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新丧鬼颓了两秒。

      不管是二十扎金元宝,还是十道天罚雷劈,前者他一个刚死的鬼魂,家里人尚无人祭奠,后者一听就是能让鬼吓掉魂的惩罚!

      人死了还能做鬼,鬼再死那叫魂飞魄散!

      他怨愤地盯着那堆明令禁止,破烂的脑子里满满都是想不通。他还就不明白了,做人时要遵纪守法就算了,怎么到了阴间,也还有这么多条条框框要遵守?

      索性禁止标语上的事能干不能干的他都干了,新丧鬼眼看自己要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环视一圈在场的几个活人,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张开黑洞般的嘴巴,发出桀桀阴笑。

      “哼!等我生吃了你们几个,变成厉鬼,天罚雷劈又耐我何!”

      说完,他就向眼前的轮椅青年扑去。

      老实说,这几个人里,他早看这个坐轮椅的不顺眼很久了,不仅在医院的时候就搅乱了他的计划,现在还害他不得不变成厉鬼,失去轮回资格!

      新仇旧怨堆在一起,新丧鬼暴起一跳,把嘴巴裂到耳根,阴森大喊:“就先吃了你!”

      褚明明见状目眦欲裂,大吼一声:“恶鬼!要吃就先吃我,你放开我哥!”

      女学生看那鬼真的要大开杀戒,哆嗦两下,直接原地吓晕过去。

      新丧鬼一时吸收到由两人惊惧而滋生的负面能量,戾气更盛,身形竟陡然暴涨一倍,同时,他飞在半空中的脑袋也从皮球变成瑜伽球大小,嘴里的腥臭味也越来越浓。

      “哈哈哈,小子,你害不害怕啊,感受到恐惧了吗?”

      他得意极了,对浑身充满力量的自己尤为满意,决定一口给青年个痛快。

      褚宁:“……”

      他面无表情地划着轮椅往后一退,嫌弃地捂住口鼻。

      新丧鬼见状,有被狠狠侮辱到,悲愤嘶吼:“你这是几个意思?难道是我还不够可怕吗!你为什么不怕我?!”

      褚宁闻言道:“吓人没有,但丑是真的丑。”

      新丧鬼大受刺激,出离愤怒了。

      他裹挟着强劲的阴风,直冲褚宁面门而去,可就在一臂距离之时,褚宁冷不丁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硬币,顺势抛了出去,口中默念:

      “泰山佳气郁崔嵬,紫陌黄尘拂面驰,天帝光明日月照,万邪不侵护我身。 ”

      咒起,诸神护佑——

      只见硬币与新丧鬼在空气中倏然一撞,发出暖意融融的温和白光,瞬间照亮整个车厢,与此同时,接触到硬币的新丧鬼惨叫一声,身体跟脑袋像开水煮烂的宽面条般跌落在地,来回翻滚扭动。

      “烫烫烫!烫死我了!”

      “我的魂魄好痛啊!!”

      新丧鬼疯了一样大喊大叫,身上传来一股被烧焦的味道,魂魄时聚时散,神情痛苦万分。

      “我错了,我知错了!”

      他浑身戾气一散,捂着脑袋苦苦哀求:“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大水冲了龙王庙,小先生您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见到他的惨状,被白光照到的鬼乘客们也纷纷面露惊恐,那种源自灵魂的灼烧感几乎叫他们争先恐后地从座位上爬起来,往后车座狂挤,边挤还边喊:

      “跑啊快跑啊!那道光烤鬼的!”

      “好烫好烫,我好像也被烤到了呜呜呜!”

      “那个人好吓鬼!我的魂魄都被他烤出汗了!”

      “实话实讲,那道光比我生前去夏威夷度假时候的太阳还要晒!”

      “哇,你竟然去过夏威夷?我以前只去过三亚,慕了慕了!”

      “你们聊你们的,能让我先借过一下吗!”

      ……

      座在后排座上,不小心围观全程的褚明明:“……”

      不知为何,他竟从这么恐怖的场面里品出了点迷之无厘头的味道。

      此时邻座内,好不容易转醒的女学生刚茫然睁开眼,就看见一大群鬼正争先恐后地挤到她身边。

      有个鬼跑的着急,直接从她身上穿了过去。

      女学生呼吸一窒,两眼一翻:“……”再见了妈妈,今晚我就要远航。

      她呜咽两下,撑不住又晕了过去。

      褚明明怜爱对方一秒并熟练地把人扶正在座位,之后,他没忍住回了下头,看到密密麻麻挤在自己跟女生身后,怂的跟鹌鹑一样抱成一团的众鬼,表情出现片刻龟裂。

      原来做鬼也会有害怕这种情绪啊?

