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系统 ...

  •   见屋里没人了,陈妈妈才低声道:“下晌时我家那口子进府说姑娘要的东西找到了……”
      
      这说的是燕芝斋的管事钱永全,钱家正是陈妈妈的夫家。因着陈妈妈自小跟着她,自季萦得了这间铺子,就跟祖母要了这钱永全为自己打理生意。
      
      “哦!”季萦听的一惊,不等陈妈妈说完忙问道:“可是真的?妈妈可亲自验看过了?”
      
      “自是验看了才敢来回姑娘的。”陈妈慎重道:“……只有半寸大小的样子,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看不出是个什么东西,只上面的花纹与姑娘给的花样子一模一样的,我这才敢确定的。明儿个初一,我家那口子打发人来送帐册子时,一道给姑娘送来。”
      
      陈妈妈虽不知姑娘要找的东西是什么,有何用处,但看她早前如此隐秘的吩咐了,这几年又耗费了许多私房不间断的找寻,到如今才有了消息,她自然不敢慢怠。
      
      竟然真的找到了!
      
      季萦心里一阵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的惊喜。原本这几年一直不曾有消息进来,她已经不抱希望了,却不曾想幸福来得这么突然。
      
      强忍着欣喜,让陈妈妈和香芸两个服侍着擦干了头发,这才睡下。又打发了守夜的丫头,才躺在床上细细思量了起来。
      
      说起来季萦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年了,从最初的惶恐不安到如今的淡定从容。养成一幅古代大家小姐的气派,不过短短十年。
      
      季萦是自出生以来就有前世记忆的。
      
      上一世她只是现代社会里的一名普通人,生活平凡又温馨。父亲是国家公务人员,母亲是家庭主妇,每天忙着照顾家里,操心她和妹妹上学。大哥比她大了足足十二岁,早早成婚搬出去过自己的小日子了。季萦的经历并没有什么特别,和同龄人一样,按部就班的读书考大学,毕业时找了一家本省的国企单位,工作轻松,经济上没有压力,日子过的十分悠闲。
      
      直到她睡了一觉后,醒来时就成了这周朝的一位官宦人家的小姐,出生还不到一百天。
      
      刚到这里时,季萦实在不能接受她就这样穿越的事实,加之又是一幅婴儿的身子,遂每日情绪消极,脑子又昏昏沉沉迷迷蒙蒙的,连奶都不肯吃,看着就是养不大的样子。
      
      唬的她这世的母亲陈氏连与她一同出生的胞兄都顾不上,一心只扑在她的身上。不知拜了多少神佛,掉了多少眼泪,想尽了法子,这才勉强养住了。后又经大师指点,季萦这是神魂不稳之症,须得养到隔辈的亲长跟前,才能压的住。如此,陈氏只得忍着伤心将她送到京城,养在了宋府老太太的膝下。
      
      彼时宋老太太膝下空虚,骤然得了她这么一个宝贝孙女,自是宠爱非常。后季萦自个儿想通,开始积极面对古代的生活,慢慢的身子骨越发健壮,性子也越来越活泛,喜得老太太只道这孙女儿与她有缘。加之季萦与她的胞兄乃是龙凤双胎,眼看着是养住了,这是祥瑞之兆,老太太更是疼她疼到了心坎里。
      
      如此季萦在京里长到了七岁,才再次随着父母到了这西北任上。
      
      季萦发觉自身的异常是在三岁的时侯。
      
      时值二月十二花朝节,府里的女眷都在花园子里宴客。季萦年岁小,老太太又爱她,自然什么事都劳累不到她的身上,只需靠在祖母怀里吃糕凑趣罢了。
      
      有小丫头捧了开的正好的山茶花来给老太太瞧。季萦看的有趣,又想着哄祖母高兴,就亲自选了一朵俊逸清雅的想掐了给祖母别在衣襟上。
      
      却不曾想刚要动作,就被听到的声音吓了一跳。
      
      “一……朵……山…嗞……嗞…茶花,是……否……嗞……采……集…嗞…嗞……”
      
