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留在前院?
      
      女子皆居后院,即使是王妃,都不好长时间待在前院。
      
      而能一直待在前院的女子,只一种可能——婢女。
      
      姜韵浑身僵硬,可若是殿下只想她做个婢女,方才又作甚亲自扶起她?
      
      平白让她期望。
      
      短短时间,姜韵思绪转了几番。
      
      在从宫中回府的过程中,姜韵确信,殿下绝不是领她回来做个婢女,否则,在她踏进正门时,殿下根本无需拧眉沉思。
      
      唯一的解释,只可能是正院中的那位王妃提了要求。
      
      女子似没想到他会这般说,怔愣了许久,才堪堪回神。
      
      付煜想说些什么,可姜韵却倏地将手从他掌心抽了出来,恭恭敬敬地站好,低眉顺眼道:
      
      “奴婢知晓了。”
      
      仿佛适才露出的那抹娇态只是付煜看错了一般。
      
      掌心空落落的,付煜抬眸觑向她,冷不丁地:
      
      “你在闹脾气?”
      
      姜韵不过是母妃赐给他的一个宫女罢了,本就打着伺候他的名头。
      
      如何安排她,还无需他特意给个解释。
      
      许是被他话中的冷淡刺到,姜韵慌忙仰起白净的脸蛋,姣好的眸眼泛着嫣红,泪珠子猝不及防地掉了下来。
      
      她匆匆擦了把脸颊,拼命摇着头,堪堪道:
      
      “奴婢没有,能进府伺候殿下,就已是奴婢的痴心妄想,如今成了真,奴婢再有要求,便是贪心了。”
      
      女子强压着情绪,说话的语调都轻轻细细的,在月光下温柔地不像话。
      
      付煜稍顿,视线落在她眉眼。
      
      较三年前初入宫时,她眉眼张开了,添了三分女子柔和韵味,如今亭亭玉立地站在他面前,姣好的眸眼一红,就让世间男子生了不忍。
      
      可以说,付煜是亲眼看着她从稚嫩到如今的含苞待放。
      
      对于她的那番话,若是旁人说来,付煜许是听过就过。
      
      可偏生说这话的人是姜韵。
      
      付煜冷淡的眉眼稍温和了些,他说:“净说胡话。”
      
      “待王妃诞下……”
      
      话说一半,似察觉到此时对她说这话有些不妥,付煜忽地消了声。
      
      倒是姜韵猜到他想说什么,温柔地摇了摇头,抬眸抿出一抹笑:
      
      “殿下不必因奴婢为难,如今王妃的身子才是重中之重,奴婢知晓分寸的。”
      
      和姜韵相比,自然是王妃腹中胎儿更重要些。
      
      可这话由姜韵自己亲自说出来,即使付煜生得一副铁石心肠,也不由得对其生了几分怜惜。
      
      日寒夜凉,付煜回来得不算早,一阵冷风吹过,姜韵顿时打了个寒颤。
      
      见状,付煜拧眉,消了声。
      
      **********
      
      半个时辰后,姜韵跟着张盛走到给她安排的住处。
      
      距离付煜所住的主室不远,偏房很大,用屏风隔成两间,最里面摆着床榻、衣柜和梳妆台,外间是圆桌可用来招待。
      
      姜韵不着痕迹打量了一眼,有些惊讶。
      
      短短半个时辰,在前院腾出这么个地方,算不得容易。
      
      姜韵认真地朝张盛道谢。
      
      张盛想起适才听见的话,忙对姜韵摆了摆手,意有所指地笑着说:
      
      “姜韵姑娘客气了,日后你留在前院,我们就都是伺候殿下的人,这些是应该的。”
      
      姜韵眸色稍闪,没说话,只堪堪抿出一抹笑。
      
      对此,张盛倒是理解,明明是进府当主子的,如今却是落成了丫鬟,搁谁心中都不平衡。
      
      张盛离开前,姜韵问了一句:
      
      “殿下每日何时起身?”
      
      见张盛有些惊讶不解的模样,姜韵抿唇解释道:“我日后留在前院,自然要熟悉这些,才好伺候殿下。”
      
      张盛对她这么调整好心态有些讶然,不过想到她进宫短短三年就爬上贵妃心腹的位置,这份讶然又渐渐消了去。
      
      “殿下每日卯时一刻就要起身。”
      
