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谢姮攥紧了掌心的天枢草,耳廓嗡嗡作响。
      
      她从禁地带来的东西,此刻突然成了多余的。
      原来她始终惦记的事,只是徒劳。
      
      他们再说些什么,谢姮都仿佛听不见了,他的话刺得她眼底发酸,更深的是失落,却又说不出到底是为何而失落,是因为他不需要她带来的灵草,还是因为他在与别的人说话?
      
      耳边充斥着江音宁嬉笑的声音。
      
      谢姮从未见过有谁,在谢涔之跟前,也能如此自然率真,丝毫不被约束。
      是因为他们是青梅竹马吗?
      
      她很羡慕。
      
      谢姮抬眼,眸底水光漾动,目光在他们身上划过。
      
      谢涔之随口应付了江音宁几句,打发她回去歇息,正收回目光,忽然看见谢姮一动不动地站在角落里,像一根木棍杵着,只是望着自己,不说话,也不动。
      
      谢涔之大抵猜得到她是怎么了。
      
      谢姮这些年来,时时刻刻在他身边,她太懂事,总能让他放心,但这懂事之下,她的心思也太明显。
      
      谢涔之自认无情。
      在他眼里,那些所谓的情,也不及肩上的胆子、这三界至尊的威严重要。
      
      即便眼前的女子,生得极美。
      
      她美得与旁人不同,别人的美法有无数种,或风情万种,或婀娜多姿,而她在他眼里,是唯一坚立的那根寒玉,劲骨潇潇,玲珑剔透,他能一眼彻底地看穿她。
      
      因为她,本就是他捡回来的。
      她的性情、感情、能力、身份,全都是他赋予的。
      
      曾有人对他戏谑道:“你娶你身边的谢姮,就像娶了你自己,娶与不娶,都没什么区别。”
      
      因为娶与不娶,她都在他身边。
      
      旁的女子会哭会笑,会撒娇会生气,有无数种讨男人喜欢的方式,有时候让男人心情愉悦,有时候让男人厌烦腻味。
      她们都有千百种滋味。
      
      但谢姮不会。
      太懂事太听话,无须他操心什么,也太容易被人忽视。
      就像他的影子。
      
      对她,他收起了方才有些散漫的态度,将鹤氅随手放在一边,淡淡道:“不高兴?因为她?”
      
      这个她,自然是指江音宁。
      他与她说话,素来不拐弯抹角。
      
      谢姮眸光晃动,望着他冷峻的侧影,良久,摇了摇头,低声道:“这里……不是江师姐该来的场合,你刚免了她的责罚,又将她带到这里来,旁人会有非议,对你不好。”
      
      “那你呢?”他微微偏头,审视的眸色落在她身上。
      
      谢姮沉默须臾,袖中的手攥得死紧,却摇头,“涔之若开心,我便开心。”
      
      她总是如此乖巧懂事。
      
      懂事得他无须操心,仿佛她就是为他而生,亦可为他而死,喜怒哀乐皆在他一人之上,自己从无任何私心。
      
      谢涔之薄唇一掠,低笑一声,蓦地朝她走来。
      
      “宁儿吵着要跟来,让她跟来便是,也不过是个没什么分寸的丫头,骄纵惯了,不必理会。”
      
      一句话,算是轻描淡写的解释。
      
      按照他平日高傲的性子,更不屑于解释,谢姮虽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但也懂得分寸,从不跨越雷池一步。
      但她今日看着无比憔悴,谢涔之心念一动,姑且提了这么一句。
      
      谢姮望着他,长睫微卷,似拢住了一点秋水,乖乖“嗯”了一声,“旁的人,都与我无关。”
      
      “嗯。”头顶一暗,他忽然抬起手来。
      
      谢涔之的手落在她头顶,取下了一片落花。
      这是她来时,不知何时沾上的。
      
      他摩挲着指尖的花瓣,“这几日都不在,去哪里了?”
      
