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地图(捉虫) ...

  •   “老爷何苦生气,余氏虽不妥当,到底也是一片慈母心肠。三姑娘是她亲生的女儿,又从小养大,难免顾虑的多些。” 陈氏柔声劝道。“再者这林家到底与诚王府牵扯太过紧密了些。听说去年林家族里又送了个女孩儿进王府做了妾室。”说着叹了口气,“如今距离当年林侧妃去时不过四年的光景,林家怕是已经忘了当年的情境了。”
      
      林侧妃是林氏族里嫡支的长女,是林同知的族姐。嘉佑十五年选秀时被先帝指给了当时还未封爵的诚王做了侧妃。只是红颜薄命,嘉佑三十二年时因林家卷进了当时的诚王谋反案中,为了保全娘家自缢在了昌平行宫中,只留下个年幼的女儿,当真是可怜之极。
      
      林修远听着陈氏的话皱了眉头,思索片刻才道:“罢了,三丫头的婚事暂时先不要急着定了,待我写信去京里问问父亲的意见再说。”
      
      “是,我听老爷的。”陈氏笑应了,又说起了季萦来,“这几日正折腾着要送了好东西去京里给老太爷老太太呢,正好和老爷的信一起送去,说不得年前就能到呢。”
      
      “哦!是什么东西?羡哥儿和服哥儿走时怎么没给她一起带着?”很有兴致的样子。
      
      宋子羡和宋子服俱是二房的嫡子,宋家兄弟里排行第四和第六。上月里随着二房给京里送年礼的车一并去了京城。
      
      “老爷还不知道那丫头,一向是想一出是一出,做事没个定性,也不知是随了谁。”陈氏一幅头疼的样子,“前几日羡哥儿写了信回府,说是老太太受了凉有些咳嗽,她看了就记在心里,自己在古籍里找了方子,托李朗中制了枇杷膏,闹着要给老太太送去呢。”
      
      “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女儿,是个聪明孝顺的好孩子。”宋修远听了高兴,脸上一副与荣有焉的神色,又对陈氏道:“萦姐儿自小聪慧,性子虽散漫但一向有主意,以后想做什么都随着她。太太可别拘束了她。”
      
      陈氏听了这话,立马横了眉眼,嗔道:“老爷这是什么话,巴巴的叮嘱我这么些。萦姐儿是我嫡生的女儿,难不成我管的紧些不是为了她好,还会亏了她不成。”
      
      “好好好,是为夫说错话了,太太好歹原谅则个……”
      
      宋修远听着陈氏的语气不对,连忙告饶,直哄得陈氏和缓了脸色,两人这才睡下。
      
      ………………
      
      十一月初八,天空碧蓝如洗,太阳露了全脸,虽不温暖却也不冷,是个出门的好日子。
      
      早间晨昏定省时,陈氏嘱咐几位姑娘去林家吃酒的事:“午间各自在屋里吃饭,好好梳洗打扮了再来正房。每人带两个丫头,去了林家不要乱走,今日人多杂乱,小心碰见了外人。”又道:“慧姐儿你最年长,要看好了妹妹们才是。瑶姐儿是头次出门,好好跟着姐姐们,不许哭闹任性。”
      
      等姑娘们恭敬的应了“是”,才交待吴妈妈:“告诉给刘福来再好好检查检查出门的车架,今日姑娘们一起出门,不许有一丝差错。让跟着的丫头小子们收拾齐整了在二门外侯着……一会儿你亲自去挑几个体面些的媳妇子,跟着姑娘们出门。”
      
      吴妈妈恭敬的应了。
      
      陈氏就端了茶,道:“你们自去准备吧。”
      
      季萦几个鱼贯着出了门。
      
      吴妈妈领了差事早早告退去了外院,季萦姐妹几个一道出了世安院。
      
      路上,三姑娘笑着邀请季萦:“天儿还早,六妹妹去我屋里坐坐吧,顺道帮我看看送给林家姐姐添妆的东西可适当。”
      
      季萦看了三姑娘一眼,笑道:“三姐一向与林家姐姐交好,最是知道她的喜好,送的东西自然都是好的。”
      