      待张盛离开后,房间里安静下来,姜韵朝身后被关上的房门看了一眼,紧绷的身子才放松。
      
      她脸色变了几番,最后轻轻呼出了一口气。
      
      姜韵抬手轻轻擦过眼尾,她在宫中几年,仗着是贵妃身边的贴身人,得的好东西不少,这张脸养得也没甚瑕疵。
      
      也正因此,她这身肌肤被养得娇气,稍稍一哭,眼角就敏感得泛红,许久才能好。
      
      将从宫中带出来的凝脂膏,均匀细致地擦在眼角周围,姜韵才收了手,终于有心思去想今日发生的事情。
      
      姜韵望着铜镜中的女子,眸色晦涩难辨,她压住心中的懊悔。
      
      不该贪图那一时的虚荣,从正门踏进来的。
      
      若非如此,凭借她是贵妃赐下来的人,以及往日在宫中和殿下相处的情谊,一个贵妾的身份,她总是可得的。
      
      王妃本就因贵妃不喜她,再加上从正门入一事,恐是王妃心中对她已是生了厌恶。
      
      这般一来,与其进了后院落在王妃手中,还不如留在前院。
      
      世间的情感皆是相处出来的,她留在殿下身边日日相伴,总比进了后院,见不得殿下的面好些。
      
      三年的宫人都熬过来了,何必在乎眼前的身份。
      
      姜韵闭了闭眼眸,再睁眼时,她眉眼又恢复了以往在宫中时的温和,让人见之就心生亲近。
      
      忽然换了休息的地方,姜韵一夜都没怎么睡好。
      
      心中记着事,翌日,还未到卯时,姜韵就立即起了身,坐在铜镜前小半个时辰,才推开门走了出去。
      
      一阵冷风吹来,姜韵裹紧了袄子。
      
      此时外间夜色还甚浓郁,即使点着灯笼,都弥漫着暗涩和清晨的凉意飕飕。
      
      姜韵迈上长廊时,刚好撞上张盛,姜韵对其笑了笑,张盛有些惊讶,没想到她竟真的这般早就赶了过来。
      
      可没时间耽误,房间里传来付煜的声音。
      
      张盛忙忙压低声:“姜韵姑娘一起进来吧。”
      
      话落,房门就被轻轻推了开来,姜韵没想在第一日就抢风头,进去后,就安静地站在一旁。
      
      婢女点了灯盏,房间内一下子灯火通明。
      
      付煜刚睁眼,就一眼在人群中看见了她。
      
      她刚进府,还没有领过府中婢女的衣裳,一身粉色袄夹衬得身段玲珑,即使低眉顺眼地站着,却依旧十分显眼。
      
      付煜抬手捏了捏眉心,解了些刚睡醒的烦躁,他低声稍沉:
      
      “姜韵,过来。”
      
      姜韵稍惊,就见刚刚准备上前的张盛退了回来,给她使了个眼色。
      
      姜韵立即回神,堪堪咬住唇瓣,轻手轻脚地走上前去。
      
      她在宫中做惯了伺候人的活计,如今动作倒也不生疏。
      
      往日,皆是张盛伺候他洗漱,如今换了个人,付煜难得没生出不适应。
      
      付煜垂眸,安静地看着她围着自己转来转去,倏地,他冷不丁问了句:
      
      “何时起身的?”
      
      姜韵手中动作一顿:“回殿下的话,快近卯时奴婢方才起身。”
      
      往日伺候他起身的奴才都是在卯时前起的身,这个时间算不得早。
      
      只不过,付煜视线扫过女子眼底的青黑,刚想说话,女子就低头替他整理起腰带,修长白皙的脖颈落在他眼前,她动作和她这人一般,甚是温柔,莫名让付煜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等收拾妥当后,已经是半炷香后了。
      
      付煜要上早朝,一般早膳皆是散朝后才回府用,
      
      张盛盯着时间:“殿下,快到早朝的时辰了。”
      
      姜韵初次伺候,有些不知时间,被一催促,忙忙收了手,轻声细语:“殿下,好了。”
      
      付煜稍顿,冷觑了张盛一眼,才转身走了出去。
      
      张盛愣了下,有些摸不清头脑,他哪里惹殿下不悦了?
      
      他没时间多想,忙忙追在付煜身后。
      
      付煜走后,姜韵有短暂的迷茫,若是昨日没出差错,她这时应该是准备着去正院给王妃请安。
      
      可如今情况有变,她伺候殿下洗漱后,倒有些不知做什么了。
      
      她是贵妃赐下来,殿下虽将她留在了前院,却也没说她究竟需要做什么。
      
      姜韵跟着众人退出主卧后,就有些不知做什么。
      
      就在姜韵准备询问旁人时,远处一个小太监脚步匆匆地走过来,在她面前停了下来,脸上堆着笑:
      
      “姜韵姑娘,殿下方才特意吩咐,让您现在回去休息,不必忙活。”
      
      话音甫落,姜韵就察觉到周围视线若有似无地朝她打量过来。
      
      尤其是今日跟在张盛身后进内室伺候的两个婢女。
      
      姜韵不动声色地将这些记在心底,似愣了下,待反应过来,脸颊稍稍泛红,有些不好意思地朝来人道:
      
      “劳烦公公跑这一趟。”
      
      那太监道:“姜韵姑娘那客气了。”
      
      姜韵稍稍拧眉,摇头道:
      
      “我和公公同是伺候殿下的人,公公不必称我为姑娘。”
      
      依着她如今的身份,这称呼有些恭敬得不伦不类,被旁人听去,总归会有些显眼的。
      
      姜韵还不至于想要这些虚名。
      
      刘福抬头看了她一眼,却只笑道:“是奴才疏忽了。”
      
      绝口不提该如何称呼她。
      
      笑话,张盛是他师父,昨日他亲耳听见张盛称呼她为姜韵姑娘,他若是现在把姑娘二字去了,那成什么了?
      
      至少要问过师父,才可做决定。
      
      姜韵倒不知他心中如何想法,和刘福点头示意后,就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刘福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咂舌。
      
      师父伺候殿下多年,如今才一人占了一个房间,这姜韵刚来,就独得一室。
      
      凡是明眼人,都看得出她身份和这前院伺候人的婢女不同。
      
      刘福摇了摇头,刚准备也回房间休息一下,就得了正院那边的消息——想请姜韵姑娘过去一趟。
      

  •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留在前院了,看文名,婢女上位机,名副其实,咳咳咳
    我实在不会起名字,见谅见谅
    别急,故事要一点点写的呀,女主前期身份低的,没有办法,看简介就可以出来了
    这章有点卡文的,熬了两天才写出来(哭唧唧)
    感谢在2021-03-24 00:35:34~2021-03-24 23:15: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起跃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蔡小豆、就是可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笑语妍妍 10瓶;青衫 6瓶;涓涓细流、鲜百香果双响炮 5瓶;酒酒 2瓶;懒惰是我本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