      谢姮:“我……封印松了,我去加固封印了。”
      
      “今日来做什么?”他又温声问。
      
      一边说着,他习惯性地理了理她鬓边散乱的发,动作很有耐心。
      但谢姮知道,他这样的动作,可以对谢姮,也能对他养的灵兽,对他的其他下属,绝无任何偏心。
      
      谢姮滞了滞才说:“那封印不知为何,比我想象的受损严重。加固封印,我灵力所剩无几,有些关押的妖兽被魔气侵染,恐有异变,还需要你再派人过去,斩草除根。”
      
      她话音一落,谢涔之的手却落在她的颈边。
      
      他盯着她的颈子。
      从上往下看,她领口微散,露出里面深黑的纹路,还蔓延到更深处,隐隐有黑气缭绕。
      
      是魔气。
      
      她应该是带了什么隔绝魔气的法器,方才在殿上才没有被其他人看出来。
      
      谢涔之的嗓音陡凉,“怎么回事?”
      
      他看出来了。
      
      谢姮刚刚放松的背脊又绷起,解释道:“我被封印打伤,这次来不及疗伤……再给我一段时间,我能把魔气清理干净,不会被别人发现。”
      
      他是正道之首,若是被人发现他身边的人有魔气,会怀疑她是入了魔。
      
      谢涔之后退一步,拂袖转身,冷漠道:“既然明白,这几日便去闭关,少在人前出现。”
      
      谢姮唇边笑意一滞。
      终究落睫,低声应道:“好。”
      
      明明就应该是这样,她染了魔气,不能吓到别人,她应该去躲起来,直到恢复如常。
      这些年她守禁地,每次都是这样的。
      
      谢涔之让她闭关,是为了所有人着想,无可厚非。
      
      谢姮转身离开,目光却又从那件鹤氅上滑过。
      
      但还是有些失落。
      说不上来的失落。
      
      -
      
      谢姮离开时,谢涔之还垂袖立在殿中。
      
      “天溟山靠近北域神族,那些神族孤僻高傲,不是好对付的,仅仅派一个宋西临去,未必能成事,谢姮办事牢靠,真的不让她去么?”有人从暗处走了出来,看着谢姮消失的方向,还是不放心。
      
      这是一位温润如玉的男子,着一身白衣,与藏云宗其他人服饰不同,是藏云宗问墟天尊门下弟子,亦是谢涔之的师弟齐阚,如今藏云宗的执法长老。
      
      齐阚又感慨道:“她这些年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倒也是难得。想当初你把她带回来的时候,她什么都不记得,眼里只有你一个人,多听话,也不用你操心。”
      
      谢涔之冷声道:“她无须去沾染旁的东西,只需做好本分。”
      
      齐阚笑道:“你倒是绝情。”
      
      能不绝情吗?
      
      八十年前,至亲的师弟入魔,被他斩于剑下。
      五十年前,谢姮为闯他刀山火海,他当时却在苦修心法,堪破一个大境界。
      三十年前,谢涔之血洗魔都,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既然选择了无情道,便是对越亲近之人,越是无情。
      
      谢涔之若不绝情,也断不会修炼至此境界,登顶至尊之位。
      
      -
      
      江音宁低着头,提着裙摆,一步步沿着明宸殿外的长阶走下。
      
      寒风迎面吹来,江音宁的长发被风吹起,露出不施粉黛的苍白小脸,在风中更显得娇弱几分。
      
      外面还未散去的众人突然见她出来,都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
      
      这不是陵山君身边的云锦仙子么?
      
      方才议事结束,她和谢姮都留在了里面,现在她怎么突然出来了?
      还独独只有她一个人?
      连她先前披在身上的衣服,也不见了。
      
      这些年来,众人见惯了陵山君身边的谢姮,谢姮做事一丝不苟,永远尽职尽责,还能镇守封印,在方方面面都无可挑剔,性子也极为温柔沉静,当得起藏云宗未来主母之名。
      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完美得简直不像个正常人。
      
      但越是站在高处、无可挑剔的人,一旦有些什么风吹草动,越能激起众人的八卦心。
      
      比如今日,陵山君允许小师妹江音宁进入明宸殿。
      
      明宸殿那是什么场所?修为不跨入一定的境界,根本没资格进去议事,来的都是四海八荒地位与实力顶尖之人,各个都是正道大能,除了谢姮,他们也极少在明宸殿看到陵山君身边出现过其他女人。
      
      但今日就不一样了!
      
