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第 23 章 ...

  •   司无邪如临大敌,手指向后探去,剑柄握在手心,压着步子缓缓向后退去。
      忽然,后颈汗毛一紧,感到了一阵寒风。
      司无邪目光一凛,反手拔剑,向后劈下,却听得一阵吱哇乱叫:“喂喂喂!收手!是我啊!”

      “乔公子?”司无邪剑锋已经贴在乔少阳额头,堪堪停住。乔少阳身子一矮,从剑下面钻了出来。司无邪气道:“怎么是你!”
      “我、我害怕啊,所以躲你后面……”乔少阳缩着脖子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司无邪压低声音,“你不是说不要出声,怕惊动黑傀儡吗!”
      “嗯……”乔少阳眼珠子转了转,像是在认真思考怎么解释。
      “因为不管我们出不出声,都已经没有意义了。”微妙道人替他说道。
      她走过去,一掌披在棺木边沿,棺材盖向前滑出,露出了下面漆黑的空棺。

      “真是棘手……”宋燕儿手持短剑,从棺材中挑起几张破碎的符纸,“十三道符咒,两套阵法,还是镇不住它。”
      “可就算它再次起尸,又能跑到哪去呢……”司无邪抚摸着那道空棺。
      “……”
      没有人说话,但所有人都把视线锁定在了乔少阳身上。
      司无邪不知道为什么,但也觉得应该和其他人保持步调一致,既然别人看乔少阳,那他也应该跟着一起看。
      这一看,把红衣少年看得直吞口水:“看我干嘛……”
      “这不是你的专长吗?”宋燕儿推了他一把,他脚下不稳,差点一个跟头栽倒在棺材里。

      他“哎呦哎呦”的叫起来,抖如筛糠,但还是认真摸索起棺材上的痕迹。钻研一会,他发出了疑惑的声音:“咦?奇了怪了,这些符咒没有被破坏。”
      “你在逗我吗?”司无邪一万个不信,两指夹起一张符纸碎片说,“这符纸都破得稀巴烂了,你告诉我它还没失效?”
      “你说得对,它失效了。”在司无邪准备揍他之前,乔少阳赶紧接着说道,“但是,失效和破坏不是一回事。
      “这么解释吧。”他去过司无邪手中那张碎纸片,放在自己手心,然后握成拳,“假如这片纸就是被封印的僵尸,我的手是封印他所用的符咒和阵法。如果这片纸想要从我手心里出来,要怎么做?”
      司无邪伸平五指,朝他挥了挥手。
      “没错。只要我把手心张开就行了。如果说这纸片,或者是其他比我力量更强大的什么人迫使我把手张开,这就是破坏。但是,如果是我自己张开了手……“他摊开手心,朝下翻转,纸片从上面飘落,”主动放出了纸片,那么……不管我的手有没有被破坏,它都会因为失去了禁锢纸片的作用而失效。”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司无邪的眼神随着那片旋转下坠的纸片飘忽不定,“有人解开了你设下的禁制,而不是用蛮力破坏它的。”
      “没错。”
      “但这怎么可能呢?”司无邪又说,“这方法应该只有你知道……”

      “不。”乔少阳有些心虚地摸了摸下巴,“当初设定的是……只要是个活人就能打开……”
      “什么!?!?”司无邪摇着他的脖子,恨不得把他的三魂七魄都给晃出来,看看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时间有限,他已经尽力了。”微妙道人把手搭在司无邪的手腕上,阻止了他,“当时谁也没法留意这么多细节,更重要的是,我们怎么也想不到,是什么人会主动把这样一具危险的黑傀儡放出来。”
      “谁?当然是那个人。”谢平湖冷冷地说。他虽然时常讥讽别人,但声音却总是温柔醇厚的,司无邪还从没听过他用这样不近人情的语调说话。
      不过他没有细想,而且,他猛然想起,乔少阳好像也提起过,他们故意在司无邪面前演戏,就是为了骗过“那个人”来着。
      “你们口中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啊?”司无邪趁机问道。
      “在背后指使黑傀儡一事的人,我们现在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微妙道人匆匆解释道,转而又对谢平湖说,“你别多想,我们临走时在石家村附近设下结界,如果有人接近就会示警,修为越高就越明显。这些天没有人进来过,所以,那个人也一定没有现身。如果他这么容易就出现,我们也不至于苦苦调查这么久……”

      “你们说了这么多,难道没发现那件最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吗?”宋燕儿忽然说,“石家村哪里还会有活人?”

      司无邪像被人泼了一脸冰水,浑身抖了一个激灵。
      是啊,乔少阳的禁制的破解条件是“活人”,但在石家村,这却是最难满足的条件。
      司无邪缓缓扫视过一地尸骸——
      活人?
      有谁能在这样的炼狱里生还?

      窗外传来些微响动,所有人紧绷的神经都被撩拨,迅速做出了各自的反应。
      微妙道人出手最快,几乎是同时就确定了声音的来源,提剑朝那个方位奔去,同时口中指示道:“谢先生和泽兰留守屋内,燕儿高处,确定方位立刻传令!其他人跟我追!”
      微妙道人夺门而出,司无邪和乔少阳紧跟其后,越过门槛时,司无邪感到周身一凉,显然是穿过了结界。
      一出灵堂,耀眼的阳光立马射进瞳孔,灼烧得眼睛都有些刺痛。司无邪眯起眼睛,忍着眩晕朝四周望去,余光中一道黑影闪过,司无邪大声示警过后,立即箭步追了上去。
      那黑影在小巷中穿行,看起来极其熟悉此处地形,尽管他们速度上占尽优势,但总是会被巧妙地甩开。第三次转角时,忽然听见乔少阳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左转!翻窗!”
      司无邪还有些犹豫,但微妙道人马上照做,他也只得跟上。在转弯时,他回眸看向乔少阳,见他手持一张燃烧的符咒,嘴唇蠕动,好像在与人对话。
      那是传令符,持有符咒的两人可以在脑海中互相通话,符咒燃尽,传令失效。乔少阳这符咒做得精致,看起来也比寻常传令符烧得更慢些。
      宋燕儿已经找到制高点,并且追踪到了那黑影行迹,有了她的帮助,那黑影已无路可逃!

      很快,他们就将黑影逼进了一个死胡同。
      在尽头的墙边,那黑影慢慢转过身来。
      除了司无邪毫无反应之外,其他人都瞪大了惊讶的双眼——
      “玉蓉……?”

      厚重而破旧的黑衣之下,是一张苍白而清秀的面庞。
      细长的睫毛掩盖之下的黑色眼眸里透出了藏不住的悲伤,但更多的是仇恨。她一抬眼,司无邪猝不及防地与她对视了,那种仇恨坚定到令他害怕。
      他稳住心神,故作轻松地吹了声口哨:“终于见到你了。久闻大名啊,玉蓉姑娘?”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