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Chapter 019 ...

  •   本以为要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却迟迟没迎来那股疼痛感,反而是熟悉又霸道的雪松香把他一丝不剩地包围了起来。
      此时此刻,叶南鼻息中围绕着的,完完全全都是这个人身上的味道。

      他的两条腿盘在肖傅安的腰上,手臂紧紧地勾着对方的脖子,似乎是还没从刚刚的惊吓中回过神来。
      那张俊逸的脸就那样放大在他的面前,细致白皙的皮肤,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浓密而纤长的睫毛随着眼睛的动作一闭一合,叶南只要一侧过头来就可以触碰到肖傅安的睫羽。
      当然,他也的确是这么做的。
      在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抬手用手指拔了拔肖傅安的长睫。

      对方似乎是被他这个动作吓得不轻,整个人都抱着叶南往后踉跄了一步,表情中满是不可置信,像是没预料到一般。

      ……

      “?!!!”
      叶南猛地和肖傅安拉开了仅有的一点距离,只不过他的胳膊还是环着对方的脖颈,对方的手臂也还是抱着他的腰,一丝都没松开过。

      他结结巴巴了好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不过,别的该说不该说,但是被肖傅安抱着还挺舒服,算了算了,搂就搂吧,反正他也不吃亏。
      这么一想,某人心里的尴尬瞬间消去一半。

      “咔嚓——”
      叶南心里瞬间大叫不妙,他抬眼环顾四周,果不其然看见了不远处的易绍阳一脸的笑意。

      “南哥,看镜头。”
      “易绍阳!!!”叶南吼道,紧接着就是一个猛虎起身,从肖傅安身上跳了下去伸手去抢手机,动作可谓是连贯至极。

      易绍阳摇了摇手里握着的手机,转身笑着大步跑了出去,“南哥,记得和你这张照片论坛见面哦。”

      “你敢发就死定了!!!”叶南扒在门框上,看着早就空荡无人的楼道,一脸的神情复杂。

      以易绍阳的性子,再加上他那个添油加醋的语气,三分的东西都能让他编造成十分。
      得!以后他的绯闻算是坐实了!

      叶南转头看向肖傅安,勉强地干笑着,“那个啥,学长你看今天晚上的月亮,挺圆吧?”
      下一秒,雷声如约而至轰隆隆地响了几声,在滴落了几滴雨点之后,瓢盆大雨直直地浇在了全景玻璃上。
      叶南:“……槽!”

      肖傅安不置可否,转而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他拉住叶南的手往后退了一步,紧接着把门关上,道:“别闹了,已经很晚了,去休息吧。”
      叶南扬起的唇角更加僵硬了几分,“其实吧,我可以解释的,这一切都是个误会。”

      ……解释?
      叶南瞬间就被自己的想法给整尴尬了,脑袋里如同飘弹幕一样。

      他该怎么解释?
      解释他不是故意不关门?
      解释易绍阳不是非要挑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里?
      还是解释他不是故意踩空了桌子让对方抱?
      更或者解释那张被易绍阳拍到的照片?

      叶南突然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他抬头看了看肖傅安的表情,在对视到对方的眼神的时候,又立马干咳了一声,别开了视线。

      “小朋友,真的该休息了。”说完这句话,肖傅安没再逗留,直直地走上了二楼,剩叶南一个人在客厅里怀疑人生。

      .

      叶南从浴室里穿着浴袍走了出来,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坐回到床上。

      【叮!】
      【叮!】
      【叮!】

      消息唰啦唰啦地像夺命似的响了好几下。
      他拿起手机随意地翻了几下,发现全部都是顾颜一个人发来的。

      【在吗?】
      【在吗?】
      【在吗?】

      要不是习惯了对方这种火急火燎的行事风格,他差点就以为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叶南的手指在屏幕上敲了几下,【???】

