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Chapter 015 ...

  •   眼前的女生像是突然来了兴致,她摇摇头,似乎是对他的这个推荐并不满意,“不去,我想吃甜的。”

      易绍阳沉默着挠了挠后脑勺,“那就去吃蛋糕?”
      敢问还有比这位姐姐更难伺候的人吗?

      “……还是算了吧。”顾颜抬头看了他一眼,冲对方笑道,“我突然很想吃日料。”
      “也可以,那我找找附近评分比较高的。”

      像是故意为难,顾颜停下步子,歪着头笑看他,她很纳闷,这人的脾气为什么没有极限?
      “我不想吃日料了,我想吃火锅。”

      她甚至没有考虑,自己为什么要一遍遍地驳回他的话?为什么要为难眼前的这个人?
      再回想起来的时候,顾颜总是会笑着回答:或许那个时候就已经对他有了依赖吧!
      眼前的易绍阳一丝不苟地把她微微有些凌乱的衣领翻下去弄好,然后不慌不忙地点头附和,“最近天气越来越冷了,吃火锅暖暖也挺好。”

      “……”顾颜闻着自己衣领处的那股属于易绍阳的气味儿,她愣了一瞬,忽的被气笑了,眼神直直地撞上了易绍阳的,语气带着些逼问的意味儿。
      “你为什么老是对我言听计从的?”
      “因为我想照顾你啊。”

      我不生气,我对你包容,我对你言听计从,这一切的一切,并无其他原因,都只是因为我想照顾你,仅此而已。

      砰!砰!砰!
      心跳声仿佛藏着炙热的温度,一下又一下地如同细密的鼓点,在她心口梭巡,从未有过的感觉在蔓延,顾颜并不想承认,这其实是动心的预兆。
      其实她早就动心了罢,只不过这是压垮她死守着骄傲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一瞬,她几近崩溃地笑着,抬手捂着脸,想掩盖住自己的神色,“易绍阳你有病啊?”

      “……可能吧。”
      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易绍阳轻轻地撩开了她温软的发丝,将其挽至耳后,顾颜的美眸微瞪,下一瞬指节都微微麻了起来,就像是感知到了对方超出意料的温柔和细腻,浑身上下都极端得不自在。
      耳边发胀到仿佛沸腾燃烧了起来,易绍阳的那句话像是在循环播放一样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她脾气差,不温柔,不喜欢与人亲近,可对方却说没关系,把她的缺点都当成了优点,还振振有词地说这是有个性……
      他……多好的一个人呐!

      顾颜深吸一口气,尽量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眸子里的光流转着,好似突然想通一般,淡淡转回了与易绍阳对视的目光,“别出去了,我做给你吃。”
      她假装镇定地向前走,与对方刻意拉开一段距离。

      “顾颜!”

      身后的人喊住了她。
      她顿住脚步,却没敢转身。

      “……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从我们见面的第一天起就已经开始了,以至于往后的每一天,我都越来越喜欢你,喜欢到无药可医。”

      顾颜瞬间僵住了,脊背绷成一道线,连分神掩饰着自己装作淡定的神色都顾不上了,不知名的感觉层层叠叠地从脚底蹿了上来。

      “你……”
      “我……”

      表白的话说得实在太过于露骨,饶是平时再铁骨铮铮,藏在顾颜发丝下的耳朵也漫上了一层浅粉色,她嘴唇张张合合,却挤不出半个回应的音节,
      易绍阳追了上来,握住了她的手,一字一句说得极为铿锵有力,清晰至极。

      “顾颜,我喜欢你!”
      这句话坚定到仿佛本身就不是为了得到答复而说出来的。

      顾颜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手底渗出了些细密的汗水,她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股慌张混合着翻涌上来的热意在心尖上剧烈地翻腾。

      而被易绍阳握着的手更是没来由地颤抖了几分,对方的手心实在太过于滚烫,像一把火直烧到了她的头顶。
      午后的阳光洋洋洒洒地落在两人肩上,微风吹起了她飘逸的秀发,一时之间,乱了人的心神,周围的人自动被他们屏蔽,两人眼中只有彼此。

      【我喜欢你,无药可医。】

      易绍阳的眼神柔的感觉要化进去一样,看着她咬着下唇不说话的样子,心里早就把答案猜到了个七八分。
      于是只好尽量把自己心里的不舒服压回去,然后冲她笑道:“还是算了。”
      他转过身,拼命忍住了自己的难受,果然……还是被拒绝了。

      “唉。”易绍阳深吐一口气,没关系的,喜欢一个人就是越挫越勇嘛,他安慰着自己。
      可是他,真的好难受啊!

