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午休过后,两人去到申请处填写申请表。

      值班的审核人员是助学社的社员,今年刚入学的大一新生,还没吃过去年他们学校里鼎鼎有名的豪门抱错瓜。

      “因突发车祸意外产生巨额医疗费用,负债百万……”

      社员值班几天,就没见过这么惨的,向褚宁投去同情的目光。

      褚宁与社员对视,问:“同学我合格吗?”

      社员:“合格合格。”

      社员看过资料就很快确认眼前青年确实符合申请条例。

      他怜爱地把创意集市A区靠右的一个好位置爽快划给褚宁,并好心告知创意集市将在七天后开市,需要他尽快置办好个人摊位。

      谢过助学社员,褚宁对着加盖了红章的申请单,沉思再三,决定在创意集市上开一个卜卦摊位。

      他做好打算,行动也快,趁着下午空闲,他跟褚明明分开,接连跑了两趟在桐城当地有名的跳蚤市场,从一个瞎眼算命的那里淘到一块印着八卦图的黑白布幡,然后又去了香烛店,跟老板讨价还价买了一批朱砂跟黄符纸。

      买完之后天色不早,褚宁回到家,祭起香案,从客厅里翻出一支褚明明许久不用的开叉毛笔,沾了朱砂就开始画符。

      隔世后的褚宁还是第一次动笔,他许久未碰,一时手痒,不知不觉一小时过去,桌上便摆满了几十张墨迹未干的新鲜符箓。

      一口气把手头的符纸全部画完,褚宁神清气爽。放松肩膀的空隙,他随手拍了张照片发给赵可心,并留言:“六甲神符画好了,明天可以带给你。”

      赵可心恰好在宿舍敷面膜。

      她收到消息,点开图片一看,只见所及之处,满桌放的都是自己看不懂的鬼画符。

      赵可心:……
      她、她好像有点晕符。

      赵可心吞了口口水,打字问:“这个符拿到后要怎么用啊?”

      褚宁:“随身携带即可,忌用水沾湿。”

      赵可心盯着这堆鬼画符一样的符纸,看了半天,又问:“照片里的都是六甲神符吗?我不能不能选一张好看的要!”

      褚宁隔着屏幕表情一阵无语:“……”

      同学,你以为符箓是扣扣秀,还自带多款皮肤背景,任君挑选吗?

      不过吧,他也倒还挺好奇赵可心看上了哪张符,便问:“你觉得哪张最好看?”

      赵可心很快回复:“左数第二张。”

      褚宁找到对应符箓,若有所思地看了几眼:“这张是清心符,有凝神静气的作用,赵同学最近如果有什么考试或者论文答辩,需要集中精神的,倒是可以用到它。”

      “如果你喜欢,”褚宁慢吞吞打字,“我可以送你几张。”

      后面几个字还没打完,赵可心就迅速回复:“这个就算啦。”

      褚宁:“……好。”

      上过一回当,赵可心的心理防线拉的很高。

      毕竟是受主流唯物主义思想教育长大,之前虽然撞见鬼公交,人生观受到巨大冲击,但中途被吓晕的也是她。至于后面怎么脱困逃离,赵可心还是通过褚明明的复述才了解了大概经过。

      她或许愿意相信褚宁真有些过人之处,但具体到褚宁的本事有多少,却不敢肯定。

      况且她前脚才被神婆坑骗,眼下对玄学高手在民间还保持观望态度,之所以肯买褚宁手里的“神符”,也不过是想给自己买个安心。

      再多……
      肯定是不可能了。

      清心符送不出去,褚宁也不强求,跟赵可心确定好明天取符的时间,就又拿起毛笔,丝毫不受影响地继续批量产符。

      ……

      从褚明明那里拿到符箓后,赵可心的生活逐渐回到正轨。

      又过几天,赵可心跟室友兼闺蜜苏夏青约好出门逛夜市。逛到一半,苏夏青提起夜市上有条小巷子里新开了家网红奶茶店,就想去拍照打卡。

      两人照着地图导航找了半天,在夜市周围绕了三四条路,最后停在一条伸手不见五指黑的旧巷子前。

      巷子很窄,是夹在两座矮墙间的一道土巷,昏暗的光打在巷子边缘,隐约可见地上铺得不太平整的青石板路。

      赵可心对前段时间的经历还阴影残存,赶忙拉住闺蜜道:“这巷子怪黑的,要不咱们白天再去打卡吧?”

      苏夏青却不以为然,只当是赵可心胆小,搂着赵可心的胳膊说:“哎呀,这都快到店门口了,摸黑走两步怎么了?”

      她说着,用手机往前照了照,还能看到巷子尽头有店铺亮着光,肯定就是她们要找的网红奶茶店。

      “走啦走啦。”

      苏夏青拉着赵可心往前走,边走边念叨说她已经跟男友提前炫耀过自己要去喝这家店的奶茶,还说好待会儿要给男友拍奶茶照,接着又开玩笑,调侃赵可心就是单身久了,缺乏被男友保护的安全感,才会连走个夜路都要战战兢兢。

      赵可心:“……”扎心了姐妹。

      摆脱不了闺蜜打卡的强烈愿望,赵可心没法拒绝,只能跟苏夏青一起。

      两人走在满是偏僻寂静的小巷子里,刚开始还说说笑笑,可将近走了一分多钟,眼前仍是漆黑一团,赵可心就生出种不好的预感来。

      突然,苏夏青停下脚步,心底渐渐升起一阵焦虑:“这条路怎么那么长?这奶茶店选址也太偏了吧。”

      听到闺蜜抱怨,赵可心却不敢停,扯了下苏夏青的袖子,小声吸气:“别说了,咱们快点走吧。”

      几乎是小跑着往前走,两个女孩谁也不敢出声,可就这么猛冲了一会儿,苏夏青抬起头,却惊恐地发现,她们还是没有从巷子里走出去!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条路有那么长吗?”