      对方消息回得很迅速,像是迫不及待要知道答案一般。

      【你跟肖傅安到底怎么回事啊?】

      还没反应过来,手机那边传来一张高清图片,是他和肖傅安半小时前被拍到的那张。
      叶南被这张照片吓得不轻,一双眼睛瞪了好久,才没忍住从喉咙里溢出一句惊叹:“我的个老天爷呀!”
      他放大缩小反反复复地看了几十遍左右。
      别的不说,就易绍阳的这个拍照技术,太优秀了!
      该拍到的地方一丝都没落下,餐桌旁边,男男相拥,含情脉脉,珠联璧合。
      呸!最后一个词省略。
      这架子端得简直正派。

      为什么突然间有一种想把它设置成屏保的冲动?
      紧接着,那边又发过来一句,【你不会真对人家有意思吧?】

      【怎么可能?】
      再次重申一遍,他真的不是断袖。
      自从肖傅安答应来明大讲课的那天,怎么人人看他的眼神都有点不清不楚?

      顾颜:【其实吧!】
      叶南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干嘛?】
      顾颜:【我觉得你俩挺配的。】
      叶南:【……】
      这话一说出口,他该如何正常地面对肖傅安?

      顾颜:【而且,肖学长对你真的挺好的。】
      叶南:【……】
      他和顾颜解释了几句“真的不是”、“真的没有”这样类似的话语。

      最后干脆放下手机,开始思考顾颜这句话的可能性。
      ——肖学长对你真的挺好的。

      好吗?
      答案是肯定的,对方愿意给他做饭,愿意叫他起床,不让他干一点家务,甚至连晚回家一点都会亲自开车来接他。
      可以说是非常贴心了。

      但怎么可能会出自于那种原因呢?
      他们之间只有学长学弟的关系啊。
      想到这儿,叶南的心里竟然有些堵得慌,但又不知道是出自于什么原因。
      他懒得去思考,直接闭上了眼睛睡觉。

      ……

      十分钟后,叶南终于不再装死,义无反顾地起身敲响了肖傅安卧室的门。
      对方沉默了好久,半晌才从屋子里漏出一句,“进。”

      叶南打开门,大步走到对方床边。
      肖傅安瞥了他一眼,“地上凉,怎么不穿鞋?”
      听到这句话的某人更是得寸进尺,整个人都盘腿坐在了他的床上,懒得擦干的头发冒着水气,白皙的脸上尽是犹豫。

      床上的人好像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这么晚找我有事啊?”
      叶南摇摇头,“没有。”紧接着他又开口,“不对,有事!哎呀也不对……我……”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所有的话一到了嗓子眼里就全部被打乱了,连带着他整个人都有些紧张。
      肖傅安看着眼前胡乱比划的小朋友,实在是忍不住笑了。
      这小朋友真是……有点儿可爱!

      “没关系,你可以慢慢说。”
      “就是……你看这个。”他把顾颜发给自己的那张照片往人眼前一晃。

      可能是已经睡了,微亮的灯光刺激得肖傅安有些睁不开眼。
      他半眯着眸子瞟了一下。
      随后,也不管灯光刺不刺眼了,肖傅安一把抢过叶南的手机,放在自己面前左看右看,活像是要看出朵花来。

      叶南抿了抿唇,老是觉得这剧情有些不对劲。
      为什么他像一个被一夜搞大了肚子然后上前讨理要说法的可怜……男人?
      呸!他马上否决了这个逻辑,这是什么鬼想法?

      “肖念?”
      叶南看对方一言不发的样子,有些疑惑地在他眼前挥了挥手。

      肖傅安回过了神,“怎么了?”

      “就是……”叶南顿了顿,有些尴尬地扣着手指,“这个照片它……”
      “所以,小朋友是需要我对你负责吗?”

      听到这话,叶南立马与肖傅安拉开了安全距离,他迅速摇头,“不是,不需要!”
      肖傅安歪头看他,“可我觉得很有必要。”

      叶南被他这个想法震惊得嘴巴一张一合说不出一句话来,他干笑着,“以咱们这种关系还用负责?”

