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出门 ...

  •   季萦听得心里一紧。
      
      她昨晚是光着脚去了那森林里的,回来后也没有心思注意到脚上还粘了泥土。
      
      她面上不动声色的笑道:“是我昨晚口渴,倒了杯茶喝,又懒得穿鞋。”
      
      陈妈妈听着叹气道:“姑娘下次有事可千万要喊守夜的丫头们才行。哪有主子自己动手,奴婢们睡着的道理。没得惯的她们无法无天了……”
      
      季萦最怕陈妈妈念叨这些规矩之类的话,但也知道这是为了她好。连忙保证道:“妈妈说的我都记下啦,再不会如此了。”又摸着肚子道:“香芸快去看看,今天的早饭吃什么呀,我都饿了。”
      
      香芸掩袖笑着出去了。
      
      陈妈妈一听她家姑娘饿了,再顾不得念叨,手底下加快速度,不过一会儿就梳好了头发。引着她坐在小几前,看着丫头摆饭。
      
      想到这里,季萦心里叹了口气,暗自警醒,下次再不能如此不小心了。本就怀璧其罪,又财锦动人心,这机缘实在太大,要是被别人窥见一丝半点的端倪,她怕是要难以脱身了,更甚者会连累宋家满门。
      
      季萦想着心事,忽听一阵脚步声传来。她刚随着其她几位姑娘一同站起身来,就见陈氏扶了吴妈妈的手出来,后面跟着刘家嫂子。
      
      刘家嫂子是陈氏奶姐的女儿,嫁的是前院管事刘福来家的大儿子。如今专管内院里新进的小丫头的规矩。
      
      “阿娘”季萦笑着迎了过去,扶了陈氏另一边的手臂。吴妈妈顺势退后,和刘家嫂子一同恭身站着。
      
      陈氏笑容温和,低头打量她片刻,眼里闪过满意的神色。又瞧了瞧其她三位姑娘的打扮,点头道:“这针线房的赵妈妈果然好手艺,看你们个个打扮的花儿一样,可见是下了功夫了。”边说着携了季萦的手往外走。后面几位姑娘和妈妈们不紧不慢的跟上,鱼贯着出了门。
      
      …………
      
      二门外,季萦跟着陈氏坐了第一辆马车,三位姑娘坐了第二辆马车,其余丫环仆妇坐了后面的两辆马车。还有二十几个护卫各自拱卫在马车的两旁。待都坐好后,一行人这才驾车出了宋府,朝着西大街的方向行去。
      
      林家就在西大街的三元坊里。
      
      路上,季萦问陈氏,“大嫂今日身子可好些了?我还是前日里去的缀锦院。”
      
      “早上让吴妈妈去看过了,已经能下床了。只是到底受了惊,这几月里好好养着罢。”陈氏叹气道。
      
      前几日下了场大雪,大奶奶柏氏在自己的院子里摔了一跤,幸好旁边的丫鬟妈妈们警醒,及时扶住了,这才没有伤到肚子里的孩子。
      
      陈氏一想起这事就一阵后怕,索性免了她的请安,管家的事也暂时自己揽了,只吩咐她好好休养。
      
      “真不知你大哥的子嗣怎么就这样艰难,先前她们成婚三年,一直没有消息。好不容易你大嫂怀上了,又出了这样的风险。”陈氏忍不住发愁。“等过两日天晴了,咱们去庙里拜拜,请菩萨保佑你大嫂顺顺利利的产下麟儿。”
      
      季萦握了陈氏的手,安慰道:“阿娘别担心,大嫂定会平平安安生下孩子的。”又转移陈氏的注意力:“我这几日想着要给未来的小侄子做几件兜衣,想着小孩子皮肤娇嫩,便选了纯棉的料子。只是我从来没见过小婴儿,不知道该做多大尺寸,阿娘帮我参考参考。”
      
      陈氏听着女儿的话,松缓了神色,笑道:“改日我找了服哥儿小时候的衣裳出来,你见了就知道了。照着这个尺寸做,肯定差不了。”
      
      季萦抱了陈氏的胳膊奇道:“怎么不找了我的衣裳出来?”
      
