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谢姮眼皮猛地一跳。
      
      是六道杀星阵。
      
      谢姮一眼就认出了这道杀阵。
      
      怎么回事?
      
      万剑台虽是历代优秀弟子磨炼剑法的地方,但神剑有灵,数百年的沉淀之下,这里的剑亦练就无比锋芒的剑气,剑招属于整个藏云宗的极上乘,戾气与杀意并重,非常人能抵挡,寻常人闯进去,一定会有危险。
      
      但再危险,也不会有性命之虞。
      
      除非这些剑感受到了威胁,启用六道杀星阵,直接当场诛杀对方。
      
      为何突然会启动大阵?江音宁为什么在里面?
      
      谢姮微微抿唇,想起自己的伤,可是,她若不出手……尚在犹豫间,她看到那剑阵的剑气向四面八方涤荡而去,宛若荡开的水波纹,震开了正要冲进去的殷晗。
      
      “唔。”殷晗单膝跪地,捂着胸口,唇角溢血,又抬手拔剑,继续攻击大阵外的结界,无数强劲的灵力撞击在结界之上,却刺激得那剑阵的杀气越来越重。
      
      情况不太妙。
      
      宁儿危在旦夕!
      
      殷晗拼命撞着外面的结界,目眦欲裂,“宁儿!你坚持住!快躲开身后的剑!”
      
      他一遍又一遍地撞着那结界,却不知靠蛮力只会让万剑台感受到更多的威胁,它的力量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节节攀升。
      
      殷晗此刻只能被挡在外面,眼睁睁看着剑阵运转得越来越迅疾,越来越凌厉,直到攀升到了连他都觉得可怕的地步。
      
      站在剑阵的中心的江音宁拔剑挡了几招,再也支撑不住,跪了下来。
      
      “啊!”
      
      她身后一把剑浮在空中,剑身嗡鸣,遽然散发出强烈的白光。
      
      那把剑突然呼啸着,冲江音宁的后心刺去!
      
      殷晗瞪大眼睛,猛地惊叫一声:“宁儿小心!”
      
      唰!
      
      一道银光如黑夜坠落的星光,瞬息而至,将空气割开如裂帛之声。
      
      谢姮一剑如劈落的闪电,在空中抵住那把刺来的剑,发出“铿”的一声清响,极薄的剑刃横向一挑,旋即将那把剑打了开去,整个人轻盈地落在江音宁身后。
      
      “怎么回事?”谢姮直接单手把江音宁从地上拽了起来,一边注意着周围的剑阵,一边问她:“为什么大阵突然开启?”
      
      江音宁脸色惨白,被谢姮捏着的手腕有些疼,轻嗓音里带着惊慌失措的哭腔,“我、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过来看看,谁知道突然被袭击了……”
      
      正在说话间,周围六把剑同时朝他们射来。
      
      谢姮脚尖往前一滑,身子往后仰,险险避开致命一击。
      
      她手指一抬,佩剑思邪从她掌心飞出,“唰唰唰”地打落了江音宁身后的几把剑,一个旋身,反手接住思邪,将江音宁牢牢护在身后。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无比流畅。
      最终站定时,谢姮突然膝盖一软,差点当场跪了下来。
      
      谢姮:“……”
      
      果然有些撑不住了。
      
      她气息不稳,双腿发软,握着剑的手也在抖,手腕酸得快断了。
      
      谢姮调息了一下,用力握紧剑,正要说话,却听到身后的江音宁还在抽抽搭搭的,显然是被这样的变故吓哭了。
      
      哭得这样可怜。
      单听声音,便能想象美人落泪,梨花带雨的模样。
      
      谢姮到了喉间的质问,就这么变成了一声笨拙的安慰:“……别哭。”
      
      谢姮也是第一次在这种处境下,还反过来安慰别人。
      身为谢涔之身边的人,她不是第一次保护别人,也不是第一次遇险,但是没人在她跟前哭的,还哭得这么可怜。
      
      她好像明白,为何他们都舍不得罚她了。
      
      谢姮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又多说了一句:“我在这里,你一定能活着出去。”
      
      无论如何,她都是谢涔之的师妹。
      只是要他身边的人,谢姮都会好好保护,见死不救不是她的作风,不管这人是谁。
      
      说完这两句,身后的人也止住了哭声。
      
      阵法急遽运转,这一回,是十道可怕的剑光!
      
