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灵异文里虐渣(2) ...

  •   张真人赶到医院时,正好碰到楼终考核霍临的功课,他听见病房里霍临结结巴巴的背诵《黄帝四经》,楼终时不时的给他一点提示。
      隔着病房门,张真人都感受到了霍临的绝望,他松了口气,还有心情考核师弟,看来伤的也不是很重。
      张真人带着喜意推开了病房门,对上了霍临求救的眼神。
      
      张真人忍住笑意,亲昵的狭猝道:“老实养伤,别欺负你师弟。”
      见楼终视线对上张真人,霍临心神一松。
      楼终感知到霍临背着他的举动,微微扬唇,他是故意逼着霍临背经书的,霍临把他送到医院就想跑,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他现在还解决不了霍临,但让他难受还是能做到的。
      楼终不仅能让霍临难受,还能让人挑不出错误。
      
      楼终对张真人微笑着说:“师父,我没事。”
      张真人哼一声,不高兴的说:“你哪次和我说有事了,我不听你的,你把医生写的诊断给我。”
      楼终无奈一笑,他利索的指挥霍临说:“师弟,你快把报告给老头看,免得他整天猜测我骗他!”
      
      霍临此时还没有日后称霸玄坛的睥睨,对于楼终的命令,他心不甘情不愿的把病历从抽屉里拿出来交到张真人手里。
      霍临不想继续在这里受气,他低着头说:“大师兄和师父还有事情要说吧,我在外面等你们。”
      楼终温柔的看着他,“师弟,谢谢你把我送到医院来,麻烦你了。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你不要走。”
      
      霍临敷衍的点点头,转身离开了病房。
      他一转身,楼终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不见,霍临这一走肯定是不会回来了,这样也好,他在这儿,楼终也有很多事情不能做。
      张真人目睹了自己最温柔不过的大弟子变脸过程,略微心梗,怎么感觉弟子有点像圆慧那个笑面虎了。
      
      楼终面色严肃的对张真人说:“师父,我可能没办法继续修炼了。”
      张真人惊讶不已,他急匆匆的握住楼终手腕,听他的脉搏,“难道那厉鬼伤了你的丹田?”
      楼终任由张真人检验他经脉,原主上辈子多次寻医问药,都没有效果,张真人检查过后,就能发现他没有说谎。
      
      张真人不死心的检验了好几遍,楼终体内确实一丝灵气也没有,他强忍伤心的松开楼终的手腕,努力安慰楼终,“我们不是医修,看不出毛病,说不定只是灵根出了些问题,你放心,师父一定会找到办法医好你。”
      
      楼终心里叹气,他重复道:“师父,并不是灵根出问题,而是我失去了自己的灵根。”
      楼终诚恳的望着张真人,“师父,你相信我吗?”
      张真人看着爱徒认真严肃的眼神,说不出话,他知道顾云东不是轻易放话之人。
      张真人眼里满是痛楚。
      
      顾云东是张真人最喜爱,最自豪的一个弟子,偏偏在他刚刚展露锋芒的年纪就被厉鬼重伤,前程尽毁。
      他才二十岁!
      楼终不忍心看看张真人如此伤心,他安慰道:“师父,只是无法修炼了,我只是变回了普通人,我还活着,还是你徒弟!”
      
      楼终笑着补充道:“而且未来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说不定我会发现一条普通人也可以修炼的路。”
      张真人只觉得弟子在强颜欢笑,他不想让弟子这时候还担心他,于是他跟着演戏道:“难道厉鬼打你的时候,把你脑子也打坏了?”
      楼终嗤笑一声,“他倒是想,但那是个没脑子的。”
      
      张真人总觉得楼终这句话意有所指,但他不想追究,他徒弟被鬼打坏了,张真人舍不得说他。
      如今楼终就是说天是绿的,张真人都会附和他。
      张真人好好坐下,听楼终说了一堆不能修炼后的计划。
      什么吃遍天下美食,泡遍天下美女都是小事情,大徒弟还夸下海口,要创造部功法,让所有人都能修炼!
      
      张真人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好声好气的和楼终说话,等到楼终牛皮越吹越大,他终于忍不住堵住了楼终的嘴巴,他一个词一个词的说:“云东,睡觉,梦里什么都有。”
      楼终看着张真人情绪稳定了很多,安心的闭上了眼睛,这具身体确实需要多休息。
      
      见楼终陷入了深眠后,张真人出了楼终的病房门,怒气冲冲的去找厉鬼,该死的厉鬼,他要为他徒弟报仇!
      
      楼终再次醒来时,天已经黑了,病房里还有一个呼吸声,楼终以为是张真人,他有些感动的叫道:“师父?”
      啪的一声,灯光打开,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年轻冲到楼终的床头,两眼泪汪汪的看着楼终,“大师兄,你没事吧?”
      楼终在脑海里搜寻了一番,认出了此人是顾云东的六师弟,于其,“于其,你怎么来了?”
      
