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姜韵进内殿时,贵妃和岐王对案而坐,贵妃脸上透着分笑,连眉眼都弯了三分。
      
      姜韵袖子中紧攥的指尖稍稍放松。
      
      她近身伺候贵妃娘娘三年有余,对贵妃娘娘的情绪不说了如指掌,也有八分了然,娘娘如今的模样,明显是得偿所愿。
      
      姜韵没敢去看贵妃一旁的人。
      
      她稳稳当当地站好,屈膝弯腰:
      
      “奴婢请娘娘和殿下安。”
      
      她垂着眉眼,只看得见男子散垂在地上的衣摆,玄色锦缎绣着猛禽的纹理,金丝勾线,贵不可言。
      
      无需朝上攀看,她也知晓岐王此时必然是和往常一般,似端正坐在黄梨木椅上,却又透着股漫不经心,岐王和贵妃眉眼三分相像,似风流多情的模样,可偏生他性情淡漠平静,倒叫旁人对他生了不知多少分的敬畏。
      
      即使姜韵在这延禧宫常见他,心中对他也是怵得紧的。
      
      付煜在姜韵进来到行礼这期间,只掀起眼皮子扫了她一眼,就漫不经心地收回了视线。
      
      殿内静了静,姜韵才听见贵妃的声音:“柳月和姜韵都是母妃身边伺候的,平日里精心细致,如今秀敏身子重,你身边多个人照顾,母妃才好放心。”
      
      这番话,这段时间,付煜不知听了多少遍。
      
      至于贵妃究竟用意何为,他也懒得挑明,若有似无地点了点头:“便听母妃的。”
      
      贵妃对他的回答显然是满意的,勾唇笑了:
      
      “既这般,那煜儿回去时,就将她们二人带回去吧。”
      
      站在贵妃身后的柳月眸色顿时一亮,却不想那边的岐王倏地开口打断了贵妃的话:
      
      “母妃用惯了她二人,若皆指给了儿臣,母妃身边岂不是无人可用?”
      
      贵妃眯了眯眸子,朝付煜多看了一眼,这话,是担心她身边无人可用,还是担心领了两人回去,府中王妃会气坏了身子?
      
      她想起了岐王妃腹中的胎儿,默了一会儿,终究是见好就收:
      
      “是母妃考虑不周,那煜儿觉得她二人中谁更合心意些?”
      
      姜韵一直低眉顺眼地听着二人对话,待殿内安静下来,她才察觉到她手中紧紧攥着帕子,手心的汗水似要将其糯湿。
      
      付煜顿了下,不知想起了什么,遂直接抬手指了地上跪着的姜韵:“她吧。”
      
      他决定得太快,让殿内几人都怔了下,姜韵最先反应过来,悄悄地抬头,却猝不及防地撞上了付煜的视线,她心中一悸,忙又深深地低下头去。
      
      蓦然,姜韵又想起前些日子,皑雪正厚,她在五色梅长廊上偶遇岐王的场景。
      
      那日她穿着娘娘赏下的新颖绸缎衣裳,粉色袄子配着一支淬玉簪,她不知落在岐王眼中是何模样,但她对着铜镜,却是仔仔细细掂量了许久,方才踏出了门。
      
      只她没有想到,那日的情景会被柳月看了去。
      
      想到这里,姜韵不着痕迹地轻眯了眯眸子。
      
      贵妃觑了眼姜韵粉嫩的脸颊,对付煜的选择倒没什么意外,只有些稍稍的惋惜。
      
      和柳月相比,姜韵安静稳妥,替她解决了不知多少烦心事,她用惯了姜韵,如今姜韵离宫,她倒是也生了几分不舍。
      
      可这分不舍在想起岐王妃这些日子的不敬,又很快淡去,贵妃弯起唇角,笑着让姜韵起身:
      
      “起来吧,你往日在本宫身边事事稳妥,日后到了殿下那里,也不可有一分疏忽。”
      
      贵妃眉眼含笑,话音轻柔,可姜韵却心中一紧,知晓这话中藏着对她的警告。
      
      她恭敬地垂下脖颈:“奴婢谨记娘娘教诲。”
      
      贵妃眸色稍闪,松了手:
      
      “既如此,你就回去收拾行李,待会同殿下一起回府。”
      
      姜韵眼眸轻颤了下,她抿了下稍涩的唇瓣,低低应了声。
      
      出了正殿,珠儿好奇地朝她看来,急不可耐想知晓结果的模样,姜韵只对她点了点头,就回了厢房。
      
      她不知岐王何时会走,她必须在岐王离宫前收拾好行李。
      
      当年她进宫时,只有一个包袱,在宫中待了三年,上有娘娘赏赐,下有宫人孝敬,倒攒了不少银钱和好物件。
      
      可她能带出宫的不多。
      
      待珠儿来告知姜韵,岐王将要离宫时,姜韵不过堪堪收拾了一个包袱罢了。
      
      珠儿有些惊讶,想要不解询问,可姜韵却打断她,径直温柔道:
      
      “我将要去王府,这些宫中的物件带不出去,就留给你了。”
      
      珠儿一愣,倏地眸色有些红。
      
      先前她只顾着替姜韵欢喜,如今倒是迸出几分不舍。
      
      她比姜韵晚一年入宫,可那时的姜韵早就在内殿伺候着了,那年她方才将过十岁之龄,若非姜韵姐姐见她可怜,将她从扫地宫女调换成守殿门这般轻松的活计,许是不知多少年,她方才能被娘娘看在眼底。
      