      这怪异的声音迟钝又僵硬,像是老旧的机器在不堪重负的运行,听的人刺耳又心里膈应。
      
      吓得季萦一哆嗦,差点从榻上扑下来。
      
      老太太见状连忙拢了孙女儿在怀里,又见她眼神呆愣楞的,忙道不好,以为是花园子里冲撞了什么。赶忙吩咐了丫头去请府里的郎中,诊了脉,又开了方子熬了药。足足折腾了几日,这才见好。从这之后老太太就吩咐了季萦身边的奶娘丫头们,再不许抱了她去花园子里玩,这桩事才算过了。
      
      季萦那日虽被吓到了,但她到底不是真的小孩子。恢复精神后细细回想了那日的情形,心里隐隐有了猜测。只是要确定还需慢慢查探才行。她年纪小,平日里身边从不离人,因此花了三年的时日才慢慢摸索出了些头绪。
      
      这三年来,经过她多次有意无意的试探,终于看清了那声音的真身,竟是一块巴掌大小的金属碎片。形状并不齐整,看着像是从整块上撕裂下来的,表面坑坑洼洼,稍微平整之处依稀可以看到“0993号系统/誊风出品”的字样。
      
      这系统自季萦发现就一直悬在她身周,可随着她的心意显现、开启或是隐藏。
      
      系统开启后,会显示出一块电脑大小的透明屏幕,屏幕里的布局与前世里电脑网游的页面类似。只系统屏幕里显示的画面是她眼里看到的一米以内的真实景物,右上角的功能区只有“采集”和“背包”两处亮着,其余的功能显示着灰色,且并不能看清是什么。
      
      季萦发现,只有当她有意采集物品时,系统才会有声音提示,正如第一次听到的那样,迟缓又嘈杂。
      
      根据系统提示完成采集后,采集的东西与之前并无变化,只旁边的空地上会出现系统掉落的物品,这物品与所采集的东西有或多或少的联系,拾取后可放入背包中。系统掉落物品是随机的,并不是每次采集后都会掉落物品,有时即使有东西掉落也会马上消失,来不及拾取。背包也只能放置系统掉落的东西且只有九格。
      
      目前看来,她可以采集她能碰触到的一切没有加工的原始物品,采集后的物品较原来并没有什么变化。
      
      季萦心里猜测这系统只怕是高级位面里的东西,只是不知因何缘由才落到了这周朝的时空,恰巧被她得了。看它功能不全,又运行不稳定的样子,只怕是受到过严重的损毁。
      
      这系统虽残破不全,但于她却是一份莫大的机缘。
      
      从得了这机缘至今,她只成功拾取过三次掉落物品。
      
      虽只有三回,但也不得不为这系统的强大能力感到心惊。
      
      只因她得的东西皆不是凡品。
      
      第一次是季萦在花园子里玩,随手采集了一丛薄荷,地上突然出现了一样泛着微光的物品。趁着周围的丫头不注意,她赶紧捡起来查看。东西一上手,她便知晓这是一张制香的方子,制成的香唤作醒神香。
      
      长期用这香可以补元养气,开窍生慧,短期内也可以提升人的专注力,做事效率双倍增加。
      
      感知到这信息后,季萦欣喜异常。
      
      竟是这样神奇的功效。
      
      自古制香、焚香皆为上流人士所好。像宋家这样世代官宦的大族,更是传下了不少制香的方子。可据季萦所知,时人焚香大多是为了追求志趣高雅的品味,或是标榜自身的身份。养身香自然也有,但如醒神香这样的效用却是闻所未闻。若不小心流传出去被世人知晓,怕是要惹下许多祸端。
      
      因此这样的方子自然不能轻易示人。
      
      第二次是季萦得了一匣子珍珠,突发奇想对其进行了采集。采集后掉落的是一粒泛着微光的丹丸。她拾取查看后,发现竟是益气养颜丸,同样有着神奇的功效,但只能女子服用。以女子十五之龄为界,十五岁之前服用,有美颜养身之效,十五岁之后服用,有补气延年之效。
      
