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肆 ...

  •   危险解除,关山月便放开了尤念。
      
      失去了遮挡,尤念才看到,那玄武宗的人承受不住项衡的威压,噗通一声爬在了地上,血从他脸与地面的缝隙中流出,红得渗人。
      
      因为尤念并没有按照原小说中晕倒,被关山月带到项衡面前,所以目前的剧情已经出现了轻微的偏差,导致那大汉对四人使出杀招。
      
      不过,花时锦泛滥的圣母心并没有被这大汉的又一个罪过影响。
      
      她一下跪在七窍流血的大汉旁边,已是泪流满面,“长老,剑阁中的弟子们都说您也修佛道,心地善良,就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吧!”
      
      “这位修士修为不高,在您的威压下是活不了多久的!您不会想杀了他吧,长老!”
      
      项衡不为所动,垂着的眼眸都没有抬起,“玄武宗残害妇孺,他身着核心弟子之衣袍,与此事必定脱不开干系。杀人偿命,有何不可?”
      
      花时锦仍是泪流不止,道:“他也许已经想改过自新了,我们不能只看到他以前犯下的恶啊!长老,每个人都应该有被原谅的机会!”
      
      项衡面无表情,“且不论他有没有悔过的资格,你怎知他已想悔过?能做出如此惨无人道之事之人,往往已坏了本质。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花时锦:“长老,我看到了,我感觉到了!真的!虽然别人可能无法感受,但我知道,他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众所周知,不能跟圣母讲道理,因为她们都很会诡辩。
      
      你跟她讲因果刑罚,她跟你谈人性。
      你跟她谈人性,她就跟你说玄学。
      
      如果你继续跟她掰扯玄学,估计她就会讲孔子。
      而当你也讲孔子,她就会开始装孙子。
      
      那边的项衡半晌没有回话,显然已经在花时锦的诡辩之中败下阵来。
      
      尤念心道:“还得看我的。”
      
      “我也感觉到了。”
      
      尤念模仿花时锦的语气,重复了一遍她的话,“我看到了,我感觉到了!真的!虽然别人可能无法感受,但我知道,他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不同的是,她的表情并不悲痛,反而带着淡淡的嘲笑。
      
      “他认识到的错误就是,以往害的女人太少,所以修为不够强,没能一招置敌人于死地;以及方才跑得不够快,竟然被抓住了。”
      
      “今天你们放了他,明天他就能再抓一千个女人,给自己练一百个药鼎,明年就能去云梦之巅复仇,把你们家祖宗十八代的祖坟都刨了。”
      
      闻言,花时锦马上急了,“你!你凭什么用如此的恶意揣测他人!”
      
      尤念冷静而随意地回答:“凭我被义父卖给了他。凭我被他绑上山。凭我差一点就被他带回宗门,练成药鼎。”
      
      “凭我......”尤念一顿,然后笑了一下,“亲身经历过他的恶、意。”
      
      花时锦没料到她会直接回答自己的话,一时愣住,不知如何接话。
      
      而尤念继续从容道:“那你呢?又凭什么用那么愚蠢的善意揣测他?”
      
      她的笑容愈发讽刺,“凭你那没发育好的脑袋瓜儿吗?”
      
      花时锦自然不能任由别人侮辱自己,马上开口反驳,“你说话为何如此刻薄?”
      
      她气极,边摇头边道:“也对,正因为你为人刻薄,所以才理解不了宽容的意义!”
      
      “也许这玄武宗的核心弟子现在作恶多端、不配为人,但善意会感化他的,没有人生来就是恶人!今日杀了他,世上只会多一具尸体,而如果我们宽容他,世上就多一个活生生的人!难道不是更有意义吗?”
      
      对方显然被勾起了争辩的欲望,整个人的状态都显得非常激进亢奋。
      
      尤念却冷静了下来,神态放松,轻飘飘道:“是吗?”
      说完,她挑眉一笑,“我不信。”
      
      这两句话显然比任何反驳都要气人,花时锦闻言当即面红耳赤,气得头上都要冒烟了。
      她指着尤念,一时间连话都说不清楚,“你、你......”
      
      “真是跟你讲不了道理!总而言之,我们要抱着善意看待世界!”
      
      花时锦道:“不管你这种刻薄之人如何想,我都选择宽容他......”
      
      “你宽容他?”
      听到这句,尤念没忍住翻了一个白眼,高声打断道:“你凭什么宽容他?你配吗?”
      
      “这个人,对那么多女孩都作了恶。你远在云梦,没受过他的半分侵害,有什么资格抢在那些女孩之前,对他谈宽恕?”
      
