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叁 ...

  •   听到这一声警报,尤念将目光从花时锦身上移开。
      
      顺着那道落在自己身上的冷冽眼神,尤念毫不示弱地看了过去,便撞上了项衡那双漆黑的眼睛。
      
      断情剑项衡背对日光,立于一片阴影之中,教人只能依稀辨认出他欣长的身影,却看不清他的容貌。
      
      饶是如此,尤念仍心中一凛。
      她穿书而来,从未见过这个“项衡”,此时面对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形,她却不知为何觉得有几分熟悉。
      
      “时锦,且离关山月远些。他受了内伤,不要动他。”
      
      项衡的声音非常低沉,边说着,边向这边走来。
      
      他的脸慢慢清晰。
      那是一张极为俊美的皮囊,轮廓清晰,下巴削尖,长眉之下,如画的眼眸中没有多余的神色,看人时,带着一丝冷漠,又似乎惨着几点悲悯。
      精致鼻尖下的薄唇颜色很淡,并不开合,却有声音传出。
      
      项衡双手合十,右手上戴着一串朱砂佛珠。
      相传,他是个半脚踏入佛道的剑修,故而平日佛珠伴身,带发修行。
      
      花时锦对项衡自然是唯命是从,闻言忙站了起来,走到项衡身边。
      
      项衡在关山月身前站定,扫了一眼被冻在马车上的大汉,皱眉,道:“此人的修为远不及你,你为何受了内伤?还将玉符捏碎向我求救?”
      
      关山月勉强撑起自己的身子,道:“......是弟子太不小心了。”
      
      项衡将双手放下,递给关山月一颗丹药,“无论如何,既然你捏碎了玉符,按照规矩,这次历练的‘甲子’便不能给你了。”
      
      闻言,不等关山月反应,花时锦却先开口道:“长老!关山月师兄是真的想拜您为师,而且他的实力也真的很强!长老,您再考虑考虑吧!”
      
      “师妹。”关山月伸手,拉了一下花时锦的袖子,神色虚弱,语气温柔,“我捏碎了玉符,必不能再得到‘甲子’,这是规矩,不要为难长老。”
      
      花时锦双眸含泪,泫然欲泣,“这次历练的甲子必在你我之中,我样样比不上你,从未想过会得到甲子!可是、可是眼下师兄你却……”
      
      “你不要这样妄自菲薄。”关山月注视着花时锦,虚弱地微笑,“就算没得到‘甲子’,我也可以通过拜师大会的考核,来拜入断情剑长老门下。”
      
      听到他这样说,花时锦哭得更厉害了,“若这次历练的‘甲子’不给师兄,那就要给我了!可是我、我的修为、天赋都根本不如你啊!我怎么可以夺走师兄的‘甲子’之位!”
      
      这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根本没人理尤念。
      这让尤念又非常地想嗑瓜子了。
      
      好在系统正在她脑海中解释着三人的对话,不会让尤念太过无聊。
      
      <
      关山月与花时锦现在只是云梦剑阁的弟子,还没有正式拜师。拜师的途径有两种,一种是完成外门中的历练任务,获得内门长老认定的‘甲子’,二是在‘拜师大会’上,表现优异,得到好成绩。
      >
      
      <
      拜师大会每三年举办一次,全天下的剑阁、药馆等等外门中的弟子统一在仙京考核,按照成绩,选择想要进入的内门中修行,竞争很大
      >
      
      <
      通俗一点解释,外门相当于中学,内门相当于大学,甲子就是保送名额,拜师大会就是高考。如果把云梦之巅比做清华大学,云梦剑阁就和清华附中是一个性质
      >
      
      也就是说,关山月现在是高三的小朋友,本来很有希望保送名校。
      现在的情况是,他因为不明原因,在竞赛中失利,丢掉了保送清华的机会,只能日后参加严酷的高考。
      虽然他以往数年的努力付诸东流,但他仍不悲不躁,并且耐心地安慰,那哭哭唧唧说“嘤嘤嘤抢了你的甲子我好难过”的师妹。
      
      “这位妹妹,得了便宜就别卖乖了行吗?”
      
      她实在看不下去花时锦推脱保送名额的戏码了。
      这一开口,三个人的目光瞬间都聚集在了尤念身上。
      
      不过尤念没在怕的。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花时锦,道:“关山月没得到甲子都没哭呢,你得了甲子有什么可哭的?还要在他面前哭?”
      
      “捏碎玉符是因为关山月自己的失误,怨不得旁人。但你也没必要在他面前反复提及自己因此得了甲子,在他伤口上撒盐吧?”
      
      花时锦一愣,随即也听出了尤念的意思,“不,我不是在向师兄炫耀!我、我是真的委屈......”
      
      “他那么多年的努力都白费了,他才应该委屈呢,好吗?”尤念持续输出,“依照你方才所说,你是因为他没发挥好,捡漏得了甲子。所以你明明得了好处,有什么可委屈的?”
      
      花时锦脸涨得通红,反驳道:“我当然委屈!我不想要本该是师兄的东西,宁可自己不得这个甲子!”
      
