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落险(3) ...

  •   “爹!爹!救命呀爹!”薛谨仁从宫里一路赶回薛宅,进了门便冲去喊他爹的卧房门,声嘶力竭地叫着“爹”。
      “喊什么!救什么命!我还没死呐!”薛方止猛地开了门,薛谨仁不注意,重心一歪便扑在地上,火急火燎了一天,终于还是躲不过一次鼻青脸肿。
      “爹,”薛谨仁爬起来,顾不上一脸的灰,“爹!冉知兄出事了!他中了个什么昆毒,太医都说他快死了,非要什么远海的红莲心才行,爹你帮忙找找吧!那远海不是有咱家的渔队嘛,肯定能找得到的!”
      薛方止听了这话,不急反而面上冷漠地看着他的儿子:“他快死了跟你有什么关系?”
      薛谨仁心里急得着火,没注意着他爹的反应:“爹!他真的快不行了!您帮帮他吧!虞叔叔对我们那么好,现在冉知兄有事了我们得帮他呀爹!”薛谨仁紧紧攥着他爹的衣裾子,像是他爹要说一个不字就把这衣服就地处决了一样。
      “你赶紧起来!躺在地上像什么样子!”薛方止轻轻踹了薛谨仁一脚,又伸手想把他拉起来。
      薛谨仁支楞着爬起来,又拉起他爹的袖角子,面带哀求着望着薛方止。
      “你在这儿守着我能怎么样?那支远海渔队早已不挂了薛家的名了,我们家现在在远海也说不上什么话,你在我跟前哭我就有办法吗?”
      薛谨仁听着,手上力气更大了:“那……那爹,现在谁经管着渔队啊?”
      “顾家,顾承策。”
      “顾……”薛谨仁愣住了。
      京南薛氏,京北顾氏,自定元帝掌权以来便处处为敌,朝上顾家把严了政关,堂下薛氏捏死了财路,民间都传言,这两家道上遇见了,都得互相砍两刀才能过活。
      “咱们家和他们家不是不和吗?这远海怎么说给就给了?”薛谨仁着急了。
      “那是前几年你祖父还在世的时候,为了拿回你祖母那块嫁妆地。”薛方止拍了拍薛谨仁身上的灰,他掌管薛家大权没几年,对于自己父辈那些事情还没有摸到底儿,但这种“公平”的交易,在他看来无疑是耻辱。
      “所以就给了?”
      “条件是顾家提的,你祖父那时年纪大了,不屑做那种口舌之争,给也就给了。”薛方止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是全然不在乎远海那份产业。
      “那爹,我……我去找顾家帮忙!”薛谨仁说着又要跑。
      薛方止拉住他:“做什么梦呢?你一个薛家人去找他顾家帮忙,想让你爹提早给你刨坟啊?”
      “但是总不能就这么不管啊!而且冉知兄他,他都快死了,还在乎这些干嘛呀!”
      “你以为你知道找顾家,别人就不知道了吗?”薛方止瞪了自己儿子一眼,“现在顾家怕是连挽联都备好了。”
      另一边,确如薛方止所言,顾家主宅正灯火通明着。
      “少爷,我还是觉得,这个虞冉知,救不得。”顾均义是顾家老人了,虞家和薛家那点事儿,他最清楚不过,帮了虞冉知就等于帮了薛家,这种帮人害己的事情,在他看来顾家是不能也不会做的才对。
      但是显然,主位上那个人并不完全这么想。
      “逢德叔,您这么一说,晚辈倒是很想试试救了他会怎么样了。”顾承淮眼里带着浅浅的笑意,两指捏着捻了捻。
      “启泽!你不是不知道虞冉知和薛家的关系!以前有薛老爷子在,我们两家不作死敌,现在老爷子不在了,那个薛方止的做派,摆明了把我们顾家往死路上逼,更别说若是加上那个虞冉知了!”顾均义气急,从椅子上一拍而起,“你不能让我们自己落入两难啊!”
      “逢德叔,您也这个年纪了,就别这般冲动了,晚辈可不想这个时候办白事。”顾承淮眼落在顾均义脸上,

  • 作者有话要说:  打字好累呀~不想打了~怎么才能语音打字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