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买菜 ...

  •   司南星也就勉勉强强站着,这会儿巴蛇消失不见,他身体微微晃了晃,烛幽君眼疾手快地拉住了他。
      
      烛幽君扶了一把就要松手,谁知道司南星两只手都撑了上来:“别松别松,让我缓会儿,嘶,脚软。”
      
      烛幽君:“……”
      
      他看起来不太习惯和人有肢体接触,这会儿直挺挺地站着,僵直着手臂让他扶着。
      
      司南星也没为难他,努力自己顺了两口气就站直了,然后烛幽君的手还没缩回去,又被司南星一把抓住了,他紧拧着眉头,面色苍白:“不行不行,再撑一下啊。”
      
      烛幽君:“……”
      
      他实在是不擅长和人贴得这么近,但他看过司南星的生死簿,自然也清楚他这身体是真弱,不是故意作弄自己,只能回应:“……无事。”
      
      就是声音冷冰冰的。
      
      杀鸦急得团团转:“哎,你还行不行啊司南星,男人不能随便说不行啊!”
      
      “哎。”司南星闭上了眼,“我要是真不行了,最后一刻你还给我冷笑话送我,真是谢谢你了。”
      
      烛幽君干巴巴地说:“你阳寿未尽,不会死的。”
      
      司南星笑起来,他微微抬头,冲他点了点头:“那我再努努力。”
      
      他松开手站直了,这回没再靠过来。
      
      司南星晃荡到了电线杆子旁,正要弯腰去拎东西,烛幽君比他更快一步,把篮子和保温桶都拎了起来。
      
      司南星愣了一下,烛幽君看着面冷,居然还挺体贴,看来坊间传闻他是对方的救命恩人,应该是真的。
      
      杀鸦原本挺怕烛幽君的,但跟在司南星身边,总觉得胆子就莫名其妙肥起来了,她探头探脑地问:“小猫们没事呢吧?我怎么没听见叫了?”
      
      烛幽君闻言掀开篮子上的花布,才刚一伸手,纯黑的那只小猫仔就蹿了上来,一口叼住了他的手指。
      
      烛幽君觉得自己这辈子僵硬的次数都没有今天多。
      
      他看了司南星一眼,司南星不仅不帮忙,还凑过来看了一眼,惊讶地说:“哎呀,它睁眼了,第一眼就看见你,怕不是要把你当亲妈。”
      
      烛幽君:“……让它松开。”
      
      “松开。”司南星伸手去逗它,小猫仔张牙舞爪怎么都不松,司南星摇头,“看样子挺喜欢你的,那个……烛幽君,你们冥府缺看门猫吗?我看它黑不溜秋的形象也很合适。”
      
      烛幽君低头看了眼自己的一身黑袍,总觉得他意有所指。
      
      “活物进不了冥府。”
      
      “那算了。”司南星脸上有几分惋惜,“才刚睁眼呢,就下去也太可惜了。”
      
      他照样往前走,打算去超市给小猫买点用具,这几只小猫还太小了,先在他那儿凑合几天,打完疫苗更好让别人接手。
      
      烛幽君帮他提着东西,杀鸦不远不近地在身后缀着。
      
      司南星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般问:“哎,你的手,没事吧?还没恢复吗?”
      
      他记得杀鸦是出车祸去世的,刚成鬼的时候扭曲得像个擀面杖碾过的面团,好不容易自己把魂体拉拉扯扯修补回了原来这样,又缺了只手,怪可怜的。
      
      杀鸦吸了吸鼻子:“不知道啊,我刚刚已经试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烛幽君开口:“巴蛇吞天,被吞下去的魂体就是真没了。”
      
      杀鸦当场垮了脸,差点直接哭出来:“那我以后投胎,就要少一只手了啊?”
      
      司南星看向烛幽君,拧起眉头:“不能想想办法吗?”
      
