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遇袭 ...

  •   司南星眼皮跳了跳,试图把自己的手指抽回来,但那小猫仔估计饿狠了,咬着什么都觉得能出奶,怎么都不松口。
      
      司南星黑了脸:“松口,我又不是你妈。”
      
      蒋婆婆不知道什么时候蹲到了他身后,幽幽叹了口气:“哎。”
      
      司南星一回头,捂住了心脏,也跟着她“哎”:“婆婆,您别吓我,我有心脏病,要是把我吓狠了,一会儿我就当场留下陪你做鬼了。”
      
      蒋婆婆瞪大了眼,没见过这么跟鬼碰瓷的,一时间准备好的说辞噎在了嘴里。
      
      司南星往厨房里看了一眼,那只大猫还在埋头猛吃,看来浇了排骨汤的米饭很配它胃口。
      
      她窝在这待拆迁小区里,刚生完孩子,估计也没办法自己出去觅食,看样子饿了不少时间了,嘴张得跟挖掘机似的,一口下去盆里的饭就少一半,几下的功夫就空了盆,这会儿已经在细细舔盆里的汤汁了。
      
      蒋婆婆见他看猫,又觉得生出一点希望来了,眼巴巴地看着他问:“哎,小老板,你、你喜欢猫吗?”
      
      “很快阴差大人就要来带我下去了,这儿也快要拆了,万一他们没发现这里边还有猫,他们岂不是……”
      
      她说到一半没了声,只是沉痛地“哎”了一声。
      
      司南星沉默地和她对视了一会儿,大猫吃完了饭,一脸餍足,慢条斯理地蹲到了蒋婆婆身边,用脑袋去拱她的手。
      
      司南星叹了口气:“知道了,我把这窝小猫带回去,我那街上住的老年人多,我挨家挨户问问有没有要养小猫的。”
      
      “哎!哎!”蒋婆婆眼带激动,忍不住搓了搓手,“只要带出就好,带出去就好……”
      
      司南星看向她脚边的大猫:“那她……”
      
      “她呀。”蒋婆婆弯下腰抱起她,慢吞吞在桌前坐下,“她聪明着呢,到时候自己会跑的,就让她陪我最后一程吧。”
      
      司南星没再多说什么,他一手提着保温盒,一手提着一篮四只小猫,微微弯腰和她们告别。
      
      司南星关上门离开,门内蒋婆婆抱着大猫,一下一下替她顺着毛。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喝完那碗排骨汤,蒋婆婆觉得自己的脑袋清明了许多,当初一个人被困死在这里的怨气都消散了不少。
      
      她若有所思地轻轻摸着猫,忽然大猫脚下一空,身下的托力骤然消失,它转动四肢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疑惑地直起身体扒在椅子上“喵”了一声。
      
      空中传来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
      
      司南星离开,阴阳暂通的灵力失效,生灵与死魂间那条不可逾越的线,再次泾渭分明起来。
      
      司南星站在楼道里,艰难地分出几根手指按亮了手机,打开手电筒,猝不及防照亮了一张糊满了血的脸。
      
      杀鸦一脸讨好地看着他:“哎呀,回来啦,怎么还带着猫呢?哈、哈……”
      
      从她心虚的语调来看,她绝对是知道蒋婆婆是为了这几只猫才把他忽悠过去的。
      
      司南星懒得跟她计较,缓缓吐出一口气:“你下次能不能先出声再出现,给我个心理准备,我看你们是真想把我留在这儿做鬼。”
      
      “哪敢啊。”杀鸦讨好地跟在他后边,“那烛幽君还不把我们放进油锅复炸一遍又一遍。”
      
      司南星笑起来:“你当自己是春卷呢。”
      
      他们走出这座老楼,天空已经是黄澄澄一片——到黄昏时刻了。司南星眯了眯眼,按照以往,黄昏逢魔时过,就是他食堂开店的时候了,但今天他早就在门上贴了请假条,所以也不用着急。
      
      他往前走了两步,篮子里的小猫突然凄厉地叫了一声。
      
      司南星脚步一顿,杀鸦一脸担心地凑过来:“怎么了?这是饿坏了?”
      
      司南星掀开了点篮子上的布料,只有那只纯黑的小猫仔嗷嗷叫个不停,它的其他三个兄弟姐妹互相叠着睡得正香,似乎毫无所觉。
      
      “这是见鬼了?叫得这么凶……”
      
      杀鸦嘀咕了一句,然后看见司南星默默地盯着自己。
      
      她气得飘起来半米高:“不能怪我吧!它眼睛都还没睁开呢!总不能是被我吓坏了吧?而且它从小就陪着蒋婆婆,我就算一脸血,也不能比蒋婆婆更吓人吧!”
      
      “先前是谁说,蒋婆婆死得没你惨,慈眉善目的?”司南星一边挑了挑眉毛,一边转身往反方向走去。
      
      杀鸦奇怪地跟在他后边:“去哪啊?回去不是那条路吗?”
      
      司南星瞥了一眼原本要去的方向,黑漆漆的看不清景物。他没说自己觉得有古怪,只说:“去那边超市给小猫买点羊奶粉,总不能还让它们饿一晚上。”
      
      杀鸦立刻拍马屁:“我就知道,小老板人美心善!”
      
