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1)

      白兔一晚上没回群聊,高野气得眉心冒痘。为了皮肤着想,她从镜柜里拿出了一片刚从直播间里抢来的排毒面膜,边撕开包装,边琢磨起明天要怎么拿这事儿在公司里小题大做一下。面膜刚刚贴上高野的脸,立在一旁放着综艺节目的手机就震了起来。在它摔下洗手台之前,高野眼疾手快地接住了手机,打开锁屏。

      【“SisleyMo”邀请“兔子白”加了群聊。】

      微信群里的一行灰色的小字,惊得面膜从脸上滑到水槽里。高野倒吸了一口气,不敢相信似地再次确认了一次群名,的确是【11月刊封面拍摄·黎允】。

      这什么情况?高野心里一紧,顺势在马桶盖上坐了下来。握着手机思考片刻后,高野决定先试探一下白兔,便将微信页面切回私聊,“白兔宝宝,”她噼里啪啦地打着字,“你今晚跑去哪儿啦?怎么都不回复信息?”

      还没等高野按下发送键,手机又震动了起来。一条长方形的微信通知平移出手机的上方,显示她收到了一条来自墨袭蕊的语音。

      高野不敢怠慢,赶紧切回群聊——

      “Irene。”墨袭蕊习惯发语音,却要求对方在回答时打字,因为这样对她而言是效率最高的,“造型方案以及品牌方的对接人,麻烦今晚同步给白兔。”

      “没问题。”高野几乎是自然反应。

      想了想,她还是另起一条,“方便问一下这样做的用意吗?”高野的字里行间透着小心翼翼,“白兔能来帮忙当然是好事。只是还有两天就拍摄了,我怕突然改团队成员会打扰原本的节奏。您也知道黎允的咖位,万一有什么差错……”

      “造型助理而已,谈不上打乱节奏。还有——”墨袭蕊的语音简短有力,“时间紧迫,没时间辩论了。我重申一次,这次封面的造型执行,接下来就由白兔主导。”

      “……好的,明白了。”

      “Irene,”墨袭蕊的声音温和了些,“目前为止你都做得不错,就当休息了。”

      美其名曰“休息”,却是要把最重要的造型方向甚至品牌资源,都交到白兔手里吗?高野心不甘情不愿,却也知道继续争辩无益,便回复了一个“没问题”的表情,又把之前的资料都整理了发到了群里——“@SisleyMo @兔子白,”高野努力争取每一分表现的机会,“你们看看哦,这是我之前整理的。”

      “OK,谢啦!”白兔秒回了信息。

      这是她今晚回复给高野的第一条微信。

      2)

      忙完姚大红的拍摄后,白兔给阿杰开了间单人房修图。为了不打扰摄影师,其余三人在与经纪人告别后,来到了“M”的露天酒吧等待。

      初秋的晚风里混进些酒精的味道,拂过视野宽阔的露天平台,让一切都带上些纸醉金迷的气息。似乎只有天边的新月没有受到沾染,牙白色的小小一抹,挂在正上方的天空,照亮围着矮脚茶几而坐的三个人。

      万岁和白兔面对面地坐在同侧的沙发。少年背靠扶手,正对着不远处硕大的东方明珠塔,腿长长地抵住矮脚茶几……他想趁着空闲时间敲点新歌的beats来着,可白兔那张认真到过分可爱的脸,却在他眼前不停地晃荡,害得他怎么都集中不了精神。

      少年抬起眼偷瞄了一眼白兔——以灯火辉煌的黄浦江景为背景,她正沉浸在无穷尽的工作里,无心赏月。逆着江风,白兔黑色的中短发不听话地挠着她的耳朵,颇有生气的野生眉拧在一起,竟有些无心插柳的可爱。万岁有些害羞,他忽然觉得此刻的白兔特别的美,竟连这撩人的月色都相形见绌。

      “——万岁?”茶几对面的水蜜桃忽然开口。

      万岁吓了一跳,“啊?”

      “你怎么傻了啊?”

      “就,在找灵感嘛……”幸好夜色藏住了绯红的脸颊,万岁清了清嗓子,装作不经意地转头向白兔搭话,“还在忙哦?”

      “嗯。”白兔的眼神钉在手机上,“高野把资料都发到群里了,有点来不及看。”

      “所以就一直皱着眉头啊?”

