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谢姮盯着那株天枢草。
      
      她握着剑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江音宁擅闯禁地,没有拿到天枢草便被带走,但谢姮记得,他们都说过,生长于禁地的天枢草灵气充沛,能祛除体内的阴寒之气,利于谢涔之恢复元气。
      
      罢了。
      只要能帮到他。
      
      谢姮弯腰,将那株天枢草连根拔起,放入了储物袋之中,才御剑而起,匆忙赶回了住处。
      
      谢姮不记得自己一路是怎么回去的。
      
      她被封印伤得不轻,魔气入体,搅得她五脏六腑钻心地疼,御剑一半已是极限,待到她赶回去,刚泡进后山灵池之中,便呕出了一口猩红的血。
      血中泛着丝丝魔气。
      
      痛感仍未消减,谢姮抿紧唇,缓缓吸收着灵池周围的灵气,强行压制体内翻涌的魔气。
      
      虽说她常年累月镇守封印,对吸收体内的魔气,早已十分熟稔。但今日实在是超乎意料,谢姮接连被伤两次,已是有些吃不消。
      即便她已一脚跨入了道虚境。
      
      如今修仙界下阶修士实力等级颇多,往上的强者,根据自身修为、所佩神剑、上古灵器、所修流派的不同,各有本事,实力划分倒也不那么严明,但仍然有三个沟壑分明的境界。
      
      其中最低等的上阶修士,便是道虚境,随后便是化臻境,最终便是归元境。
      再往上,便是无可估量的大境界,往往便是上古神祗所拥有的实力。
      
      但,对修仙界来说,神族已算是极为陌生的名词,千年之前神界便日渐式微,无数真神相继陨落,上古神族逐渐销声匿迹,只有极北之境,羽山之外,才有罕见的神族踪迹。
      
      那些神族性情高傲,行事狂放不羁,多隐于世间,极少再插手三界之事。
      
      如今,即便是三个境界中最低等的道虚境,人数也不多,藏云宗便占据天下七成,乃是整个东域最强盛的势力之一,其门徒遍布天下。
      
      化臻境的修士更是凤毛麟角,除了几位蓬莱北海的仙尊勉强跨越这个门槛,便只剩下唯一一个化臻境大圆满的人——谢涔之。
      
      年纪轻轻,便能超越芸芸众生登顶至尊之位,谢涔之的天赋可以用“恐怖”二字来形容。
      世间已找不出第二个如此根骨的奇才。
      
      至于归元境,也不是没有,只是那些人修炼早已千年,比起与才两百岁左右便能达到化臻境的谢涔之,也算不得什么了。
      
      他如此之强,强得让众生甘愿俯首膜拜。
      
      谢姮也时常觉得自己追赶不上他,甚至会觉得,他就像是一座大山横亘在她眼前,望之可及,实则相隔千里。
      
      就算她天生仙骨,天赋极好,在失忆后重新修炼的前提下,历经百年,也在几天前才刚刚跨入道虚境的门槛,根基都还未稳。
      其中也不乏她暗中,无法言说的努力。
      
      谢姮被封印所伤,已无力再斩杀那些被魔气侵染的妖兽,她需要让谢涔之亲自派人解决,拖久了怕出什么岔子,那封印里的魔可不是好对付的。
      
      惦记着禁地之事,谢姮不敢疗伤太久,等到稍微恢复体力之时,便匆忙出去。
      
      走出灵池之时,已是两日之后。
      这个时辰,谢涔之应还在议事的明宸殿。
      
      谢姮换了身干净的衣裳,不让自己显得狼狈,便悉心包好她采来的天枢草,径直去了明宸殿。
      
      此刻,明宸殿内正剑拔弩张。
      
      右尊使殷晗正与人高声争论,神色冰冷,“只要是妖,便该杀!闯入天溟山的妖,一定就是杀了那些人的祸首!如今妖魔沆瀣一气,依我之见,便该肃清天溟山周围的所有妖!”
      