      季萦得了这好物,试验之后亲自服下,效用果然与凡物不同。她这几年虽长在西北这样黄沙漫天的地界,但面容却越来越娇美,身姿也越发的窈窕,尤其一身娇嫩的肌肤是别人怎么保养都及不上的。
      
      第三次便是今年的冬日,因着西北干燥,刚入了冬,陈氏就吩咐厨房每日里熬了枇杷汁给一家子服用。季萦采集了大半月的枇杷,系统终于掉落了一样物件,便是那制枇杷膏的方子。
      
      这方子虽与时下的方子区别并不很大,只增加了几味药材且制药手法也略加繁复,但功效却是增进了不少。
      
      季萦假托查看古籍,拿出了方子,又找了府里的郎中验看药方,托其亲自炮制,这才在前几日里勉强得了三盒。
      
      恰逢府里四姑娘咳疾发作,她便让香榧送了一盒到雪泠居。
      
      季萦回想着前情,忍不住又打开了系统,屏幕上显示的是正她床帐里的画面,她下意识的想摸一摸屏幕里的背景花纹,手指却毫无意外的穿过了屏幕。
      
      她早就发现这屏幕是虚拟的投影,并不能直接碰触,一切选项都由她的心意所控。而且打开系统后发生的所有异常的情形,除了她,别人都是看不见的。她唯一能碰触到的实物便是系统掉落的物品。
      
      之前她猜测系统掉落物品不稳定是因为能量供应不足的原因,后慢慢观察,果然发现系统屏幕上除了显示的现实景物外,竟还有隐隐的暗纹存在。这些暗纹被不规则的线条分成了若干份,每一块都标注了序号。
      
      她试着拓印了第一块暗纹的图样,私下里吩咐了钱永全寻找。
      
      这几年一直没有传来消息,她以为是自己猜错了,却不曾想已经找到了……
      
      ……………………………………………………
      
      世安院的正房里还未熄灯。
      
      “……今日收到林家送来的贴子,说是初八那日她们家大姑娘出阁,请了我们家去吃酒……吩咐了针线房给几位姑娘新做了衣裳……”
      
      陈氏服侍着宋修远洗漱后,两人正躺着说些闲话。
      
      “先前老爷看好林家次子,我也想着那孩子算是咱们自小看着长大的,虽是庶出,可看着也是机敏孝顺的好孩子,与咱们家三姑娘正相配。”这说的是府里三姑娘的亲事。
      
      三姑娘敏慧今年已经十三岁了,若按虚岁算也是十五的大姑娘了,正到了该相看婚事的年纪。她是二房的长女,若是婚事顺利也能给底下的妹妹们带个好头。
      
      自宋府放出风声,就有几家太太早早上门递了话。陈氏从有意的人家里挑选,最后看中了林家的次子和王家的长子。
      
      林家也是打京里来的,只林家祖籍就是这青海省的泽州府。林老爷先时做过诚王府的长史,后又与宋修远前后调至泽州府任正五品同知。林和詹便是他的长子,与大爷宋子固是同窗。
      
      林家太太有意宋府的亲事,提的正是他家庶出的次子林兴义,今年十八岁,也在泽州书院里念书,至今并未考取功名。
      
      王家的孩子倒是正房嫡出的长子,今年才十七岁,已经考中了秀才。只是他家老爷是寒门出生,官位也只到县令。
      
      这两家各有优缺,陈氏有些拿不定主意,索性禀了二老爷定夺。二老爷相中的是林家,王家的家世到底低了些。
      
      “只是余姨娘倒是想在京里找,想着日后老爷回京留下三姑娘孤零零的一人……”陈氏迟疑道。
      
      “她懂些什么……你是府中主母,姑娘的婚事自有你这嫡母定夺,一个妾室如何敢驳了你的话。”二老爷一向对陈氏颇为敬重,又重家中嫡庶规矩,对于妾室插手府中姑娘的婚事很是不满。“这余氏真是越来越不知所谓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