      而如今,姜韵姐姐一离宫,内殿缺人手,外殿最可能被调进去的就是她。
      
      这份恩情,她一直记得。
      
      姜韵看见了她通红的眼圈,温柔地点了点她额头,轻斥道:“哭什么?好生不羞。”
      
      “我走后,你行事小心些,莫要和柳月发生冲突,柳月性子急,又跟在娘娘身边这么多年,届时你少不得要吃些亏。”
      
      珠儿擦了擦眼角,哽咽着说:“珠儿懂得的,姐姐不在,珠儿必然谨慎行事,姐姐且放心罢。”
      
      姜韵抿唇笑着点头,只不经意间眸色稍深。
      
      她一离宫,在宫中这些年的人脉几乎皆要作废,可延禧宫和岐王府牵连甚广,她轻易放弃不得。
      
      *******
      
      姜韵拎着包袱走出来时,就见付煜立在五色梅长廊上等着她,姜韵一愣,加快了几分步伐,走到付煜面前时,她停了下来,服身行礼。
      
      她背对着长廊,一株五色梅从她发髻边探出头来,衬着她粉嫩的脸颊越发白皙,发丝被风吹乱了几缕,散乱地拢在脸前,无故为她添了几分温柔韵色。
      
      付煜原先不耐的情绪被冲淡,平静道:“走吧。”
      
      姜韵稍顿,有些无措地抬头:
      
      “殿下,奴婢不用去和娘娘请别吗?”
      
      似没想到她会问上这一句,付煜掀起眼皮子瞥了她一眼,才说:“不必。”
      
      见到女子明显地愣了一下,又很快地收敛情绪,恭敬垂首应是,付煜不可避免想起前几日,女子手持梅花站在长廊上巧笑如嫣,脸颊素净透粉如画的情景。
      
      那日的她多了些许娇态和恬雅,如今却像是将自己的情绪皆数压下,成为了这后宫中毫无特征的宫女。
      
      只她颜色格外好些。
      
      想至此,付煜的目光在她脸上多落了一瞬,遂后平静地收回视线,转身朝外走去。
      
      姜韵赶紧敛息跟上。
      
      一路行来,姜韵和付煜共处一车,稍有些逼仄的空间,压迫得姜韵呼吸都稍放浅了些。
      
      “你可是喜梅花?”
      
      猝不及防身旁男人低沉声传来,姜韵稍愣,立即回过神来,稍露了些意外,无措地摇头:
      
      “奴婢只在冬日格外喜爱梅花些。”
      
      换而言之,她只贪冬日梅花的好颜色罢了。
      
      她看似淡定,实则心将提到嗓子眼,她说不准岐王这句话究竟是随意一问,还是在为前几日那事而对她试探?
      
      得了回答,付煜只随意点了点头,又将视线落在了手中的卷宗上,仿佛刚刚问话的人不是他一样。
      
      姜韵觑见这情景,只一顿,就细微地轻扯嘴角,原先不安的情绪敛去,知晓自己想多了。
      
      岐王是何许人也?
      
      她不过一个小小宫婢,即使被贵妃赐给了岐王,岐王又怎会刻意来试探她?
      
      半个时辰后,位于长安城南街的岐王府前迎来一辆华贵精致的马车。
      
      跟着付煜身后下了马车后,姜韵望着岐王府朱红色的大门,眸色不着痕迹地闪烁不定。
      
      她是被贵妃赐给岐王的,按规矩来说,她初入府,走不得王府正门。
      
      可偏生,她是岐王殿下亲自领回来的。
      
      这世间万万没有岐王回府,还走偏门的道理,如今她倒是讨了巧,竟是和岐王一同从正门进了王府。
      
      不过,在踏进大门前,姜韵依旧是稍稍露了些迟疑不定,局促不安地看向付煜。
      
      付煜背对着她,没注意她的神情,倒是付煜身边的张盛觑见了,他犹豫了下,终究是贵妃亲自赐下的人,他刚想提醒主子爷一句,就见主子爷已经踏入了大门。
      
      这时候再去提醒付煜,已经有些晚了,张盛一顿,立即噤了声。
      
      只不过他又隐晦地多看了一眼姜韵,这初入府就从正门进,真不知对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宫女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遂想起府中近日有孕而情绪稍敏感的王妃,张盛在心中摇了摇头,敛尽了想法。
      
      无人让她走偏门,姜韵抿了抿干涩的唇瓣,终是抬脚踏过了那道高高的门槛。
      
      就是这时,前方的付煜似想起什么,忽地回过头来,刚好看见姜韵脚尖落地,整个人已经完完全全踏进了府内。
      
      付煜几不可察地轻拧了眉心。
      
      刹那间,姜韵明显察觉到周围的气氛似都变得安静下来,仿佛所有人都若有似无地觑向了她。
      
      姜韵有一瞬的难堪。
      
      她强掐着指尖,稍些迷茫,堪堪无措地喊了声:
      
      “……殿下?”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文,女主前期弱势还是很明显的,所以示弱是肯定有的,我也不知道怎么排雷
    怎么说呢,我觉得这个男主还是很渣的
    呜呜呜,我这几本文,好像男主都很渣
    第一章的红包,截止到中午十二点,我就发了呀
    谢谢小可爱们的等待
    感谢在2021-03-21 21:25:00~2021-03-23 01:02: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小明教追着小奶秀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清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8468922 20瓶;元气小爱酱 10瓶;绿影仙踪、青衫、魏紫、懒惰是我本性、向暖、月伴云雷℃ 5瓶;夜惜 3瓶;嘤嘤、amelia@阿米莉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