      烛幽君看着他:“她为救人,自有功德,我们会帮她的,如今……”
      
      烛幽君回身看了她一会儿,鬼气凝结在杀鸦的小臂上,生出一只虚虚幻幻的手来。这手比她原先的更透明一点,看起来风一吹就要随风而去很不牢靠的样子,烛幽君只说:“先凑合用。”
      
      “谢谢烛幽君!我不用当独臂过儿了,已经很好了!”杀鸦已经很满意了,翻来翻去看自己的新手,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手看起来不太厉害,但她总觉得自己似乎变强了许多。
      
      司南星这才放下心来,他笑着看向杀鸦调侃:“你这设定,一般来说已经可以担任游戏漫画主人公了。”
      
      “对了,回头冥府奖你一朵大红花,记得跟我合影啊,要不我在食堂里给你挂个锦旗?”
      
      “这怎么好意思?”杀鸦眼巴巴地凑过来,“上面写什么啊?”
      
      “就写……”司南星开始现编,“感谢女侠,奋不顾手,救我小命。”
      
      杀鸦满眼的满意,嘴上还要挑剔几句:“哎呀,意思还行,就是不高级,这也太通俗了。”
      
      司南星笑弯了眼:“我记得那超市边上有便民菜市场,我去给你买两个猪蹄,以形补形,给你补补。”
      
      杀鸦想抗议凭什么猪蹄能补她的手,但还是没出息地咽了咽口水。
      
      司南星扭头看向沉默的烛幽君,自来熟地问:“烛幽君吃猪蹄吗?”
      
      要不是她早就没了脚,杀鸦差点当场给司南星表演一个高空平地摔,她黑了脸用仅存的一只手拼命拍司南星:“你有毛病啊!你看烛幽君像吃猪蹄的人吗!你好意思让人家啃猪蹄吗?给人家整点高级的,什么刺身大龙虾的……”
      
      “大龙虾也得上手。”司南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他看向烛幽君,又问,“吃吗?猪蹄。”
      
      烛幽君迟疑着点了点头。
      
      司南星满意了,他看向杀鸦:“你看看,人家不摆架子,比你好伺候。”
      
      杀鸦嗤之以鼻,然后偷眼看烛幽君。对方长袍宽袖,端的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人气质,这样的人啃猪蹄……还确实有点想看。
      
      司南星先去超市里买了袋进口羊奶,还买了几个奶瓶,收银员沉默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边上的烛幽君,再看了看他手里提着的篮子,怎么看怎么目光不对劲。
      
      司南星这才反应过来,他掀开篮子给对方看了一眼,笑道:“路边捡的。”
      
      “啊呀!”收银员惊呼了一声,羡慕地探头探脑看了几眼,还热情附赠了一把薄荷糖。
      
      猫肯定吃不了薄荷糖,这就是送给活人的,司南星意思意思问了句烛幽君:“你吃糖吗?”
      
      烛幽君迟疑了一下,伸手接过,学着他的样子捏开糖纸塞进嘴里,带着清凉的甜味在嘴里扩散,烛幽君的眉头稍微舒展开一点。
      
      “那个……”杀鸦叫了他们一声。
      
      司南星露出遗憾的表情:“你吃不了,羡慕也没用。”
      
      “不是啊!”杀鸦撇了撇嘴,她又不是小孩子了,才不是馋糖呢,她鼓起勇气说,“烛幽君真的不换身衣服吗?刚刚那个收银员一直在看烛幽君啊!”
      
      司南星愣了一下:“原来她不是觉得我俩是偷孩子逃跑的嫌疑犯啊?”
      
      杀鸦无语:“你什么脑回路啊?”
      
      烛幽君沉默地看向他。
      
      司南星觉得他这一身其实挺好看的,低调又高级,就是确实引人注目了一点。不过现在街上穿JK校服的、LO裙的、汉服的人逐渐多起来,想烛幽君这样的走在街上,顶多被人多看两眼,不至于被当成神经病。
      
      司南星抱着打个商量的心态说:“换身衣服吗,烛幽君?”
      
