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烧猪蹄 ...

  •   司南星的小院子推开门,前厅之前还有个露天的小院,西南一角挖了个池塘,塘边种了两三棵树,没到开花的时节,看不出来是什么树。
      
      露天的小院子里摆了几个好挪动的桌椅,食客们想拖着桌子椅子坐哪就坐哪。
      
      前厅隔壁就是厨房,司南星开着门做饭,一边做事还能跟等饭的食客们聊聊天。就是今天的几位食客相互之间有些生疏,居然也没人讲话。
      
      司南星用水冲了下锅,又端过泡好的黄豆,这黄豆本来是打算第二天榨豆浆的,但黄豆炖猪蹄格外美味,今天就先用上了。
      
      炖猪蹄要花不少时间,不适合现做,但他的食客特殊,都不是活人,饿不坏,也不怕等。
      
      尉迟小学生般坐在自己顶头上司面前,终于按捺不住地站起来,两步蹿进厨房:“小老板,我来给你帮忙!”
      
      司南星面露困惑,看他逃命一般冲进了厨房。
      
      烛幽君不明所以,只以为这是凡间的礼仪,于是脚步一顿,也跟了上去,一起站进了厨房里。
      
      司南星家的厨房已经算大的了,但挤进了这么三个人,还是显得有点拥挤。
      
      司南星看了看尉迟,迟疑着问:“你不也是魂体吗?能帮什么忙?”
      
      尉迟噎了噎,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我、我帮忙看看,就看看哈。”
      
      这么一看,烛幽君作为地府十君之一,果然比阴差高级多了,好歹有实体能帮忙。
      
      司南星问他:“会切菜吗?”
      
      烛幽君迟疑着摇了摇头。
      
      司南星叹了口气:“不会切菜你们帮什么忙,出去坐着吧,一会儿吃完了锅留给你刷。”
      
      尉迟差点在旁边跪下去,他心想不愧是恩人,跟烛幽君说话就是硬气。
      
      尉迟灰溜溜地离开了厨房,和杀鸦两个魂一起伸着脖子看厨房里的动静,互相只敢用眼神交流。
      
      烛幽君却没走,他说:“切成什么样的,你告诉我,能切。”
      
      听起来还有点不服气。
      
      司南星想了想,拿起案板上的菜刀,把需要的配料,葱段和姜块都切了一小块作为示范:“喏,切成这样的就行,行吗?”
      
      烛幽君点点头,接过了他手里的刀。
      
      司南星动手烧水,分神看了看烛幽君切墩切得有模有样,也就放了心:“切这么多够了。”
      
      水烧开,猪蹄和葱段、姜片、料酒一起放入锅中焯水去腥,大火煮出浮沫,煮到猪蹄表面透出熟色就捞出,递给烛幽君帮忙用凉水冲洗干净。
      
      司南星开始炒糖色。
      
      锅内倒入适量的油,油温加热到合适就倒入冰糖翻炒,不一会儿雪白的冰晶就融化,逐渐呈现出微黄,再演变成透亮的枣红色。
      
      这时候就可以放入猪蹄了。
      
      沥干了水分的猪蹄倒入锅中,随着司南星翻炒的动作,逐渐染上均匀的糖色,这时候还要注意温度别炒糊了,一不小心就会变成焦糖味的。
      
      大致翻炒均匀以后按比例加入耗油、生抽、老抽、盐等调味,再次翻炒均匀,裹了一层糖色的猪蹄再染上酱油的颜色,浓油赤酱带着甜香,光闻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到后面烛幽君就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但他站在厨房里,居然也就这么没有挪动脚步,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锅里。
      
      他现在稍稍理解了为什么尉迟看见那袋子猪蹄会那么激动了,确实是好东西。
      
      简单地翻炒之后,加入适量的清水,恰恰没过食材即可,司南星打开边上的香料盒,挑了香叶、八角等几样香料扔进去,还掰了一小颗干辣椒扔进去提鲜。
      
      远远伸头看着的尉迟顾不得自己的上司在场,大喊一声:“辣椒不够,小老板,再多放两个!”
      
      杀鸦大惊失色:“不行!不能再多放了!够了够了!”
      
      他们俩一个无辣不欢,一个滴辣不沾,司南星见怪不怪,不理他们,盖上了锅盖。
      
      烛幽君忍不住出声:“好了吗?”
      
      司南星晃了晃手里的黄豆:“这个还没放呢,要我说,这个可比肉好吃。”
      
      烛幽君眨了眨眼,陪着他一起等。
      
      透明的锅盖染上一层白雾,锅内的汤水沸腾起来,司南星打开锅盖,猪蹄醇厚的香气霸道地飘出来,外面两道魂体痴迷地往这儿飘了几步。
      
      司南星一股脑把黄豆倒进去,稍微搅一搅,再次盖上了盖子。
      
      调好火候,他点了点头:“等半小时,中间稍微加点水就行了。”
      
      他一回头,正对上烛幽君带着几分好奇的眼睛,忍不住笑起来:“不是您出主意让我开的冥府食堂吗?我还以为你是对美食很有研究,十分欣赏我的本事呢。”
      
      烛幽君愣了一下,微微摇头:“我只是让阴差见到你行个方便,提议冥府食堂的……是讳恶君。”
      
      司南星有些困惑:“讳恶君……我见过吗?”
      
      烛幽君回复得爽快:“这辈子没有。”
      
      那就是这辈子之前有。
      
      司南星摸着下巴,猪蹄已经在锅里炖着了,他终于问出了自己好奇已久的问题:“烛幽君,尉迟说我是你的恩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烛幽君沉默下来。
      
      司南星看他的脸色就觉得他不想说,也就不问了,随口转移了话题:“烛幽君你一般在冥府都负责什么事务啊?我看你对凡间的事也不太熟悉,是不常来吗?”
      
