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Chapter 020 ...

  •   ——“啪嗒。”

      教室里正静静地坐在一旁给学生放着PPT的肖傅安突然被扔过来的橡皮吓了一跳,他侧过头朝门口的方向望去。
      叶南顺着目光直直地对上了那人的视线,不仅没有一丝畏缩,反而还厚着脸皮挑了挑眉,小声说道,“肖念,出来一下。”

      整个教室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前门,眼神微微发亮。
      有一些大胆的甚至举起手机“咔嚓”一声打算把这少有的盛世美颜拍下来当屏保。

      肖傅安冷着脸看了看台下的人,却发现门外叶南居然还一脸笑意地冲着举起来的手机招手,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本来死气腾腾的法学理论系讲堂硬是被这人把气氛搞得火热了起来。

      叶南心道:估计整个教室里,也没有几个人在认真听课做笔记,明明都是被眼前这个人的颜值吸引过来的。
      他低下头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随后在全班学生的目光注视下笑着走了进来,不慌不忙地走到了肖傅安面前,接着一把抢走了对方手里的笔在桌子上敲了敲。
      叶南抬头对台下的学生说道,“不好意思啊,借你们肖学长一用,反正差十分钟就下课了,相信你们应该不介意吧?”

      台下的学生:“……”
      介意!非常介意!

      肖傅安被拉着一路小跑出了法学部,他轻吸一口气,语气不温不热,“干什么?”

      叶南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冲他笑道,“整天讲那些东西多无聊啊,走!我带你去个好玩儿的地方。”
      再反应过来的时候,肖傅安就已经被叶南拉着走在了被两旁的树遮掩住的小路上,他一时间有些懵,只怔怔地看着拉着他的那双手。

      .

      “这个地方,是条死路。”肖傅安好心提醒道。
      “没关系,我知道另一条路怎么走。”叶南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哪还有路走?”肖傅安皱了皱眉头,总感觉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看着小朋友不急不慢地卷起袖子露出半截胳膊,他转头冲人笑道,“真的有,不信我带你看。”
      叶南所说的另一条路,其实不是一条寻常路。

      法学部的另一边,有一棵橡树立在一旁,这棵树很高很大,只需要费一些体力,爬上去顺着树干落在六楼的阳台上,来来回回不出五分钟完事儿。
      肖傅安抬头看着这人已经爬上了一大半。
      没过多久便稳稳当当地落在了目的地,叶南低头冲着他招了招手,喊道,“肖念,快上来。”

      肖傅安依旧愣在原地,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
      这小朋友平时也这么皮吗?
      想到这儿,他不由得失笑。
      怪不得高阔和自己说起叶南的时候止不住地叹气。

      “快上来嘛!”叶南跺了跺脚,他站在阳台上低头看着对方,肖傅安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动作没有一丝拖泥带水的径直往上爬,很快便跳上了阳台。
      “怎么样,这个办法是不是超级好,既可以省时间,而且还可以锻炼身体。”叶南一脸求表扬的样子。
      “你管这叫锻炼身体?”听到这话,肖傅安脸上的不可置信都快溢出来了。
      “对啊。”

      “……”
      好吧好吧,你厉害!

      这个办法省事的确是省事,可危险系数也很大,稍有一个不注意踩空掉下去怎么办?
      虽说下面是人造草坪,即使掉下去也摔不坏,可是能想出这个办法的人来,除了叶南这种闹腾的,好像也没有别人了。

      叶南耸了耸肩,随后一脸笑意地拉着对方从阳台推开门走进了屋子里。

      房间很大,也很空旷,空旷到有人说句话都能听见回音,里面除了一些作画用的工具和堆得满满当当的绘画作品以外,再无其他。
      一进门,肖傅安的注意力就全部被不远处最大的画板上的那幅浓墨山水画吸引到了。
      勾勒、淡墨、烘托、渲染,叶南把这些手法都做到了极致。

      画上顺着一级一级从云端莫名延伸出来的石阶,缓缓地向上,远处是黛色长眉一样的山峦,水青色绸缎似的江面,很自然地融为了一体。
      肖傅安不懂画,但是他真的感觉到了这个人的心灵感悟。
      没有十几年的刻苦练习,是画不到这个境界的。

      叶南随便拉了两把椅子出来,也不管脏不脏,兴冲冲地看向眼前的人,拍了拍自己旁边的另一把椅子,“肖念,坐。”

      肖傅安站在画前愣了好久好久。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在看到那把空椅子的时候,不由得皱了皱眉。
      椅子是木质的,连个垫子都没有,而且又是快入秋的时间,这小朋友不会冷的吗?

      叶南还以为他是嫌弃椅子上不小心沾染的颜料。
      他干笑着,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皮,“不好意思啊,忘记你有洁癖了,要不我去找把新的椅子来?”

      刚打算起身,肖傅安便走到叶南眼前,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垫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然后伸手敲了敲椅背。
      木质的椅子随着指尖的动作发出了沉闷的“叩叩”声。

      “坐这儿。”

      叶南被他这个动作搞得一脸懵,“不用了不用了,我坐这个就好。”
      肖傅安不置可否地看着他,眼神略带着些强势。

      叶南:“……”
      在沉默了一秒后,真的乖乖噤了声起身坐在了铺着外套的那把椅子上,他小声嘟哝着,“坐就坐嘛,什么脾气?”

