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啪——”
      
      岐王府中,位于东侧的一富丽堂皇的院子中,倏地传来一声杯盏破碎的声音。
      
      华服女子怔愣地站在原地,一旁婢女看着满地的碎片皆吓得惊心胆颤,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半晌,那女子才回神,望向跪在地上的婢女,冷眸问:
      
      “你方才说什么?”
      
      秀珠顶着王妃的视线,瑟缩了下头,才低声堪堪道:“王爷似、似从宫中领了一个女子回来……”
      
      她心中暗叫苦,怎今日就是她前往正门盯着?
      
      她虽说得犹犹豫豫,可她看得甚是清楚,跟在王爷身后的女子貌美似画,一身宽大的宫女装根本遮不住那玲珑的身段,尤其是那女子手中还拎着个包袱。
      
      近些时日,府中气氛本就低得不行,王妃称病的原因在府中不是秘密。
      
      女子那副模样一出现,秀珠就猜到,王爷这是向贵妃娘娘妥协了。
      
      可这斩钉截铁的话,她却不敢和王妃说。
      
      将戳心窝的话又听了一遍,岐王妃倏地闭上了眼眸,她身子不可控地朝后退了一步,吓得贴身婢女惊呼,连连扶住她,哭喊道:
      
      “娘娘!娘娘您可别吓唬奴婢!”
      
      岐王妃跌坐在椅子上,傻愣了半晌,才苦笑着回过神来。
      
      她脸色稍白地摇了摇头,涩声说:“……本妃没事。”
      
      这结果,并非没有一丝征兆。
      
      这些日子,王爷的日渐不耐被她看在眼中,尤其是近几日,除了看望她腹中胎儿,王爷近乎不踏入这主院了。
      
      想起昨日王爷来主院,问起她,何时病才会好时那眉眼淡漠的神情,岐王妃就险些忍不住眼眸中的涩意。
      
      她嫁入王府三年有余,即使身子一直未曾有消息,她也从未见过王爷对她那副神情。
      
      王爷待她,一直是敬重尚带怜惜的。
      
      这方才叫她有了底气和贵妃闹。
      
      越想起往日王爷待她的好,岐王妃又是难受,可她知晓,这般结果无可厚非。
      
      她终究是比不过贵妃,能叫王爷因她和贵妃周旋这么多日,她该是满足了。
      
      心中不住地安慰自己,岐王妃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刚欲说话,就被秀珠下一个消息砸昏了,脑海中一片空白。
      
      ——那女子被王爷从正门领了进来。
      
      从正门……
      
      自古以来,只有嫡妻方可从正室入门。
      
      刹那间,岐王妃脸上的血色褪得一干二净,恍惚间,她竟觉得小腹隐隐的痛意,她白着脸护住小腹,指尖泛白得抓紧桌角,听着婢女慌忙的声音:
      
      “快!快!快请太医!”
      
      岐王妃身子轻颤,却咬着牙阻止:
      
      “不许去!”
      
      若是这时传出她身子有碍的消息,王爷该如何看她?
      
      晗西苑的侧妃李氏又该如何笑话她?
      
      她的贴身婢女秀琦惊惧:“娘娘!娘娘不可此时意气用事,您的身子方才是重中之重啊!”
      
      重中之重?
      
      岐王妃被这句话戳得心口直犯疼。
      
      连一小小婢女皆明白的道理,王爷会不明白?这可是他的嫡子啊!
      
      她怀着他的嫡子,他却领着一个女子从正门入?
      
      这是将她脸面扔在地上,叫旁人踩!
      
      *********
      
      前院正门处,气氛安静地有些可怕。
      
      姜韵无措地喊过那一声后,她似认识到了错,不安渐渐拢在眉眼,娇俏的脸颊刷的一下白了下来。
      
      付煜将她神情看在眼中,拧眉沉默了会儿。
      
      他知晓,此事是他疏忽,怪不得姜韵。
      
      还未等他想好要怎么解决时,正院王妃身子不适的消息就传了过来,付煜不知想起了什么,脸色倏地沉了下来。
      
      他抬眸看向张盛:
      
      “你先将她带到前院。”
      
      他没有明说是谁,可众人皆知。
      
      张盛有些惊讶,王爷对王妃信任有加,后院的事素来都是交给王妃处理的,如今这姜韵姑娘进府后,也该是后院的人,如今叫他带到前院,是何意思?
      
      张盛心中泛着嘀咕,却忙忙低头应声。
      
      付煜吩咐罢,就径直转身离开,没有多看姜韵一眼。
      
      等周围安静下来后,姜韵捏紧了包袱,才茫然地看向张盛:“张盛公公,殿下这是何意?”
      
      张盛有些拿捏不住该用什么态度对待姜韵。
      
      她先是贵妃宫中的一品宫女,和他在这府中的地位不相上下,又因她是宫中的人,平白就比他高上一头。
      
      可姜韵往日会做事,待他素来客客气气,岐王府和延禧宫的这关系,叫他和姜韵姑娘之间倒也可说是点头之交。
      
      最终,张盛还是稍低了声音:
      
      “姜韵姑娘先随我来吧。”
      