      “你凭什么说算了?”
      从身后传来的声音带着些许怒意,易绍阳拧紧了眉,心里不禁有些微微打鼓。

      对方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了上来,看向易绍阳,胸口微微起伏,“凭什么说算了?”
      易绍阳:“……”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有些揣摩不透。

      还没来得及理清思绪,就又被顾颜活生生地打断,“易绍阳你听好了,你的心是我的,你的人是我的,你一切的一切也都只能是我的,你刚刚说算了是什么意思?你还想喜欢别人?”

      顾颜带着些质问的语气,像是晚一秒,眼前的人就会被抢走一般。

      “你……”

      易绍阳心里仿佛有无数个跳动的兔子在上面踩来踩去,脑内如同裹了浆糊,黏黏糊糊的。
      一时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年。

      顾颜颤抖着,像是用尽了力气一般,“易绍阳,我好像……有点喜欢上你了。”

      终于正儿八经地听到了这句话,他一时有些百感交集,直到对方扑进了他的怀里,将脸埋进了他的脖颈处,拼命环住了他,这才有些回过神来。

      易绍阳也环住了顾颜的腰,在闻到她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时,不安的心终于飘飘悠悠地落了下来,他一字一句地认真问道:“所以,我们现在是真的在交往,对吧?”
      怀里的人莞尔一笑,几乎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嗯。”

      两个人什么都顾不上,只想用力地相拥,把对方刻进骨髓里。
      迷迷糊糊间,顾颜心里冒出一句话。
      八月二十九日,这是顾颜和易绍阳在一起的第一天。

      .

      叶南翘着二郎腿大爷似的坐在沙发上,悠闲到不能再悠闲地喝着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可乐。
      刚从书房里处理完事情走出来的肖傅安看着沙发上的人,不由得皱眉。
      都说人的目光是有重量的,肖傅安只看了一会儿,叶南就回过了头,他笑道,“学长,你忙完了?”

      肖傅安颔首,冲眼前的小朋友走去,“可乐对身体不好,一个星期只能喝三次。”

      嗯?叶南下意识地掏了掏耳朵,什么?
      他木讷地问着,“什么只能喝三次?”

      肖傅安指尖顿了顿,“可乐。”
      似乎是不想接受这个噩耗,叶南又问了一遍,“可乐只能喝几次?”

      “……三次。”
      真是个不幸的消息。

      叶南刺溜一下倒在了沙发上,把柔软的坐垫捶得砰砰作响,他耍着赖打滚哀嚎道,“别呀学长,不给肥宅喝肥宅快乐水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
      沙发垫子被他滚得皱皱巴巴的,肖傅安蹙着眉头看小朋友这副样子,又好气又好笑。
      冰可乐当真有那么好喝?

      叶南又燥又烦,没收住力道“啪”的一声滚到了地上,姿态不忍直视,一副今天不做人了的样子。
      肖傅安被他扑腾的动作惹笑了,他放低了要求,“好吧,那就四次。”

      “五次!!!”
      叶南揪着肖傅安的袖子不撒手,大有一种你不答应我就不松手的架势。
      肖傅安微微一笑,说出来的话却是不讲半分情面,“再和我搞价还价就一星期两次。”

      叶南:“???”
      被威胁了!他被威胁了!
      咦?这种威胁的语气他好像在哪里听过。

      不过喝可乐的大事当前。
      叶南也没想那么多。
      他从小到大就没受过这种委屈,不就是一罐可乐?
      说什么今天也不能屈服在恶势力面前。

      “那四次就四次嘛,你凶什么凶?”叶南瞬间噤了声,委屈巴巴地小声嘟囔着。

      好吧,你的家你说了算,你买的可乐……嗯……也是你说了算。

      他这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没办法的,就勉强妥协吧。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就是一个星期只能喝四次饮料嘛!哼!你不让我喝我偷偷喝!
      看着小朋友这副样子,他突然间很想低头揉他的发顶,然后把那撮呆毛抚平。

