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灵异文里虐渣(3) ...

  •   严谨第二天就赶到了楼终所在的病房,一见面他先开了个玩笑,“为了来看你,我可是买了张两千的机票,你必须得给我好起来。”
      楼终和他碰碰拳,无奈的说:“知道了。”
      严谨看着楼终手上的绷带,眼睛一热,他赶紧遮掩过去,“你这伤看起来很严重啊!”
      
      楼终对他扬了扬手臂,“没事,就是看着严重,其实一点也不疼。”
      严谨已经拿起了床头柜上面的病历,听到楼终这么说,他立刻扬眉说:“断了两根肋骨,还和我说不疼,你这逞强要面子的性格什么时候能改改!”
      楼终无奈一笑,“没有,真不疼。”
      
      严谨嘟囔道:“我还不了解你,你出山后,所有任务都是我交给你的,任务量最大,打起架来最拼,又是最不居功的,你这性格,说的好听是温文尔雅,说不好就是忍气吞声。”
      楼终反驳道:“听你这么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特殊部门天天欺负我呢。”
      
      严谨哼哼两声,不搭理楼终了,若不是他接任务的时候,总是看准了楼终的能力才接,楼终早就被局子里那些老狐狸吃得皮都不剩了。
      不过,要不是楼终是这样的性格,他大概也不会和楼终成为朋友。
      玄术APP上面那么多人,也就一个楼终让他刮目相看,缠着要做朋友。
      
      严谨把病历本翻完,确认楼终身上的伤不会造成后遗症后,他紧绷了一路的心神才稍稍松了些,心神一松,严谨就开始挑剔起来了,“我到了这么久,你也不给我倒杯水。”
      楼终刚弯腰要去找杯子,严谨立刻制止他说:“哎呀,你这身体铁打的,断了两根肋骨,还弯腰倒水。”
      
      楼终好脾气的停下,心平气和的问:“你要不要喝水?”
      严谨知道自己的反复无常,也只有在楼终面前他才敢这么做,因为他知道楼终不会生气。
      这是严谨和楼终之间的一个小游戏,他用各种方式为难楼终,楼终一一化解,游戏结束后,两人都不会放在心上。
      
      严谨理直气壮的说:“喝,我自己来倒。”
      严谨倒杯水一口气喝光,然后他不安分的坐到凳子上,他问道:“你说你不能修炼了,真的吗?”
      楼终对他点点头,“我的灵根消失了,我感受不到天地间的灵气了。”
      
      严谨倒吸一口气,“我从来没听说过灵根会消失,根据我们部门里的记录,无法感受到灵气一般都是灵根出了问题,你确定这是真的消失了吗?”
      楼终语气平静的说:“是真的,不是出了问题,而是彻底消失了。”
      虽然楼终语气平静,但是严谨一想到,楼终过去二十年苦修,一朝化为乌有,他就很为楼终伤心。
      
      严谨眼圈一红,但专业的本能还是让他再次确认道:“灵根消失,你有什么证据吗?”
      楼终笑着说:“灵根是我们和普通人的区别,我们可以吸收灵气,灵根受伤了,也只是灵根无法留住灵气,甚至无法吸收灵气,但他们从来不会感知不到灵气的存在。”
      “严谨,我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了。”楼终和严谨强调道。
      
      严谨眼泪彻底忍不住了,豆大的泪珠从他眼角溢出来,他赶紧拿大拇指擦掉,一边擦他还一边对楼终说:“你不许笑了,哪有受伤的人还要打起精神安慰别人。”
      楼终不笑了,但他的眼神依旧很平静,“别多想,严谨,我知道自己的情况。西方人不是说:上帝关了一扇门,便会给你开窗。说不定未来有人会把这定义为我另一段辉煌人生的开端。”
      
      严谨又哭又笑,他握住楼终的手,无论见识多少次,他都会为楼终面对灾难的豁达而感动,他总是如此坚强,却不知他们并不想他如此坚强。
      “顾云东,我命令你,不许把伤心憋在心里,你现在必须给我哭!”严谨强硬的命令道,无论楼终表现得多么平静,他都不相信。前二十年的生活化作泡影,即使是顾云东,也不可能如此淡然!
      
      楼终哭笑不得的看着严谨,他老实说:“我在人面前哭不出来。”
      严谨愤愤不平道:“那个大师兄的身份把你害惨了,你不过二十岁,就和那些前辈一样爱面子了?”
      楼终道:“我并不爱面子,我只是习惯了,我是大师兄,我得照顾好他们。”
      
      严谨眼圈又是一红,你照顾他们,你才二十岁,担这么多责任不累吗?严谨生硬的转换话题道:“你说你的灵根消失了,那你还记得这是怎么发生的吗?”
      顾云东什么都没看到,他自然说不出什么,但是楼终手握剧本,他知道这是谁做的。
      
      楼终告诉严谨,“背后偷袭我的不是厉鬼,是人。”
      严谨皱眉,“我们没有收到邪修在这附近活动的消息。”
      严谨一下子就信了,楼终好奇的问:“你都不问我为什么这么说吗?”
      严谨瞪着楼终,用表情生动的表达了:你居然怀疑我对你的信任!
      
