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Chapter 018 ...

  •   没等对方回答,时羽轩又稳当当地坐了下来,然后哑声道,“可是怎么办?我怕我再也不会对任何一个人动心了!”

      他趴在桌子上,面色酡红,一双凤眼半眯着,那股难受的情绪都快从脸上溢出来了。
      明明和路上的醉鬼毫无两样,可自身散发出来的那股气场,却不由得让过路的行人多看他两眼,他双眼通红,“我有多希望我可以放下她,可是我做不到啊……”

      时羽轩呢喃着,若有所思地盯着酒瓶里的酒液。

      叶南知道此时再怎么劝他都没有用,只能让他痛痛快快的喝一场。
      别看这人平时大大咧咧,嬉皮笑脸的,但心思比女生都细腻。
      都说时羽轩花心,随随便便就可以从那棵名叫爱情的树上摘下各种各样的果实,可是谁也没有想过,他为什么会那么做。
      可能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爱意,或者是还有别的目的,但是无论如何,不可否认的是,时羽轩比你看到的深情。

      叶南一脸复杂地看着对方,“可是你也明白,顾颜她不会对谁轻易动心的,如果她同意交往,那就是认真了。”

      听到这话,时羽轩已经凉透了的心又凉了半截。
      他欲哭无泪地抹了把脸,指甲几乎要嵌进手心里去。
      叶南半截羊肉串都因为这悲伤的氛围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想要忘掉一个人真的很难吗?他没有经历过,但是总感觉对方表现出来的是撕心裂肺一般的无助和凄凉。

      时羽轩哑声道,“可是我……好想她啊。”

      说罢,他叹了口气,酒液沿着杯壁滑进喉咙里,刺激得他呛出了些生理性泪水,时羽轩眼睛熬得通红,看得叶南有点胆战心惊。
      就算再难受,也不能这么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吧。

      时羽轩已经醉迷糊了,他把酒瓶放在桌子上,然后站起来指着对面的红绿灯看向叶南,“你看,我的爱情就像是那边的红绿灯一样。”
      闻言,叶南看向不远处的十字路口,街边红绿灯的三个灯同时亮着,他嘴边突然溢出一句。

      “时绿时黄?”

      神他妈时绿时黄。

      时羽轩又指了指,纠正道,“是找不到方向。”

      “……”叶南抿唇一笑,嘴边吐不出一个字来。
      爱情使人智障,这话果然是真的!

      还好半小时前他给王姨,也就是时羽轩的妈妈打了通电话,算算应该也快到了,他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九点二十七分。

      ……

      “叮咚。”
      ——是肖傅安发来的微信。

      【在哪?】

      短短两个字,不知道为什么却突然让叶南的心有些暖意上涌。
      他看了看一旁的时羽轩,无奈地发过去一条消息。

      【在陪醉鬼。】
      叶南想了想,觉得这样说好像有点不对劲,又立马在输入框中敲敲打打准备解释一番。

      【我说的不是我喝酒的意思,是……】
      话还没来得及点击发送按钮,肖傅安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你喝酒了?”
      叶南摇了摇头,解释道:“没喝,我的意思是……朋友喝醉了,我在陪他。”

      电话那边的人好像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连这边的叶南都听了出来。

      干嘛?
      这么紧张干什么?
      肖傅安沉默了一瞬,问道:“你现在在哪儿?”
      叶南抬眼看了看四周,“学校一直往东走有一家烧烤摊。”
      那边的人微微应声,“乖乖站在那里别动,我去接你。”
      叶南听得心里发慌,他抓着手机,半天都没憋出一句话,“其实不用麻烦的,我和……”

      话还没完,那边只留下了一阵驱动车子的声音和嘟嘟声。

      叶南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只能怪学长太疼爱学弟,他有什么办法?
      又想起今天下午肖傅安的脸色,叶南心里一怔,不会真被自己和时羽轩的那一幕雷到了吧?

