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灵异文里虐渣(4) ...

  •   楼终的病房断断续续来了许多人,于其,严谨都只能退出病房外,给客人和楼终一点私人空间。
      于其羡慕的对严谨说:“大师兄人缘真好,谁都愿意过来看他。”
      严谨看着于其靠在墙上和小老鼠一般的模样,他笑着揉揉于其的脑袋,“羡慕什么,羡慕他没了灵根,不能修炼了。”
      
      于其不高兴的瘪嘴,“不许你这么说。”
      严谨使劲压压于其翘起的头发,“事实还不让说了。”
      于其抓住严谨的手,“不许说。”严谨总是无所顾忌的和楼终讨论他没有灵根以后的计划,于其看他不爽很久了。
      于其每次受伤,都需要很久才能忘记,他们也该对这件事闭口不谈,等楼终放下忘记。
      
      于其眼睛又黑又圆,睁大眼睛瞪人的时候,很像不甘心被人欺负的小动物,于是严谨更加用力的捏住了于其的小脸蛋,“你大师兄没你想的那么脆弱,他会找到办法的。”
      那天坐飞机过来确定了楼终的灵根问题后,严谨就把楼终的情况发送到了APP上,提醒其他人做任务时小心防范,楼终失去灵根的消息也由此传遍了玄学圈。
      
      在玄学界,失去灵根和丢掉性命是一样的,也是由此,有这么多人赶到医院来看楼终。
      病房内,楼终的朋友们坐在他的病床边,沉默不语。
      楼终扬起笑容,“你们苦着一张脸,是打算给我开一个批评大会吗?”
      屋子里的人一下子都笑了,知道楼终还有心情开玩笑,他们紧绷了一路的情绪松了些。
      
      楼终看着他们,认真的说:“我没事,在你们心里,一个小小的坏事就能把我打倒吗?”
      屋子里的客人用眼神告诉楼终,当然不会,谁都可以被打倒,你不会。
      染着粉色头发的女孩子郭茉爽朗的笑了,“不会,你可是从小就吊打我们的顾云东!”
      
      屋子里的人都对楼终怀有复杂的感情,从他们开始修炼开始,楼终的名字就是他们的噩梦!
      每次考核,楼终都是第一名,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他们的自信心,但偏偏楼终人格魅力满点,他对人至诚至善,只要和他相处过,就绝对不会讨厌他!
      所以他们都对楼终又爱又恨。
      
      这次楼终受伤后,他们围在楼终的床边,绞尽脑汁的给楼终讲笑话,为了哄楼终一笑,他们互揭其短,以爆料对方丑事为乐。
      轮到郭茉说笑话时,她想了想,“今天我就要揭穿楚温娴的真面目,她是绿茶成精!”
      郭茉硬cue不在这里的楚温娴,大家都愣住了。
      楚温娴是顾云东的小师妹,龙虎山上唯一的女弟子,也是顾云东的未婚妻。
      
      屋子里顿时寂静无声,大家都不敢动了,只敢用余光去看楼终表情。
      楼终适时摆出无所适从的模样,但他内心却很平静,他知道总要有人说到楚温娴的。
      楚温娴是小说的女主角,是霍临的官配,顾云东是蛮不讲理强迫楚温娴和他订婚的反派。
      不过那是小说的设定,现实里却截然相反。
      
      楚温娴是龙虎山楚长老的女儿,她生母早逝,于是被楚长老接到龙虎山教养,和顾云东算是青梅竹马的长大。
      只是顾云东天赋卓绝,楚温娴却天赋平平,强烈的对比引发了楚温娴的嫉妒,她时不时与顾云东发脾气,因为输给顾云东就哭着流眼泪。让顾云东平白无故做了恶人。
      好在顾云东生性敦厚,并不在意娇纵敏感的楚温娴的恶性子。
      
      顾云东对楚温娴的包容被楚长老看在眼里,他担忧楚温娴天赋平平,未来日子不好过,就找到张真人要给两个孩子定下婚约,张真人自是不肯,楚长老无赖的把信物往张真人怀里一扔,出了张真人的院子门,就向玄学界宣布了楚温娴和顾云东的婚事。
      顾云东那时不过七八岁,听到自己和楚温娴定亲了,还以为大人要和他们玩过家家,随口就应了,于是这件事就被定下了。
      
      往后两个小孩越长越大,楚温娴总是以顾云东未婚妻自居,不许顾云东接触其余女弟子,还借用顾云东的好人缘建立自己的关系网,与不少男弟子关系亲密。
      顾云东性子虽好,但也不是软包子被人欺负,他直接找到楚温娴,要求她行为端正。
      
      顾云东刚开了个头,楚温娴的眼泪就下来,“你污蔑我,我是你的未婚妻,你居然污蔑我。”
      楚温娴一掉眼泪,顾云东头都大了,君子如他都觉得楚温娴有些难以应付,他坚持道:“我没有污蔑你,这是你自己越界了。”
      
