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落险(2) ...

  •   药萝翻动的声音混合着太医们来来往往的脚步声,梁焺早已去了乾和殿向定元帝复命,留下岑定和两个宫卫守在外院门口。
      不多时,一个人影闪过来,且看着就要往太医院里冲的架势。
      岑定左手拇指将剑轻轻顶出剑鞘一点,露着半分杀气,来人便急刹住脚,干笑两声:“哈哈,好久不见呐岑副将。”
      岑定冷漠地收回剑,冲他微微颔首:“康霖公子。”
      薛谨仁见他这般冷漠,也不想与他多论什么,“我听说虞兄病了,特地来看看他。”说着抬脚就要往里去,却又被横来的一只手拦住。
      “诶不是,岑副将,你这什么意思?”
      “不好意思康霖公子,王爷有令,外人不得入内。事关虞先生安危,请您见谅。”
      薛谨仁瞪起了眼睛,脸都气圆了地冲岑定开了火:“我不能进?我怎么不能进!我还是外人吗!我与虞兄自小一同长大,我一直视他为兄长,我怎么就外人了!我还能害他嘛!”
      岑定视他为无物一般,继续沉默地立着。
      薛谨仁气上了头,不管不顾又要往里冲:“我就不信了!”岑定伸脚勾住了他,薛谨仁面朝下地摔去,岑定及时伸手,在他鼻青脸肿之前拉住了他的腰带,向上使着劲儿将他正了过来,待他稳稳落地,又立回去变成那副生人勿近的冷样子。
      薛谨仁站稳了地,发气似的拍了拍衣服的灰,忿忿地嘟囔:“真和那个桓王一个欠样儿!”自己打不过这个狼军的副将军,又不敢明了骂他,只能干瞪着,时不时白他两眼。
      没多久,太医院里突响起闹声,一个太医冲出来,着了火一般抓住岑定说:“岑将军,快去请王爷!先生毒发了!”话音未落,岑定便飞身而去,转眼没了影。薛谨仁想跟着太医进去,却又被另外两个侍卫拦着,只得在门口走着圈儿干着急。
      很快,岑定领着桓王,以及定元帝一行到了太医院,定元帝似比桓王还着急,不等太监声报,忙进了里院。
      定元帝看见躺在床上的虞冉知,虽已非之前的苍白面色,但却是泛体透红,如同置身于热汤一般。露出来的地方从指尖到颅顶,统扎着细密的银针。
      薛谨仁不知什么时候也窜了进来,一看见虞冉知这副样子,脚下便稳不住了,岑定拉着他的腰带把他提起来让他靠上门,他才勉强站住脚。
      定元帝一脸的担忧:“这是怎么回事!”
      旁边的太医上前,解释道:“皇上,这银针是为了稳住药性,疏散体内的炎气,减轻内脏剧烈的灼烧。”
      定元帝看着虞冉知,严肃地开口:“这毒还不能解吗?”
      “皇上恕罪,这是极罕见的昆毒,自古便鲜有会用此毒的人,所以解毒之法也是罕之又罕的。”
      “那就没有办法了吗?”