      烛幽君点了点头:“我很少来凡间,平日里负责对付那些刺头。不肯投胎的、不肯被拘捕的鬼魂,还有怨气深重的厉鬼冤魂,一般阴差对付不了,就由我去抓,我手里的人,多半也都应付这些事。”
      
      司南星这才想起,自己当初被厉鬼缠上,是尉迟救了他,烛幽君手下的阴差,似乎也比一般的阴差能打一点。还有烛幽君捆巴蛇时候的熟练手法,一看平常抓什么鬼啊妖啊的就十分熟练。
      
      “真厉害。”司南星毫不吝啬地夸他,“对了,那个蛇妖……”
      
      “那是巴蛇,回头让讳恶君去问问他谁指使的。”烛幽君皱着眉头看他,“一般来说,你这种凡人,是不会被这种大妖盯上的。”
      
      “一般来说,我这种凡人也开不成冥府食堂。”司南星笑起来,看起来半点不在意自己刚刚差点丢了小命,“因缘际会嘛。”
      
      烛幽君垂眸看他:“你倒是看得开。”
      
      “那当然。”司南星得意洋洋地甩了甩头发,走到一旁给小猫冲奶粉。
      
      他买了好几个奶瓶,随手塞了个给烛幽君,开玩笑似的说:“亲手喂喂你干儿子吧,烛幽君?”
      
      烛幽君捏着那个奶瓶,拧起了眉头,看着司南星蹲下去抱起一直小猫,把奶嘴往它嘴里塞。他看了一会儿,也学着司南星蹲下去,捞起了那只纯黑的小猫仔。
      
      他有些讶异地看着自己扒住奶嘴的小猫,评价道:“颇有灵性,或能化妖。”
      
      司南星随口回答:“那肯定是啃了烛幽君手指头的功劳。”
      
      烛幽君:“……”
      
      半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司南星都不用自己注意时间,杀鸦恨不得要住进他家的挂钟里,一到点就催命似的嚷嚷起来:“熟了熟了!再煮要老了!”
      
      司南星慢吞吞地往厨房走:“哪里会老,多炖一会儿,猪蹄就更烂一点,一抿就脱骨……”
      
      尉迟咽了咽口水,垮下脸:“别说了,孩子都要馋哭了,求您了小老板,开锅吧!”
      
      锅盖刚一打开,热气裹着香气蒸腾而出,不说冲天而起那么夸张,也当得起满室盈香这么一说。
      
      杀鸦一边陶醉地吸着香气,一边酸溜溜地说:“谁要是住你家旁边,可真是倒了大霉了,你家这一天到晚往外飘这种过分的香气,还让不让人活了!”
      
      司南星还在慢吞吞地摸索抹布垫手端过,烛幽君按捺不住往前一步:“我来。”
      
      司南星就把锅交给他,烛幽君半点不怕烫,单手稳稳端起锅,一勺一勺分菜。
      
      杀鸦这时候顾不得害怕了,两眼放光地嚷嚷:“那块那块,那块肉好!哎,谢谢烛幽君,烛幽君发大财!”
      
      烛幽君:“……”
      
      尉迟不甘示弱,也跟着叫起来:“烛幽君我最近上班兢兢业业勤勤恳恳!黄豆多给点,辣椒也给我,我能干嚼!”
      
      司南星笑起来:“差不多了,再多给他们,你自己就要没了。”
      
      他从口袋里取出那块令牌,尉迟自觉上来按了一下,杀鸦也要按,司南星拦住她,自己按了下去:“说了我请你。”
      
      他看向烛幽君,再按了一下,笑着说:“烛幽君的也我请。”
      
      唯一一个自己付账的尉迟,酸溜溜地看了看他们:“发生什么了?怎么突然有小老板请饭吃了?”
      
      杀鸦骄傲地挺直了胸脯:“见义勇为!”
      
      烛幽君看了看灶台上还剩下的一个碗,问道:“你呢?”
      
      司南星一愣,他无奈地摇摇头:“我吃不了这些,心脏不好,忌口多,高脂、油腻的都不能吃,不过刚刚帮你们调味的时候,我已经偷偷尝过一点黄豆了,你们吃吧。”
      
      烛幽君看了他一眼,低头给自己盛猪蹄,他问:“你自己不吃,还会做这些?”
      
      司南星笑起来:“我以前家里人为了照顾我,一年到头陪着我清粥小菜,我也心疼嘛。只能自己变着法给他们做好吃的,我自己吃不着,看别人吃得高兴也开心。”
      
      “高兴!”司南星亮了令牌,阴阳暂通,杀鸦迫不及待地抱起了那只碗,一溜烟跑到了屋外的座位上,朝司南星笑出了八颗牙,“我吃得特高兴给你看!”
      
      司南星摇摇头,有些无奈:“你筷子都没拿。”
      
      杀鸦豪迈地一挥手:“吃猪蹄要什么筷子!我直接上手!”
      
      尉迟跟在她后面,抽了筷子往外走,闻着香气摇头晃脑:“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
      
      司南星笑弯了眼,对着烛幽君一伸手:“请吧烛幽君,尝尝我的手艺。”

  • 作者有话要说:  本着严谨认真的态度,今天我点了一份烤猪蹄,虽然不是炖的,但是互通有无嘛对不对
    感谢在2021-01-07 15:31:30~2021-01-08 20:26: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嘉在线哇、爱吃薯片的兔子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