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错上鬼公交后几天,桐城迎来大范围冷空气,气温骤降。

      远在临市的褚家爸妈对褚宁的身体放心不下,先是打来电话关切一番,之后又犹豫着提起关于他休学的事情。

      车祸坠崖前,褚宁在桐城大学就读大四,由于车祸坠崖被诊断为终生植物人,家里不得不为他办理了长期休学。

      现在临近一年休学期满,又恰被父母提起,褚宁自觉身体恢复不错,花了两天时间把资料证件整理齐全,周一就带上学生证回到桐城大学,找校领导提交复学申请。

      这个世界的原身虽然被外人评价为废物点心,但人生也不算毫无亮点,至少他的确是凭借自己的本事考进桐城大学。

      ……当然,原身的录取专业是十分冷僻的非洲语,经常被别人讽刺是走狗屎运,靠捡别人挑剩下的非酋。

      复学申请需要由几个部门的校领导统一签字盖章,褚宁坐在轮椅上挨个找过去,来回跑了两三趟才算搞定。

      中午,他给褚明明发了消息,两人约在校内食堂见面。

      褚宁打好饭后,褚明明很快抱着摞课本走进食堂,同时他身后跟个扎了单马尾的妹子,是那天鬼公交上遇到的女学生。

      女学生神色间颇有些憔悴,先是不太好意思地朝褚宁笑了笑,然后端着餐具坐到他对面,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赵可心。”

      “我是褚宁。”

      “我知道你。”赵可心盯着褚宁的脸看了一小会儿,忍不住红了红脸,小声说,“我以前有听说过你不少传闻,不过百闻不如一见,你好像跟传言里一点也不像。”

      褚宁好奇问:“传言里我是怎么样?”

      “性格讨厌,成绩差劲,脾气不好。”赵可心小心斟酌着说。

      褚宁对此只是笑了笑,又问:“那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鬼公交的事对赵可心影响很大,回家之后连续病了好几天。

      她不敢回想鬼公交上的情景,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从褚明明那里听说,那晚我们能逃出来,都是因为你。”

      “真的很感谢你。”

      赵可心真诚地给褚宁鞠了一躬。

      褚宁没有避这一礼,只是看她精神不好,礼貌关切道:“赵同学是不是碰上了什么事?”

      赵可心愣了下,突然激动道:“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褚宁见赵可心周身干净,还真看不出个三七二十一,只能摊开手坦白说:“我只是看你眼底青黑,好像很久没有休息好的样子。”

      赵可心失望了一瞬。

      她抿抿干涩的唇角,犹豫一会儿,又颤着身子,压低声音问:“褚同学,你说普通人撞鬼之后,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啊?”

      问完这句话,不等褚宁回答,赵可心自己就先憋不住,倒豆子似地把鬼公交后几天的经历全部讲了出来。

      ……

      原来自从误上鬼公交后,赵可心就发现自己天天做噩梦,夜夜鬼压床,不仅如此,白天醒来后,她还总是觉得浑身酸痛,精力不济,做什么也提不起精神。

      在一次体育课上低血糖晕倒后,她这才惊觉自己不到一周的时间,体重就哐哐掉了十斤,比节食减肥的时候还要夸张。

      大概就这么坚持了几天,赵可心实在没忍住把这事跟家里一讲。

      家里人一听说赵可心是从鬼公交上下来后才有了这些毛病,连夜就给她请了个据说在她家那片很有名的神婆来给她看相。

      刚开始,赵可心还对神婆的能力半信半疑。谁知,那神婆一见到她,搭眼就斩钉截铁地说她是在那辆鬼公交上沾了脏东西,还带着脏东西回了家,又说那东西属阴,日日缠着她,就是为了吸食她的精神气。

      而被鬼压床,跟精神不济,就是那脏东西缠着她的证明。

      本来就是真见了鬼,加上自己是真的不舒服,神婆一说,赵可心就信了对方大半,连忙请对方给自己做法事驱鬼,中途还喝了道符水。

      只是法事做完了,符水也喝了,赵可心却发现自己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好转,再问起神婆,神婆却是神神叨叨地念了半天咒,咬死了说缠着她的东西力量强大,不是一次驱鬼就能成功的。

      赵可心说到这里,眼底浮起一片焦虑,手指紧张不安地蜷起,很是疑神疑鬼地看了眼左右,用几乎快要哭出来的声音问:“褚同学,你能帮我看看,我身边真的有鬼吗?”

      ……

      褚宁听完沉默两秒,实在没忍住好奇:“神婆让你喝符水,那你喝完有没有拉肚子?”

      赵可心愣了愣,仔细回想了下,白着脸说:“后来的确跑了几趟厕所。”

      顿了顿,她小声问,“褚同学,这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不大,就是觉得赵同学脑子不太好使。

      不过褚宁没好意思直说。

      反而是旁观的褚明明开了口,张嘴就说:“那种东西听着就不干净,谁喝谁拉稀。赵可心,你是不是被人给骗了啊?”

      赵可心表情一呆。

      “还有我们俩不是一辆鬼公交上下来的吗,怎么我就一点事也没有?”褚明明伸伸胳膊,又对着空气打了几拳,十分得意道,“难道那鬼还欺软怕硬,看我阳刚之气太足了所以不敢近身?”

      赵可心抬眼,对比褚明明高壮的身材,跟自己的小细胳膊腿儿,嘟哝道:“说不定啊……”

      她坚持认为自己身上可能有什么撞鬼后遗症,不然没法解释身上这些怪异之处。

      褚宁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说:“赵同学,你最近是不是很容易焦虑,而且这种状况时常伴随失眠,情绪紧张,偶尔抑郁易怒,以及精神疲劳?”