      肖傅安不置可否地看着他。

      这话一说出口,叶南便觉得实在是……蠢到至极,他感觉自己像是没把脑子一起带进这间屋子里,什么叫做“咱们这种关系?”
      空气一时之间有些寂静。
      叶南低垂着视线,心想着这个房间实在是不能久待。
      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哪里不对。
      漆黑柔软的发丝因为没擦干的缘故耷拉在额前,平白无故地给他添了一丝烟火气。

      “那什么,既然说开了,那……你休息吧,晚安。”

      几乎是脚底抹了油一般,叶南腾地一下站起了身子就要往外走。
      手腕突然被一股温软的力道拉住了。
      他当场愣在了原地,下意识地想转头去看肖傅安。
      紧接着,叶南重新被拽回了床上,身后男人的声音磁性无比,细细碎碎地落进了他的耳廓。

      “先别走,我帮你把头发擦干。”

      ……

      叶南不自在地摸了摸身下的被子,看着肖傅安拿着块毛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修长的手指不紧不慢地隔着柔软的毛巾一下又一下地揉着发丝。
      叶南靠着肖傅安结实的腰腹,他伸手挠了挠鼻尖,随口找了个话题问道:“肖念,你的小名是谁给你起的呀?”
      肖傅安抿了抿嘴唇,拿着毛巾的手突然一僵,随即应道,“……我爸。”

      叶南口中喃喃地念着他的名字,“这名字多好听,为什么我刚在客厅喊你的时候你那么激动?”
      肖傅安低垂着视线,愣了一会后缓缓开口,“没什么,只是很长时间没听到别人这样叫我了。”

      这句话说的是事实。
      他爸妈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一个月才给家里打两个电话,而且每次打电话的时长从未超过五分钟。
      小时候他每天都守在电话旁边,一守就是一整天。
      每次接到电话的时候,就像是挖到了宝藏一般,整颗心都裹了蜜,尽管只有短短五分钟,可他还是很期待。

      但是陪伴在他身边的人从来都不是父母,只有进进出出的保姆和司机,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他是什么时候对父母失望的呢?
      好像……他也忘记了。
      他不知道自己一个人撑了多长时间,总之是过了好久好久,直到那个软乎乎的小朋友出现,才给他原本灰暗的生活里带来了一丝亮光。

      叶南的笑声把肖傅安拉回现实,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明艳,明艳得让人彻底移不开眼,“那以后我就一直这样叫你好不好啊?肖、念!”
      肖傅安的心里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突然撞开了一点,一股暖流顺着涌了进来,他笑了笑。

      “好!”

      ……

      叶南半眯着眼,顺从地将脑袋往那人手心里凑。
      那手指的力道实在是太过于温柔,原有的七分困意被放大,席卷了他整个人。
      他轻悠悠地打了个哈欠,靠在肖傅安腰腹处的身子更沉了几分。

      肖傅安的动作放得越来越轻。
      直至看着对方闭上了眼,均匀的呼吸声微微传来。
      手上的毛巾被随意地丢在一旁,他小心翼翼地撩开那人额前的发,把自己的唇缓缓凑上前去,就在快要接触到的时候,肖傅安却顿住了。

      “??!!!”

      他……到底在干什么?
      这是趁人之危啊!
      肖傅安叹了口气,眼神敛到一旁。

      他就像是偷吃了糖的孩子,怕被人知道,却又贪恋罐子里的那份蜜意。
      明知这样不对,可他就是忍不住。

      “小朋友,晚安。”

      .

      肖傅安一晚上没睡,自从把叶南抱回到房间里去的时候他就睡不着了,翻来覆去了好长时间,最后认命地下了楼。
      他一个人坐在阳台上,烟蒂扔了一地板。
      天空微微泛起一丝鱼肚白。

      肖傅安的眼神空洞又麻木,伴随着吐出来的烟雾遮住了他的脸。
      其实他并不喜欢抽烟,对这玩意儿也没有瘾。

      只是会在心烦的时候抽上一根,而现在一截接着一截的烟蒂被扔在地上,足以说明他此时此刻并不好受。
      他也很纠结,不知道该不该去打扰叶南,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出现打乱对方的生活节奏,可是又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想念。

      十四年呐,整整十四年。他忍不住,也不想忍。

  • 作者有话要说:  1、我就说嘛,叶南在肖傅安面前其实就是个奶精。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