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Chapter 016 ...

  •   早上的叶南是被一阵饭香味儿给喊醒的。
      他睡得迷迷糊糊,还以为在自己家里,叶南有些奇怪,难道今天老妈给换新口味了?
      还怪好闻的。

      “咕噜噜。”

      听着肚子再次抱怨了一声,叶南不情愿地缩成一团,被子外裸露出的泛着红的脚趾也被“咻”的一下塞进被窝里。
      啊!人生圆满!叶南谓叹一声。

      于是当肖傅安敲门进来的时候,入了视线的便只有他的大半个脑袋枕在枕头上,毛茸茸的头发随意散乱着,有些惨不忍睹。

      “该起床了。”肖傅安静静地看着他,藏在袖中的手指不经意地蜷了蜷。

      床上的人打了个哈欠,似是困极了,声音有些沙哑,像是熬化了的砂糖,裹着蜜意一路蔓延进了对方心里,硬是让他听出了一丝撒娇的味道,“再睡一会儿。”
      肖傅安:“……”
      他走上前用手指戳了戳像是把自己包成一颗蚕的叶南。

      对方像是有些烦躁,伸出手胡乱地挥着。
      在触碰到床上那人指尖的时候,肖傅安的眉头瞬时皱了起来,这么冰!
      难道小朋友有踢被子的毛病?
      他陷入了沉思。

      叶南吸了吸鼻子,察觉到床边的人没了声音,他探出头看了一眼,忽地正对上了肖傅安的视线。
      叶南:“……”
      他又装死一般地躺了回去。

      肖傅安不由得轻笑,抬手拍了拍床上人的背,“早餐好了,快起床。”

      “哦。”本想再无赖一会儿,但在接触到对方眼神的下一瞬间,叶南噤了声,乖乖坐起了身子。
      “好好好,起就起。”

      他缩在被子里,完全没有寄人篱下要收敛一点儿的样子,“那麻烦学长你帮我拿一下衣柜里的那件暗蓝色卫衣呗,太冷了。”
      肖傅安悄无声息地把空调温度调高了几档。

      即使心中有千万句吐槽,但他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认命般地起身给他拿了衣服。
      饭是他做,衣服是他洗,房子是他打扫,就连起床都得他来喊,这是全职保姆该干的活儿吧?
      好半晌,肖傅安才总结出一句话。
      得!他这是请了个祖宗来!

      .

      “哐当。”

      叶南把餐盘往桌子上一放,然后抬头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的易绍阳,随后又转了一下眼球看了看顾颜。
      他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的两人,接着随手拿起自己餐盘上的包子咬了一口,两个脸被塞得鼓鼓囊囊的,只能含糊不清地问道,“你俩……有事儿瞒着我?”

      易绍阳:“有。”
      顾颜:“没有。”
      两个人同时开口,却因为说话步调不一致让桌上的人一时之间有点尴尬。

      易绍阳、顾颜:“……”

      叶南眉尖一挑,神色微动。
      看到这两人个个欲言又止,眼观鼻鼻观心,就连平时大大咧咧从不注意形象的易绍阳都一改往日的习惯,两只手放在膝上,好似升华了精神世界一般。

      他心中的想法更加笃定了几分。
      干嘛呢这是?叶南额头划下三根黑线。
      大哥大姐,这是食堂,又不是审讯室,你俩这是要干啥?

      他的身子往对面的方向凑了凑,表情里明显多了几分好奇,“什么事儿啊?快说快说!”
      正当易绍阳准备开口的时候,顾颜的视线突然停在了某一处,她瞪大眼睛,又确认性地问了一遍,“咦,肖学长居然也来食堂吃饭?”
      叶南闻言点头,“不然呢?”

      易绍阳把他嘴边的那句“据说肖学长以前一直都是在学生会的休息室里吃饭的”话活生生地咽了回去。

      叶南转身向朝自己这边走来的肖傅安招了招手。
      紧接着,他纳闷了……

      虽然说这人气质清冷,剑眉星目,身形高挑,站在人群中像是自动开了隔音功能,这些他心里都清楚明白,毕竟那两米八的气场也不是盖的,但是那些正在吃饭的小姑娘能不能有点骨气?
      任何只要肖傅安路过的地方,原本还在嘻嘻哈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的嘴脸一下子噤了声,只敢用余光悄悄地瞄几眼。
      还有几个女生本来互相壮着胆子扬言要和肖傅安要微信,结果还没开口,就被对方的眼神扼杀在摇篮里了。

      这气场,怕不是个修罗吧?

      叶南“嘶”了一声,看着他一脸平静地坐到自己身边。
      本想调侃几句,视线却不小心停在了对方盘子里的白白绿绿上,几乎是讶然地开口,“你……就吃这个?”
      ——“嗯。”肖傅安点头。

      顾颜也跟着抬头看了看,看得她一个女生突然间有些心塞,同时心底生出了一个疑问,自己吃这么多,合适吗?

      餐盘里的东西实在是单调得有点可怜。
      一勺米饭,一丁点青椒炒肉,然后是青菜、豆腐、土豆丝。
      叶南又转过头来看了看自己的,一勺米饭,两根鸡腿,红烧肉,排骨,还有俩包子。
      这对比就像是一个无肉不欢的人和一个素食主义者被安排在了一个桌子上。

      说实话,他实在是接受不了肖傅安餐盘里的东西。
      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
      难以下咽!