      谢姮直接凭空跃起,手中剑花一挽,思邪剑如飞叶般卷了出去,哗啦啦震开迎面而来的剑。
      
      一边费力地接招,她一边拉着江音宁的手腕往后退。
      
      那些剑在空中拐了个弯儿,又俯冲而来。
      
      这些剑的剑气一道比一道凌厉。
      万剑台积聚天地灵气,此处的剑亦是对魔气十分敏感。
      
      谢姮现在已经感觉到了不对。
      这些剑的目标,已经从江音宁转移到了她身上。
      
      魔气外泄。
      
      魔气越强,威胁越大,剑阵越有杀气。
      
      它们感受到了她身上的魔气。
      
      谢姮握剑的手被震得虎口发麻,震动的剑柄顺着手臂蔓延,像一股电流蹿上头皮,甚至震得她牙根发酸。
      
      喉间已隐隐有了血腥味。
      
      若是不受伤,还能拼一把。
      但现在不行。
      
      谢姮死死咬着牙关,口中血腥气越来越浓,心里知道,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
      
      双目一阖,又猛地睁开。
      
      她朝身后的江音宁道:“此阵并非没有生路,稍后生门出现时,我便将你丢出去,外面有殷晗接应,别怕。”
      
      即使是这样的情况下,谢姮也万分冷静。
      ……都是陪谢涔之杀出来的魄力与镇静。
      
      谢姮一边调整着气息,一边温柔地安抚江音宁,直到听到江音宁犹豫着说:“我……知道了,师妹今日又救了我一次,宁儿日后定会好好答谢师……”
      
      谢姮打断她:“不用谢。”
      
      话音一落,谢姮再次冲了出去。
      
      这一回她不再压抑体内的魔气,体内的心法急速运转,丹田处积累的灵力犹如大坝开闸,“哗啦”挤开了浓郁的魔气,从指节凝出一道白色灵鞭。
      
      指尖灵鞭一甩。
      
      “啪”的一声,灵鞭敲打在无数飞来的剑身之上,发出断断续续的清鸣,如珠落玉盘。剑光闪出一片纷乱的残影,灵鞭快如织网,所过之处便留下浓黑的魔气,挡住了那些反射的剑光,却刺激得那些剑颤动得越发厉害。
      
      周围埋藏的无数剑冢都开始震动。
      
      越来越多的剑冲向头顶的剑阵中央,灵气暴涨,以谢姮为中心,叠出一道道剧烈的狂风。
      
      就在此时!
      
      “生门!”
      
      谢姮掌心一推,身边的江音宁蓦地被推了出去。
      
      “殷晗!接着!”
      
      守在外面的殷晗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虽然他知道谢姮已经冲进去了,但还是担心谢姮不是这剑阵的对手,还在想着如何冲进去救人时,便听到谢姮这一声呼喊。
      一抬头,便看到突然被丢出阵法的小姑娘。
      
      殷晗迅速飞身而上,抬手搂住江音宁的腰肢,稳稳落地,急忙问道:“宁儿!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江音宁小脸惨白,眼底满是水汽,只顾着抓着殷晗的胳膊,带着哭腔摇头,“殷晗哥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宁儿方才差点被杀了……”
      
      殷晗见她哭得如此可怜,只觉得心软得一塌糊涂,忙柔声哄道:“别怕,已经没事了。”
      
      江音宁又惊慌道:“可是……谢姮师妹还在里面……”
      
      谢姮。
      
      殷晗这才突然想起还有谢姮,他猛地抬头看去,却看到里面飞掠的少女身姿,混乱的剑光拉成一道道光幕,如扭曲的密网,刺得人眼花缭乱。
      
      谢姮此刻的强悍,让殷晗也觉得心惊。
      
      六道杀星阵的威力,殷晗也是知道的,从前藏云宗为了捕杀一位潜入藏云宗的魔域将领,便是逼不得已用了此阵,将之活活杀死在了阵中。
      
      谢姮能战这么久,还能把江音宁毫发无损地送出来,足以说明她的实力。
      
      越伤越强。
      
      果然名不虚传。
      
      但就算知道她体质特殊,实力不弱,殷晗也完全没想到会这样。
      
      在他眼里,谢姮就算与别人不太一样,那也只是个守封印的而已,平时她就不爱与人说笑,死板又无趣,只会默默站在君上身边,听话又温顺,不像是个如此实力深藏的。
      
      “我们……我们去想办法救救她吧?师妹是因为我才进去的。”江音宁伸手去拉殷晗的衣袖,又担忧道:“这样的情况,是不是只有去找师兄了?”
      
