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Chapter 014 ...

  •   你这短袖凉裤穿得热个鬼啊热?
      肖傅安被磨得没了脾气,只好无奈点头。
      旁边的顾颜和易绍阳尴尬地坐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总觉得这种场合有点少儿不宜。
      易绍阳嫌弃地看着对面这个一点儿都没有底线的人,为什么有种小孩子求着家长给自己买东西的即视感?

      听到人“咔哒”一声关了门,顾颜的目光下一秒便落到叶南身上。

      “说说吧,怎么回事?”
      “干嘛这么严肃啊?”

      顾颜抬手,及时纠正了易绍阳的措词,“停,我这不是严肃,我只是觉得咱们明大的白菜让猪给拱了。”
      叶南一个劲儿地点头附和着,过了好半晌他才反应过来,“你说我是猪?”
      顾颜白了他一眼,“难道你不是吗?”
      叶南深知此时此刻该怂就怂,“……是。”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他又不是真的拱了肖学长,呸不是,他又不是真的和肖学长在一起了。

      “!!!”易绍阳的震惊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他看向叶南的目光都略带着些不可思议,“所以……所以你和肖师哥真的是?”
      “别胡说!”他打断了易绍阳的话,接着看向顾颜道:“组织给个机会,让我先坦白从宽?”

      十分钟后,叶南终于叙述完了他搬房子的全过程。
      虽然对于这件事情他也很一脸懵,但人总得学会适应不是?

      易绍阳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这也……太巧合了吧?但又碍于对方是肖傅安,实在是没有可以怀疑的地方。
      良久,他才反应过来给对方打着圆场。

      “看来都是意外哈,这也侧面反映出了南哥其实并没有弯,他还是性别男爱好女,是吧南哥?”
      “对对对,都是误会。”叶南在一旁附和点头。

      这误会可真是大了去了。
      更何况,肖学长也不一定能看得上自己吧?叶南想,毕竟六岁的年龄差在那里摆着呢,估计人家只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学弟来看待的。

      想到这儿,叶南突然顿住了。
      在肖学长心里到底是怎么看自己的呀?

      他叉了口梨块放进嘴巴里,将心里那股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怨气咽了回去。

      顾颜抱着沙发上的抱枕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在嚎什么,那声“唉”被她喊得百转千回,幽怨至极,“亏我还白期待了一场。”
      一时之间叶南和易绍阳面面相觑,异口同声问道:“期待什么?”

      “期待他俩有点什么不为人知的事儿呗。”顾颜端起水杯漫不经心的喝了一口。

      叶南、易绍阳:“……”
      他的冲动在顾颜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到达了顶峰,“那你还表现出一副像是要把我和肖学长赶尽杀绝的表情。”
      如果眼神能杀人,顾颜觉得自己应该已经死了千千万万次了,她咽了口唾沫,抿嘴笑道,“先兵后礼嘛,气势不摆出来你怎么会老实交待呢?”

      她顿了顿,随后又起身拍了拍叶南,一脸的语重心长,“希望你能明白我作为一个腐女的心情。”
      为什么有种瞬间真相大白的感觉?
      但是,再腐也不能腐到他身上吧?叶南自认为自己的直男程度都能和外边街上的铁管媲美。

      话都说到这程度了,身后却幽幽地飘来了一句,“南哥,你如果认真观察其实可以发现,铁管是弯的。”
      叶南:“……请注意你的措词。”

      .

      叶南伸手夹菜,挽起的袖子随着他的下一步动作而滑落至手腕处,只听见这人低头扒着碗里的菜吃的“呼噜呼噜”的声音,顾颜无语极了,心想道这人是八百年没吃过饭吗?
      易绍阳寻着声音看向对面,“南哥,小心沾到油。”
      刚提醒完,他就眼睁睁地看着一旁的肖傅安伸手将叶南的袖子规规整整卷到了手腕上方。
      叶南瞄了眼肖傅安,乖巧的停着手方便他动作,毕竟人家好心好意帮你,抽回来好像也不太好。

      顾颜心里吐槽道:你倒是不认生,完全都没有生疏感。

      “学长,你做饭也太好吃了吧!”叶南径直对上肖傅安的眼眸,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

      看着易绍阳也附和点头,某人有些小傲娇地感叹着,找个学长同居也太爽了吧!他心满意足地夹着菜,显然是忽略掉了自己碗里已经堆了一碗的事实。

      反观另一边肖傅安的吃相就很斯文了,连一点声音都听不出来。
      叶南看得目瞪口呆,同时内心深深地怀疑:这人为什么吃个红烧肉都能吃得这么教科书式?
      于是乎他伸手拽了拽肖傅安的衣袖,秉持着一副虚心教学的态度问道,“你这么吃饭不累吗?”
      肖傅安:“……”

      “叮咚。”门铃响起。

      叶南心有余悸地转头看向门口处,他还是忘不了刚才被这两人围观的情景,都被吓出心理阴影了。

      “我去开门。”顾颜无语地摇摇头,转身朝门口走去,毕竟旁边的两个人一心都扑在那一桌子菜上面,连抬个头都是困难至极。

      她握着门把手拉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个戴着口罩的搬运工,“你们是?”
      没等对方回话,不远处的肖傅安开口道:“让他们进来吧。”
      搬运工冲顾颜笑着点点头,然后直接搬着箱子进了屋。

      “他们在搬什么?”叶南微微有些疑惑道。
      到底什么东西需要一箱一箱地往家里搬?