      “荒谬!”与他争论的老者沉声道:“万物皆有灵,在调查清楚之前,不可妄杀生灵,更何况,天溟山靠近北域神族,那些妖或许只是为了吸取神族气息修炼,若是错杀了当如何?”
      
      殷晗拂袖,反唇相讥,“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就算他们没有杀人,那也绝非善类,若禁地封印被那些妖解开,问虚长老可担得起这责任?”
      
      谢姮正好走到门口,听到这些话,皱了皱眉。
      
      如今三界仍不太平,仍有魔族不断作乱,大肆报复诸多仙门,想要解除封印,救出鬼都王,许多地方都陆续发生了蹊跷之事,有许多人惨遭毒手。
      近来人心惶惶,想必最近又出了什么事。
      
      谢姮跨进门槛,扬声道:“禁地有我看守,右尊使是看不起我么?”
      
      她一说话,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包括上方,背对着众人、负手而立的谢涔之。
      
      今日他着一身玄衣,墨发玉瞳,身披鹤氅,金丝蓝袖淡淡垂落,望之高不可攀。
      
      谢姮和谢涔之对上了视线。
      一见到他,她的心便倏然暖融融一片,化成了一滩水。
      
      她扬起唇角,水亮的眸子落在殷晗身上,笑道:“只要我还活着,封印是不可能破的。”
      用命去守护封印,便是她的职责。
      
      殷晗面色一僵,又不悦道:“谢姮长老太过自信,话可不要说的太早,将来若是封印破了,你可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谢姮一顿,刚想说话,便听到一道熟悉的女子嗓音,“谢姮师妹是师兄身边最信任的助手,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她这么厉害,一定能守好封印的!”
      
      这声音……
      
      谢姮一顿,循声看去,这才注意到安静坐在角落里的娇小人影。
      
      江音宁。
      
      江音宁披着厚厚的鹤氅,像是大病初愈,长发散落在肩头,小脸素白,不施粉黛,如一朵风中摇曳的出水芙蓉。
      
      这鹤氅……
      
      谢姮认得。
      这是谢涔之的衣服。
      他的所有衣裳,她都有过手一遍,会仔细在上面绣好精美的纹路,一针一线,用那只拿剑除魔的手,仔细缝制她对他的喜欢。
      
      在这个议事的正殿,除了谢姮,旁的无关女子,素来是没有资格进来的。
      
      可她……她怎么在?
      
      谢姮盯着江音宁,眸光颤动,一时忘了接下来要说什么,只觉得心里倏然塞了一块巨石,极重无比,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袖中的手越攥越紧。
      
      谢姮垂下眸子,抿紧了唇。
      
      下一刻,手臂却一紧。
      
      谢姮一僵,下意识挣动手臂,往后退了一步。
      她抬眼,正好看到挽着自己、笑靥如花的江音宁。
      
      江音宁亲昵地挽着谢姮,仰着小脸,一脸天真无邪的可爱,“谢姮师妹是我师兄的人,那一定是极好的人,我相信她,殷晗哥哥,你该收收自己的暴脾气,怎能这么怀疑别人?”
      
      原本声色冷厉的殷晗,此刻突然缓和了神色,无奈地说:“你这丫头,议事殿上,也由得你插嘴。”
      
      江音宁笑嘻嘻道:“那也是我师兄肯带我来的,况且,我只是打抱不平而已,谁叫你欺负我的救命恩人。”
      
      江音宁说完,转身看向谢姮,小脸红彤彤的,兴奋雀跃道:“谢姮师妹,是你救了我,我还未曾向你道谢呢!你那日真的好厉害啊!”
      
      谢姮:“……雕虫小技罢了。”
      
      谢姮有些不太自在。
      
      她从未见过有人如此亲昵地称赞她,仿佛她和江音宁,是认识许多年的朋友。
      
      江音宁又摇着她的胳膊,顺势道:“如果我也能像你一样斩妖除魔就好啦,你可以教教我剑法吗?”
      
      教她剑法?
      