      赵可心连连点头,苦着脸讲:“我夜夜睡不好被鬼压床,白天还浑身酸痛没力气,人都快给折腾抑郁了,褚同学你有什么办法能帮帮我!我可以付钱!”

      “办法有是有,不过冒昧问一下,”褚宁叹口气,心累问,“赵同学还记得自己例假有多久没来了吗?”

      赵可心:“啊?”

      赵可心:“……”

      赵可心:“!!”

      ……

      “普通人撞鬼后的确会有一段时间气运变低,但这并不会影响正常生活,平时多晒太阳就可以恢复到正常。”褚宁让褚明明去为赵可心接来一杯热水,放在她面前,“你太紧张了。”

      赵可心通红着脸端起水杯,不甘心地又问一遍:“我真的没有被鬼纠缠吗?”

      褚宁听到这问题,顿时有些无奈:“一般来讲,普通人撞鬼几率好比买彩票中奖,你觉得,你能在一周内连中两次头奖吗?”

      赵可心沉默一下,幽幽道:“也是,我这辈子中过最大的奖,还是开盖‘再来一瓶’。”

      褚宁并不鄙视非酋,思索片刻道:“如果你还是觉得不放心,我倒是可以给你画张符。”

      “画符?”

      一听“符”这个字,赵可心瞬间回想起自己被神婆逼着喝符水的事儿,顿时有点敬谢不敏。

      不过既然是褚宁提了,她对褚宁的本事还是相信的,不禁心动了一下:“是什么符?多少钱一张?”

      褚宁道:“六甲神符,辟邪去煞,可做护身用。”

      赵可心听名字就觉得离谱:“神符?”夸张了吧!

      “不用你兑水喝下去,随身携带就好。”褚宁笑笑,没纠正她的错处,只随口问了句,“对了,那神婆驱鬼,你付了她多少钱?”

      赵可心闻言,满是肉痛地捂住脸,悄悄竖起一根指头。

      褚宁吃惊:“一百!”

      赵可心张了张嘴,支支吾吾半天:“不是一百。”

      褚宁:“?”

      赵可心小声:“是一千。”

      褚宁麻木了:“……”

      怎么这年头骗子都赚那么多。

      几秒后,他轻咳一声:“既然如此,那我的六甲神符也不问你多要。”

      “咱们同学一场,就打八折收你八百好了。”

      ……

      一顿饭下来,三人心思基本都没在吃上。

      赵可心还沉浸在被骗巨款的沮丧心情中,褚明明本着同学友爱的精神,主动岔开话题跟她聊起最近学校里的一些事。

      注意力被转移,赵可心立马恢复了些精神,当即满是头疼地跟褚明明吐槽起学校最近打算在校区附近天桥下开辟出一片空地,想要搞个援助贫困大学生的创意集市活动。

      本来这项活动对于家庭困难的大学生来讲,无疑是件很好的事,可谁料报名过半后,校方竟提出一项硬性要求:需要参与学生必须每人先交两千块的摊位抵押金才能取得摊位。

      由于这次创意集市申请条件苛刻,突然出现的两千块抵押金就造成了“交得起抵押金的学生审核不通过,审核通过的学生偏偏又交不起抵押金”的这一无奈现象。

      赵可心作为勤工助学社的副社长,最近又刚好在负责创意集市的报名审核,头就被搞得很大。

      一旁,褚宁听完后突然问:“报名条件有多严苛?”

      赵可心:“创意集市是为真正困难学生准备的机会,审核条件卡得很死,细则加起来足足有十数条。”

      褚宁不清楚具体条件,虚心请教:“赵同学,如果我去报名,能不能通过审核?”

      赵可心愣了一下,下意识道:“你很缺钱?”

      开玩笑的吧?她下意识摇头。

      全校谁不知道褚宁是豪门褚家的少爷,虽说是被豪门错养了二十来年的假少爷,可谁也没听说过人家豪门因为这个就把他扫地出门的消息啊?

      这要是褚宁也能算家庭贫困,那这学校里的大半人是不是都要穷到活活饿死了?

      想到这里,赵可心眉头微皱,说:“依褚同学你的条件,该轮不到跟贫困生抢资格吧?”

      褚宁:……

      褚宁疑惑道:“我是什么条件?负债百万还够不穷吗?”

      赵可心哪能信他,连连摆手:“褚同学,你可别逗我了。”

      褚宁:“……我倒也很想以为自己在开玩笑。”

      解释不成,褚宁倒也不再继续追问,反倒是赵可心满脸尬色,有些坐不住,收拾了餐具匆忙告辞。

      赵可心离开后,褚宁挑着餐盘里的青菜,有一搭没一搭地吃,褚明明突然挠挠头,问道:“哥,你真要去报名啊。”

      褚宁叉了块玉米,咕哝说:“有点想法……”

      褚明明“哦”了声,低头摆弄一阵手机。

      随后没几秒,褚宁听到自己手机“叮铃哐啷”响起好几道提示音。

      只听,机械女声用毫无起伏的声音播报——

      「财付通到账+124.33元」
      「微信收款到账+667.28元」
      「支付宝到账+1398.45元」

      褚宁愣了愣,取出手机看了一眼,问:“你干什么?”

      褚明明低头吃饭:“哥你摆摊不是得交抵押金。” 顿了顿,他抬起头,笑容明朗,“我先给你投个资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