      烛幽君打量了他一眼,照着他的模样变了身一模一样的,简单的T恤配长裤,穿在不同的人身上也是不同的风味。
      
      就是……怎么跟他是一模一样的。
      
      司南星挠了挠头,觉得自己也算有副好皮相,没有被烛幽君比得太惨,放宽了心带着他往菜市场走。
      
      现在正是饭点,该买菜的大多提前买好了,市场里没多少人。但小摊贩们看着这两个穿着一模一样衣服,但气质却大不相同的俊美青年走进来,多数还是愣了愣神。
      
      司南星直奔猪肉摊,他跟这里的老板打过好几回交道了,心宽体胖的老板拎着一把厚柄大菜刀,笑容和善:“哟,小老板,今天来得晚啊。”
      
      “路上有点事,耽搁了。”司南星笑了笑,“没事,正好赶得上夜宵,拿一袋猪蹄,麻烦帮我对半切开吧。”】
      
      “好嘞。”老板爽快答应,下刀利落,剁得切墩震震作响,一边动作还能跟司南星话家常,他问,“这是你朋友啊?以前没见过,面孔生得很。”
      
      “刚来。”司南星笑着应下来,“体贴我身体弱,帮我来拎东西。”
      
      他这么一说,摊主就自动默认烛幽君是来帮忙拎东西的了,切完了猪蹄径直递给他,司南星刚要帮忙接手,烛幽君就已经把饭盒和篮子并了一只手,另一手接了猪蹄。
      
      司南星一愣:“我来吧,总得让我也拿点。”
      
      烛幽君摇头:“你身体弱。”
      
      司南星看着他的脸,他看上去既不是在生气,也没一点阴阳怪气,看样子还是真情实感这么觉得的。
      
      司南星小声嘀咕:“你怎么这么老实啊。”
      
      杀鸦嗤之以鼻:“哟,新鲜,你还会不好意思呢。”
      
      倒是烛幽君,似乎因为司南星那句“老实”的评价,目光幽深地多看了他一眼。
      
      又是那种复杂的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神,司南星总觉得自己这恩人当得有点古怪,盘算着一会儿坐下吃饭的时候,一定要好好问问。
      
      他带着烛幽君走出市场,耳尖地听见身后有摊贩窃窃私语:“那是情侣装不?是吧!”
      
      “这哪是情侣装啊,这就是一模一样买了两套。”
      
      “你不懂!小年轻都管这叫情侣装!”
      
      司南星:“……”
      
      他伸手拽了拽烛幽君的袖子:“咱们走快点。”
      
      “嗯?”烛幽君有点疑惑。
      
      司南星随口把锅扣到了还在偷笑的杀鸦头上:“杀鸦肚子饿了,我怕她魂都饿散了。”
      
      烛幽君想告诉他魂没这么容易散,但想了想走快点也没什么难度,于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话。
      
      司南星住的地方是条老街,各家都有个旧院子,别看地方旧,地皮一顶一的贵,据说这些老房子还挺有文化古韵,说不定没过多久就要被划进哪里的景区了。
      
      反正他家边上有几家院子已经改了民宿,据说生意还不错。
      
      司南星懒,他就开了家小吃店,偶尔开门,大部分时候关门。没办法,他动作慢,做不了太多。
      
      不过但凡吃过的人,都夸一句好手艺。
      
      他们回到院子前时,司南星只觉得自己的小院子前鬼气森森的,仔细一看,负责他这片的阴差正愁眉苦脸地蹲在他门口,看着门上的请假条深深地叹了口气。
      
      司南星笑了一声:“尉迟,你赶巧了啊,能吃上夜宵。”
      
      他举了举手里的猪蹄,尉迟两眼放光地扑过来,谁知一扭头看见了自己顶头上司,当场差点咬了舌头:“猪……猪、烛幽君!”
      
      烛幽君:“……”

  • 作者有话要说:  无责任小剧场:
    烛幽君:某年某月某日某时,阴差尉迟差点对着我喊猪蹄,特此记下。哼。
    感谢在2021-01-06 19:44:00~2021-01-07 15:31: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是慧不是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