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灵异文里虐渣(5) ...

  •   进入深山老林找厉鬼为楼终复仇五天后,张真人从深山里出来了。
      他风尘仆仆的走进医院,满身泥点、不停掉灰,衣服上还有血迹的样子差点被保安赶出去,还是打了电话,于其跑出去接,才让张真人安全进入病房。
      楼终一看到张真人的样子就笑了,他问:“师父你这是去哪个泥潭打滚了?”
      
      张真人毫不客气的敲了大徒弟一个头栗,“住院后胆子变大了,居然敢调侃我。”
      楼终对张真人笑得开朗,“我知道师父为我抓厉鬼去了,多谢师父。”
      张真人不气了,他把身上的大包放下,对楼终说:“我没找到那个伤害你的厉鬼,往林子里面走了一两天也没找到。”
      
      楼终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他再次谢过了张真人对他的拳拳爱护之心后说道:“师父,背后偷袭我的小贼,可能不是厉鬼,而是人。”
      张真人皱眉,“人?为什么?”
      张真人立刻想到了楼终突然消失的灵根,他笃定道:“是为了你的灵根。”
      
      张真人站起身,在屋子里绕来绕去,嘴巴念念有词道:“我从来没听说过可以把灵根拿走的法术,难道那些邪修又想出了新办法?”
      楼终好几次想说话,都被在屋子里打转的张真人打断了,他只好无奈的看着张真人穿着脏兮兮的衣服绕着病房绕圈,头脑风暴。
      严谨好笑的看着这两人,他可没有胆子打断张真人这样的大师,乖巧的坐在一边,闭口不言。
      
      于是屋子里出现了诡异的一幕,一个看起来像是刚搬砖回来的六十岁老大爷,穿着沾着泥土、草根、树叶,以及看不出缘由的各种颜色的污渍的衣服,在屋子里大摇大摆的转来转去,还说着大家听不懂的话。
      旁边三个穿着干净的男孩,安静如鸡的在旁边等着。
      
      好不容易等张真人头脑风暴结束,楼终刚想说话,张真人就提起包,“我知道偷袭你的人是谁了,我现在就去找他。”
      楼终还没说话,张真人提着包就跑了,两只飞毛腿动得超快,跑出去的追他的严谨都没追上他。
      严谨追了一路后,气喘吁吁的走回病房,“你师父怎么不听人说话?”
      
      于其口快的回答:“因为师父觉得大多数人都是笨蛋,听他们说话是浪费时间。”
      严谨回忆起自己追在张真人后面大喊的行为,觉得自己确实表现得像个笨蛋。
      严谨立刻和楼终说道:“你快给你师父打电话,告诉他想错了。”
      
      楼终怜悯的看着严谨,“是什么让你觉得徒步从深山老林里出来,衣服都不换的人,会在包里放手机!”
      严谨很奔溃,“手机那么好用,为什么不用手机!”
      于其补刀道:“师父认为手机用多了,人会越来越笨,所以他不许我们用手机。”
      
      严谨立即将向老一辈玄学大师推广手机这事提上了日程,等他回到首都他立刻做提案,他们必须一人一个手机。
      于其和严谨诉苦道:“你不知道师父为了让我们拒绝手机诱惑,他做了什么!”
      严谨忍不住好奇心,他问道:“做了什么?”
      
      “他把我们宗门往深山里移了十几公里!”于其含着热泪怒声道。
      于其越想越委屈,“现代社会,不把龙虎山从山里面搬出来就算了,居然还往里面移了十几公里,简直不是人!”
      于其哭着对严谨说:“所有的师兄们,离开龙虎山除了过年就再也没回去过!问就是工作忙!”
      严谨心想:幸好他没有灵根。
      
      楼终含笑听着他们两人说话,等到他们两人说完,楼终告诉他们,“我身体好得差不多了,我想出院了。”
      于其第一个不同意,“不行,大师兄你身体还没好!”
      楼终眼神了然的看着他,于其立刻红着脸坦白了,“我不想回去!大师兄,我还有半年就满十八岁了,你要不再养半年的伤。”
      
      严谨拍拍于其的小脑袋,“你倒是会想。”说完后,严谨看向楼终说:“你脑袋受了伤,医生说你可能得脑震荡,你应该多观察一段时间。”
      楼终笑着说:“那也没必要在医院观察,再说你不要回首都工作吗?”
      严谨道:“你是我手底下最重要的任务者,我陪着你就是我现在最重要的工作。”
      
      楼终眼神怪异的看着他,“你和严部长打电话我都听到了。”
      严谨脸一红,特殊部门的部长是严谨亲舅舅,严谨抛下工作来这里找楼终,还给自己做了外勤的说明,他舅舅气得差点没跑到这儿把他抓回去。
      楼终看着严谨说:“我们回首都,我的伤在哪里静养都是一样的。”
      严谨考虑后,点了点头。
      