      太医应声道:“也不是全然无法,只要有一味药便成,但是……”
      “说。”
      “回禀皇上,这药便是那独产于远海的红莲心,但是这红莲二十年前就绝了种,现在几乎不可能找到了。”
      房间里陷入了沉默,所有人都知道这味药是虞冉知的唯一希望,但也是最大的绝望。
      定元帝看着躺在床上的人,他平生第一次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薛谨仁突然跑了出去,岑定想着他应是伤了心不忍再看下去,便也没有去追。
      “父皇,”桓王站在定元帝后面,拱手行礼道,“是儿臣疏忽,没有保护好虞先生,请父皇降罪。”定元帝摇了摇头:“不怪你,是他自己要去南伐,他既决定了就应该知道保护好自己。战场无情,他是明白的。”他当然不希望虞冉知出任何事,这是他最好的学生,也是至交的独子,要是知道会有这么一遭,他宁愿自己去也不会允了他去南伐的清愿。他要是有事了,他父亲九泉之下也会来问他寻仇吧。
      定元帝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语气坚定却又透露着无奈:“传朕旨意,不管是谁,若能找到红莲心,朕便允他万贯家财,世代无忧。”
      大太监得了令便传旨去了,定元帝不忍再看房里少了生气的人,唤上桓王出了里院。
      “父皇,儿臣觉得,虞先生中毒这件事,一定不止是外敌报复这么简单。”
      “说说你的看法。”定元帝语气里没有一丝惊讶,这反而让桓王诧异了一下。
      “禀父皇,虞先生这毒确是羌人所下,人也被当场抓到,虽然他当时便已自杀,但看他肩胛处的蛇形纹身,确是羌人无疑。但奇怪的是,南伐近一年,虞先生在战场上露面的情况少之又少,羌人是如何得知虞先生是谁的?何况虞先生的营帐一直在狼军最后方,那天他前脚才来主军帐议事,后脚羌人便来给他下了毒,这羌人情报未免太过及时了。”
      定元帝没有回答,沉默了一会儿后突然说:“焺儿,你的仗打得太死了,只看见了眼前的战斗,却忽略了背后的一些东西。当初朕允了冉知同你一起南伐的请愿也是因为怕你只顾着一头,欠了考虑。”定元帝说着又停下来,似是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后文了。
      梁焺捏了捏拳头,“父皇,儿臣知道您想说什么。”
      “你知道?”
      梁焺坚定地看着定元帝:“儿臣知道您在担心什么,背后的事,儿臣会料理好的,现在还不急于处理那些,羌人此次战败,定有怨恨,必不可能轻易放弃的,当务之急还是先把大事解决了才好。”
      定元帝看着这个儿子,这是他的第五个孩子,像极了他年轻的时候,骁勇,却又冲动。但还好,有一个虞冉知,这样的人在身边,多少可以帮衬着他些。
      “好,你自己知道就好。但是,不管是谁,做了什么事,都别下了坏手,落了话柄。”
      “儿臣知道,父皇放心。”
      “嗯。”定元帝又叹了口气,他抬头看了看天:“你看这星位,该入冬了啊。”
      夜风一阵阵地刮过,梁焺站直了身体为定元帝挡着风:“父皇,您去歇着吧,儿臣会在这里照看着的。”梁焺看着定元帝身上的龙袍,似是又宽大了许多,去年走时,他面上还有光色,如今在宫灯映衬下,却显得蜡黄了。
      “朕没事,倒是你,打了这么久的仗,没睡过几个安稳觉吧。”定元帝拍了拍梁焺的肩膀,“壮实了,这肩上都厚了。”
      “儿臣没事,我每天都会和军士们练练,自是该壮一些了,不然就怎么打赢那些羌人呢。”梁焺说着,语气里带着几分自豪气。
      “壮点好,”定元帝声音小了下去,“以后自己就能靠自己了。”
      梁焺没听清他后面的话,想着他是累了,便急着送他回寝殿。“父皇,您还是先回去休息吧,这边有什么情况儿臣一定及时汇报,您放心吧。”
      定元帝本想再等一会儿,身后的老太监上来,劝说道:“皇上,明儿个还有一早杨相还有要事与您相议呢,今天还是早点回去歇着吧。”
      “父皇,您就回去吧。”
      定元帝看着梁焺的眼里满是坚持,一股子骄傲涌上来:“哈哈哈,看来朕还是老了啊,我儿都开始担心朕的身体了。”说着伸手给梁焺理了理交领,“你也早点去休息,好不容易才回来,不用没日没夜的,安排好就行。”
      “嗯,儿臣知道,父皇放心吧。”梁焺不由地勾起嘴角,久违地笑起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