      殷晗回过神来。
      他的目光,从江音宁纯净无害的小脸上,慢慢挪到阵中的谢姮身上,盯着她周身浓郁的魔气。
      
      这魔气可真浓郁。
      真像是入了魔。
      
      找君上?
      君上若亲自过来,谢姮又要怎么向所有人交代这一身魔气?
      镇守封印之人,自己却一身魔气。
      
      殷晗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对上江音宁疑惑的眼神,他拂袖道:“走,我们这就去找君上,救她。”
      
      “救她”二字,他咬得极重。
      
      -
      
      谢姮已经杀得筋疲力尽。
      
      就算没了江音宁拖后腿,不压制魔气,把所有实力都使出来,但受伤了就是受伤了,打不过就是打不过。
      
      即便是她已跨入道虚境的门槛,也还是不够应对这种级别的杀阵。
      
      这杀阵还有一厉害之处——就算能打得过那些剑,也会逐渐灵力枯竭,活活被耗死在里面。
      
      谢姮艰难地喘着气,浑身上下每一处骨骼都在打抖。
      身上的衣裳已经破开了好几道口子,肩上和背上都有伤,连伤口都冒着黑气。
      
      她在等下一次生门。
      
      只要她能熬,便还有生机。
      
      众人闻讯而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画面。
      
      那剑阵急速运转,周围的灵气朝此汇聚而来,形成一道强劲的风眼,六道杀星阵的威力已攀升到了十分可怕的地步,让他们想到当年杀魔将的情景。
      
      而阵中的黑衣少女红唇染血,周身冒着丝丝黑气,原本束起的长发散落在了肩上,正手握思邪剑,还在奋力地躲开那些杀气四溢的剑。
      
      所有人都看得有些呆滞了:“……”
      
      这这这、这是真的吗?
      
      谢姮居然这么强?
      
      能挺到现在,谢姮怕不是已经有道虚境的修为了吧?她到底什么时候突破道虚境的?!
      
      他们尚未回过神来,身边便掠过一道清隽冷漠的身影。
      是谢涔之。
      
      谢涔之负手而立,眉心冰冷,黑眸沉沉地盯着阵中的谢姮。
      
      所有人都能看出他的不悦。
      
      殷晗连忙上前,弯腰道:“君上,您看谢姮已经快撑不下去了,只是她身上这魔气……”
      
      这一句话,瞬间引起了一边哗然。
      
      魔气?
      
      众人都转头看去,观察着谢姮,这才注意到,那些迅疾剑光之下,果然有极为浓郁的魔气。
      
      谢姮这一身魔气……是从哪来的?!她入魔了?!
      
      殷晗目光一转,平日与殷晗交好的王乾长老也连忙道:“想必正是因为这魔气,这万剑台中的剑才如此失控,谢姮虽是镇守禁地之人,可这魔气未免也太重了,哪里像个正道人士?”
      
      立即便有人附和道:“正是!若是让不明情况的人知道了,倒以为谢姮真的入魔了,到时候被有心人传了谣言,岂不是就成了我们藏云宗收纳魔道之人?”
      
      殷晗冷笑道:“若是谣言便也罢了,可谢姮这状况,可别是真的入了魔。”
      
      谢涔之站在原地,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句,突然冷淡道:“她没入魔。”
      
      他一开口,周围那些人便立即噤声,不再议论。
      
      谢涔之的目光远远地落在谢姮身上,终于抬脚,缓缓靠近万剑台。
      
      他突然飞身而起,抬起手来,掌心浑厚的灵力汇聚出去,对着那剑阵猛一拂袖。
      
      “哗啦——”
      刹那间白光乍起,强大而汹涌的威压如海潮,徐徐向周围荡去。
      
      万剑齐出,地动山摇。
      
      风被强大至极的灵力积压成了锋利的薄片,以常人肉眼难以识别的速度,攫杀一切!在阵外人的肌肤上留下极窄的血痕。
      
      阵破。
      
      阵中的谢姮猛地收剑,力道一泄,撑着剑半跪在地,低头喘着气。
      
      一双熟悉的云纹黑靴,在她跟前停下。
      
      谢涔之的嗓音极冷。
      冻得她背脊发凉。
      
      “可知错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