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Chapter 026 ...

  •   等叶南几个人玩得结束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朋友们都陆陆续续地离开。
      叶南喝得烂醉,啤酒一瓶一瓶的下肚,他的酒量不好,烂到了两杯就醉的程度。
      顾颜和易绍阳都是知道对方酒量差这个事的,平时也不会逼着让他喝酒,但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在某些不可抗拒的原因下就被灌了不少。

      不过成年人嘛,吃饭喝点酒也很正常。
      而且叶南的酒品很好,即使喝醉了也不大吵大闹,只乖乖的坐在那里。
      他面色酡红,耷拉着小脑袋,待在座位上一言不发。

      相比于叶南,易绍阳和顾颜就还好一些,并没有到开始胡乱说话的地步。

      易绍阳看着他,小声叫了一句,“南哥?”
      叶南不应声。
      易绍阳还以为他睡着了。
      三秒后,对方突然抬头看了他一眼,语气有些委屈,“我想回家。”

      易绍阳:“……”
      我是人贩子吗?你要用这么可怜的语气跟我说你想回家。
      叶南嘟着嘴,眼神迷离。
      他反坐在椅子上,胡乱地蹬着腿,嘴巴里不停念叨着,“……我想见肖念。”
      易绍阳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顾颜一捂脸,没救了!
      她叹了口气,冲一旁的易绍阳说,“看到没,这就是陷入恋爱中的男人。”

      “……”易绍阳想问,但却不知道从何开口。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叶南和肖傅安的关系变得这么好了?
      甚至,甚至到了一些不可言喻的地步。
      妈的这故事剧情怎么有些不对劲?易绍阳张大嘴巴,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你说,南哥他不会真的……弯了吧?”

      刚想着,叶南又冲他的小腿蹬了一脚,对方的声音提高了一点,“我要见肖念。”
      易绍阳看着自己被对方鞋底蹭脏的裤子有些好笑,“南哥你先坐会儿哈,我现在就给肖师哥打电话,人一会儿就来接你了。”
      说完,他又认命地重新把叶南的身体扶正。

      看着这人抱着椅子不撒手说什么也不肯松开的样子,顾颜有些无奈,拔出了肖傅安的电话号码,“喂,肖学长。”
      她扶了扶额头,声音带着些无奈,“对,他喝醉了,麻烦你过来接他一下吧,一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对了还有,那个什么……叶南他,他说他特别想你,让你赶快来。”

      肖傅安:“……”
      看着挂掉的电话,他不禁陷入了沉思。

      孙洁晚上就留在了这边并没有走,肖傅安给她收拾出了一个房间,眼下人已经睡了,本着不想打扰的态度,他轻手轻脚的关上了门,然后拿着车钥匙快速走了出去。
      出于担心的原因,车子开得很快。

      等他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刚踏进包间就看到叶南像抱着个人似的抱着那个椅子,死活不撒手。
      他笑骂了一句,“小酒鬼……”
      肖傅安走上前去,低头闻了闻叶南身上的味道,一股酒气夹杂着一点点的奶味儿,闻得肖傅安觉得自己都有些醉意。

      他拍了拍叶南的小脑袋,头上的那撮呆毛直挺挺的立起来,简直不要太可爱,“走吧,我带你回家。”
      刚想扶起叶南,却被对方一把推开,叶南连看都没看他一眼,道:“不许碰我。”
      肖傅安无奈地直摇头,于是真的不碰对方了,就以半跪着的姿势把叶南手里的酒瓶抽了出来,“小朋友,你不打算回家啦?”
      叶南撅了撅嘴,看起来委屈得不行,“回!”

      肖傅安给叶南捏了捏腿,“那哥哥扶你上车,然后带你回家好不好?”
      叶南摇头,“不好!”
      以后绝对不能给小朋友喝酒,这是肖傅安此时此刻内心里的唯一一个想法。
      眼前的小酒鬼一点儿都不配合,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对面的顾颜和易绍阳无奈的看了一眼这两个人,妈的两个男生怎么能这么甜?

      肖傅安低声下气的哄着,“为什么不好呀?”
      叶南嘴巴一撇,一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模样,伸手就推他,“我不要你接我回家,我要肖念哥哥接我回家。”
      肖傅安不由得失笑,这小酒鬼醉得都不认识他了。
      可转念又一想,算了,还是不和他生气了,小朋友醉着呢,再生气也没有用。

      于是肖傅安只好和他强行对视,“我不就是肖念哥哥吗?”
      叶南的眼睛眨巴了一下,又眨巴了一下。
      紧接着,他弯了弯唇角,奶声奶气地抱住了肖傅安的腰,脆生生的喊了句,“肖念哥哥……”

      肖傅安只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让眼前的这个小酒鬼给萌化了,怎么能可爱啊?

      “抱!”叶南冲着肖傅安张开双臂,一副非得让人抱起来的模样,眼里的光藏都藏不住,两个小脸蛋因为醉了酒的原因红扑扑的,好看得不像话。
      “好好好。”肖傅安妥协,又过了一会儿问道,“那现在能回家了吗?”
      “不能!”
      “为什么不能呀?”