      不卑不亢,稍带一丝恭敬和疏离。
      
      进了这王府,以前的身份就作不得数了,日后可能是主子爷的枕边人,他这般态度,总出不来错的。
      
      姜韵浅眉,温和地抿唇笑了下,跟在张盛身后往前院走去。
      
      只不过,她回头朝付煜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眸色不着痕迹地稍暗。
      
      王妃身子不适,不论是真是假,都很明确地摆出了一个态度——王妃不欢迎她的到来。
      
      姜韵倒是没有意外。
      
      只是有些没想到王妃这般沉不住气,到时传进贵妃耳中,恐怕王妃又讨不得什么好了。
      
      以往这些,对她来说没甚关系。
      
      可她进了府,做了殿下身边人这个身份,这王府中的一切就都和她紧密相关了。
      
      姜韵低了低头,脸侧的发丝落下来,遮住了她姣好的眉眼。
      
      另一侧,付煜刚踏进正院,就看见王妃脸色惨白的模样,他沉着脸,漠然不语。
      
      正院中一惊,纷杂声倏地戛然而止。
      
      岐王妃也没有想到付煜会来得那么快,她怔了一下,很快地回过神来,她费力站起了身子,遂弯腰一行礼:
      
      “妾身见过王爷。”
      
      语气颇为平静,丝毫叫旁人看不出她方才因婢女的一句话险些站都站不稳。
      
      付煜眉眼情绪淡了下去:“你怀着身孕,该知晓何为重。”
      
      总归不会是赌气。
      
      思及赌气二字,付煜颇有些不耐地耷拉下眸眼。
      
      王妃被他这态度一刺,心中顿时凉飕飕的。
      
      她有孕后,王爷就免了她的行礼,如今她身子不适,却强撑着蹲了半晌,王爷却视而不见。
      
      明明是他叫旁的女子走了正门,让她受了委屈,他怎还一副不耐的模样?
      
      她情绪有些绷不住,没有继续为难自己,踉跄地起身,盯着付煜半晌,一字一句地问:
      
      “听说今日爷带女子从正门回府了?”
      
      付煜一顿,眉眼的不耐散了几分。
      
      许久,他才平静道:“是本王疏忽。”
      
      岐王妃呼吸停了一瞬,她闭上眼:
      
      “……爷一句疏忽,就要将此事带过吗?”
      
      话音甫落,她泪珠子倏地从眼角掉下。
      
      付煜眸色稍凝。
      
      王妃出身国公府,礼仪规矩从未出过错,她是他嫡妻,在她之前,他府中就有侧妃,甚至让侧妃早她诞下长子,是以,他往日素来爱惯着她些。
      
      她性子倔,不爱让步,往日不高兴时,也偶尔会对他冷脸。
      
      付煜不在乎这些,可也许就是这样,才叫她相较于刚进府时,多了些骄纵。
      
      到后来居然会肆无忌惮地和贵妃对上。
      
      她性子太骄傲,以至于,她如今当着众人的面掉眼泪,叫付煜如何也想不到。
      
      付煜的那抹不耐烦早就消了去,眉心渐渐拧在一起。
      
      许久,他抬手捏了捏眉心,终究是退了一步:
      
      “那你想如何?”
      
      *********
      
      姜韵被带到前院,因她如今身份不明,张盛不好安排她,只好让她呆在耳房中等着付煜回来。
      
      几乎天色将暗时,姜韵才听见院中传来动静。
      
      她放下手中已经有些凉的茶,刚出了耳房,就撞上站在长廊上的付煜,姜韵一惊,忙忙停下来。
      
      “殿下安。”
      
      月色挂树梢,因为今日出宫,又有着另一层意思,她出宫时特意换了身崭新的宫装,浅紫色透着雅致,发髻上别着支玉簪,没甚特殊的,甚至有些朴素,偏生如此,越发衬得她肌肤白皙,少女韵味盎然。
      
      付煜视线在她身上落了一瞬。
      
      想起适才在前院答应王妃的话,他眸色稍闪。
      
      姜韵候了一日,心中那分焦急早就散去,如今行礼也不紧不慢,平静地等着付煜让她起来。
      
      她这副模样,倒让付煜耷下眸眼:
      
      “起来。”
      
      语气有些冷硬。
      
      隐隐察觉到气氛不对劲,张盛给旁人递了个视线,低头退了下去。
      
      就在他刚退下一个台阶时,不知是不是他看错了,他似乎看见了王爷对姜韵姑娘伸出了手。
      
      张盛一惊,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就见王爷冷着脸将手放在姜韵姑娘面前。
      
      他险些一个踉跄跌下台阶。
      
      不止是他,连姜韵都没想到付煜会伸手来扶她。
      
      她心中有些讶然,脸上也透了些慌乱,不安地朝四周看了一眼。
      
      似嫌弃她磨蹭,头顶男人传来冷不丁地一声:
      
      “这不是延禧宫。”
      
      几乎要退下台阶的张盛不小心听了一耳,惊得瑟缩了下脑袋。
      
      王爷这话是何意思?
      
      姜韵想起什么,一丝烧热蹿上脸颊,她窘迫地咬了咬唇,半晌,才稍涩地将手搭在付煜的掌心。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拉了起来,离男子只一步之遥。
      
      下一刻,付煜的话打断了她:
      
      “日后,你就留在前院。”
      
      姜韵有些茫然地抬头看向他,须臾,才理解了他的言下之意。
      
      倏地,她怔住,适才的那抹烧热顿时褪得一干二净!
      

  • 作者有话要说:  先看着,如果修文我会说的
    然后说一下那个更新时间,正常是早上九点(理想状态),如果早上九点没更,说明卡文,正常不会超过晚上九点(这种情况,我会在评论区说的)
    除非请假(文案会有假条)
    王妃
    侧妃
    庶妃
    良娣
    贵妾
    侍妾
    通房
    等级自己写的,根据这个来呀
    感谢在2021-03-23 01:02:27~2021-03-24 00:35: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乃敢与君和、姜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铜钱儿 20瓶;魏紫、懒惰是我本性 5瓶;青衫 4瓶;每天勤奋一点 2瓶;amelia@阿米莉亚、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