      这位进去的小师妹,那可是陵山君的青梅竹马!前长老文墟之女。
      
      据说当年前宗主有意撮合他们,只可惜后来,江音宁的父亲文墟长老为救前宗主而死,江音宁伤心过度,落下病根,只在前宗主身边待了几年,便被生母接去了蓬莱养病。
      
      原本的青梅竹马自然一拍两散,但江音宁的父亲是为救前宗主而死,陵山君待她也有一份歉疚,只是世事无常,谁知后来就来了一个如此优秀的谢姮呢?
      
      谢姮入门晚,论资历,也不过是个普通弟子。
      
      但论天赋和实力,能在一百年之内重新修炼,外加立功无数,建立威信,镇守封印,顺便能讨老宗主欢心,与陵山君定下婚约的,还真找不出第二个。
      
      “你说这云锦仙子一去那么多年,如今终于回来了,对陵山君还有意思吗?只可惜陵山君身边已经有谢姮了,谢姮和陵山君都这么厉害,谁见了不说般配?恐怕云锦仙子是没戏喽。”
      
      “那可不是。”有人唏嘘道:“江音宁虽是蓬莱岛主的女儿,但天赋不怎么样,后来文墟长老陨落,她根基受损,如今也不过是个资质普通的弟子,怎么比得上谢姮?”
      
      “我看方才明宸殿上,云锦仙子倒是挺喜欢谢姮的,或许只是平常的师兄妹罢了,你们也莫要多想。”
      
      有人笑道:“寻常师兄妹?那你可不知道,前段日子,听说这位云锦仙子为了陵山君,独自跑到禁地去采药,差点被魔给杀了,后来按理说也该去苦牢受罚,结果处罚没了,人还被带到了这明宸殿中来,这还只是寻常的兄妹情吗?”
      
      “这样一想,云锦仙子似乎也是个痴情人。”
      
      “痴情又如何?谢姮已经后来居上了。”
      
      就算是长老遗孤,从前也是天之骄女,但离开了藏云宗,如今回来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就算身后有整个蓬莱撑腰,那也物是人非了。
      
      一想起江音宁的经历,便有许多人看着江音宁的目光中,便露出些许怜惜之色。
      
      有人摇头道:“这也未必。”
      
      “哦?”
      
      “谢姮虽方方面面都好,可是她跟个木头傀儡似的,每天都是一个样儿,看久了也会觉得腻吧?哪有会撒娇又可爱的小师妹惹人心疼?”
      
      “你没瞧见么?今日陵山君让江音宁进殿了,定是还有几分感情的,说不定江音宁这一回来,陵山君就会与她旧情复燃了。”
      
      毕竟陵山君这等强者,虽说娶与之实力匹配的女子为妻更好,可强者便是强者,强到如斯境界,就算他转头要娶江音宁,旁人也不敢置喙分毫。
      
      江音宁身后还有整个蓬莱,蓬莱仙岛与藏云宗联姻,也未必不好。
      
      “我倒觉得,江音宁再如何,也斗不过谢姮。”
      
      一边有人突然横插一句,“你看,谢姮刚一进去,江音宁就独自出来了,连披在身上的衣裳都没了,如今的藏云宗早就变天了,江音宁就算回来了又如何?现在也早就是别人的天下了。”
      
      铁打的事实就摆在眼前,一时间,他们只更可怜这位云锦仙子了。
      
      这等一腔痴情的女子,只可惜喜欢错了人,青梅竹马的师兄成了别人的,除非时光倒转,否则又能怎样呢?虽然谢姮也挑不出错处来,也正是因为谢姮太强,更显得这位云锦仙子不是对手,便显得她愈发惹人怜惜了。
      
      真可怜啊。
      
      “你们在议论什么?议事结束,诸位还不走么?”
      一道生硬冷漠的男声蓦地响起。
      
      聚在一起八卦的众人突然被打断,转头一看,见来者是陵山君身边的右尊使殷晗,脸色都变了变,连忙打住了话头,四散而去。
      
      殷晗一身玄衣,握着剑柄站在原地,狭长冷厉的双眸微微眯起,极为不悦。
      
      方才他们的话,他都一字不落地听进去了。
      
      什么别人的天下!什么今时不同往日!敢在背后如此议论,这群人简直是不识好歹!
      