      一旁的四姑娘也帮腔:“这送礼看中的是心意,心意到了就好,哪里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三姐一向心思细腻,今日怎么为着这样的小事拿不定主意。”似是若有所指的样子。
      
      “四妹妹何必打趣我,我一向是个没有主意的。”三姑娘不好意思道,“咱们姐妹里要说心灵手巧者当属六妹妹,就连学里的先生也夸六妹妹性情机敏,处事果断呢。”
      
      四姑娘一贯看不上她这逢迎的样子,刺道:“六妹妹如何大家都知道,只三姐这奉承的心思咱们却是头一次见呢。”
      
      三姑娘听了满脸通红,还欲说什么,一旁看着的七姑娘已上前道:“姐姐们说话,妹妹先回去了。昨日针线房的赵妈妈送了做好的衣裳来,说是母亲吩咐了今日出门的时候穿。我第一次出门,不知道穿什么合适,又不好去问母亲,这会儿去找了姨娘商量商量才行。”说着行了辞别礼,转身向着后花园走了。
      
      七姑娘走后,季萦也不欲与她们纠缠,找了借口回了四知院。
      
      午时,季萦早早吃罢饭,消了食,准备小憩片刻。遂吩咐了香芸未初叫醒她,这才躺下睡了。
      
      未时刚至,季萦就被叫醒了。由香芸和香榧两个服侍着沐浴洗脸梳头,陈妈妈和香橙两个准备她出门时要穿的衣裳香包帕子等物。待收拾停当,才带着香芸和香榧两个去了正院。
      
      季萦到时,三姑娘,四姑娘还有七姑娘已经到了,正坐在正房的小厅里说着话,芳露领了小丫头上茶。
      
      见她进门,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看着她的装扮,俱都神色莫名。
      
      年纪最小的七姑娘最是沉不住气,不及季萦坐下便道:“六姐这身衣裳真好看,这料子可是云锦?我还是头次见呢。”语气掩不住的艳羡。
      
      三姑娘也笑道:“之前就听说这云锦是朝廷贡缎,有'寸锦寸金'的说法,只是无缘得见。今日妹妹穿了这一身,倒叫咱们都开了眼。母亲待妹妹可真好……”虽是奉承的话,但说到最后语气也是难掩酸涩。
      
      季萦笑了笑,不欲多说。她是府中嫡女,母亲执掌中馈,吃穿用度自然与她们不一样。这云锦虽然珍贵,但每年京里都会送来几匹于她,只是前些年她年纪小,并没有裁了衣裳穿出来。
      
      一时大家都没了说话的兴致,小厅里的气氛有些沉闷。
      
      芳露见状,忙笑道:“几位姑娘稍等片刻,太太正与刘家嫂子说话呢。”又与季萦闲话,“姑娘这手串儿真是雅致,这晶莹剔透的水晶配了珊瑚隔珠,竟是一点也不显素净了。”
      
      季萦摸着左手腕处的珠串,眼神闪了闪笑道:“先前想着要出门,母亲给的那挂松绿的碧玺手串与这衣服的颜色不相配,这才捡了匣子里的水晶珠子串了来配这衣裳。”
      
      今日季萦上身穿了一件绯色的对襟立领绣银纹海棠花的夹袄,下身配了件鸭卵青的绣银色竹枝纹百褶裙,娇俏中透着丝丝文雅。
      
      芳露笑吟吟的叹道:“姑娘好巧的心思……”
      
      接着看季萦再无心多说的样子,才又笑着与三姑娘她们搭话。
      
      “三姑娘帕子上的兰花真是别致,赶明得闲了去姑娘那里请教。”
      
      …………
      
      “四姑娘的咳疾才刚好,可让丫头准备了大衣裳不曾?冬日天凉,万不能再受寒了。”
      
      …………
      
      季萦听着她们说话的声音,手指抚在左手处的珠串上,陷入沉思。
      
      这珠子其实不是她收着的那些,虽看着相似。
      
      她匣子里的各色玉石珠子都是她这几年开了原石打磨首饰摆件剩下的边角料,并没有定数。因此连她身边的丫环也没有发现这几粒是莫名多出来的。
      
      这水晶珠是前几日她采集了一块翡翠原石得的,一同得的还有一小瓶玉髓乳,大概三四滴的样子。珠子的功效是定心凝神,纳气养穴,玉髓乳则可以饮用,每日取一小滴化在水里,喝了有清心明目之效。
      