      “你呀,你刚生下来可比你哥哥小多了。”陈氏摸着季萦的小脸,一脸的感慨。
      
      是吗?我怎么没觉得。难道是那时天天躺着的原因?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马车微微晃了晃,然后慢慢的停下来。
      
      季萦这才发觉外面人声嘈杂,隐约有喜乐传来。
      
      等了不过片刻,就有脚步声过来,车帘被撩开,吴妈妈笑着出现在她们的眼前:“太太,咱们到了。”
      
      “嗯”陈氏温和的点头。季萦随着她下了车,外面几位姑娘也已经下车了,正朝她们走过来。
      
      林府请的女眷的车驾都停在二门外的垂花门前。
      
      林家的大奶奶冯氏正带着一个妈妈并几个丫头在垂花门前迎客。见了陈氏她们,连忙笑着迎上来,给陈氏见了礼后才引着她们往里面走。
      
      路上,冯氏虚扶了陈氏的手臂,笑着道:“母亲刚还问太太到了没,可巧您就来了。”又告罪道:“太太别怪罪,母亲本是要亲自来迎的,无奈今日客多忙乱……”
      
      陈氏理解的拍了拍她的手,“以我们两家的交情,很不必这样客气。”
      
      冯氏笑着道谢,又拉了季萦的手不住的夸赞:“几年不见,六姑娘已经长这么大了,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记得我第一次见她时,还惊了一跳,以为是哪位菩萨座下的玉女。”一番话直哄得的陈氏哈哈大笑,季萦也羞红了脸。
      
      冯氏是今年才远嫁过来的,她娘家在京城。季萦小时侯跟着宋老太太出门做客与她见过几回。
      
      一行人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林家的正房大院里,有得了信的丫环早早站在正房前的台阶上笑吟吟的行了礼,然后向内里通禀:“宋府太太到了。”
      
      她们还未进屋,林家太太就迎了出来,携了陈氏的手,一边进屋,一边喜气道:“姐姐可来了。原本我该亲迎的,您别见怪。”
      
      陈氏笑道:“妹妹说哪里的话。今日这样的日子大家都知道你忙。”又介绍季萦姐妹:“这是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女儿。大的几个你之前见过,最小的这个是头次出门。”
      
      林家太太转身打量了季萦几个,艳羡道:“姐姐真是好福气,有这么几个如花似玉的女儿。”陈氏听了也笑着夸了林家姑娘,一行人这才到了宴客的大厅里。
      
      大厅里已经到了不少宾客女眷了,一见陈氏他们进来,少不得又相互寒暄见礼。季萦姐妹几个等她们坐罢,才由林家二姑娘引着去了林大姑娘的院子。
      
      三姑娘敏慧与林大姑娘年岁相差不多,一向交好。而四姑娘敏书与季萦和林二姑娘年纪相仿。因此她们给大姑娘道了喜后,就留了三姑娘与林大姑娘说话,其余人去了林二姑娘的院子。
      
      不过今日到底不比往日,三姑娘只与林大姑娘略略说了几句,将自己的添妆礼送了,就出来了。出了屋子,她问了林府的小丫头后赶上了季萦她们,一同去了林二姑娘处。
      
      林二姑娘是个脸圆圆的温和的小姑娘,笑起来两个酒窝若隐若现。引着季萦姐妹去了她的卧房,请她们坐了,又吩咐丫头们上了茶,这才笑道:“上次见姐姐们喜欢喝普洱,就让丫头们沏了来。七妹妹要是喝不惯我让丫头换了别的来。”
      
      七姑娘嘻笑道:“姐姐不必麻烦,我在家也是惯常喝普洱的。”
      
      林二姑娘听着腼腆的笑了,与她们说起上学的事情。“母亲说等过了年,就让我跟着她管家,再不必去学里念书了。”说着有些羡慕的看着四姑娘敏书,“四姐姐的学问真好,姐姐上次作的诗我拿给夫子看了,夫子也不住的夸呢。”
      
      四姑娘听了矜持道:“哪里当得起妹妹的夸,不过是多念了两年书罢了。”
      
