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1)

      从“鮨里”走到地下车库的短短几分钟内,高野已在微信群“飞熏小分队”里发了一连串的语音。白兔大步流星,直接拿手机公放。

      “我刚刚和姚大红的经纪人通了电话。”高野的声音被微信压缩得扁扁的,再加上她急得不行,已经完全听不出平日的欧美名媛腔了,“让他通知粉丝今晚的活动照片先不要宣传。Miuccia的裙子我也让艺人那边闪送回公司了,你们几个有空的话都回来一趟吧,一起看看怎么补救。我还没下班,在公司里等你们。”

      高野的话在这里断掉,白兔点开下条语音。

      “小芮,浩子,西西——”高野点名了三个时装组的实习生,“你们赶紧去找新媒体组的姜珍贤,请她帮忙联系准备发通稿的营销号。白兔你也别空着,去微博微信上都搜一搜,有出现姚大红今晚穿这条裙子的,就想办法让他们删稿。”

      这条微信才刚听完,马上又来一条。白兔点开了小红点,抬头看见自己的停车位,便拍了拍走在一旁的万岁,示意他该往那个方向走。

      “我再重新申明一次,”高野在微信里补充,“不要惊动品牌,也不要惊动蕊姐。”

      “蕊姐?”万岁抓住空档发问,“谁啊?”

      “我们组的老大——Sisley,墨袭蕊。”说话间,白兔从方盒包里掏出车钥匙,按下开锁键后拉开驾驶座的车门,然后招呼万岁道,“先上车再说吧。”

      两人同时关上了车门。白兔发动了引擎,银灰色的奔驰AMG低声咆哮。车灯发出夺目的光,一打方向盘,白兔轻踩油门,跑车便驶上地下车库的坡面绝尘而去。

      2)

      “飞熏小分队”是个极其微妙的群。区别于“1ST时装小分队”的六人群,“飞熏小分队”里一共只有五个人——除去高野和白兔,还有小芮,浩子和西西三个实习造型,帮忙些极其简单的跑腿工作。

      没有了时装编辑墨袭蕊,工龄最长的高野就是这个群里的老大。她假借着“帮助新人”的名义建了小群,并以“蕊姐很忙”的借口,要求其余四人通过她来和Sisley对接工作。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她的算盘——无非一来方便她挑活邀功,二来也方便将其余四个人牢牢地控制在手里。全公司都知道,墨袭蕊能力超群,很快就要被升职了,高野得在这个节骨眼确保自己是提拔的唯一候选人。尤其是这个白兔——她毕业才多久啊,就敢和自己平起平坐?不管能力如何,白兔这样的人就是高野的眼中钉。高野自然也只能给白兔一些填表格整衣服的简单工作。都不用等到试用期结束,只要在时装编辑的位子正式决定前,白兔拿不出什么像样的成绩,那升职加薪的自然是她高野。

      ……

      “喂?”万岁打破了沉默,指了指白兔的手机,“不回复没事吗?一直有信息跳出来诶,好像是高野吧?”

      “谁要去搜微博啊,”白兔故意视而不见,“还叫我删帖呢,有个屁用。”

      “所以我们现在不是去‘1ST’?”

      “去那干嘛,围着件破裙子抱头痛哭吗?”

      万岁不懂白兔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那你的意思是……?”

      “别急嘛。她们忙她们的,我们也正好去办几件事。”

      白兔接过万岁的话,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她用单手打开音乐,往上调大了音量—— Lana Del Ray 的《TV in Black And White》,沙哑慵懒的女声,恰当好处地点缀了这个被雨淋湿的夜晚。伴随着慢节拍的唱腔,白兔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往下踩了一大脚油门,在拥堵的上海街道杀出一条S型的血路。

      拐上高架之前,两人在红色的信号灯前停了停。

      “我们现在要去哪?”万岁问道。

      “嘻嘻,”白兔狡黠地笑了笑,“我有个计划,但是得先去活动的会场拿些有用的东西。”她说着看了眼导航,还有20分钟才到目的地。趁着绿灯重新亮起之前,白兔把手机扔给万岁,补充说,“——密码是123456,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接过手机,“什么忙?”

      “你翻我微信里有个叫‘Vestiaire’的买手店。我前几天翻朋友圈看他们发了新品,有条这季才出的Miuccia小礼裙,是其他店买不到的尖货。你帮我跟老板说这条裙子我要了,今晚就送过来。送到哪里我一会儿就微信他。”

      万岁正想打开白兔的微信,内心却总有些抗拒翻见被置顶的江茂树,便又停下手中的动作,“这家店很有名啊。我也有老板微信,我跟他说就行。”

      “好,那我一会儿打钱给你。”白兔说,“对了,手机别关,还有一件事。”

      “嗯?”

      “帮我打电话给墨袭蕊。”

      白兔勾了勾嘴角,冰冷的语气竟让人不寒而栗。跑车在高架桥上高速飞驰,车身外发出猎猎的声响。万岁脊背一凉,被白兔这阴鸷的笑容吓得起了鸡皮疙瘩。

      女人狠起来好可怕……少年在心里暗暗地想。

      3)

      国际连锁的M酒店坐落于北外滩,其最有特色的露天酒吧正对着硕大的东方明珠塔,将浦西的繁华一网打尽。虽然时常被抱怨客房的性价比不高,但M酒店却因这地理位置极佳的网红打卡点和其国际上的知名度,在近年稳坐全上海最炙手可热的酒店新贵之一。

      两小时后,白兔和万岁扛着从活动现场搬出来的背景版,从M酒店的地下停车场钻出跑车。他俩的身后还跟了个全副武装的摄影师——其实到场地前白兔就想好了,即使活动已经结束,场地附近一定也会有许多摄影师在连夜修图、争分夺秒抢首发。事实证明,她的判断是正确的,在说明了自己是《1ST》的员工后,白兔便成功说服了这为名叫“阿杰”的摄影师,和自己一起来到了“M”——