      这一瞬间,谢姮脑子里下意识浮现师尊和谢涔之的训诫。
      
      她必须时刻镇守封印。
      若有违背,则是守不住道心,对不起天下苍生。
      
      莫说是教导旁人剑法,这些年的谢姮常年守在禁地,其余时候便是在谢涔之身边,所接触的人也不多。
      便连能说话的朋友,除了聂云袖,也再也没有旁人。
      
      谢姮尚未拒绝,一边有人插嘴笑道:“你这小丫头片子,能学会如何御剑就不错了,还想学斩妖除魔?以前看到一只小妖,只会吓得往别人身后躲。”
      
      江音宁瞪了过去,抬着下巴轻哼一声,“那是因为有你们保护我呀!我以前不会,那也是我师兄惯的,要怪也怪我师兄,我才不是学不会呢!”
      
      说着,江音宁朝上首看去,“师兄!你说是吗!”
      
      话题忽然转到了谢涔之身上,众人神色微微一变。
      
      气氛忽然有片刻的安静。
      
      江音宁这话,虽只是开玩笑,但拿到议事正殿上来说,也有些许大不敬的意味,陵山君冷漠严肃,甚少有人敢在他跟前如此放肆。
      
      方才大家都比较熟稔自然,此刻一提及陵山君,周围的人便下意识往上方觑了一眼,纷纷面露恭敬紧张之色,低下头去,不敢再多开一句玩笑。
      
      这下完了。
      
      这小丫头没个分寸,玩笑开过了。
      
      众人正焦虑紧张间,便听谢涔之淡淡道:“无妨。”
      
      他说无妨。
      
      谢姮蓦地抬眼。
      她突然想起,上次谢涔之惩处的一位弟子,便是因为在议事殿上仪容不整,出言不逊,被罚了整整面壁三日。
      但也许,就像江师姐口中的从小溺爱一般,谢涔之是这样宠她的。
      
      他们嬉笑着说着从前的事,谢姮却从不知晓。
      
      谢姮感觉有些头晕,猛地闭目。
      
      谢涔之又道:“阿姮无暇教你,你若想学,便让殷晗抽空指点一二。”
      
      殷晗无奈一笑,江音宁兴奋地点头:“师兄最好了!”
      
      谢涔之目光从她身上掠过,眼底有了星零笑意,又看向其他人,继续下令道:“天溟山靠近北域神族,情况特殊,关于天溟山之事,本君先令左尊使宋西临前往天溟山调查,今日之事,不必再议。”
      
      宋西临出列俯首:“属下遵命。”
      
      “都退下罢。”
      
      众人面面相觑,但谁也不敢再多置喙一句,便渐渐地退了下去。
      
      谢姮想着禀报禁地之事,便站着没走。
      
      与谢姮一起没走的,还有江音宁。
      
      江音宁似乎有话想说,等所有人散去,这才放开挽着谢姮的手,把身上的鹤氅取了下来,塞到了谢涔之手中,“谢谢师兄!我已经不冷啦,师兄这几日照顾我,实在是让宁儿感到过意不去。”
      
      江音宁说着,便愧疚地低下了头去,失落道:“都怪我没用,从前都是师兄照顾宁儿,宁儿第一回想为师兄做些什么,却反倒给师兄添了乱子,连命都差点丢了……却还是未曾从禁地里拿到那株天枢草,不能帮到师兄……”
      
      “我不如师妹厉害,连拿一株天枢草都做不到,真没用……”
      说着,她吸吸鼻子,眼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天枢草。
      
      谢姮突然想起来此行的目的,便将手伸入袖中,连忙要掏出天枢草。
      
      “我不需要。”
      
      谢涔之看着江音宁,淡声宽慰道:“下回不可再胡闹,也莫听旁人胡说,我不过是些小伤,并非一定要用天枢草疗伤,你与其做这些无用的功夫,倒不如好好练功。”
      
      谢姮正要拿出天枢草的手,就这样僵住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前期并不是为虐而虐死去活来,也有啪啪打脸和斗智斗勇,谢姮是成长型的~彻底失望才会选择挖心,恢复记忆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别急嗷!!!
    前期也不难看的!卑微求别养肥QA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