      “有吗?”白兔小小吃惊了一下,这才抬起头来,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果然是凸起的一片。她小声地笑了笑,“真是诶!我自己都没发觉。可能……是因为要等两个重要的人通过我的好友请求?所以不自觉就紧张起来了。”

      “啊咧咧,什么重要的人啊?”水蜜桃喝着Mojito,也侧过脑袋。折腾了一晚上,水蜜桃累得要命——刚刚在沙发坐下时,她是真的什么都懒得讲,只剩下和网恋小哥哥发信息的心情,不过现在总算是缓过来了一些。

      “高野推给我的,Miuccia的公关总监简睿、还有黎允的经纪人金喜什么的。我刚发了微信好友申请,怕他们不通过。”

      “哇!黎允?!——是我们都认识的那个黎允吗?”水蜜桃夸张地捂住嘴。

      “对啊。礼服的事情,搞定了姚大红不算什么,得搞定了他俩才算数。哦对!忘记存礼服的照片了。”白兔一拍脑袋,把手中的微信切回至“飞熏小分队”,选择了【查找聊天内容】中的【图片与视频】。几十张的礼服照片跃入手机中,都是刚刚实习生们在办公室里怼着礼服拍的,远景近景细节全身,要什么样的照片都有。白兔挑了几张看似礼裙被划破的特写照片,保存到了手机相册中。

      就在这时,简睿通过了好友认证。

      “等我一下!”白兔稳住俩人,一个激灵坐正身子,通过微信向简睿简单地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在收到了简睿的回复后,她又礼貌地询问了对方能否简单地打个电话沟通一个紧急问题。

      水蜜桃摊了摊手,继续在手机上你侬我侬。万岁也用唇语说了句“OK”,戴上耳机,打开手机自带的“GarageBand”继续刚刚试到一半的编曲。

      白兔深吸一口气,换上职业的笑容,把手机放到了耳边。

      打给简睿的电话一下子就通了。

      “喂?您好简总,”白兔端着嗓子,声音听上去温柔专业却又十万火急,“刚刚给您发过去的几张照片看了吗?对呀!我也奇怪,这裙子怎么会是破的呢?”

      这戏剧性的语音语调……?万岁和水蜜桃颇有默契地交换了个眼神,好奇地一齐看向白兔。如果没猜错的话,从这里开始,就有好戏看了。

      “也怪我们最近太忙了没仔细检查。结果今天活动进行到一半,姚大红才发现裙子的问题,闹了好大的脾气,”俩人听见白兔振振有词,“哎呀您千万别道歉!我们都是受害人——这件衣服你们上家借给谁啦?是不是那时候坏的呀?哦,对对对,快递公司弄坏的也可能。”

      “没事没事,”白兔换了个语气,“姚大红这边已经解决了。对,我们临时借到了Miuccia‘都市系列’的小礼裙。原本那条是‘度假系列’的嘛。‘都市系列’的档位虽然差了那么一点点,但我们那条裙子国内还没有明星穿过,大红这才消了气。而且两个系列档位差不多,姚大红的咖位肯定是没有越界的。——是不是运气特好?”

      “别客气,我要感谢您才是。”

      说到这里,白兔忍不住有些得意。发现万岁和水蜜桃正齐刷刷地望着自己,白兔朝俩人扬了扬眉,却依然在电话里保持着官方的口吻,“哦对了,还有件事……您也知道黎允两天后要拍《1ST》11月刊的封面对吧?黎允本人特别喜欢这条礼裙——对,就是姚大红本来要穿的这条,所以想在封面的造型里加上这个look。”

      “我知道,简总,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这条裙子的确不是给黎允准备的,但她助理来公司确认造型的时候不小心看错了,就给全发过去了。”

      说到重要之处,白兔站起身子来。

      打这通电话的时候,白兔就猜到了黎允的部分一定会比姚大红的难搞定许多。毕竟黎允是Miuccia的全球代言人,又是屈指可数的在国际影坛都有极高声誉的女演员,品牌对她的着装有着极其严格的规范。“度假系列”是给流量小花们量身定做的,放到黎允身上,就略显分量不足了。

      “没办法呀。黎允看到这裙子,真的就特别喜欢,谁敢说不啊?不过问题还不是什么咖位的问题,而是她喜欢的裙子居然是破的。我们之间当然不用道歉,可要是黎允追究起来,我们谁担得起这个责任呢?”

      白兔顿了顿,听到电话那头长久的沉默,她便知道对方动摇了。耐着性子,白兔一鼓作气,仿佛是在镇妖塔里一层层往上攻克难关的女战士,“您也知道,黎允今年被奥斯卡提名了,如果因为这么点小事,她没穿着Miuccia的高定走红毯……”

      ——“那你的意思是?”