      也就是姚大红今晚下榻的酒店。

      “Vestiaire”的店长亲自在约定的B1层电梯口跟两人接头,按照微信里说的,一手转账一手交付现货。在微信转账一声清脆的到款音效后,店长心满意足地将手中价格不菲的Miuccia小礼裙交到了白兔和万岁的手里。

      万事俱备,白兔、万岁和摄影师前前后后地踏入了酒店的电梯。白兔按下8层,稍等了片刻,电梯无声而迅速地攀升,仨人直通M酒店的宴会厅。

      水蜜桃是在一小时前接到白兔电话的。白兔一个“SOS”开头,她便立马抛下网恋对象,为姐妹两肋插刀。根据白兔刚刚从墨袭蕊口中得到的情报,姚大红今晚会住M酒店——而这里完全就是水蜜桃的地盘。毕竟,连水蜜桃自己都数不清,她到底在《美味》上,给“M”的露天酒吧写过次的多少软广硬广。“M”的公关怎么都得巴结着水蜜桃些,像这种临时借一小时宴会厅的小请求,还是可以答应的。

      在白兔一行人踏入M酒店的宴会厅大门时,水蜜桃和姚大红的经纪人,都已经等在宴会厅了。见到几个人大件小件地进来,水蜜桃赶紧上前,帮他们把摄影用具、灯光器材,以及硕大的背景板都给卸了下来。

      “谢谢……”

      白兔刚想跟水蜜桃打招呼,经纪人却更快一步地抢上前来,“真是辛苦你们了。”

      “应该的,”白兔挺直腰背,中气十足地握了握经纪人的手。

      “您怎么称呼?”

      “白兔,《1ST》时装组,”女生说着又指了指身边的几个人,淡定自若地介绍道,“这是摄影师阿杰,《1ST》经常合作的活动摄影师;然后小帅哥万岁,同组的实习生。还有水蜜桃你们应该已经聊过了,她就是来帮我忙的。”

      “这么晚了还麻烦你们过来真是抱歉,”经济人的态度异常诚恳,“但这件事吧,其实不能怪大红,都怪公司想让她拼话题来着,也不知道怎么就鬼迷心窍地剪了衣服……听袭蕊说品牌看到被剪的裙子,发了很大的火?”

      品牌应该还不知道这件事才对啊。白兔一愣,很快反应过来墨袭蕊是故意这么说的。姚大红这样的艺人每年都有,往往一时的流量极大,随后便昙花一现,自然得趁着最红的时候拿下几个有分量的品牌,实现阶级提升。再加上她总被网友说土,早期不通过时尚资源满当当的《1ST》,的确是很难争取蓝血品牌的合作机会。因此,要让姚大红乖乖配合,自然是拿蓝血品牌的合作压她最有效果。

      果然,见白兔不说话,经纪人有些着急了。趁着其他几个人准备拍摄器材的间隙,他偷偷地把白兔拉到一旁,“生很大气吗?我们下半年还想给她签Philo品牌的‘手饰大使’来着,和Miuccia都是一个母公司的……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啊?”

      白兔将计就计,“……其实我也不好说。”

      “啊……”经纪人面露难色。

      “你别急。既然Miuccia送来了尖货小礼裙,那肯定是喜欢大红的,”白兔指了指万岁拎在手中的裙子,自然地把手搭在经济人的后背上,“只是这裙子明天就得还回去,得抓紧让大红换上后,过来背景板前补拍。我们其他的同事正在追回大红今晚的图,明天一早安排了新媒体发通稿。只要在那之前,我们能换上今晚在这儿拍的照片,就没有人会知道这是狸猫换太子。”

      “万一有人在网上找到原本的照片呢?”

      “不用理,”白兔回答,“今天的活动本来就没有邀请素人和粉丝,全是摄影师拍的图,应该还是能追回来的。即使有一两张漏网之鱼也不会是高清的,再加上这新闻既不是绯闻也算不上黑料,本身就没什么爆点,不太可能会有火花。”

      “也是。好、好……”经纪人点点头,心想这也是无策之策,“那你们先布置着,我现在马上去大红房间找她,让她换了下来。”

      “嗯。——哦对了,”白兔喊住经纪人,“裙子被剪了的事情虽然在网友那算不了大事,在品牌那可就是顶天的了。Miuccia那边现在也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再发酵的话Philo的‘手饰大使’可能就不保了。所以今天的事情你千万不能和任何人提,包括和品牌也不行。”

      “不会的,”经纪人答应着白兔,从万岁手中接过裙子,“又不是第一天入行。”

      “你说得对。”白兔点点头,等到经纪人抱着裙子离开宴会厅后,她才掏出了手机,发现“飞熏小分队”里无数条@自己的提醒,以及墨袭蕊的最后一条信息——

      “剪坏的裙子打算怎么跟品牌交代?”

      白兔略显歉意地和正忙着布置灯光的伙伴们打了个招呼,握着手机,随手找了个宴会厅的空位坐下。她的手指在键盘上飞速地跳动——刚刚在来的路上,她就想好了对策,如果做好了,不仅能完美地解决这件事,还可以让自己一跃跳出高野的限制,向墨袭蕊直接证明自己的能力。

      发送。

      ……

      几秒过后,白兔就收到了回复——

      【墨袭蕊:今天的事处理的可以,我信你一次。】

      【墨袭蕊:还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终于!白兔等的就是这句话,她露出了满足的表情,乘胜追击,“——两天后黎允的封面拍摄,能换我做服装助理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