      于其两手撑在楼终的床边说:“我听到大师兄你受伤的消息,就买票来了这里。”
      楼终问:“你怎么知道我的病房号?”
      于其说:“师父告诉我的,他说你现在心情不好,让我多陪陪你。”
      于其性格天真开朗,很适合陪着经历了大难的楼终。
      楼终哭笑不得的说:“师父多虑了。”
      
      于其捧着脸对着楼终,两粒黑黑的眼珠子在泪水里滚过,显得十分伤心,“大师兄,我看了你的病历,你断了两根肋骨,全身擦伤,还有脑震荡,而且我在你身上感受不到灵力了。”
      楼终叹口气,于其为人单纯固执,不和他说清楚他是不会放弃的,“和你看到的一样,我受伤了,我以后都不能修炼龙虎山的功法了。”
      
      于其哇的一声哭了,“大师兄你那么好,为什么会发生在你身上啊!那个厉鬼是谁,我去把他抓过来,让他医好你的经脉。”
      楼终好笑的给他擦掉眼泪,“哭什么,我不是还好好活着吗?”
      于其感受到楼终手指擦过他眼角的力度,悲从中来,这么好这么温柔的大师兄,为什么不能修炼了啊!
      
      于其从小就特别喜欢大师兄,他可以说是大师兄带大的,大师兄总是把他照顾的,保护的很好,不让人欺负他,也没有让他饿过肚子,大师兄就像他的保护神一样。
      于其想到大师兄受了伤,现在还需要安慰他,就更加伤心了,他努力的忍住眼泪,他不能让大师兄来安慰他,他应该安慰大师兄的。
      
      楼终不知道于其那小脑袋短短时间里想了这么多,他含着笑容给于其擦眼泪,对此十分新奇。
      楼终没有养过小宠物,但于其圆圆眼睛,可怜兮兮哭泣的样子,很像求着他保护的小动物。
      楼终想要他开开心心的。
      楼终总是对纯洁的东西没有抵抗力。
      
      于其擦掉眼泪,嗓子还带着颤音说:“大师兄,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楼终点了顾云东记忆中最喜欢吃的几样东西,“我想吃蛋糕,提拉米苏,榴莲千层,雪媚娘。”
      于其如同撞鬼一样看着楼终,“大师兄,你不是最不喜欢吃甜食了吗?”
      
      楼终这才想起,顾云东为了保护自己完美大师兄的形象,所有吃起来可能不雅观,或者损害他完美形象的东西,他都告诉师弟师妹们,他不爱吃。
      楼终回忆起顾云东找到他以后,不停梳理湿头发的动作,原来不是觉得湿头发不舒服,而是觉得湿头发的自己不完美啊!
      
      楼终眼睛弯弯的对于其说:“你弄错了,我很喜欢甜食。”
      于其扁扁嘴,固执的说:“怎么可能弄错,我是最了解大师兄的!”
      楼终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我过去是大师兄,不能放纵自己,但如今我不能修炼了,我想过得自在些。”
      于其又想哭了,大师兄这么好,为什么这件事要发生在大师兄身上呢。
      
      楼终推了一把于其,“好了,小哭包,给我去买些甜点回来。”
      于其没有反抗的往门外走,走出病房后,他才想起楼终说的那些都是养病期间禁止食品,他赶紧打开病房门,对着楼终喊了一句,“大师兄,那些你都不能吃,我给你买营养餐回来。”
      说完,不给楼终反悔的机会,于其撒开脚丫跑了。
      
      病房里只剩下楼终一人了,楼终坐起身,他身上绑着许多的绷带,随着他坐起的动作,绷带无法及时的适应肌肉变化,勒得楼终有些难受。
      楼终坐起后,拿起了放在一旁充电的手机,他对顾云东手机上的玄学APP很感兴趣,如果用的好,他甚至可以用这个APP确定霍临的下一个下手对象。
      
      楼终进入APP界面,他点进顾云东的聊天记录,一个名为严谨的男人排在最上头。
      严谨是国家特殊部门成员,他负责在APP上面发布任务,和接受任务的道士和尚联系,确定任务进度。
      在楼终发布了求救信息后,严谨已经发了十多条信息过来。
      
      楼终打开一看,严谨发给他的消息大多是问他情况怎么样了,发现霍临接了楼终的任务后,严谨便和霍临对接了,他把霍临的回答发给了楼终。
      霍临说他伤的不重,只是肋骨断了不好移动,所以发布求救信息,严谨向楼终核实,并且询问他接下的厉鬼任务怎么样了。
      
      楼终给严谨打了电话,严谨在电话里头再三询问楼终的情况,看来严谨同样拜倒在顾云东人格魅力下,十分关心顾云东。
      楼终说:“我没事,情况和霍临告诉你的差不多,厉鬼任务我没有完成,我在做任务的时候,被人从后面偷袭,昏倒了,等我醒过来,厉鬼已经不见了,偷袭我的人我没有看到他的长相。”
      
      严谨忍不住猜测道:“是厉鬼的同伙吗?”
      楼终回答:“可能性不大,如果是厉鬼同伙,我不可能活下来。”
      严谨生气说:“不能这么诅咒自己。”他继续猜测说:“你老实告诉我,除了身体上的伤,你还有什么地方受伤了?”
      严谨非常了解顾云东,极其体贴,总是报喜不报忧,报忧的时候也在是瞒三隐四。
      
      楼终有些为顾云东的好人缘以及受到的关心感动,不过严谨不问,他也会告诉严谨,毕竟他来的目标就是打断霍临的翅膀。
      “我不能继续修炼了,像是有人把我的灵根天赋偷走了。”楼终平静的说。
      
      严谨气死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不早说!”
      “你等着,我马上给你找医修过去!”
      楼终一笑,“谢谢你,严谨。”
      严谨眼睛一热,“谢什么,应该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