      “这椅子太凉了,怕你会冷。”肖傅安笑着解释,实在是没忍住在小朋友头上呼撸了一把。
      “那你不冷吗?”
      “我不冷。”
      “……哦。”

      肖傅安并肩坐在叶南的旁边,目光里满是化不开的眷恋,他先开口道,“这是什么地方呀?”
      听到对方这样问,叶南一脸的小骄傲,仿佛不知道是获得了多大的荣誉一样,连语气都是轻飘飘的,“我的秘密基地。”

      少年本来就是天生一副笑像,现在眼角弯着,更是显得极为好看。
      叶南像是在讲秘密般地往对方的身边靠近了几分,“我刚来明大的时候,系里考试拿了第一,校长本来是要给前三名统一发奖学金的,可是我没要。”

      “换了这个屋子?”
      “嗯。”叶南点头,“我和校长央求了好长时间他才勉强答应我的。”
      “这个屋子对你来说很有意义?”肖傅安敲着椅背,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叶南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点点头,“有意义。”
      可说罢紧接着又摇头,“但也没太大的意义。”

      “说来听听。”
      肖傅安突然间很想知道,对方在这十四年里发生过的全部事情,他那么开朗,身边一定会有很多朋友吧?应该会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吧?
      然而这些都是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叶南一手撑着下巴,眯了眯眼睛,“一方面是因为我希望自己能有一间单独作画的屋子,不然周围的环境太吵,画出来的东西也不会达到我想要的效果。”

      “那另一方面呢?”肖傅安手指顺着面前的画板往下滑去,用两根手指拈了一下被夹上的画纸。
      “另一方面就是我不开心的时候,就会来这里待着,待一整天。”

      肖傅安淡色的双眼凝视着前方的画板,“……我有些好奇。”

      “好奇什么?”清清冷冷的雪松香飘散在四周,叶南撑着椅子抬起双脚荡来荡去的,看似有些漫不经心。
      “好奇能让你都感到不开心的事情,到底会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肖傅安无声地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指,掌心里全是细密的汗。

      叶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嘴角噙着几丝笑意,“你猜?”
      肖傅安摇头,淡声道,“不知道。”

      闻言,叶南站起了身子,然后走到那副山水画前,“你觉得这副画好看吗?”

      “……嗯。”肖傅安点头。

      明明整体结构也没有多复杂,可就是让人看上去赏心悦目,画里的昏黄的灯火添得恰到好处,就像是相映交辉在山边,点着温柔的光芒,却显得是那样的孤寂。

      叶南沉默了一瞬,“我当初画完这副画的时候,第一眼就觉得这副景象很荒凉。”
      随后,他自嘲般地笑了笑,“就像是别人眼中那个乐观的叶南一样,在他们眼里,我就只能是积极向上的,只能是正能量的,可谁也不会往我的内心深处里去窥探。”

      肖傅安认真无比地看着叶南,这个表面上整天嘻嘻哈哈看起来不拘小节的人,其实内心里比谁都柔软。
      叶南耸耸肩,满不在乎道,“所以别看我朋友一堆,但如果是论交心的,真的少得可怜。”

      “那你交心的朋友都有谁呢?”
      这句话,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他很想知道,在叶南的心里,到底哪些人才算是朋友。

      “嗯……”叶南抿起嘴开始思索,似乎是很认真的在回答这个问题,“就比如说肖学长,就算得上是交心朋友。”
      “我?”肖傅安不知道他现在该做何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了。

      他是该哭还是该笑呢?
      被喜欢的人当成好朋友的感觉……很奇妙。

      只见叶南一脸的认真,“对啊,只有我的朋友才可以进这个屋子的,恭喜你啊,肖老师。”

      肖傅安看了看站在他不远处的小朋友,“所以时羽轩他们都来过这里了?”

      这就相当于他是最后一个来这里的人。
      心口处仿佛被敲开了一个口,酸水从里面哗的一下涌了出来。
      叶南忍不住笑了,“别提了,那小子昨天拉着我喝得醉生梦死,哪儿来得及带他来这里啊。”

      想起今天早上时羽轩给自己打来电话的时候语气异常地平静,让原本想安慰他几句的叶南都不由得愣了一下,他还以为这人想不开要跳河呢,看来是自己多想了。
      估计现在应该在去英国的路上了吧?
      叶南双手环胸绕着肖傅安打转,眼神多了一丝审视的意味儿,“对了肖念,我还没问你呢,昨天下午的时候你干嘛那副表情?”

      “……”肖傅安不着痕迹的移开了与他相对的视线,他的指尖一顿,随后又略微有些掩饰的摸了摸下额,没说话。

      叶南戏谑道,“我还以为你吃醋了呢!”

      “……”随随便便就被人猜到了心里的想法,肖傅安转过身去不再面向叶南,“你想多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肖傅安内心OS:是的,我就是吃醋了,快哄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