      司南星啧了一声:“我怎么觉得你这形容词怪怪的。”
      
      杀鸦傻笑着糊弄过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司南星换了个方向走,那小猫仔就不叫了,蔫头巴脑地缩在篮子里的一边。
      
      他还没来得松口气,天色骤然黑了下来,小猫凄厉的叫声和杀鸦的尖叫同时响起。
      
      司南星心想什么玩意能把鬼也吓成这样,一抬头——嚯,好大一条蛇。
      
      巨大的蛇头从虚空中探出,粗长的蛇身不知道蔓延到了什么地方。这蛇浑身漆黑,只有额头一片呈现出颜色稍浅的淡青色,明黄色的竖瞳像一对大灯笼,毫无感情地盯住了司南星。
      
      司南星此刻满脑子都是什么《狂蟒之灾》、《原始巨蛇》之类的恐怖电影,还抽空想到了刚才这蛇恐怕就在回去的路上等着他,小猫仔给他示警让他换了条路,没想到对方又跟了过来。
      
      “司南星?”
      
      半空中的蛇头口吐人言,司南星居然也不觉得奇怪了,都长这么大了,多半是蛇妖。
      
      但这蛇妖知道他的名字,这还是让人觉得有点意外。
      
      司南星点了点头:“是我。”
      
      杀鸦恨铁不成钢地嚷嚷起来:“你跟它说什么话,跑啊!”
      
      司南星无奈地看她一眼:“跑不动,我心脏疼。”
      
      杀鸦简直要给这位爷跪了,生死关头,跑不动你也挣扎一下啊!
      
      那蛇妖还在一本正经地开口:“我和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但有人要你的命,我欠他一份因果,你只能自认倒霉了。”
      
      司南星没由来觉得……这蛇好像不太聪明。
      
      蛇妖张大了嘴,杀鸦和小猫仔的叫声此起彼伏,司南星抬起手掌:“等等!”
      
      蛇妖居然还真停下来。
      
      司南星提了提手里的篮子:“这里还有四个无辜的小生命,和他们的那个……因果,也没关系吧?我先把他们放远点。”
      
      蛇妖认真思索了一下:“嗯,上天有好生之德。”
      
      杀鸦哆哆嗦嗦地觉得,一条出来要人命的蛇妖说什么“上天有好生之德”,就他妈离谱!
      
      司南星慢吞吞地把篮子放在了电线杆旁边,还顺手把自己的双层保温桶也放下了。
      
      蛇妖再次张开嘴,司南星又说:“等等。”
      
      蛇妖停下了动作,但看起来有些不耐烦了:“又怎么了?”
      
      “你总不能说你肚子还有个生命,让我再等到你生完孩子吧?”
      
      司南星:“……我一男的,也没有这个功能啊。”
      
      蛇瞳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有些尴尬地开口:“哦,你这么小一个,我也没看清。”
      
      司南星体贴地表示谅解:“我听说蛇的视力都不太好,没事。”
      
      “我是说这儿还有个鬼呢,你嘴张那么大,我怕你把她也带进去,让她跑远点吧?”
      
      杀鸦哇地一声哭出来:“小老板!我……”
      
      司南星对她使了个眼色,她一边抽抽噎噎,一边朝着远处飘去。
      
      “这次没事了吧?”蛇妖没有再贸然张嘴,只紧紧盯着他。
      
      司南星慢吞吞点了点头,蛇吻豁然张开,一瞬间给人吞天之感,司南星的令牌从口袋里抽到一半,就听到杀鸦大喊一声:“孽畜,住口——”
      
      这缥缈的鬼魂一瞬间拦在了他身前,司南星清楚地看见,她刚被吞入蛇口的半只手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猛地伸手扯住杀鸦把她往自己身后一抛,杀鸦声嘶力竭的“小老板——”和着风声飘到他身后,司南星举起了令牌。
      
      刹那间金光大作,司南星只听见一声沉重的“轰隆”,像是什么大门被缓缓推开,金光之上煞气沸腾,一道颀长的身影缓步走出,清冷淡然的嗓音响起:“巴蛇?”
      
      “唔!”那蛇妖半眯起了眼睛,上半身盘旋后缩,看清了一身冥府煞气的来人,“烛幽君?”
      
      蛇妖明显有些忌惮,不敢轻举妄动。
      
      司南星也有些愣神,这位就是烛幽君。
      
      他当初因为多管闲事,差点死在厉鬼手下,被个阴差救了。那阴差翻着生死簿,说他是什么地府十君烛幽君的恩人,恩人交待了,如果行走人间遇见他,得行个方便。
      
      第二天那阴差就带着这块令牌找上了门,和他商量着开了这个冥府食堂。
      
      但他还没见过烛幽君的真容。
      
      司南星看着他的半张侧脸,剑眉星目,高鼻薄唇,长相俊美而凌厉。好看,但半点熟悉的感觉也没有,也不知道他这个恩人是几辈子前的事了。
      
      烛幽君开口:“你找他做什么?”
      
      “你不要碍事!我自有缘由!”巴蛇吐着蛇信威胁。
      
      “你今日带不走他。”烛幽君抬眼,巴蛇蛇头后仰,弹簧一般射出,绕过烛幽君直取司南星。
      
      烛幽君动也不动,带着猩红血气的木枝破土而出,缠绕而上把蛇吻死死扣住,把身躯巨大的巴蛇捆得像个麻花,任由他翻腾扭动也挣不开分毫。
      
      “滚回去。”烛幽君抬手,木枝就把捆成一个木茧的巴蛇照着黑黢黢的孔洞扔了回去。
      
      烛幽君这才转过身。
      
      四目相对,司南星觉得这位烛幽君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复杂?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打算每章提要都写这章做什么菜的,但发现好像也不是每章都有菜,比如这章,我们小老板不仅没有做菜,还差点被妖精当点心给吃了_(:з」∠)_
    谢谢开文撒花捧场的朋友们,哎嘿
    感谢在2021-01-05 20:54:05~2021-01-06 19:44: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梅子、一位低调的富婆、默都、顾十里丶 10瓶;步踟蹰于山 2瓶;AF2000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