      尤念挑眉,“那你就放弃这个甲子,之后陪关山月一起参加拜师大会,岂不是皆大欢喜?”
      
      闻言,花时锦当即哽住了,“我......”
      
      尤念早料到她会是这个反应,冷淡道:“所以你根本不是难过、委屈。”
      
      “你在关山月面前哭唧唧,只是想让他亲口说出不会怨你,你想让他祝福你得了原本他志在必得的甲子。你只是想让自己更心安理得罢了。”
      
      说到此处,尤念笑了一下,然后,话锋一转,“其实你何须如此在乎他的想法?”
      
      “你觉得自己样样都比不上关山月,但此时他捏碎了求救玉符,而你没有。如果用这个作评判标准,你就是赢了,赢得坦坦荡荡。”
      
      “你本就心安理得,做出方才那番姿态,反倒显得虚伪;你反复提及自己不配‘甲子’,也势必让关山月被迫反复回忆自己的失误,更让他难受。”
      
      “所以,无论好坏,若无法改变,坦然接受就好。实在无需假意推脱,损人不利已。”
      
      尤念并不是一个好为人师的人,大多数时候,懒得多费口舌。
      此番和花时锦争辩,是因为她知道这花时锦是个被“降智”了的角色,而她的任务,说白了就是让花时锦不再无脑,变得正常一些。
      事关自己的任务,尤念才抓住时机,指出了她做事欠妥之处。
      
      她此话说完,四人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过了几秒,花时锦才消化好尤念话中的意思,想再争辩,却被项衡用眼神制止了。
      
      关山月察觉到项衡投在尤念身上的目光,忙开口介绍,“长老,这是玄武宗此次带上山的少女,名叫尤念。”
      
      说完,他转过头,眼眸中盛着些许惶恐和浓浓的善意,“尤念姑娘,这是云梦之巅的断情剑长老。”
      
      尤念看着项衡,微微仰着头,并不说话。
      
      半晌后,那项衡先出了声。
      他垂眸,转动佛珠,嘴唇并不开合,声音十分空灵,“这位姑娘可知,你看别人是什么,你就是什么。”
      
      尤念冷笑,反问道:“是吗?”
      
      项衡这是在说她用恶意揣测花时锦。
      也许,花时锦是真的因为自己间接抢了关山月的甲子而羞愧,而尤念怀着小人之心,自然认为花时锦的哭泣,是自私地强求关山月的“不怨”与“祝福”。
      
      尤念直视着项衡,不卑不亢道:“那长老看我是什么?”
      
      “按照你的歪理,若你看我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岂非说明你也是在用卑劣的心意揣测我?”
      
      话音一落,那项衡倏地抬眸,一双眸子如墨般暗沉。
      他是火灵根,一瞬间四周的温度似乎都高了不少。
      
      两人之间,暗潮涌动。
      
      一旁的花时锦已经看愣,实在不明白那个毫无修为的小丫头,面对赫赫有名的断情剑为何可以如此不卑不亢。
      
      而尤念一边与项衡大眼瞪小眼,一边问系统:“这个项衡是不是认识我?这眼神跟我挖了他家祖坟一样!”
      
      系统:“额,他可能是看出你的身世了,觉得留你在外,有朝一日一定会为祸人间。”
      
      尤念:“......为祸人间兴趣不大,不过他家祖坟我确实挺想挖的。”
      
      “咳咳咳!”
      
      两人间的剑拔弩张,被关山月剧烈的咳嗽声打断。
      
      那关山月似乎受伤极为严重,咳得下巴上都是血。
      他的嘴唇沾上了血的颜色,皮肤便显得更为白皙,抬起眼睛,眼角也微微泛红,整个人竟莫名有了几分妖治的美感。
      
      尤念离他最近,便俯下身去为他擦血,手还未碰到他的脸,关山月突然用手撑住石壁,一把将尤念扯进了怀中。
      他冰凉的气息萦绕尤念耳侧,声音很急促,“小心!”
      
      身前一道劲风。
      原本被冻在马车上的大汉不知何时竟然解了冻,面容狰狞,一道杀招打向了这边的四人。
      
      “去死吧!”
      
      不过有项衡在,自然轻而易举地将那大汉制服。
      
      项衡转动着手中的佛珠,并未向马车处看,那原本想要跑路的大汉便被一股力量推了过来。
      
      那力量压在他身上,强迫他跪在地上,说不出一句话来。
      
      项衡仍不抬眸,眉间隐隐亮起七道赤红纹路,空灵的声音在四周响起,不带丝毫感情,“屡、教、不、改。”
      
      随着这四个字,加在大汉身上的力量越来越大。不多时,尤念便听到清晰的骨头碎裂的声音,那大汉七窍流血,身子迅速地瘪了下去。
      
      就像是快要烤熟的肉片,水分蒸发,滋滋地冒着白烟,唯一的区别是这个大汉闻起来没有烤肉的香味。
      
      一旁的花时锦见状,眼眸颤动,又是眼泛泪光。
      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长老!他、他这样实在是太惨了,您先放过他吧!”
      
      于此同时,系统发出一声警报。
      
      <叮!打脸任务出现!宿主请准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