      “你说说你是怎么确定那是人的?”严谨敷衍道。
      楼终心里有些温暖,他根据剧情解释给严谨听,“我并没有看到偷袭我的人真容,但是我确信我身上的伤都是和厉鬼伤的。偷袭我的人用石头砸了我的脑袋,这是脑震荡的原因,灵根的突然消失,除此以外,我没有任何伤痕。”
      
      严谨分析道:“的确,这不是厉鬼的行为模式,厉鬼很容易被情绪控制,如果是两个厉鬼,在你昏倒后,他们绝对不会留你做活口。”
      楼终问:“你怎么一开始不这么想?”
      严谨叹气,“虽然知道厉鬼做事不留活口,但对我来说,你是我的朋友,任何好事情发生在你身上,我都觉得是应该的。”
      
      楼终乐不可支的说:“严谨,你这可一点也不严谨。”
      严谨红着脸说:“人之常情,怪不得我。”
      严谨紧张兮兮的转移话题,“你对偷袭你的人有猜测吗?”
      楼终回答:“我觉得是霍临。”
      严谨想了好一阵,才想起楼终那个不起眼的小师弟,他情不自禁的问:“不可能吧,他还能偷袭你?”
      
      不是严谨看不起霍临,而是霍临实力与楼终相差太多,一个楼终可以打十个霍临都不带眨眼的。
      严谨见过霍临的资料,他出山不过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里,他只解决了一个地缚灵,稍有难度的任务都会失败,完全不能与楼终相比。
      
      楼终对着严谨点头,“他或许有什么奇遇,他突然出现把我接回来这事有些奇怪。”
      严谨皱眉,“听起来是有些奇怪,不过他接的任务就在这一块,可能是巧合。你们不是师兄弟吗?他为什么要害你?”
      严谨道:“按照你的性子,我不信你会和他结仇。”
      
      楼终耸耸肩,“我这么厉害,说不定他嫉妒我。”
      严谨一下子笑了,“你能这么想,真是出乎我意料,你以前从不觉得别人有坏心思。”
      楼终无奈的说:“不要把我想的那么笨,只是这些没必要说穿,出口伤人。”
      严谨翻了个白眼,“反正你就喜欢自己受气。”
      
      楼终找不出理由反驳严谨的话,毕竟原主确实是那样的性格,“好了,不说这些了,你能把霍临这三个月的行程调出来吗?”
      严谨拿出自己手机,进入APP后,输入了管理员密码,找到霍临的资料,他把资料下载发送到了楼终的手机上,“我把他的行程发给你的。”
      
      楼终向严谨道谢,严谨扯起嘴角,“不用这么客气,你也帮了我很多。”
      两年前,严谨初入特殊部门,对工作一头雾水的时候,是楼终很耐心的陪他一起琢磨,他都数不清楼终多少次陪着他去找那些老前辈面谈,如果没有楼终,那些老前辈根本不会搭理他这样的无名小子。
      
      想起那时候的时光,再看如今楼终躺在床上的样子,严谨又有点想哭了。
      靠,楼终这人有毒,发生了这么难的事情,他自己不哭,害得他这个朋友为他掉眼泪。
      楼终好像听到了严谨的腹诽一般,他认真的盯着严谨的眼睛说:“严谨,我真的很感谢你。”
      
      严谨回避开他的视线,“知道啦,知道啦。谁叫你是我朋友。”
      严谨慌忙间找了个话题,“怎么没人在这里陪你,不是说霍临把你送过来的吗?”
      楼终笑着说:“霍临把我送到这里后,就消失了,我师弟于其在这里陪我。”
      
      “张真人呢?”严谨追问道。
      严谨可还记得楼终发了帖子后,张真人在电话里怒气冲冲的指责他情报不过关,害得他徒弟受伤。
      严谨想到自己委屈巴巴的被骂了半个小时,就十分心塞。
      没想到仙风道骨的张真人骂起人来,也能让人哑口无言。
      
      楼终意外的问:“你怎么知道师父来这了?”
      严谨化身柠檬精,“你那师父把你看成眼珠子,问我要了你这次任务的所有资料,要去给你报仇。”
      楼终心脏被人不轻不重的撞了一下,顾云东身边的人都那么好,也怪不得他想要守护他们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