      叶南起身重新坐回沙发上,“对了学长,我一直有个问题特别想问你。”
      这话题转得实在是太过于生硬,肖傅安看破不说破。

      被问到的人一挑眉,不置可否,“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会来明大讲公开课呀?”
      这个问题他其实想问好久了,因为实在是太过于不同寻常。

      毕竟高阔请肖傅安来讲公开课一直都在被拒绝,那虔诚的态度,那诚恳的模样,好比刘备三请诸葛亮出师,艰难程度可想而知,可这次突然间就答应了,他实在是想不通。
      难道这人幡然醒悟了?

      问完这个问题后,叶南猛地一抬头,突然觉得肖傅安看向他的眼神有些过于的炙热了,炙热的他感觉自己浑身周围像是被火烤了一样,连脸皮子都有些臊得慌。

      “……没什么,互相取利罢了。”

      被他这么一说,叶南的兴致一下子被勾了起来,“哎呦”一声,接着问道,“那我就更好奇了,到底什么是肖师哥的利啊?”
      ——是你!
      肖傅安心里想着,是眼前的这个人,明明撩人心弦却还不自知,当然,这话总不可能往外说,现在还不是时候,他一直都明白。

      静静地看了对方半晌,良久才回答道,“一件很重要的物品。”
      是的,很重要的物品,是叶南的心!

      肖傅安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不管从平时的生活习惯来看,还是从他打过的官司来讲,都无一例外。
      然而这些东西只要到了叶南身上,就完全不一样了,哪怕是没有把握,他也想要努力地追求一下,毕竟是那个含含糊糊抱着自己喊“哥哥”的小朋友,他没有办法强忍自己内心的爱意,去置之不理。

      ……

      第一天睡在新家的床上,叶南浑身感到不适应,他床头的那盏灯,始终没有关上。
      昏黄的亮光懒洋洋地洒在房间里的各个角落,衬得有些古色古香的意味儿。

      他怕黑,很怕很怕,这个毛病从自己小时候就有了,一直延续到现在,以至于每晚睡觉的时候,都会习惯性地把床头的灯打开,只有这样,他才得以入睡。
      但是今天,他失眠了,很出乎意料地失眠了。
      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头顶上的天花板,没有一丁点的睡意。

      蓦地,他的房门被敲响。

      “睡不着?”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叶南吓了一大跳,他本来就怕黑,又因为突如其来的这一声,逼得他整个人都埋进了被子里去,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那是肖傅安的声音。

      他回应道,“进来吧。”
      叶南缓缓坐起身子,顺着台灯散出来的亮光对上了卧室门前的那一双淡色的眼眸。

      “呃……肖师哥,你也没睡啊?”

      肖傅安摇头,随后指了指叶南床边的台灯,“怎么不关灯?”
      床上的人吸了吸鼻子,紧接着一脸地认真道,“其实,我有点怕黑。”
      肖傅安:“……”
      叶南眼睁睁地看着肖傅安起身,把整个卧室的灯都打开了,转头问道,“这样可以吗?”
      昏黄的台灯和明亮的吊灯聚合在一起,不由得让叶南心头一暖。
      但是真的不是他故意煞风景。

      虽然他怕黑,但也……不用这么亮吧?

      “呃,有点刺眼。”

      肖傅安点头,随后又转头去调灯光的亮度,“这样可以吗?”

      “嗯。”
      “那你早点休息。”

      叶南笑着“嗯”了一声,“学长晚安。”
      肖傅安略一颔首,推开门走了出去。
      他总觉得,只要有肖傅安在的地方,就会让自己很安心,就像是小时候的那个哥哥一样,背着他走出黑暗。

      半梦半醒间,他好像又看到了那个人,听着他说的话低低磁磁的荡进心口。
      【小朋友,哥哥会陪着你的。】
      【记住了,我叫……】

      叶南有些着急,梦里的他大喊着,“哥哥,别走,你到底叫什么啊?”

  • 作者有话要说:  1、恭喜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顾颜和易绍阳终于在一起了。
    2、回想到了《夏洛特烦恼》里夏洛去找马冬梅的时候结果碰到了门口大爷的那段对话,哈哈要笑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