门都不敢去关,怕引起肖傅安的注意。

      可是他一直都没发现,其实对方的一颗心都在他身上!
      肖傅安走到叶南身边,手中提着的袋子被他随意放在地上。

      他蹲下身子,用指尖抚去对方脸上的水珠,放轻了声音问道,“怎么坐在地上了,不舒服吗?头是不是还很晕?”
      他抬手探了探叶南额头的温度,又贴在自己的额头上感受了一下。
      叶南愣愣的看着肖傅安,喉咙里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和呼吸,任由自己的心跳砰砰的撞击着他的心门。

      肖傅安看叶南没回话,只好抬起指尖把他额头边的碎发别到耳后,柔声问道,“小朋友你怎么回事啊?嗯?”
      他拿起柜格上的毛巾,给叶南轻轻擦干了脸上的水。

      叶南摇了摇头,他要是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还能成现在这副样子吗?
      他都快无奈透了,也没办法透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了?

      “我……我没事儿。”他的眼皮猛地跳了一下,又问道,“你怎么回来了呀?”

      肖傅安顿了顿,在叶南毫无反抗之力的情况下一把给他抱了起来,边走边说着,“这不是家里有个小酒鬼嘛,我又不放心,于是只好收拾收拾手里的工作想着回家处理喽。”
      刚刚手里提的那个袋子里放的是档案盒和文件夹。

      他早上一大早就去了律师所,看着手里的案子,心里却是一直惦记着家里的小朋友,于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把工作收拾收拾回家了。

      只留下一脸懵逼的工作人员。
      他们肖总最近不对劲啊,而且还是……非常的不对劲。

      于是在肖傅安一只脚踏出大门的时候,员工们就纷纷议论起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
      他们老板……一定恋爱了。

      叶南根本不敢面对肖傅安的眼睛,他很想问问在肖傅安的心里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他不敢,他太怂了。
      就连肖傅安也发觉了今天叶南的不对劲,他揉了揉对方的脑袋,然后强行把他的肩掰正然后好让他看向自己。

      “小朋友,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啊?跟哥哥说说,好不好?”

      听着他这么温柔的声音,叶南的眼眶就不由得一阵泛红。

      看着叶南一个劲地摇头,再加上他越来越红的眼眶,表情还沾染着几分委屈,肖傅安的心霎时间就软了,他立马劝着,“好好好,我不问了。”

      可肖傅安对他越好,叶南心里就越难受。
      他不想让肖傅安离开自己。
      他不想让肖傅安对着别人用这种语气说话。

      他突然很想让肖傅安成为自己的归属品。
      这个念头上来的时候,叶南自己都吓了一跳,猛的强行着让自己离肖傅安远一点。

      他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羞耻到不行,怎么可以?肖念这么好,他怎么可以对人家抱有这种想法,叶南深深地厌恶了自己一把。
      不能留在这里了,他会疯掉的!!!
      只要看到肖傅安的那张脸,他所有的理智都统统被抛到脑后了。

      “我……后天还有美术杯的海选,我得回画室了。”

      叶南几乎是带着颤抖的站起身子,然后打开门跑了出去,他甚至不敢回头,他不敢直视肖傅安的眼睛,不敢看肖傅安的脸,他怕自己会沦陷。
      他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突然间就不对劲了。

      ……

      明大离这里不远,叶南是跑着去的。
      画室在六楼,他反常地没有坐电梯,绕到了安全通道。
      他拧开了门把,这里空荡荡的,叶南甚至感觉从头顶上落下了一点灰,颇有种人走茶凉的气息。

      叶南冲着面前的楼梯长舒了一口气,是男人就爬它个两百阶……

      他一阶一阶地一边爬一边数。

      忽然,叶南脚下一个不稳,上楼梯的步子踩空了,“咚”的一声,膝盖磕在了楼梯的水泥面上。

  • 作者有话要说:  1、叶南要明白自己的内心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