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9、Chapter 028 ...

  •   叶南疼得呲牙咧嘴,转了个身一屁股坐在了楼梯上,他翻起裤腿大概看了一眼自己的膝盖。
      果然,都破皮了。

      叶南坐在楼梯上缓了缓,脑子里全都是肖傅安的那张脸。

      不过要是肖傅安现在在他身边的话,一定会把他背到画室,然后再轻轻的给他擦药,期间可能还会边给他上药边吹吹那处破皮的地方,抬起头来眼神柔柔的问他,“疼不疼?”
      可能那人还会皱着眉头责怪他两句,“怎么这么不小心?”

      叶南想起他这副样子,忽然就笑了。
      可下一秒,他就又清醒了过来,怎么现在哪里都是肖傅安???

      他无奈的扶上了自己的额头,忽的想起肖傅安笑着扬起的那张唇,看起来特别好亲……
      ——!!!
      什么叫特别好亲?
      叶南猛地站起身子来,就连膝盖上的痛都无暇顾及了,他背靠着楼道的墙面,将手插进汗湿的发间,粗喘了几口气。

      半天才挤出一句不可置信又崩溃的声音,“卧槽,我不会真的……弯了吧?”

      .

      叶南正坐在画室里发呆,他看着自己面前的画板,却是根本无心下笔,整个人的脑子里都是混沌一片。

      是不是应该搬出去住一段时间?
      是不是只要远离对方他就可以理清自己的思绪?

      叶南在心里想着,随手掏了把自己的衣兜,本想看看时间,却发现并没有带手机。
      他快被自己给蠢哭了。

      后天就是“美术杯”的海选,他不能再这样了,这么有含金量的比赛,不可以儿戏,不可以分不清轻重缓急。
      叶南轻叹了一口气,只好暂时不再去想肖傅安的事情,一心投入到画画当中,窗外的阳光星星点点的洒进来,照在这人棱角分明的侧脸上。
      若有若无的像是给他镀了一层金。

      画室里的门和窗全都关闭着,封闭得让人感到有些压抑,但叶南似乎不这么感觉,反而这种安静的空间更能让他好好静下心来,好好投入创作。
      他是个只要一认真起来就一点都不管不顾的性格,现眼下心思全放在了面前的画纸上,愣是从上午十点画到下午六点多。

      终于,叶南停止了最后一笔,他满意地笑了笑,这才感受到阵阵的酸软无力朝自己的四肢袭来。

      他眯着眼睛用修长的手指微微揉了一下太阳穴,然后起身挥了挥手臂活动了一下四肢,迈着步子走到画室的窗边。
      夕阳西下,像破砖碎末般粗糙的红日照亮了世界,叶南眼前只剩下这一幕了,朵朵漂浮着的云彩被映得十分好看,天空呈现着苍茫无尽的梦幻橘红色。

      叶南苦笑了一声,他突然间又想起肖傅安了。
      他们……还没在一起看过日落呢。

      之前他总说易绍阳对待感情唯唯诺诺,从来不敢直接表明,可现在真的亲身体会到了的时候,他却有些明白对方了。
      其实只是因为害怕,害怕连朋友都做不成,害怕那个人彻彻底底的离开自己。
      那种感觉就像是心被掏了一个口子,风扑簌扑簌地往里面钻,只恨不得找点什么东西往里面堵一堵才好。

      叶南从小到大都顺风顺水,不管是学习还是朋友,更或者是感情,他一向都处理得游刃有余,和女生的暧昧向来都只是点到为止,绝对不去主动越界。
      但为什么到了肖傅安这里,却是搞得一团糟呢?
      叶南低垂着目光,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画笔打算回家。

      毕竟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至于要搬出去的事情,他还是犹豫了,他好像有些舍不得肖傅安,其实准确一点来说的话,应该是他好像已经离不开肖傅安了。
      习惯了早上的热牛奶,习惯了下课的时候让对方来接,习惯了小朋友的称呼,习惯了每天的早安晚安。

      叶南突然惊悚的发现,自己几乎没有一件事情是和肖傅安不相关的。

      只是他没想到,就在下一秒打开门的时候,对方会站在画室门前。
      他愣住了,有那么一瞬间,叶南以为是自己太想这个人从而导致眼花了。

      然而肖傅安拿着手里的冰可乐冲他晃了一下,笑道,“小朋友,要一起去吃晚饭吗?”
      直挺挺的肩膀几乎隔绝了逆着的阳光,叶南的视线里只有对方了。
      想也不用想,他应该已经站在画室门前好久了,叶南有些心疼,“你什么时候来的?”
      肖傅安侧身走进画室,比叶南先快一步关上门,“也没多久,就两个小时吧。”

      叶南愣了,两个多小时?
      他有些严肃的说道,“你是傻吗?门又没锁,你为什么不进来?”

      叶南伸手去拿肖傅安手里的冰可乐,果然,都成常温的了。
      这人真的是……到底该说他什么好?
      他顿了顿,还想说些什么,但肖傅安却是一反常态地把他扯进了怀里,双臂揽紧,把脑袋埋进叶南的颈窝里去。
      闻到小朋友身上的味道的时候,原本还在高高悬起的心突然落了下来。

      而叶南也因为这个拥抱,彻彻底底地傻愣在了原地。

      肖傅安的声音低低哑哑的,温热的吐息让他的身子一僵,“我只是不想打扰你。”说着,他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而且——小朋友,你知不知道出门不拿手机是会让别人担心的,嗯?”