      先前她猜测的果然没错,系统运行是需要能量的。钱永泉找到的正是系统的“电池”。虽然只有一块,但吸收之后,系统却发生了不小的变化,甚至还增加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方。
      
      原有的“采集”功能,现在使用后可以选择是否将物品分解。如果选择不分解,那么被采集的物品较之前没有变化,但是系统掉落东西的频率比之前稍有增加。
      
      如果选择分解,那么物品被采集后就会被分解成几部分。有时只是单纯的分解它本身,就像庖丁解牛;有时却是提取了它的精华,如同她分解的那块原石,提取的就是一小瓶玉髓乳和几粒水晶珠子。东西的好坏取决于运气且系统再不会掉落物品。
      
      “背包”的使用也发生了变化,虽还是只有九格且只能放置与系统有关的东西,但每格可以叠加放置相同属性的东西,目前并不知道可以叠加多少。
      
      当季萦为这些变化惊叹时,后又发现了系统一个更加神奇的存在。
      
      是的,就是神奇。
      
      因为这样的设定她只在科幻小说里看到过。前世科幻学家曾定义过全息网游——可以将人的意识与游戏连接,玩家进入游戏中可以像现实中一样感知、动作的游戏。
      
      她的系统却比这样的幻想更加玄幻。
      
      系统自充电后,屏幕里的画面就被分成了大小两部分,大的一部分显示的依然是她眼里看到的一米以内的现实景物,而另一部分只有两寸见方的大小,分布在屏幕的右下角,看着像是一块简易的地图,上面随意标注着山石、树木、草丛之类的图标。
      
      指尖摸着温热的珠子,季萦想起那晚她开启了地图的情形。
      
      只是试着选择了“开启地图”,瞬间她所处的地方就变了。
      
      那是一片郁郁苍苍的原始森林,树木高大耸立,苍翠欲滴,植被繁盛茂密。林间光线并不明亮,只几丝斑驳稀疏的太阳光晕落下,衬着这光晕,她看到这里的植株异常高大。脚下全是腐烂发黑的树叶子或许还有别的什么……
      
      此时,她的心思异常清明。
      
      这是另一个时空里的地方。
      
      她顾不上继续查看,选择了退出。
      
      重新回到床上,拥着被子,呼吸间仿佛还能嗅到森林里淡淡的水汽和泥土的腐腥味儿。
      
      她的心止不住的怦怦跳。
      
      不知何时睡着的,早上等季萦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
      
      她问香芸几时了。
      
      香芸端了蜜水给她,边整理床上的被褥,边笑道:“巳时了。”又道:“早上芳柳姐姐过来传话,太太说昨儿晚上下了大雪,叫姑娘早上不必去请安了。我看姑娘睡的沉,就没有叫您。”
      
      “下雪了?现在还下着么?”季萦说着自个披了衣裳去了卧房外面,从开着小缝的窗户边往外瞧。
      
      天上的雪花正洋洋撒撒的飘落,并不大。昨晚下的雪已经被扫起来堆在院子里的冬青树下。地上只薄薄一层,看着是早上新下的。
      
      刚打了帘子进来的陈妈妈撞见她这个模样,连声惊道:“哎吆,我的好姑娘,怎么不穿好衣裳就站在窗子边上,若是受了风可怎么是好。”
      
      连忙扶了季萦进了卧室。又扬声喊道:“香榧呢,快给姑娘打了水洗脸。”
      
      等季萦洗了脸,才又扶了她坐在绣墩上给她梳头。
      
      香芸正领着杏林和杏雨两个抱了被褥下去浆洗,又指挥着杏芝和杏黄两个取了新的铺在床上。
      
      陈妈妈见了问道:“这被褥是昨晚上新换的,怎么又要洗?”
      
      香芸道,“我刚收拾床榻时,看到姑娘的被子上蹭了土灰。”一幅疑惑的样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