      三号食堂里这么多好吃的东西,他一样也没选。
      叶南嘴唇动了动,挤了半天挤出来一句,“你能不能让食堂大妈给你盛点有油水的菜?”
      肖傅安微微张唇,“……有。”

      有?
      有什么?
      叶南沉默了两秒,终于反应了过来,“就那点青椒炒肉?”
      拜托啊学长,那点肉真的够你塞牙缝吗?

      肖傅安只是淡淡地看了叶南一眼,似乎在劝诫他,“午饭吃得太油腻,对身体不好。”
      叶南:好吧好吧你赢了。
      这人左一个身体不好,右一个身体不好,是提前过上了老年生活吗?

      叶南皱了皱眉头,问道,“学长,你这盘子里的菜……好吃吗?”
      他突然很想试一试肖傅安的口味儿,毕竟那些都是平时自己碰都不会碰的菜。

      “你可以尝尝。”

      得到了应允,他的筷子夹起肖傅安那边的一块白豆腐放进自己口中,五秒钟后,叶南的声音上扬了几分,眼神里透出了一丝不可置信,“嗯?”
      味道居然还不错?

      豆腐入了味,嫩嫩滑滑的窜进口中就不知去了何处,清清淡淡夹杂着本身的清香,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肖傅安没看他,只是把自己的餐盘往他那边推了推,然后低头咽了一口白米饭进去。
      叶南嘴里吃得鼓鼓囊囊,然后把自己的一个鸡腿夹进了肖傅安的餐盘里,“分你一个,多吃点。”

      忽地,他察觉到众人的气氛有些怪异,抬眼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个人。
      易绍阳欲言又止地看着他们,默不作声地把盘子里的米饭左戳右戳,顾颜神情复杂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忍住了想给他俩拍照的冲动。

      叶南咂吧咂吧嘴,疑惑了一声,“你们干什么?”
      两人神同步的摇了摇头,“没什么。”

      叶南手里握着个鸡腿,咬了一口道,“对了,继续说说你们的事儿,有什么是瞒着我的呀?”

      “其实也没什么。”
      “嗯哼?”
      “就是……”易绍阳把筷子啪的一下放在桌子上,表情转为一脸的郑重其事。

      叶南刚心想道这两人到底在发什么疯,可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差点一下子把吃的东西喷出来。

      “我和顾颜谈恋爱了!”
      “咳咳。”叶南猛地咳嗽了几声,然后伸手接过肖傅安拧开的水,大喝了几口才缓过来。

      易绍阳:“……”
      谈个恋爱嘛,又怎么了?
      作为吃瓜群众你怎么这么激动?

      叶南犹豫了片刻看向顾颜,满脸欢喜地一拍大腿,“你这人,我之前搓合了你俩多少次你都无动于衷,怎么现在突然间就开窍了?”
      没等顾颜答话,易绍阳就满脸的笑意盈盈,“这还不好说,她被我的真心打动了呗。”
      说罢,他又重新看向顾颜,一副痴汉表情,引得对面的叶南和肖傅安阵阵无语。

      “世风日下,伤风败俗。”

      顾颜眯着眼打量了下他,“你这都哪找来的鬼成语?”

      听着这两个人一字一句如同说相声似地把在一起的过程完整交代了一遍,叶南才抿嘴笑笑,心想易绍阳这小子还挺会说情话。
      随后,他双手环胸顶住椅背往后靠了靠,很正式地看了一下坐在他对面的两个人。

      怎么认真地看一看还真有那么点夫妻相?

      突然,他起身走过去拍了拍易绍阳的肩,又拍了拍顾颜,一脸的语重心长,“恭喜你们,以后可一定要好好在一起知不知道?”

      顾颜满脸黑线,“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拿走了我的奶茶。”
      叶南:“嘿嘿。”他顿了顿,“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

      饭后的叶南本来想撸起袖子好好商量一下这个礼拜去哪儿玩。
      而且又加上对面这两人还谈了恋爱,更应该好好庆祝一番。
      结果没等袖子拉上小臂去,组织部的人就火急火燎地把人架走了,以“组织部不可群龙无首”这一理由说得叶南是心服口服。

      .

      此时,叶南正坐在面试教室的门口,眉头紧锁,神情复杂。
      夹着笔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转动,看着这一批来报名学生会的人,心里真的是有万般无奈。
      应该是为了培养更多的美术人才,明大校方决定在学生会里开展一个美术部,筛选成员的方式形成一个比较全面完善的流程。

      叶南和几个部门的部长被任命为面试官,非常难得地正经了一回。
      打分人员最后将会根据每个人的表现进行逐个打分,从高到低开始排序筛选,然后选出最后的人选。
      整个流程乏味至极,但又不得不认真。

      几个部门的部长以出去打印打分表印刷件为由,趁机溜出去透气去了,只留下了叶南和于飞还在兢兢业业地筛选。
      他叹了口气,有些烦躁地翻动着手里的报名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