      难道,肖学长也爱囤货?
      这不是个好习惯啊!

      肖傅安侧头看向叶南,嘴边的油还没擦干净的样子有些好笑,他的手指微动,下意识地想去帮小朋友擦去,犹豫了半天还是止住了手,“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被这人这么一说,叶南更纳闷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还值得卖个关子?

      他索性放下筷子,朝箱子走去。

      顾颜看着易绍阳一个人在餐厅里还在扒拉着米饭,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她由衷地觉得,该给易绍阳做个脑部核磁共振,孩子就那点出息!别介意!

      “这箱子我能拆吗?”
      “嗯。”

      他一听,乐了!随后奋力拆着箱子,叶南终于明白为什么女生喜欢拆快递了,有可能也不是真心喜欢里面的东西,主要是因为拆盒子的感觉——
      太踏马爽了!

      可当他打开里面的东西的时候却是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不是有点太大手笔了?
      叶南不可置信地看着箱子里满满登登的可乐,不用想都知道是谁买的,他转头看向肖傅安,“我的老天爷,你买这么多可乐干什么?”

      “不是你说想喝的吗?”
      “那,那也不用买这么多啊?”叶南痛心疾首道,同时脑子里想着该怎么把它们卖一半出去。

      要是让顾颜听到他说的这些话,绝对会一巴掌拍他脑门上去,然后用嫌弃的口吻说道,“你能不能稍微有点儿出息?”
      叶南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伸手扒拉着剩下的箱子,“你别告诉我这七个箱子里装的全是可乐。”

      果然有钱人的世界他想象不起!!!

      肖傅安镇定地摇头,指了指旁边的几个箱子,“好像还有些零食薯片什么的,我估计你应该会喜欢吃,就顺便多买了一些,省得以后再花时间去买。”

      叶南痛心到捂着胸口直喘大气。
      他终于深刻地领悟到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至理名言了,同时盘算着这些东西到底要花多少钱,“它们都是有保质期的你知道吗?”
      肖傅安头也不抬,淡声解释着,“我看过了,在这些零食里最短的保质期是六个月,你确定六个月的时间吃不完?”

      “……”叶南像是被戳了洞的气球,刺溜一下瘪了。

      律师的脑洞果然和寻常人不一样,他被说得心服口服,赞同道,“好像有道理哈。”

      他回过头,本想给易绍阳递个可乐过去,却发现递了个寂寞。
      叶南疑惑着出声:“咦?人呢?”
      肖傅安不动声色地拿过叶南手里的可乐,“他们刚刚走了。”
      叶南:“……”

      叛徒!
      说好的陪他呢?
      所以爱会消失对不对?

      .

      反观另一边。
      易绍阳被顾颜拉着出了门,连嘴巴都没来得及擦。

      “顾小姐,您这是拉着我消食来了?”

      顾颜皱着眉“啧”了一声,“你难道就没发现他们两个之间的那种粉红色的泡泡在涌动吗?”
      那种感觉就像是,屋子里除了他们两个,其他的人都是多余。

      这是什么鬼形容?
      易绍阳让顾颜的这个形容词嫌弃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有吗?”

      粉红色的泡泡他是没看出来,不过唯一可以证明的是肖学长做饭是真的好吃,看来以后要常以找叶南玩的借口多去蹭几顿饭了。
      顾颜微微一笑,笑得易绍阳心里发麻,“叶南直男不直男我不知道,但你可真是太直了。”
      被她这么一说,易绍阳抬眼一瞄,“可南哥该解释的不是都解释清楚了吗?”
      他好像,有点捉摸不着顾颜的脑洞呐。

      顾颜:“……”
      好吧,她也承认叶南确实是说清楚了,但是,为什么……他们两个人只要凑在一起就这么的……不正常呢?

      即使对方给他惹出事来他也不生气,愿意给对方花钱,贴心地帮对方卷袖口,给对方做饭……
      这些不都是情侣会做的事情吗?

      易绍阳笑着摘下顾颜背在肩上的包,然后习惯性地挎在自己身上。

      “哎呀想这么多干什么?南哥和谁都玩得很开,何况现在他们还同住一个房子里,所以熟络一点也很正常啊!”

      顾颜瘪瘪嘴,向前方走去,“那咱们回学校吧,今天下午我社团那边还有事儿。”

      “哦。”易绍阳咳嗽了几声,紧接着跟上顾颜的步伐,他有些犹豫地笑道,“小颜,今天晚上咱们要不要一起吃饭啊?”

      夏天的风吹得有些让人心尖发痒,顾颜顿了顿,语气淡淡的,好似根本不在意一般。

      “随便啊。”
      “那我们去吃牛排吧,咱们学校门口新开了一家西餐厅,据说还不错。”易绍阳抿着嘴角,小心翼翼地询问着。

      他和顾颜认识有一年多了,也追了顾颜整整一年多,在这期间,死缠烂打、默默陪伴、欲擒故纵的这些招数他使了个遍,但顾颜仍然是我行我素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对此,易绍阳表示自己真的很无奈,就像现在这样……

  • 作者有话要说:  1、大家请相信我,那种铁质的钢管真的是弯的……【反手捂嘴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