      “都怪这家伙,没事挽什么胳膊。”

      叶南看着趴在桌子上的人,又是重重地叹了口气。

      算了!
      醉着呢,说什么也没用!

      .

      看着从不远处驶来的沃尔沃,叶南不禁有些热泪盈眶,这是什么绝世好学长?

      眼前的人手里正拿着件外套朝他走来,皮鞋踏在地面上的声音格外清晰,一下又一下地砸在他的心口,他再一次在心里默默感叹道:肖学长为什么走个路都这么帅?

      为什么?为什么?没道理啊!

      还没反应过来,肖傅安便已经走到他面前了,在叶南震惊之余把外套披在了他的肩上,“怎么不多穿点?”
      声音刺穿了叶南的思绪,他故作轻松地笑道,“这天气真是说变就变,明明今天中午的时候还很热呢。”

      肖傅安微微颔首,“你朋友呢?”
      语气不冷不淡,让人听不出里面的情绪,从叶南的角度望过去,只能看到对方眼里的清冷,闪不起半点温度。

      “刚被他妈接走了。”

      肖傅安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淡声道,“上车。”
      叶南点头,侧身进了副驾驶。
      肖傅安在死寂的空气中嗅到了一丝酒气,小朋友平时的身上都散发着好闻的牛奶味儿,现下被酒味遮盖了个严实。
      他的眉头蹙得越来越紧,“在这儿等很久了?”

      “没有。”叶南摇头,闷声笑道,“才五六分钟而已,你来得可真是时候。”
      “……嗯。”

      学长今天不开心吗?

      叶南顿时觉得自己好委屈,这人的态度就像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任谁都觉得有点太不寻常了。
      那种疏离的感觉让他有点煎熬,指尖抚过肖傅安披在他身上的那件外套,叶南低着头,用脚尖蹭着板面。

      听着旁边窸窸窣窣的动静,肖傅安偏过头看了一眼,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小朋友微微鼓起的小脸和头顶上立起来的那撮呆毛。
      单单一个侧颜,就这么让他软了心。

      鬼知道他一下午有多郁闷。
      即使知道叶南和那人是纯洁的友谊关系,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指还是捏得嘎吱作响。
      就在推开门的那一刻,肖傅安怔住了,不是因为挽着小朋友胳膊的那双手,而是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心里的占有欲,原来叶南在他心里,有这么重要的地位。
      是那种——
      含着怕化了,捧着怕碎了,只能小心翼翼抱在怀里的地位。

      ……

      两人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叶南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
      突然,手机铃声打破了他昏昏欲睡的思绪。
      他朝着传来音乐的地方看去,原来是肖傅安的手机。
      这人,怎么这么丢三落四的。
      许是刚刚洗澡把手机随手落在了客厅的茶几上。
      他走上前看了看,来电人备注显示的是——“妈”

      ……

      肖傅安刚洗完澡穿着睡衣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叶南憋笑快要憋昏过去的样子。

      “肖学长,你妈妈刚才给你打过来一通电话。”
      “哦。”肖傅安点头,从对方手里取回自己的手机,然后看都没看一眼地装回兜里。

      叶南坐在沙发上,又抬手指了指二楼自己的房间,“还有,我衣柜里的衣服你是什么时候收拾的呀?”

      半小时前,就在他接完电话的时候,本来想上楼回房间拿个外套,却在双手打开衣柜的刹那间,他惊呆了。
      肖傅安成功的刷新了他的世界观!
      衣服整整齐齐地被人叠成了豆腐块,而且还非常细致地分了类,最重要的是,这人居然还是按不同的色系挂的,都不舍得拿出来穿了好吗?