      严谨、于其很利索的给楼终办好了出院证明,三人一出医院就直奔飞机场,机票钱是楼终出的。
      当天购买的机票很贵,严谨还担心了一下。
      楼终坦然的说:“我做任务存了很多钱,机票钱算不得什么。”
      
      严谨差点当场仇富,拿着公务员的工资,严谨不拮据,但要他拿六千出来买飞机票,那是在割他的肉,吸他的血。
      三人坐着当天的飞机回了首都,特殊部门的严部长接的机。
      严谨一看到严部长,立刻把脖子一缩,动动五官,装出一副害怕羞愧的神情。
      我羞愧,我装的!
      
      严部长一看严谨那虚伪的笑容,嫌弃的移开眼神,“别装了,回去就让你好看。”
      严谨夸张的叹口气,义正言辞道:“严部长,楼终是我最优秀的任务者,他出了问题,陪在他身边是我的责任。”
      “没看到你对其他人这么殷勤。”严部长毫不客气的开嘲讽。
      严谨背过头,生气了。
      
      严部长懒得惯严谨的小性子,四人坐上车后,他把话题转到了楼终身上,他用一种机构内特有的和蔼语气说:“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楼终不讨厌严部长这种语气,严部长语气里虽然带着长辈常有的俯视,但关心并不作假。
      楼终笑着回答严部长道:“如果我想进严部长的特殊部门,不知道严部长肯不肯收?”
      
      严部长诧异的看着楼终,“你想进入特殊部门?”
      不怪严部长诧异,他是最常和玄学圈打交道的,经历过建国初期的破四旧活动,玄学圈子非常排外。
      虽然现在不少门派都和特殊部门建立了联系,也愿意从APP上接受一些任务了,但他们从不承认自己是特殊部门的一员,就比如你在美团上面点外卖,你不会觉得自己是美团员工一样。
      
      严部长谨慎的看着楼终,“你加入特殊部门和你的长辈们商量过了?”
      楼终对他摇摇头,“没有,但这件事我自己可以做主。”
      楼终不认为这事不能成,原主都能成功加入特殊部门,他一定也可以,他认真的看着严部长的眼睛说:“严部长,我无法继续修炼这件事,你知道吗?”
      
      严部长对着楼终点点头,“知道,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难过。”楼终是年轻一辈里最好沟通也最有天赋的人才,严部长这句话是真心的。
      楼终对他感激一笑,他说道:“谢谢您的关心,我身体好多了。只是我没有了天赋,APP上面那些任务我不能独自完成了,所以我想我可以加入特殊部门,作为你们的顾问。”
      
      严部长考虑了一下,他的手指紧张的在方向盘上面敲打了几下,接着他放松下来,好像已经做出了决定,他对楼终说:“欢迎你加入特殊部门。”
      一直竖起耳朵听他们说话的严谨立刻笑开了,他高兴得鼓掌说:“太好了,云东,我们接下来就是同事了,我会好好关照你的。”语气重点放在关照上面。
      把好话说出坏话的效果,这大概也是严谨的某种天赋吧。
      
      于其一直安静的听着,不发一言,他不知道大师兄为什么选择加入特殊部门,还没和宗门商量,但他愿意相信大师兄不会做出损害宗门的事情。
      楼终也很高兴,进入特殊部门,那么离他研究出普通人修炼的技术也就不远了。
      
      四人各怀心思的坐在车子上,任由车子把他们带到酒店里。
      严部长从口袋里掏出两张房卡,放到楼终和于其的手中,“房间已经替你们订好了,去休息吧。”
      严谨瞪大眼睛说:“我都安排好了,他们可以睡到我家里。”
      “睡到狗窝里吗?严谨,别欺负人。”严部长毫无心里负担的把严谨家归类为狗窝。
      
      严谨莫名其妙的被扣上欺负人的帽子,心里十分委屈,但他不敢反抗这个基威已久的舅舅,委屈巴巴的哼哼两声就不做声了。
      于其看着老是欺负自己的恶霸被威武的严部长毫不留情的镇压了,爽的不行,他恶劣的冲严谨做鬼脸,幸灾乐祸得十分明显。
      严谨手又痒痒了,可惜他还没动手,他就被一旁看着的严部长拎走了。
      
      严谨一下子萎了,想到接下来可能要面对的拷问,恨不得当场昏过去。
      他刚闭上眼睛,就听到严部长说:“你说这次错误,你要写多长的检讨书,才能让我放过你。”
      严谨立刻睁大眼睛,声音娇滴滴的奉承道:“舅舅你这么疼我,一定舍不得让我熬夜写检讨。”
      严部长轻笑一声,两只眼睛明晃晃的写着:呵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