      说到此处,尤念点了点头,想通了什么似的,道:“也对,如果今天他残害的人是你。你才不会有这样的好心情,在这里声情并茂地为他求情。”
      
      “说什么宽容,谈什么原谅,不过是因为无妄之灾没降临在你头上罢了。”
      
      她这话说完,四个人之间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花时锦似乎被尤念的话直击了灵魂,僵在了原地,瞪大眼睛,思考着人生。
      
      项衡也没有插话,而是转动手中佛珠,准备利落地解决掉那大汉的性命。
      
      半晌后,还是关山月抬手,扯了一下尤念的衣袖。
      
      尤念回头,对上关山月那双澄澈的眼睛。
      
      他轻轻唤了一声,“尤念姑娘。”
      
      关山月白皙而修长的手握着尤念的衣袖,微微摇了摇。
      他漆黑的眼眸上蒙了一层雾似的,眼神瞧着莫名有些可怜兮兮的,却又十分诚恳。
      
      “我师妹她......口不择言,戳到了你的伤心处。无论如何,是我这个做师哥的,没有教导好。我、我先道歉。”
      
      关山月有些局促地笑了一下,露出两个小小的梨涡,“不过你放心,此处是云梦之巅的管辖之处,断情长老可以全权处理玄武宗。长老一定会严惩他们,给姑娘一个满意的结果。”
      
      闻言,尤念心道:“那花时锦确实是没被教导好,可这与她同辈的师兄有何关系?难道不是那为人师表的项衡更有责任?”
      
      “而且此处竟是云梦之巅的管辖之处?!那玄武宗在这里练药鼎,害了足足有千百人,云梦之巅竟然才发现?现在才派人来调查、阻止?”
      “这效率也真是够低的……”
      
      经过关山月耐心的劝慰,尤念成功地更加讨厌项衡,以及云梦之巅的其他长老了。
      
      与此同时,那边的大汉咽下最后一口气,系统发出一声清脆的提示音。
      
      <
      
      叮!任务完成!
      
      商城已开启。宿主初始银两350。
      
      灵气已储备,宿主可选择适当时机炼化,炼化成功后修为可达到‘筑基高阶’。
      
      >
      
      <
      
      长期任务1
      
      阻断花时锦的圣母婊之路
      
      完成进度25%
      
      >
      
      尤念:“啧。”
      尤念:“这么容易?”
      
      系统:“......”
      
      解决了那个玄武门的核心弟子,项衡才缓缓抬眸,道:“关山月,我见你方才已把淤血吐出,想来现下身体已无大碍。”
      
      “可能继续赶路?”
      
      关山月用手撑住石壁,也站了起来,道:“长老,我可以。”
      
      闻言,项衡点了点头,又将目光移向了尤念。
      
      按照剧情,项衡看出了尤念的身份。
      他担心,如果没人管教的话,尤念会如同她的父母一般,走向歪路,此时便主动邀请她去云梦剑阁中修行。
      
      果然,他那双结了冰似的双眸注视着尤念,道:“不知这位姑娘以后有何打算?”
      
      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尤念清楚地感觉到,花时锦和关山月的目光也瞬间落到了她的身上。
      项衡是云梦之巅上最无情的长老,手持断情剑,最先斩断的,就是自己的红尘。他从不过问别人的事,而现在竟关心起一个几乎素不相识的人,实在让人惊奇。
      
      面对这样的“殊荣”,尤念丝毫不为所动。
      她微微仰头,道:“无可奉告。”
      
      项衡沉默片刻,说出了更让人震惊的话,“如果没有其他打算,可去云梦剑阁修行。”
      
      还未等尤念回话,那花时锦先忍不住了,道:“长老,云梦剑阁是天下最好的外门,按理,只收天赋高于三灵根,修为超过筑基的......”
      
      “师妹。”关山月将花时锦拦了下来,看着她,微微摇了摇头,“此时我们不该插嘴。”
      
      花时锦蹙眉,勉强闭上了嘴。
      
      项衡这才继续道:“若你前往修行,我可以保证无论你天赋如何,都可进入玄字班。”
      
      云梦剑阁中的弟子,按照修为与天赋,分成天地玄黄四个等级,等级越高,享有的修炼资源越多。
      
      原著中,关山月耐心地为女主角解释了玄字班的好处,女主角当即受宠若惊,感激涕零地答应了项衡。
      
      幸福来敲门,敲的是脑门。
      她以为自己遇到了贵人,殊不知人家是想把她控制在云梦,防止她血脉觉醒,成为一方祸害。
      
      而从此之后的很多年,项衡对待她,永远是防贼的态度。
      
      而这次,尤念并不需要关山月为她解释。
      她看着眼前系统为她加载出的原文,道:“听说在玄字班修炼的人,可以前往云梦之巅参观,在特定的灵塔中修行,剑阁中的老师们还会协助弟子收服灵兽。”
      
      像尤念这个年纪的人,无不对修仙充满了向往,故而了解云梦剑阁中的分级制度也不算奇怪。
      听到她对这些如数家珍,必然是很羡慕修士,项衡肯定她不会拒绝自己。
      
      “哇,好多好处啊......”
      说到此处,尤念仍是笑意盈盈,惊喜的语气却直转急下。
      “不过,我没兴趣。”
      
      项衡:“……”
      
      系统也当即发出一声警报,“宿主!宿主!不可以拒绝项衡!主线任务无法脱离云梦剑阁!”
      
      尤念心道:“我知道。”
      
      她一边带着些许挑衅地看着项衡,一边对系统道:“反正项衡认定我很容易走上歪路,无论如何也要把我带回云梦剑阁,那我必须趁机把好处捞到最大。”
      
      “玄字班……”尤念勾唇,微微一笑,“怎么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