      欺软怕硬,阴间真实。

      4路公交车内,整个前排变得空无一鬼。

      褚宁无视打滚求饶的新丧鬼,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硬币,随意掸了掸灰,放回口袋。

      随后,他目光抬起,看向后车座挤满的众鬼,手指向前勾了勾。

      众鬼:“……”草,害怕。

      褚明明却眼睛一亮,支棱着大声问:“哥,你喊我呢?”

      ……

      褚明明是肉眼凡胎,虽不知道他哥刚刚扔的那枚硬币有什么玄妙之处,但看他哥不仅能把车厢内最吓人的鬼制服在地,还把众鬼给吓成这样,心底就一阵扬眉吐气!

      不过真没想到哈,他哥,他亲哥,竟然是个会降妖伏魔(?)的玄门高人!

      果然他老褚家基因就是好!

      背起晕掉的女学生,褚明明在众鬼的注视下,屁颠颠跑到褚宁身边,兴冲冲问:“哥,咱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褚宁看了眼傻弟弟,说:“等下车。”

      他推着轮椅掉头往前车门处走,褚明明亦步亦趋跟在身后,没等褚宁问就倒豆子地把自己的经历讲了一遍,并且担忧道:“我每次走到车门前,就会被一股力量带回到原位。”

      褚宁解释说:“阴魂坐的车,终点站便是黄泉,当然是有上无回。”

      他边说边推着轮椅来到公交车司机的驾驶座旁,正对上那个任凭车厢内闹到天崩地乱,都顶着张青白脸平静开车的司机师傅。

      察觉到褚宁的视线,司机僵硬着脸,缓缓转头:“有事?”

      褚宁仔细望着司机的眼,叹口气:“活人不留,你的车上错人了。”

      司机顿了顿,眼睛瞪得更大了一些,坚定摇头:“没有,没有错。”

      褚宁:……

      他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摸出硬币,低念了句“得罪”,将硬币向上一抛。

      接着,一阵青绿色的火光闪烁,被硬币触碰到的司机瞬间变成一张巴掌大小的纸人,飘落在驾驶座上。

      褚明明揉揉眼,大惊小怪道:“卧槽!哥,你还学过降维打击!”

      褚宁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让褚明明帮他从驾驶座上的纸人拿起来看。

      褚明明照做,捡起纸人两面翻转,能看到纸人折得十分精巧,除了眼睛的地方不知是何缘故,被蒙了一层灰,使得纸人眼前被遮上一层阻挡。

      褚明明盯着那层灰,莫名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就在这时,只听“咚”得一声响起,车厢前排,新丧鬼惨叫一声,双脚突然被一只凭空出现的铁链锁死。

      “是谁在此处闹事?”

      一阵雾气弥漫。

      浓雾中,缓缓走出两道身影。

      其中一个是典型的鬼差打扮,一身破旧的巡捕服,腰间别了把生锈青铜刀,青白色的眼底垂着厚厚的眼袋,活像是几辈子没睡过觉。

      至于另一个则气场温和,仅着一身玄衣,胳臂下夹了本书,闲庭信步。

      他们两个甫一现身,满车男女老少鬼都害怕地把自己的脸埋进脖子,生怕被鬼差注意到。

      只见为首的鬼差环视一圈,掠过几个活人,率先走到被铁链禁锢住的鬼魂身边,毫不客气地用青铜刀背去戳它:“好家伙,刚死不到一个时辰就犯事,胆子可真肥!”

      新丧鬼被上了镣铐,却仿佛看到再生父母般,顺势抱住鬼差大腿,卑微道:“鬼差大人,小鬼知错了,真的知错了,求求您快点带我去受了那十道天罚吧呜呜呜!”

      鬼差稀奇:“真的假的?态度这么好?”

      他巡捕犯事阴魂百多年,还是头一回见到哭着喊着求被雷劈的。

      新丧鬼流下血泪,疯狂点头:“真的真的!求求大人快把我带回阴司吧!我自愿受苦受罚!金银钱粮、天罚雷劈,我都无所谓!”

      天罚十道最多魂飞魄散,疼的是一阵子,可那人施法烧他的魂,每秒都是死了再死的痛啊!