      楚温娴不承认,她让顾云东拿出证据,“我是你的未婚妻,你不相信我,选择相信外面那些风言风语,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太让我伤心了。”
      顾云东直接被打蒙了,他行事端正,并不能理解楚温娴胡搅蛮缠的招式,但他还是坚持道:“我并非相信风言风语,我知道你的性格。”
      
      楚温娴不想回答顾云东的问题,而顾云东直言她性格不好,更是让她又羞又气,她气死顾云东这个死直男了!如果不是顾云东是年轻一辈里天赋最好的,楚温娴早就想和他分手了。
      楚温娴不想和顾云东说话,直接转身逃走了。
      这事直接让顾云东坏了对她的印象,他最不喜欢的便是逃避事情了。
      
      楼终回想到这里,为顾云东的悲惨遭遇叹口气,幸好顾云东不知道,楚温娴跑了以后就和她手机里的备胎们怒骂顾云东是个渣男。
      故事里,顾云东失去天赋后,楚温娴和楚长老立刻和顾云东的划清了界限,对外的口径都变成了订婚是小儿女的戏言,做不得数。
      想来这个消息已经被楚温娴放出去了,郭茉才会这么生气。
      
      郭茉无视屋子里的各色眼光,盯着楼终的眼睛说:“楚温娴那个女人,听到大师兄你没了灵根,立刻就和你解除了婚约,还把责任推到你身上,说是你性格木讷,是个木头直男,不懂照顾女孩,才分手的。”
      郭茉气狠狠的说:“当时她贴着你炒作的样子我们都看到了,现在转过眼就不认了,她不是绿茶,谁是绿茶!”
      
      楼终沉默了一阵,屋子里空气一下子紧绷起来,直到楼终对他们说:“那是她的自由,妇女们早就站起来了。如今是新社会了,咱们不兴过去那套一婚定终生可好?”
      郭茉无语凝噎,每次楼终的笑话她都笑不出来,没有幽默感就不要硬说笑话啊!
      
      “我是在意她解除婚约吗?我是在意她一直占你便宜,现在还欺负你!”郭茉不肯轻轻放过这事,楚温娴做的这些事把她恶心坏了,楚温娴就是看准楼终人品好,所以敢这样子欺负人。
      坏人欺负好人,真让人生气!
      楼终包容的看着郭茉发脾气,等她说完冷静下来后,他笑着说:“你换个角度想,我这是摆脱了一个大麻烦。”
      
      郭茉一下子说不出话了,她红着眼睛说:“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放弃的是什么,你这么好。”
      楼终真怕她下一句就是,她不嫁我嫁,赶紧打断她,“郭茉,我未来会越来越好,到那时,她就知道自己错过什么了。我向你保证,我和她一点关系都不会再有了。”
      郭茉对楼终点点头,“嗯,大师兄,我相信你会越来越好。”
      
      郭茉一行人来得快去得快,在于其还没来得及和他们好好聊聊的时候,他们就离开了。
      于其窝在楼终的床边说:“大师兄,你怎么不多留他们一会,我还想和郭茉姐说说话。”
      于其喜欢郭茉,郭茉性格直爽,人又长得漂亮,小弟弟们对她毫无抵抗力。
      
      楼终笑着答复于其:“他们还有事,既然我没事,他们就离开了。”
      于其叹口气,“我还没认真的郭茉姐说话呢。”
      楼终摸摸他的头,“以后还有机会。”
      严谨和楼终对视一眼,他问道:“你告诉他们了?”
      楼终对他摇摇头,“没有证据之前,我不想告诉谁。”
      严谨点头,于其好奇的问:“告诉什么,我也想知道。”
      
      严谨不客气的敲了一下于其的头,“小孩子不要管那么多。”
      于其愤愤不平的撇嘴,“我马上就要出山了,不是小孩子了。”
      严谨把他从楼终床边提起来,“好了,小大人,快去给我们买晚餐。”
      
      于其知道他们是要支开他,他刚想生气,又想:他可以偷听,所以他乖乖出去了。
      谁知道严谨好像看穿了他心思一样,一直站在门口看着他走进电梯。
      于其好气愤,可惜无法反抗这种霸权,只能搭着电梯下去买晚餐了。
      
      楼终看着严谨带着笑走进来,忍不住劝道:“你别老欺负他。”
      严谨立即摇头,“我这不是欺负他,我这是社会的教育。”
      见楼终还要碎碎念,严谨感觉打断他,“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霍临是嫌疑人?”
      楼终解释道:“我们没有证据,霍临的任务路线和我的并没有太大重合,霍临是我师弟,我不能在外这么说他。”
      
      严谨翻了个白眼,“你真是烂好心。”
      楼终含笑看着他,“知道你的心思了,在事情确定之前一定不污蔑你师弟。”
      楼终笑着安抚严谨:“他现在一直待在龙虎山修炼,没有危险性,所以别那么着急,严谨。”
      严谨翻了个白眼,“知道了,就你最耐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