      他的衣柜从来就没有这么干净过。
      当然,肖傅安也怀疑这人是不是从猪圈里出来的,房间里的东西杂乱得真是让人受不了。
      小朋友美其名曰这是不拘小节。
      肖傅安顿了一下,淡声道:“今天下午。”

      沙发上的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样啊……”
      他故意拉长了声音,随后嘴角噙着一抹笑,“那就谢谢你咯,肖念哥哥!”
      听着他一字一句的吐出四个大字,肖傅安猛的睁大了眼,显然是有些不敢相信。

      那双一直以来都让人看不出一点情绪的眸子眼下看起来竟然有些紧张,但是又带着几分期盼在里面,让人琢磨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叶南看着他这幅样子,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干嘛呀,肖念哥哥,这个名字可是你妈妈告诉我的。”

      纵然装得再冷静,但那几个断断续续没说完的音节还是出卖了他,毕竟这是他的秘密,而现在知道这个秘密的人。
      是他的小朋友。

      叶南乐的硬是一下子笑倒在了沙发上,“哈哈,这有什么好紧张的?”

      是啊!
      这有什么好紧张的?
      肖傅安心里苦笑了一声,眼前这人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个名字的由来……

      “我妈都和你说什么了?”他的手指在叶南看不到的地方扣在了一起,像是个有秘密的孩子怕被人发现一样。
      从未有过的感觉在他的心中蔓延开来。

      “也没什么,就是说了一点点你小时候的事情。”

      肖傅安有些疑惑,“我小时候的事情?什么小时候的事情?”
      叶南看了他一眼,双手环胸一副高傲状,硬是不开口,“就不告诉你。”
      肖傅安怔了一下,别开了目光,“随你。”

      哼!
      他才不想知道,一点都不想知道……
      他不再言语,整个屋子里只能传出叶南那惊为天人的笑声。

      “哈哈。”沙发上的人笑得直拍大腿,“学长你的反应也太好笑了吧?”
      肖傅安:“……”

      “咔哒。”

      门突然被打开,依旧是那扇熟悉的门,依旧是那个熟悉的人。
      易绍阳再一次尴尬在了门外,“呃……南哥。”他百口莫辩,“我可以解释的,你相信我。”

      叶南内心瞬间崩溃,肖学长家的这个门是不是对他有意见啊?
      他恶狠狠地咬着牙道,“这次你可别告诉我,我的钥匙没拔下来。”
      叶南把钥匙绕在自己手指上,转了转。
      易绍阳尴尬地笑着,“不是的南哥,这次……是你没关紧门。”

      叶南:“……”
      肖傅安:“……”

      屋子里寂静得厉害。
      叶南挠了挠头,他光着脚在地上窜来窜去,泛粉的脚尖蹬在了餐椅上,转而一屁股坐在了餐桌。
      他欲哭无泪,“你来干什么?”
      难道最近亏心事做多了?连个门都开始和他不对付了?

      易绍阳转头看向肖傅安笑了笑,“小颜说上次吃饭的时候她落了块手表在这里,我刚好路过,就顺便来取一下。”

      他抿了抿唇,在看到茶几下面的镂空柜里的手表的时候,立马锁定了目标,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过去,拿起了手表,随后握在自己手里冲叶南扬了扬。
      叶南此时此刻无奈得简直想抱着那扇门好好畅谈一下人生。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我?

      “南哥,你先从餐桌下来咱们再说。”
      那表情,那语气,仿佛叶南不是站在餐桌上,而是站在了楼顶的天台上一样。

      叶南:“……”
      他顿了顿,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你他妈能不能正常点?我又不是要去寻死。”
      被点到名的易绍阳讪讪地笑着,“我这不是担心你嘛。”

      他一手摸着后脖颈,一手掏出手机就差把现在的场面给整个录下来了。
      当然,如果不是肖傅安在他旁边的话。
      叶南“嘁”了一声,刚想从餐桌上跳下来,被肖傅安伸过来手的动作搞得没来由的愣了一瞬,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踩空了一脚,整个人都直直的往前冲了过去。

      “啊——!!!”
      “小心!”

  • 作者有话要说:  1、失恋的天气总是不好……
    2、肖学长家的这个门很棒棒哦!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