      叶南醉得眼睛发直,不管怎么劝都不肯回家。
      肖傅安上手捏着他的脸,软乎乎的,“难道你要在这里睡一觉?”
      叶南立马摇头,“不要。”

      肖傅安叹了口气,干脆也不问了,只转过头看向易绍阳他们,“天气也不早了,要不你们先回?”
      顾颜和易绍阳终于听到这句话,忙不迭地大呼了几句感谢,接着抓起包就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叶南耷拉着脑袋,见肖傅安不理他,气哼哼地又往这人腿上踢了一下,“你都不理我。”
      语气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要多幽怨就有多幽怨,像是马上就要哭出来一样。
      肖傅安立马出声,也懒得管自己脏了的裤子,哄道,“怎么就不理你了?”

      “你一点都不心疼我。”
      “我还不心疼你?”肖傅安反问。

      要什么给什么,说往东都绝对不往西,每天把他宠得不舍得让他干一点活,还不够心疼?自己一整颗心都快揪出来送给他了。
      叶南委屈巴巴地说,“你还凶我。”
      肖傅安算是彻彻底底地败下阵来,他放轻了声音,“没有凶你,只是真的该回家了好不好?”

      “那你,你发誓以后不凶我,我就跟你回家。”
      “好,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凶叶南小朋友了。”他握着对方的手捏了几下,问道,“可以了吗?”

      小醉鬼没说话,直勾勾地看着他,下一秒直接扑进了肖傅安怀里。
      像只奶团子一样,非要蹭着他的颈窝。
      肖傅安手忙脚乱地去接这个小醉鬼,一手环着他的背,一手拖着这人的小屁股直接把人给抱了起来。
      叶南两条腿缠着人家的腰,还晃晃悠悠的来回摇了起来。

      ……

      走出餐厅的时候已经不早了。
      肖傅安抱着叶南走在路上,这边没有什么停车的地方,于是他只好把车停在了不远处的商场地下车库里。
      他一边拍着叶南的背,让人可以在自己的怀里趴得安稳一点,一边有些好笑的侧过头看了看埋在自己颈窝里的小朋友。

      对方奶里奶气地嘟着脸,不知道受了什么委屈似的。
      肖傅安自言自语道,“小酒鬼,你要是知道自己醉了是这副样子,是不是得害羞的钻到地里面去?”

      知道这人已经睡着了,肖傅安抱着叶南就这样走着,突然间就想起了十四年前的那个傍晚,他也是这样,背着对方一步一个脚印的把他送到了广播站。

      “小朋友,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过哥哥呀?”

      明知道根本不可能会得到回应,可肖傅安还是有些固执的说,“哥哥真的好想你呀。”

      ……

      废了好大的力气,肖傅安终于把人送回了卧室,又给这小酒鬼换了衣服擦了手,这才作罢。
      但对方却睡得一点都不安稳,又是哭又是吐的,他听易绍阳说这人晚上也没有吃东西,除了胃酸就是干呕,生理性的泪水挂在小朋友脸上,肖傅安却觉得格外心疼。

      他抬起手指给小朋友擦眼泪,烫得他的手指都有些颤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肖傅安被这人折腾起了一身汗。
      怕小朋友着凉,他又把房间里的空调温度开得稍微高了一点。
      对方的睫毛轻颤着,抓着他的手死活不松开,肖傅安也任由他抓。

      “小朋友,哥哥真的好喜欢你呀。”他突然觉得自己挺怂的,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可以把自己的心声认认真真的说出来,即使不会有人回应。

      肖傅安低头看了看叶南微微嘟起的唇,淡粉色的,让人想咬一口。
      他是这样想的,当然也这样做了,鬼使神差的凑上前亲了亲,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很认真也很简单地亲了亲对方的唇。

      “小酒鬼。”肖傅安把叶南微微湿软的发丝往一旁拔了一下,笑骂了一声。
      大抵是因为酒精的缘故,叶南躺进被子里哼哼唧唧的一直动脑袋,还打了个奶隔。
      肖傅安又认命地下楼给人煮了醒酒汤,废了好长时间才给人喂下去,直到看着不安分的小朋友睡沉了。
      他才敢转身离开了叶南的卧室,然后又轻轻地给他关好门,这才回了房间。

      只不过在肖傅安关门的那一瞬间,睡梦中的叶南却喃喃地喊了一声:
      “肖念哥哥。”
      “我好喜欢你呀!”

      声音小得几乎都能沉进被子里去,肖傅安自然是没听见。

      .

      大概叶南也想不到,自己原来从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喜欢上肖傅安了,但少年总是懵懂,总是不知道自己的心意,总是分不清喜欢和在意的区别。
      总是不知道,自己的内心深处,早就非他不可了……

      微凉的早晨一阵微风吹过,吹得窗外的树沙拉沙拉地响。
      叶南睁了睁眼,脑子里瞬间一片混沌,像是炸裂般的疼!
      等等,他现在在哪儿?

      叶南转眼看了看,看到是在自己的卧室里,登时松了口气,诶不对,他自己是怎么回来的?肖念给他接回来的?还是易绍阳他们把他送回来的?
      想了一会儿,脑袋更疼了,叶南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顿时觉得症状好一点了。

      他简单洗了个澡,又换了身衣服,这才磨蹭着下了楼,后天就是美术杯的海选了,得好好准备一下。
      然而,刚迈着步子走到客厅,他愣住了。

      自家老妈怎么会在这儿?

      这里是肖念的家没错啊!!!

      孙洁悠悠地看了他一眼,声音不轻不重,“醒啦?”

  • 作者有话要说:  1、叶南喝醉酒的样子奶到我了……【我好爱!!!】
    2、哈哈,肖傅安凭着自己的魅力征服了未来丈母娘。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