      林二姑娘喜好风雅,尤其喜好与人谈诗论词。怎奈林家太太教育女儿奉行的是“女子无才便是德”。虽家里请了夫子,但也只让教些女德女训之类的。林二姑娘上了几年学,也只认得几个字,学问实在谈不上,更别说作诗作词了。
      
      她自己作不了诗,只好读些风雅的诗词集句。自从读了四姑娘敏书的诗,便惊为天人,很是敬佩。每次见了四姑娘都是一幅殷勤小意的模样。只是她做的直白坦荡,并不讨人嫌。
      
      季萦低头抿了口茶,抬头时看到了四姑娘脸上矜骄中又带着自得的神情。
      
      看样子,四姑娘也很享受这样的追捧。
      
      她又看向三姑娘。
      
      虽然三姑娘依旧温和的微笑着,但眼神里却掩不住的羡慕。
      
      羡慕?季萦心思转了转便明白了过来。她是羡慕林二姑娘能跟着嫡母管家吧。对比她自己今年已经十三岁了,说不得这两年就要嫁人了,陈氏却还没有要她跟着学习管家的意思。只把她与下头几个妹妹一样看待,每日里只学些诗词书画的东西。
      
      管家,季萦知道陈氏是考虑过的。周朝的官宦人家都是男主外女主内,家中女儿都归主母教导,女儿家的一言一行代表的是主母的名声。因此陈氏自然不会忽视姑娘的教养,若是日后到了夫家却不会打理家事,这毁的可是她的贤良。
      
      去年,三姑娘敏慧开始说亲,陈氏忖着府中几位姑娘也都大了,索性便一同跟着柏氏学学如何打理内宅。之所以跟着柏氏,是因为宋府自大爷成婚后,陈氏看着大儿媳精明能干,就放权让柏氏接管了家里大部分的事务,自己则腾出手来教养两个幼出的儿女。
      
      只是还未成行就赶上柏氏怀有了身孕,如此她只能弃了之前的打算。但又担心柏氏忙不过来,就指了季萦去给柏氏跑腿,一来想趁此机会让女儿接触中馈之事,二来也是帮衬柏氏的意思。
      
      后来又有柏氏怀胎不安稳的事,陈氏就更不可能让庶女插手府中事物了。索性收了管家权,每日里只带了季萦在身边教导。
      
      想到这里,季萦又看了眼三姑娘,见她此时已经收敛了神色,脸上重新露出一贯的和气又温顺的笑容,正安静的看着四姑娘与林二姑娘说话。她想起前天陈氏与她暗示的话,明开春时宋修远就要调回京里了,三姑娘的婚事怕是要回京里再相看了……
      
      屋里,姑娘们喝了茶又吃了点心,寅时三刻,有丫环来禀:“太太们已经入席了,请姑娘们过去呢。”
      
      季萦几个这才跟着去了之前林家宴客的厅里,各自吃了饭,才与主家辞别回家。
      
      陈氏她们回府时,已是酉时末了。
      
      吴妈妈扶着陈氏下了车,季萦几个也各自扶着丫环的手,踩着脚蹬下车。一路行至后院的垂花门前。陈氏疲惫的道:“天色不早了,你们都回去歇着吧。明日再来请安。”
      
      几位姑娘行礼应了“是” ,这才各自分别了。
      
      ………………
      
      午时,季萦换了衣裳带着陈妈妈和香芸去正院。进屋的时候看见余姨娘正坐在小杌子上陪着陈氏说话。
      
      余姨娘是陈氏的陪嫁丫环,自陈氏生了府里大爷后,几年都没有开怀,就挑了她去二老爷身边服侍,等她生了三姑娘就做主抬了姨娘,次年又生了个儿子,只是那孩子是不足月出生的,不到百天就夭折了,并没上族谱也就没有排行。
      
      自那之后余姨娘大病了一场,连三姑娘也无力照料,因此三姑娘小时就养在正房里。后来季萦兄妹出生,这才又跟着余姨娘。
      
      因着陈氏平日里并不喜妾室在跟前,索性就免了家里几位姨娘的请安。让她们安心待在自个的院子里,不必来正房伺候。只有余姨娘老实恭顺,膝下还养着三姑娘,这才来的勤些。每次来陈氏也不让她伺候,只陪坐着说说话罢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