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 22 章 ...

  •   “我都不知道你们说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了……”司无邪倒也不至于真的生气,装模作样地哀叹道。
      “我哪知道,刚才那些话都是我随口乱编的,我自己都忘记自己说过什么了,你忽然这么问,简直是在为难我。”乔少阳理直气壮说道,“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就算我们成功骗过了那人,但随时都可能被他发现,我们必须尽快采取行动——”
      “等等……”司无邪终于忍无可忍地打断他,“你再说一遍,采取什么行动?那人又是谁?”
      “你闭嘴吧,越说越乱。”旁边的黑衣女子把他拉了过去。她说出了司无邪一直想说的话,他发自内心感激她。

      “乔少阳,布阵。”微妙道人默默起身,走到了众人中间,用不容置喙的坚定口吻说,“我来解释,边走边说。”
      “哦!”司无邪不由自主凑了上去。
      乔少阳接连被嫌弃,大受打击,闭口不言,低头画阵。

      “乔暄和你说的那个故事,已经基本贴近事实。那名散修叫做石翀,生在石家村一个普通人家,不贫不富。和他定亲的是村长家的大小姐,跟他青梅竹马,叫做玉蓉。石翀在墨家一直和玉蓉有书信来往,可是有一天,石翀在信中说,自己在太息泽另有婚娶。玉蓉当然相信石翀不会做出这种始乱终弃的事,所以更加觉得蹊跷,担心他会不会受人圈禁,于是立即动身到太息泽,暗中调查石翀下落。”
      “让一让。”微妙道人说到一半,乔少阳的阵画到了他脚下,他赶紧挪了个地方,给阵法腾出位置。
      微妙道人继续说道:“个中曲折我们不得而知,但她找到石翀时,对方早已变成了一具尸骨。当她提出想要把石翀带回家乡时,墨家似乎还阻挠过他,说身为墨家弟子,日日接触凶神恶煞,死后自然要接受安魂礼,不然一旦起尸就会为害一方。玉蓉姑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说服了墨家,将爱人尸骨带回来,谁知……”
      微妙道人长叹了一口气。
      在她讲故事过程中,乔少阳的阵法越画越大,几乎填满了整个地板,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他频频画到司无邪身边,不停面无表情地对他说“让一让”,搞得他踮起脚尖绕着板凳跳了十好几个来回,活像一只踩到了玉米粒的鸡,连故事也没能好好听。
      乔少阳弯着腰,握着笔,刚从司无邪身边经过不久,又一个折返绕了回来,司无邪不得不再次起跳给他空间,后知后觉地回复微妙道人:“这么说,竟然是玉蓉姑娘自己惹祸上身,非但害了自己,还害了周围的人咯?”
      微妙道人喉咙里轻轻“哼”了一声。
      司无邪嘿嘿笑了笑:“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只是说出了大部分人的想法,不代表我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哦?那你是什么想法?”微妙道人问。
      “我没有想法。”司无邪说。
      “没有想法?”微妙道人眼角抽动了一下。
      “故事是你说的,而你也都是听别人讲的,仅凭道听途说来的只言片语就去评价一件真实发生过的事,一个真实存在过的人,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司无邪摊开双手,“所以,我没有想法,也不作评价。”
      微妙道人移开视线,眉心似乎舒展了些。

      “说得好啊。”谢平湖敷衍地拍了两下巴掌,“你应该出本书的。”
      司无邪总觉得他说的不是什么好话,张了张嘴,正准备说点什么,却听见乔少阳那边激动道:  “成了!”
      他随手把手中那支沾满水的毛笔往旁边一抛,走到了阵法中央。
      那阵法真的太过复杂了,整个屋子的地板上都是繁杂的纹路,映衬着窗外的阳光泛出了淡淡的金色。仔细看去,每一个阵眼之间连环相扣,无论从任何角度看去,每个细节都不带重样的。
      无论是什么人,能在脑海中构建出这样一个复杂的阵法已经实属不易,更不要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画出来。但是乔少阳做到了,而且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
      “这是什么阵?”司无邪不由问道。
      “传送阵。”乔少阳得意地看着地上的阵法,似乎正在欣赏自己的杰作,没空搭理司无邪。宋燕儿替他答道。
      司无邪更为震惊,他听说过这种阵法。施术者在两个传送点画阵,成功启动后便可在此之间进行传送。说起来简单,但传送阵除了要满足数不清的条条框框之外,传送点之间的阵法还必须一模一样,哪怕是再微小的细节,一旦出现任何差池,都可能导致难以想象的后果。听说有过修士在传送过程中把自己的三魂七魄传丢了一半,或者是把身体传散了架,也不知真假。
      正因为这样,很多修士都会选择使用传送符,虽然符咒需要消耗更多的灵力,而且如果符咒被毁就会导致传送失败,但总比画错阵法丢了性命要好。
      乔少阳虽然行事乖张,说话也没头没尾,看起来脑子不太好使的样子,却没想到阵法修习得如此熟练。司无邪立刻对他刮目相看。

      “先说好,我把另一个阵法画在了石家村灵堂里,等下会把我们直接传送到黑傀儡身边,它现在已经被镇压了,传送过去之后千万不要出声,以免惊动他。”乔少阳束起两根手指说,“准备好了,现在是最后一步。”
      话音未落,他两指一并,食指的指甲划过中指指腹,一滴鲜血低落在地板上,那淡金色的光芒更加强烈了。

      司无邪觉得自己被抛入了虚无之中。
      他回想起起尸之前,刚刚恢复意识那段时候,□□还不能活动,灵魂像是被困在半空,似乎是自由地,却又被无依无靠的恐惧牢牢禁锢。
      这种不舒服的感觉转瞬即逝,他很快就踩上了坚实的地面。
      脚下金色光芒很快淡去,四周陷入一片漆黑。
      但僵尸的眼睛不需要光,他很快就看清了周围的一切。

      于是,一抬头,他几乎吓得叫出声来。

      他半蹲在地上,眼前就是一具跪着的尸体,那张脸腐烂大半,露出森森白骨。他赶紧咬牙把尖叫声咽回去,一个敏捷的后滚翻躲开了它。他用手掩着嘴,避免呼出的阳气唤醒尸体,轻声道:“你这传送阵可真是一步到位。”
      那可不嘛!这是直接画到了案发现场的最中心啊!
      也不知道乔少阳是怎么做到的。
      他已经脑补出了其他人都在和僵尸奋战,乔少阳在他们的掩护之下见缝插针地布阵的画面。

      尽管有心理准备,这里的惨状还是超出了司无邪的想象。

      在这间逼仄的灵堂里,至少散落着三十具残缺不全的尸体。
      之所以说是散落,是因为大部分尸体已经残缺不全了,遍地都是断手断脚,根本分不清是谁的。在一些漆黑的角落里,还混着些可疑的块状物体,不知是哪个人身上的哪个器官。中央的灵牌和佛像上遍布划痕,对石家村这样的小地方,它们本应该是最至高无上的精神依靠,但在那个可怕的时刻,朴实的村民们无暇顾及神佛,纷纷拿起了手边仅有的武器负隅顽抗……
      在供桌边缘钉着一柄锄头,锈迹斑斑的尖端没入了坚实的红木,一只右手还牢牢地握着它。不过也仅仅是一只右手了。手的主人早已成为这遍地腐尸中的一员,分不清是哪一位。
      司无邪的目光从那只断手上移开,转向这狭小的空间中唯一算得上完好的东西——棺材。

      这棺材中封印着什么,不言而喻。

      造成这惨状的罪魁祸首,杀死石家村三十余人的凶手——
      石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