      电话那头的简睿像只在森林里迷路的鹿,被狡猾又无辜的兔子带到出口,却又害怕那只是个陷阱,便在跨出最后一步前犹豫不决。

      “我和Sisley商量过了,”白兔搬出了墨袭蕊的名字,给简睿吃下了一颗定心丸,“这期造型的主题本来就与中国风有关,我们想临时加一个剪纸的主题。然后——”

      稳住。如果要说谎,那就先要骗过自己。白兔很紧张,握着电话的手也不自觉地微微颤抖……你不要慌!她的眉头紧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深吸了一口气,白兔说道,“《1ST》合作过一位国内有名的剪纸老艺术家。我们可以请他过来,结合这条裙子做一个剪纸艺术的概念。对……会改动裙子原本的设计。不过因为穿着的艺人是黎允,这样艺术的呈现方式,我想还是可以接受的。您也知道这裙子已经有不少艺人穿过了,给黎允这个‘独家’的艺术设计,也可以将她与其他的流量小花区分开来,毕竟‘度假系列’和黎允,的确是还差了那么一点点。”

      ……

      电话那头是更久的沉默。

      扇形的露天酒吧铺开成180度有余,栉比的高楼填满远处的地平线,让华灯璀璨的黄浦江景一览无余。白兔屏住呼吸,不自觉地抬头看向天空——在这须臾的霓虹闪烁里,梦想和未来都离得很近,仿佛只要再努力往上够一够,一切便都触手可及。

      “如果是‘度假系列’……”电话那头的鹿在兔子指明的出口前盘旋许久,终于松了口,“应该可以吧。我现在给总部发封邮件报备吧,不出意外明天会有消息的。”

      成了?!白兔的嘴唇张成一个小小的“O”,有些难以置信。搞定了品牌,就离成功又近了一大步。白兔喜上眉梢,语气却很平静,“太谢谢了。那就麻烦您了。”

      三两句寒暄结尾后,俩人便结束了通话。白兔这才放心地长舒了口气,一面无意识地看了眼手机——还有两天就要拍摄了,可还有一大堆事情需要搞定……想到这里,她叹了口气,快速地总结了一下刚刚和简睿商谈的结果,精简文字后,她将情况报告给了墨袭蕊。

      “——打完电话啦?”一杯Mojito见底,水蜜桃捧着手机朝白兔眨了眨眼。

      “对啊,”白兔向下拉了拉嘴角,“桃子我真是太难了……”

      “得了吧,看你最后那喜形于色的样子,明明就是进行得不错吧?”

      白兔点点头,“结果是好的,总算是又搞定了一个Boss。”

      “不愧是我的兔。哦对了,水蜜桃忽然想起来,“学校宿舍的门禁已经过点了,我今晚就睡你那了啊。”

      “当然没问题,”回话间,白兔注意到了水蜜桃面前的空酒杯,“啧啧,你俩喝的可真开心。要是明天不上班、今天我没开车,我肯定也陪着你们一醉方休!”

      “得,假设的事情就别提了,OK?下次直接喝就好。——不过话说回来,”水蜜桃没来由地转了话题,“江干部——”这是她给江茂树起的绰号,“是不是要回国了?”

      “啊?”白兔愣了愣,“你怎么知道?”

      “他发朋友圈了啊。”水蜜桃晃了晃手机,“说是今天晚上9:00的飞机,现在正在准备理行李。你怎么回事啊,当女朋友的连这都不知道?”

      噢?白兔打开微信,点开江茂数的头像——确实,他在朋友圈里有写自己是今天的飞机回国,而po文的下面,也已经有一堆共同好友的点赞和评论了。

      白兔在心里算了算时间。江茂树的妈妈大后天过生日,那他今天也确实该回国了。真好笑,自己一忙起来就给算糊涂了,而江茂树也极有默契地一声不吭,仿佛已经淡忘了这个被落在国内的女朋友。——有意思吗?形同虚设的恋爱,谈起来也只有寡淡,仿佛甘蔗嚼到了最后一口,什么甜味儿都没了,只剩下从嘴里呸掉。

      不自觉地,白兔看了眼万岁,他正戴着耳机在“GarageBand”上敲敲打打地写音乐,一副毫无关心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听到了没有。

      “问你呢?”水蜜桃的手在白兔的眼前动了动。

      “我知道茂数他妈妈要过生日,所以他飞来国内了。好像今年是高雅阿姨50大寿来着,”白兔拐弯抹角地,越想掩饰,辞藻却越是多了起来,“其实明后天我也都挺忙的——剪纸师傅还没搞定,黎允那边也得沟通,然后后天还得跟拍,估计也没时间去机场接他。所以我可能会直接去南江找他吧。他的飞机是什么时候落地啊?”

      “蛤?问我吗?你自家的男朋友,你打个电话给他问问不就好了,”水蜜桃一脸不可思议地翻了个白眼,然后又窝回沙发上,“你怎么这么不对劲啊?”

      “随口问问嘛。”

      白兔尴尬地笑了笑……

      这么明显吗?怎么全世界都能一眼看出她和江茂树的不对劲。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