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第 21 章 ...

  •   “缝合僵尸?”司无邪乍一听到这个说法,便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随即,儿时在书院那段荒唐的记忆涌上心头,他脸色跟着变了:“我们那时……不是应该已经解决了吗?”
      “那只是其中的一具。”微妙道人说,“后来我们发现,像这样不能对其施加指令的无主僵尸,还有很多。起初我们见到那些僵尸身上多半有用黑线缝合过的痕迹,便给它们起名叫黑傀儡,尽管后来发现僵尸的失控根本和那些黑线无关,但这个名称还是沿用了下来。”
      那种可怕的空虚感又回来了。
      他好似站在河边,他听着身后波浪滔天,骤然回头,却看见对岸站着自己。人人都在渡河,他却想逆着潮流回去看看。
      他努力想迈入水中,被卷走也好,溺死也好,都不在乎了。
      河水却忽然退了,留下一道深渊,一道沟壑,他面对大地漆黑的裂痕一阵眩晕。
      人的生命本该是一块平整的布,他的布上却有了皱褶,那是他缺失的过去。他想回去看看……现在就想……
      但他不能,记忆是改变不了,磨灭不了,更强求不了的,忘了就是忘了,唯有自己想起来。这么说,他倒应该感谢微妙道人了,她没有把那段记忆灌输给他,而是反复强调他应该自己想起来。
      他的确应该靠自己想起来,就像这条河,他是自己渡过来的,那当他想要回头看时,也必须用自己的眼睛。

      短暂的失神之后,他故作轻松地说:“好像挺有趣的,说来听听。”
      他这才发现,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有意无意瞄着他这边,就等着他说这句话。他一说完,乔少阳立即继续说道:“在安陵旁边的某座小县城里,出过一个天分极高的散修。”
      散修指那些出生在普通人家,但具有修仙才能的人,与世家子弟以作区分。
      “那散修机遇很好。”乔少阳接着说,“后来拜入了当今最大的修仙世家,太息泽,墨家。不过,他在去墨家修习之前,曾在家乡定过亲。婚约时间已过,他却没有回来。”
      “他变心了?”司无邪问。这是个喜闻乐见的原因,很容易想到。
      “不,他死了。”乔少阳却说,“那姑娘花了很大功夫,亲自赶到太息泽,终于打听到散修的行踪,可是在那里等待她的却是一具尸体。听说,散修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了。那姑娘悲痛之余,还是将散修的尸骨带了回来。不料,在下葬前天,他却尸变了。而且,他开始攻击自己周围的人,为他守灵的两家人一个不留。”
      “那散修和家人可是有什么过节?”司无邪问。
      “兄友弟恭,上慈下孝。”乔暄立刻否定道。
      “除非已经结契,收到主人指使,否则,寻常僵尸怎么会随意取人性命?尤其还是至亲之人。”司无邪说。
      “没错,我们查过了,那僵尸身上的确没有结契的痕迹,也就是说,那是一具黑傀儡。”乔暄说。
      “当时有人通报宋家,但是我们赶过去时,一切都已经晚了。”宋燕儿惋惜道,“我们能做的只是尽快镇住黑傀儡,以免他继续伤及无辜。”
      “黑傀儡狂躁不已,根本无法度化,只能焚毁。”乔少阳遗憾地说。
      “焚毁?一点也不剩了?”司无邪问。
      “只剩一抔骨灰。”乔少阳苦笑道。
      “想从骨灰上找到线索,谈何容易……”司无邪身体向后倾倒,靠在椅背上,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没办法,大海捞针也要找。两家人的尸体刚下葬不久,说不定也还残留着一点线索。”乔少阳说。
      “那还等什么,快走啊!”说着,司无邪站起来就要出门。
      “这么急切?”微妙道人在他身后冷冷问道。
      “你们难道不急吗?”司无邪忽然转身,“听你们话里的意思,黑傀儡不应该是你们追查了很久的东西吗?现在线索就摆在眼前,你们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为什么我这个从来没有参与过的外人都比你们——”
      司无邪忽然收声,说不下去了。
      外人两个字被他咬得极重。
      他的焦虑一览无余。意识到这个问题后,他赶紧改口:“算了算了,不说这些,赶紧走吧,线索转瞬即逝,晚一分都可能会有变故。”
      他起身走到门口,推开门准备出去,却觉得身后过分安静。正准备回头看,却有一只手从背后绕过来,掩住了他的嘴。
      他的呼吸停滞了。

      他不需要看,也知道这只手是谁的。
      那只手纤长细腻,掌心皮肤微微冰凉,贴在他鼻尖的指节带着微微香气。
      就算他已经尽力屏住呼吸,不敢吸气,但那香还是钻入了他的脑髓。他几乎可以想象到这样一只手拈起一支线香,凑在烛火上点燃,插|在香炉上,接着,一双红唇靠过来,吹灭线香顶端的火苗。烟雾缭绕中,香灰逐渐堆积,终于从顶端滑落……
      在灰烬落下的一瞬,他骤然惊醒。
      “等等,这是什么东西!”微妙道人的声音听起来惊慌失措,但从脸上却完全看不出来。身后所有人都是如此,每个人都是一脸淡然,却都在用慌乱的语气说话。
      乔少阳从凳子后面绕出来,慢吞吞地走近,一边说:“给我看看……”
      说着,他手伸进司无邪后领,从乱发间取出一片仅有指腹大的白纸:“这是个纸人啊!”
      “诅咒?”微妙道人紧张道。
      “应该不是,有谁会傻到诅咒一具僵尸?”乔少阳立刻说,“应该是……监视。”
      “那句话原封不动返还给你,有谁会监视一具僵尸的行踪?”微妙道人果然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所以说,这恐怕不是监视傀儡的,而是监视作为主人的你……”乔少阳把纸人捏在两指中间,催动灵力,纸人上立刻燃起了蓝色的火焰,“不管怎样,还是处理掉比较好。”

      纸人烧得灰都不剩,一直到蓝色火焰熄灭,微妙道人才松开了他。
      司无邪虽然已经猜到了一些,但还是问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甩掉碍事的眼线而已。”微妙道人说着,坐回了原来的座位上,“这下可以正式开始了。”

      “我就知道……”司无邪有点不高兴地嘟囔着,“但你们也没必要只瞒着我一个人吧。”
      乔少阳伸长手臂,过来拍了拍他:“消消气!就是因为你什么都不知道,效果才逼真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