      “我们怎么好像在原地打转……”

      苏夏青看着脚下的青石板路,吓得脸色煞白,脑子整个浆糊住,人都要哭了!

      “我就说白天再来,你偏不听,这下撞鬼了吧。”赵可心抽了抽鼻子,也崩溃到不行,一边害怕还一边替自己委屈,“呜呜呜我怎么这么惨,这月都第二回了,怎么彩票中奖还轮不到我……”

      正在害怕的苏夏青:“???”

      ……

      静谧无声的黑暗中,两人都腿软地走不动,赵可心满脸丧气地拨弄着手机,表情慢慢变得绝望。

      “手机没信号。”

      “上不去网,信息也发不出去……”

      苏夏青逼着自己冷静了半天,刚想说要不然往回走试试看,手机屏幕却突然一亮,显示是男友来电。

      她激动地睁大眼睛,立刻接起电话。

      只听手机听筒里划过一阵刺刺拉拉的电流音,男友熟悉的声音才温柔响起,问道:“青青,你在哪里呢?”

      苏夏青仿佛抓住稻草,语气希冀说:“阿阳,我跟可可在夜市南区的一条小巷里迷路出不去了,怎么办啊!”

      “这样啊,那你乖乖待在原地不要动,我现在就去找你好不好?”男友安抚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待在原地不要动哦。”  

      苏夏青哽咽一声,连连点头想说好,可她刚准备开口,神色中却露出一丝迟疑,捏着手机的指尖微微泛白,疑惑又惊惧地问:“现在?你人在外地,要……怎么来找我?”

      话筒里刺刺拉拉响个不停,最后只传来一阵让人脊骨发毛的呼吸声跟模糊低语。

      “宝贝,我来桐城了哦。”

      “市中区离得很近呢。”

      “夜市街到了。”

      “巷子口在——”

      “啊,找到你了。”

      霎时,一阵森冷的寒风在漆黑的巷子里吹起,苏夏青跟赵可心浑身发凉,惊骇之余,只见黑暗中突然伸出一只惨白的枯手,向苏夏青猛地抓去!

      眼看好友就要被恶鬼抓走,情急之下,赵可心不知从哪里升起一股莽劲,伸手就要去拉。

      那一刻,赵可心感觉自己抓住了一个比冰块还要凉的东西!

      什么鬼!

      赵可心在心底尖叫。

      但紧接着,她胸口突然阵一发热,身前突然闪过一层朦朦白光,耳边竟传来了夜市里热闹的喧嚣吵闹声……

      她愣了愣,左右看看,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小巷口。

      往前一步,就是凹凸不平的青石板路。

      浑身一个激灵,赵可心忙缩回脚后退两步,转头看向身边尚还满脸惊惧的好友:“青青,你没事吧!”

      苏夏青也被陡然出现的反转给弄懵了。她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最后绝处逢生,便激动问道:“最后那一秒,你身上的白光是什么?”

      白光?

      电光火石间,赵可心满脸不敢置信地想起用红绳串了挂在胸口符咒,她伸手拿出,展开一看,只见血红的朱砂仿佛褪了色,轻轻一捏,金黄符纸便脆弱地分崩离析,变成了一地粉末。

      这……

      赵可心恍恍惚惚。

      ……原来褚同学当真是个高人!!

      ·

      桐城大学创意集市开办在大学城外的天桥下,因为提前做过预热推广,创意集市从开业第一天起就异常火爆,人流量非常可观。一天算下来,生意好的摊位几乎可以当天回本。

      卜卦摊位前,褚明明又一次眼馋地看着隔壁美甲店送走一个大单客人,再看向自家空无一人光临的摊位,满目忧愁:“怎么就没人慧眼识珠,来咱们摊位坐坐呢?明明算一卦也不贵啊。”

      “我也不懂。”褚宁单手托腮,另一只手把玩着一枚硬币,盯着自家摊位对面排队排出一条长龙的塔罗屋,同样满脸疑惑,“那个塔罗占卜很灵验吗?”

      “大概吧?”褚明明也不懂。

      兄弟俩相顾无言,又过半小时,隔壁美甲摊位顾客满爆,而塔罗屋的长龙更是不降反增。

      眼看着一堆学生排队走进塔罗屋,又拿着一堆转运水晶满意离开,褚明明好羡慕:“哥,对面转运水晶卖得真好。”

      一百二一枚呢!只算他看见的,塔罗屋主已经卖出去不下十枚了!

      “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开张啊。”

      褚明明百无聊赖,甚至建议褚宁或许要合理降低一下符箓价格,才能吸引顾客,毕竟……

      “一千一枚的符箓,寻常顾客很难消费得起。”褚明明说道。

      一群大学生开的创意集市摊位,正常人谁会花那么大的价钱,在这种地方买一张看起来就像是随手鬼画的黄符纸啊?

      买家脑子又没被驴踢。

      再说了,去道观求一张免费的它不香吗?

      褚明明自信他哥的本事,却完全不看好褚宁过于离谱的商品定价。

      褚宁却说:“符是为有需要的人准备的,再等等吧。”

      褚明明垂头丧气,打算起身去买两瓶水来解渴。他刚离开摊位一步,就见两个女学生的身影像龙卷风一样刮过来,径直掠过他身边,宛若饿狼扑食猛地扑到空无一人的摊位前。

      “褚同学!褚大师!您这还有‘神符’卖吗?”来人急忙问。

      褚宁停下转硬币的动作,看了一眼来人,有些微困惑:“你又要买符?”

      “对对!”

      “我要买十张!”

      “等等,我也买!”

      “我买一百张!”

      褚明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