      殷晗一腔怒火压在心头,脸色极黑极沉,眼神仿佛要杀人般从众人脸上一一刮过,余光一瞥,又看见少女站在台阶上的纤弱身姿,又忍不住微微放缓了神色。
      
      方才那些流言蜚语,万万不可被宁儿听进去。
      
      “宁儿。”殷晗走上前去,露出一丝微笑来,温声安慰道:“不必将方才的话放在心上,他们知道什么?这藏云宗,永远都是你的家,在我们眼里,你也仍是当初那个小师妹。”
      
      江音宁垂眸站在原地,双眸盈着泪光,似乎要因为那些话哭了。
      
      听到殷晗的话,她勉力露出一抹笑来,坚强道:“我没事。其实他们是误会了,如今有谢姮师妹在师兄身边,我很放心,只有谢姮师妹才配得上师兄,我只是……还想念藏云宗的一切,并非是要来和师妹抢师兄的。”
      
      少女伫立在寒风中,鼻尖冻得通红,却努力笑得灿烂。
      
      越是说着懂事的话,殷晗听着,却越是心软无奈。
      
      “傻丫头。”他抬手刮了刮她的鼻尖,“旁人误会了你,可我不会,君上也不会,我们都是从小了解你的人,这藏云宗就是你的家,如果有一天谢姮欺负你,那你也不必害怕,有我们给你做主。”
      
      江音宁瞪大眼,连忙摇头道:“没有没有!谢姮师妹她可好了!她救了我的命,我可感激她了,她怎么会欺负我呢?”
      
      她如此努力辩解,落在殷晗眼里,便是极力为谢姮说话。
      
      这小丫头心思单纯,果然还是如此善良。
      
      殷晗无奈一笑,也不再提此事,抬手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顶,“所以,日后莫要再胡思乱想,有什么难处,都要记得和我们说。”
      
      江音宁水亮的杏眸满是感动,重重地点了点头,也露出了甜甜的笑来,“殷晗哥哥真好,有你这句话,宁儿已经不难过了!”
      
      小姑娘的难过来得快去的也快,转瞬又露出了轻快的笑容,“方才师兄让你教我练剑,要不现在就开始如何?我想快点学会剑法,想和谢姮师妹一样厉害!”
      
      殷晗宠溺而无奈地点头,“自然可以。”
      
      江音宁眸子一转,“我想去万剑台练剑!小时候,我经常和师兄去那里练剑,时隔这么多年,也不知万剑台是否和从前一样。”
      
      “好。”
      殷晗便带着江音宁去了万剑台。
      
      二人沿着山路,往万剑台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将藏云宗千刃峰的美景尽收眼底,江音宁提着裙摆四处跑来跑去,还摘了花做成花环,还是从前那副活泼的样子,是一点也没变。
      
      殷晗望着她欢快的背影,唇角噙着淡淡的笑。
      
      万剑台地如其名,是个巨大的剑冢,亦是一个绝佳的练武之地,里面所囤积的有成千上万把剑,其中六成灵剑都有灵识,会依剑气伤人,亦可与剑过招,磨炼自身。
      
      许多自认修为极好的弟子会选择来万剑台挑战灵剑,但极少有弟子能战胜这里的剑,当年最爱来此处的弟子之一,便有谢涔之。
      
      江音宁远远地看到万剑台,便露出一抹开心的笑来,提着裙摆奔了进去。
      
      “就是这里!”
      
      跨进万剑台的刹那,周围的灵剑蓦地开始颤抖,发出阵阵嗡鸣之声。
      
      一道冰冷的剑光蓦地割裂空气。
      
      “宁儿小心!”
      
      “啊!”
      
      -
      
      谢姮极听谢涔之的话,本打算直接回禁地闭关的。
      
      从明宸殿到禁地,路途不远不近,需御剑飞过几座小山峰,谢姮勉强压抑着体内的魔气,虚弱不堪,甚至连御剑都不敢,只能选了一条较远却僻静的山路慢慢绕回去。
      
      每走一步,都觉得胸口激荡,有气无力。
      
      她极少这么虚弱,只怕这回一闭关,没十天半个月是出不来的。
      
      谢姮亦想早日痊愈,也好继续伴在谢涔之左右。
      
      谁知刚路过万剑台,就突然听到一声惊惧无比的尖叫声。
      
      这声音……
      是江师姐?
      
      谢姮脚步一顿,循声赶去,却只看到那万剑池的中心高台上,闪烁着一片刺目剑光,和隐约露出的一缕裙角。
      
      江音宁被困在了剑阵之中。

  • 作者有话要说:  谢姮:又到了干架时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