      鬼差见状,摸摸下巴,并不言语。

      接着,他鼻尖微微抽动,闻到新丧鬼身上那股烧焦味后,顿时冷笑:“怪不得你会如此乖觉,原来是得罪了人间高功,叫人家烧了魂。”

      新丧鬼痛哭流血:“不敢了,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鬼差冷哼一声,谅他也真是不敢,束魂鞭一甩,毫不留情就把那新丧鬼收到袖子里。处理完闹事鬼,他这才拧头看向褚宁等人,目光凛然一瞥,最后落在褚明明手中那张纸人身上。

      他轻“咦”一声,抬手一招,纸人凭空而起,飞进他的手心。

      “纸人心眼被蒙,怪不得叫错活人踏上阴车。”鬼差嘀咕一句,避开新丧鬼不提,扫视一眼在场几个活人道,“此地并非尔等能久留之地,且下车回家去,姑且就将今晚之事当是一场梦罢。”

      语毕,他挥袖一扫,车门自开。

      褚明明惊叹这鬼神本领,往车外一看,发现此时公交刚好停在人声鼎沸的桐城美食街,街边灯火通明,街内人群往来接踵,小吃摊贩吆吆喝喝,摆了满整条热闹长街。

      “走了。”褚宁推他一把,嘱咐道,“先送你背上的同学出去。”

      褚明明犹豫一下,挠挠头说:“那我送完她,马上回来接你。”

      褚宁朝他点点头,安静等在车门口,却没想先前从未出声的那位玄衣阴差突然动了动手指,竟是帮他放下了车上的残疾人通道。

      褚宁讶然,偏头朝那人拱了拱手:“多谢大人。”

      玄衣阴差负手而立,眉眼俊朗平和:“不必。”

      褚宁与之对视,礼貌颔首,推动轮椅不疾不徐地离开。

      ……

      玄衣阴差注视青年离开的背影,心间隐有几分熟悉感划过,却又不知从何而来。

      旁边,随他一道的鬼差摸摸下巴,奇怪道:“人间何时出了位如此年轻的高功,他那一身功德,我崔某人见到竟也感到刺眼。”

      玄衣阴差垂眸不语,只随手一招,便将青年封印纸人时遗落的一枚硬币收入掌心。

      鬼差不知玄衣阴差为何盯着枚硬币出神,探头过去,随口一问:“府君,这硬币可有何不对之处?”

      “并无。”

      玄衣阴差稍稍抬眼,轻描淡写地敛去硬币上残存的功德气息。

      鬼差对这种普通硬币也并无几分好奇,见状便收回视线,正了神色道:“对了,府君打算如何处置方才闹事的新丧鬼?此鬼数罪累累,只罚十道雷劈,怕是长不了教训。”

      玄衣阴差漫不经心道:“这小鬼新丧先欲招替女婴还魂,后又恐吓生人,灵车闹事,便罚他受天雷三十三,再送去恶狗岭,轮回前永不得出。”

      恶狗岭,阴司里有名的穷凶极恶之处,专是鬼欺鬼的地方。

      新丧鬼到了这地界,日后要承受的痛苦比起灵魂灼烧,想也不逞多让。

      鬼差闻言甩了甩腰间青铜刀,爽快一笑,赞叹道:“还是府君厉害。”

      ……

      褚宁划着轮椅走下车时,褚明明刚把女学生安顿在路边花坛,他几乎是狂奔折返,看到褚宁已经等在马路边,身后也已然不见那辆“4路”公交车,突然才有了种重回人世的真实感。

      他尚且心有余悸,连忙追问褚宁是如何下的车。

      褚宁心情不错地说:“碰到一个好心鬼。”

      褚明明:“好吧。”

      经过这一整晚的刺激,褚明明坚定了将近二十年的世界观被反复推翻又重建。不仅遇见了都市传闻中才会有的鬼公交,差点小命不保,还发现刚认回家不久的亲生哥哥,竟然是个隐藏颇深,能打遍百鬼无敌手的玄门高手!

      褚明明:生活啊,它真是跌宕起伏。

      隔着热闹的夜市,兄弟两人对视一眼,心中各有明悟。

      等昏迷女学生苏醒后,褚明明对其稍作安慰,又帮她叫来了家人,这才一起回到租住的公寓。

      是夜。

      褚宁以为褚明明今日受了惊,可能会睡不太好。谁料,零点钟声想起,隔壁房间竟传来一段梦呓rap。

      褚明明:“就当是一场梦,醒了很久还是不敢动。”

      褚宁:……

  • 作者有话要说:  打扰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