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贰 ...

  •   玄武宗表面上是一个修剑的宗门,实则以“嫁娶”的借口买卖少女,炼制药鼎,核心弟子都在靠药鼎修炼邪法。
      
      云梦之巅掌门收到情报,特派师弟“断情剑项衡”,以及旗下外门中的佼佼者们下山彻查。
      
      此前,他们已经查清了药鼎邪法的来龙去脉。项衡下令分头行动,他与花时锦清扫玄武宗门,而关山月则前往山路,解救被强抢上山的无辜少女。
      
      关山月此时已知道这大汉在做什么勾当,故而没有多言,直接挥剑向前。
      
      那宝剑名为“避阳” ,剑匣纯白,将明珠碾碎,再一片片雕刻成雪花形状,通身点缀,洒以深海珠光宝石,日光下可谓熠熠生辉。
      剑身为一整块极寒之心锻造而成,锋利无比,其中的冰裂花纹天然成龙形,出鞘,四周顿时冷气森森、寒意凛然,剑身在烈日之下仍保持极暗之色,故而得名“避阳”。
      
      关山月持剑逼近,白袍猎猎作响,避阳剑身形鬼魅,却只在那大汉周身游走,并不真正刺穿他的身体。
      
      剑法舞毕,关山月手握冷玉剑柄,灵巧地一转,剑自动归鞘。
      
      再看那大汉,整个人已被冻在了冰块之中。
      
      马车内,系统正在兢兢业业地为尤念转播关山月三秒K.O炮灰大汉的情景。
      
      尤念看着长身玉立的关山月,抿了下唇,吞了一口口水。
      
      白龙袍很是修身,只见那关山月身形挺拔,双肩又宽又直,握着剑的手指尖圆润,五指修长,因为正在用力而凸出清晰的骨节。
      
      阳光照在他的脸上,照出他白玉无瑕的脸庞,深邃的双眸微微垂着,浓密的睫毛在脸上透出点点阴影,高挺的鼻子下,玫瑰色的唇看起来非常柔软。
      
      系统似乎察觉到了尤念危险的想法,开口提醒道:“宿主,不要被男色所蛊惑。你的征程在星辰大海,男人只会影响你出剑的速度!”
      
      尤念:“从冰柜里拿出来的雪糕,包装上还结着霜。”
      
      系统:“?”
      
      尤念:“粗暴地撕掉他的外皮,就能看见被淋在甜牛乳上的蓝色果酱,完美的长方形,上面还裹着一层薄薄的冰,咬一口含在嘴中,冰融化带来一丝凉意,然后蓝莓的香气伴着奶味在舌尖晕开......”
      
      系统:“??”
      
      尤念:“所以你们的商城里有蓝莓味冰淇淋吗?”
      
      系统:“......”
      
      正在思索要不要再来个抹茶味的,马车的车帘便被温柔地掀开了。
      
      一只有些凉的手握住了尤念的手腕,紧接着一个很是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姑娘,你可还好?”
      
      随着这声音一起来的,还有一股冷冽的香气。
      
      尤念感觉到,关山月很小心地将自己牵下了马车,并伸手扯掉了尤念眼上的白布。
      
      虽然刚才系统一直在她眼前转播实况,但真的再次接触阳光还是与方才不同。
      
      尤念被突然闯进的光亮刺激,马上红了眼,眼睛一眨一眨,挤出几滴泪水。
      
      见到女孩哭泣,关山月似乎马上慌了神。
      
      “姑娘,我、我是好人,你不要害怕!”
      
      关山月右手一拈,一块白色丝绸便出现在他手中。
      
      他眼神十分认真地看向尤念,想伸手替她拭泪,动作做了一半,似乎顾及到男女授受不亲之礼,又将手收了回来。
      
      “给你。擦擦眼泪吧。”
      
      关山月微笑着将丝绸递了过去,嘴两旁陷下甜甜的梨涡。
      他的眉眼间温柔十足,站在那里,便似有一阵春风扑面而来,整个人根本就是“温润如玉”的最好诠释。
      
      尤念对这位男二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便接过他的丝绸手帕,道了声谢。
      
      关山月抱拳拱手,“在下是云梦剑阁弟子,关山月。”
      
      “云梦之巅正在调查玄武宗,断情长老特命在下到山路拦截玄武宗弟子,这才遇见了姑娘。”
      
      “我名唤尤念,被义父卖到玄武宗,多谢公子搭救。救命之恩,来日必定相报。”
      
      尤念在系统的提醒下朗读着剧本,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关山月在听到她名字之后,微微眯了一下的眼睛。
      
      他听完尤念的话,似乎是下意识反问了一句,“义父?”
      
      尤念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的亲生父母都去世了。”
      
      闻言,关山月双目顿时睁圆了些许,看起来慌乱而愧疚,“抱歉......提起了姑娘的伤心事。”
      
      尤念:“无妨。”
      
      关山月又道:“那您的义父在何处,姑娘可要回去找他?”
      
      “提起我的义父......”
      