      叶南瘪了瘪嘴,嘟囔了一句,“那我又不是故意的。”

      肖傅安松开了他,冲他说着,“所以以后不要再让我担心了。”

      叶南抬头看着肖傅安,忽然就笑了。
      这个人……他为什么这么好?

      肖傅安眸光微动,视线却从未从叶南身上离开。

      “对了,有个礼物要送给你。”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长方形的小礼盒,包装得很精致。
      “什么?”叶南一下子卡了壳。

      说着,一款男士手表就落在了叶南眼前,手表的表带上有些磨损的痕迹,看起来有些旧,表盘上刻着一朵四叶草,在阳光下泛着亮。

      叶南正纳闷,就又听见对方说,“这块手表是我十八岁的成人礼物,是我自己送给我自己的,每一场官司都有它陪着我,它会给人带来好运的,现在我把它交给你,希望你把这份好运带到赛场上,然后夺得桂冠。”

      叶南愣愣地看着那块手表,收也不是,给也不是,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以送人呢?

      “这是……你的幸运物。”
      “嗯。”
      “那为什么,要送给我?”
      “因为我有别的幸运物了。”肖傅安眼神极为坚定。

      叶南抬眼看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肖傅安指尖顿了顿,抓起叶南的手腕直接拿出手表戴了上去,“我想让你更幸运一点。”
      ——因为你让我变得很幸运。

      叶南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也不出声。

      下一秒,他环住了肖傅安苍劲有力的腰。

      “砰!”
      烟花伴随着七点整钟声的敲响,绽放在了漆黑的夜空,流转的光如同陈旧漆器上的鎏金,浅浅地游入了叶南明亮的眼中。
      他仰起头,看着极为好看的夜色搭配着烟花,竟是美得让他移不开眼。

      叶南突然有些想笑,喉咙动了动,却没说出话来。

      “肖念……”
      “嗯。”
      “真的是你。”
      “嗯?”
      “没什么。”

      似乎从好久之前就高高拎起的心,在几分钟前还有些惆怅,现在却转眼变得明亮起来。
      叶南笑了,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他的脑袋往肖傅安的颈窝里钻了钻。
      不知从何时起,我想和你一起经历世俗的浪漫。

      原来他总会喜欢上那个人的,因为那个人是肖傅安……

      叶南像个树袋熊似的双腿攀着肖傅安的腰,往上一蹦,整个人都挂在了对方身上。
      对于叶南忽如而来的主动,肖傅安是真的没有想到,怕对方掉下去,于是他只好揽着小朋友的腰笑着说道,“这可是在学校啊小朋友!”

      .

      肖傅安看着叶南低头扒着自己碗里的面,吃得像只小猪一样,一口气嗦了好大一口,一刻都不带缓的。

      半个小时前。
      两个人出了校门,叶南一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实在是饿得不行了,拐了个弯就带着肖傅安去了他平时常吃的面馆里。
      面馆就开在明大的斜对面,大一的时候,只要一到晚上叶南就会来这里吃碗面,一个星期得踏进这家面馆三四次。

      慢慢地,他和这家面馆的老板也就认识了。
      面馆老板看着叶南带了个朋友来,也是热情的招呼着,放了好大一勺肉哨子。

      “小南,你可有段时间没来了。”
      “这不是有个超会做饭的朋友嘛,我最近都被养胖了。”叶南点点头,一点也不避讳。
      “可不是,脸上都有肉了。”面馆老板也跟着附和,“小南,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超会做饭的朋友?”老板抬头看了看肖傅安,又问了一句。

      叶南低头吃着面,点了点头。
      面馆老板跟肖傅安笑着说道,“这孩子嘴巴可挑了呢。”
      肖傅安也只是跟着笑,淡声道,“哪有?”

      老板似乎也被打开了话匣子,把勺子往背后一收,“怎么没有?上次他来吃面,里面的厨子可能是盛肉哨子的时候多往碗里放了点红油,这小子一下就尝出来了,非得说今天的面太油腻,最后还是又重新给他做了一碗这才不叫唤了。”

      叶南抬头看了面馆老板一眼,大言不惭道,“您看,我的嘴巴都这么挑了还常来您这儿,这就说明您家的面是这条街上最好的。”
      老板让叶南逗得直笑,还送了他们一个小菜,然后乐呵着走了。

      肖傅安用手指敲了敲叶南的头,“你怎么这么坏啊?面不好吃还得让人家重新给你做一碗?”
      叶南依旧是面不改色心不跳,“那可不。”

      肖傅安搭在膝上的指节蜷曲了起来,抿着嘴唇,听着叶南吃得呼啦呼啦,柔软的面庞甚至泛着一层薄薄的汗,让人很想戳两下。

      “肖念,好吃吗?”
      “嗯。”

      哨子面油光红润,吃进口去却是鲜香不腻,口味咸香适口,面条极为筋道,一尝就知道是家百年老店了。
      都说面好不好吃,最重要的就在于他的哨子调得好不好,而这碗面的味道正是鲜香浓厚,分量很足,叶南又吃了几口,突然抬起头来冲肖傅安严肃道,“肖念,我后天就要去海选了。”

      肖傅安也抬头看了他一眼,淡声道,“你一定能入选,放心吧。”

      “那肯定的,毕竟我还有你送我的幸运手表。”
      “……嗯。”

      肖傅安端正地坐在他对面,视线不着痕迹地从他身上移开,耳根略红。
      叶南抬眼看了一眼,也不说话了。

      明明以前两人也经常能对视的,可现在,每一个简简单单平常到不行的眼神都会弄得他心口七上八下。
      大概是明白自己的内心了,所以不敢再放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