      尤念回忆了一下记得的几个情节,依稀想起那义父日后还会搞幺蛾子,比如……到云梦之巅造谣女主是鬼修,于是女主被男主抽了仙骨。真是俩糟老头子都坏得很。
      方才没有让大汉做掉他,还是她太善良了。
      
      “人生自古谁无死,早死晚死都要死。不是他死就我死,只恨没把他搞死。”
      
      关山月:“......姑娘好文采。”
      
      <叮!偏离剧情预警!建议宿主现在马上装虚弱,直接昏迷,倒在关山月怀中。这样他才能将你带到男主‘项衡’、此次打脸对象‘花时锦’面前!>
      
      小说中的女主身上自带异香,那是因为她的生母是曾经的第一鬼修。而她的生父,则是一位声名狼藉的魔修的大弟子。
      
      书中,女主受惊吓过度,直接昏了过去,关山月不能丢下她不管,便带着她去找项衡复命。项衡一眼便认出了女主的身份,怕放她走会为祸人间,故而才把她带到云梦剑阁,收徒大会时将她收为自己的嫡传弟子,时时管教。
      
      也就是说,尤念这个昏迷是必须要装的。不然没法走主线剧情。
      
      尤念在心中对系统道:“打个商量,昏迷可以,能不能不倒在关山月怀里。”
      
      系统:“?”
      
      尤念:“这样好刻意。而且显得有点绿茶。”
      
      她这边正跟系统打着商量,那边关山月身子突然一晃。
      
      尤念眼疾手快将关山月扶住,与此同时,便看见他突然喷出了一口血。
      
      鲜红的血洒在他纯白的衣袍上,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关山月公子,你怎么了?!”
      
      尤念吓了一跳,那关山月似是连腿都软了,就着她扶住他的动作,直接摔进了尤念怀中。
      
      “无、无妨。许是方才打斗时,受了内伤。”
      
      他脸色苍白,身子凉的可怕,双手撑住旁边的石块,就要起身,可手用力到直接泛白,脚步仍是踉跄的。
      
      “你都喷血了,就别乱动了。”尤念直接按住了关山月的手,扶着他坐到了一边,“眼下怎么办?可要服药?”
      
      “姑娘无需担心。”关山月气息微弱,嘴唇上还染着血,红得炫目,“我、我已捏碎玉符,断情长老会来救我。”
      
      “......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姑娘能不能陪我等师尊、师妹前来。”
      
      在这等项衡......尤念思索了一下,虽然过程不同,但最后都能到达见到项衡和打脸对象的目的。
      
      于是她道:“这是自然,公子受伤,我怎能将公子一人丢在此处?”
      
      两人说话间,那关山月微微转头,此时正对着尤念的脸。
      
      他靠在尤念的肩膀处,抬眸,一双深邃而纯净的眼睛正巧撞上尤念的目光。
      
      关山月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他慌忙地转过头,留给尤念一个烧红了的耳尖,轻轻咳了一声,小声道:“……冒犯姑娘了。”
      
      见状,尤念在心中笑了一下,对系统道:“这个男二还挺可爱的。好容易害羞啊。”
      
      系统:“......”
      让你摔他怀里,你知道这是刻意,是茶!他摔你怀里,你就说他可爱?
      宿主,你醒醒,刚才你可是全程看着他吊打炮灰的,他受哪门子的伤,喷哪门子的血啊!
      
      然而作为一个系统,他不可以做规定之外的提示,于是只好闭嘴。
      
      不多时,又是一阵叮叮铃铃的仙铃声传来,打破尤念与关山月间的宁静。
      
      “师兄!师兄!”
      
      伴着数声温柔的呼唤,一抹粉色身影出现在尤念视线之中。
      
      那人御剑而来,瞧见关山月后,两步向下,粉色锦缎靴子踏在了山路上。
      
      她梳着精致的发髻,满头珠玉,个个都是名贵的法器,面容姣好,看起来年纪不大,看着关山月的眼神颤动,直接扑在了他跟前。
      
      “师兄!你怎么了!”
      
      <
      
      叮!关键人物出现!
      
      花时锦:第一灵器商贾嫡幼女,现为云梦剑阁弟子。*打脸对象
      
      不谙世事的天真圣母,擅长替别人原谅一切,慷他人之慨。
      
      >
      
      <
      
      一次性任务:阻止花时锦此次宽容炮灰大汉
      任务奖励:开启商店。银票五十两。修为提升至‘筑基高阶’。
      
      长期任务1:阻断花时锦的圣母婊之路
      任务奖励:系统化形灵兽*1
      
      >
      
      尤念打量着这个泪眼婆娑的小姑娘,心道:“热的原味珍珠奶茶,三分糖,虽然可口,但喝多了就会发胖。我愿将花时锦编号为‘初级奶茶’,任务难度一颗星!”
      
      系统:“......”
      她到底是怎么做到什么都能和吃的扯上关系的!
      
      “师兄,让我看看你伤哪了......”
      “时锦,你别着急,我没有大碍。”
      
      花时锦的注意力都在关山月身上,根本没注意到一旁的尤念。
      
      于是尤念更加肆无忌惮地观察她,评估任务难度。
      
      突然,她察觉到有一股冷冽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随即,脑海中的系统再次发出“叮”的一声。
      
      <
      
      注意!注意!
      
      男主出现!男主出现!
      
      >
      
      

  • 作者有话要说:  关山月:虽然我装善良、装无辜、装天真,甚至装晕倒在念念的怀里,但是我是一个好男孩。QW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