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壹 ...

  •   
      此时,那个满脸流油的大汉正站在对面,用一种老色批的眼神盯着尤念。
      
      而尤念的义父仍在喋喋不休地介绍着自己这个便宜女儿的优点。
      
      “我们家念念那可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儿,手如柔荑,肤若凝脂,身上自带一种奇异的香气,长到这么大来求亲的人家从这里一直排到仙京!”
      
      “你不要以为她现在是在冷着脸,其实是在害羞呢!她昨天亲口与我说,想要跟你回玄武宗!”
      
      大汉落在尤念脸上的目光愈发肆无忌惮,“是吗?其实我更喜欢霸王硬上弓,但如果是在念念身上,她主动伺候我自然是别有一番风味。”
      
      闻言,义父心中明白她卖女儿这事已经成功了大半,搓了搓自己的手,混浊的双眸中流露出贪婪的色彩,“哈哈……只要你拿出三百两银子,就可以把念念接走。”
      
      满面油光的大汉淫-笑了两声,“区区三百两银子,就能娶到这样天仙似的人物?”
      
      尤念冷漠地看着这个被美色冲昏了头脑的男人。
      
      不错,很有钱。
      只不过这三百两的作用不是娶“念念”……而是取你的狗头。
      
      因为她是穿书的。
      很清楚接下来的剧情。
      
      这个大汉会被男主锤得很惨。
      
      当然,原小说中的圣母女配会为这个大汉求情,而穿成女主的尤念的第一个任务就是......
      
      <
      
      叮!再次提醒宿主,现在不可以反抗。只有您被他绑上山,才会遇见男主项衡,以及此次的打脸对象,圣母女配花时锦。
      
      >
      
      用一种看耍猴的眼神看着义父与大汉,尤念懒洋洋地道:“放心。我不会反抗的。”
      
      毕竟她还是很期待一会儿打脸圣母的戏码。
      
      <
      
      感谢您的配合。综合您的穿书时间,以及目前情节的重要程度,系统建议您现在保持沉默,给自己一个适应的时间。
      
      >
      
      这是一本古早仙侠虐文,被穿的角色是被虐了整整180万字的女主角,被虐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父母祭天、陷害污蔑、被抽仙骨、毁灵根、断灵脉......
      
      但凡是个正常人,穿进这样的书里,都不可能轻易接受。而这位名为“尤念”的宿主,还能保持正常的理智,不发疯咬人,已经是系统带过最好的一届了。
      
      系统正在感叹这次的生源不错,便听见尤念唤了一声,“系统。”
      
      <在的,宿主,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尤念靠在墙角,看着大汉在义父面前吹牛皮,平静地问:“有瓜子吗?”
      
      系统:“......”
      
      尤念:“啧。爆米花也行。”
      
      系统:“有的。但需要在‘商城’开启后,拿小说世界中的货币进行交易。”
      
      尤念:“哦。”
      
      房间正中央,义父正在拍那个大汉的马屁。
      
      “听说您是玄武宗的外门弟子,是金丹期的高手!我的女儿能嫁给你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修仙小说看多了,听到这种连金丹期都能吹一吹的对话,尤念没忍住翻了一个白眼。
      
      ......虽然说她现在连筑基都不是。
      
      但等她完成第一个打脸任务之后,就会有修为了。
      
      而当她完成所有的打脸任务,实力就可以超过书中的第一强者,也就是男主项衡。
      
      到时候,她就可以把满嘴仁义道德,实则一点人事儿也不干的男主,打得他姥姥都不认识。
      
      “区区三百两银子,对我们修仙的能人来说,根本是九牛一毛!”
      
      那大汉显然膨胀得找不着北了,仰着头,眯缝着眼睛将银票从怀中拿了出来。
      
      “我这就把钱给你。一手交钱,一手交......”
      
      他的话说到一半,一直蜷缩在墙角的柔弱少女突然举起了手,似乎有话要说。
      
      阳光透过窗户,将她的脸照得一半明一半暗。她的双眸躲在阴影中,教人无法分辨她的眼神,只能看见她精致的鼻子下,嘴唇开合。
      
      “等一下。”
      
      尤念打了一个哈气,开口打断他们的交易,脑海中系统又是“叮”的一声。
      
      <宿主!宿主!现在不可以反抗!>
      
      尤念无视了惊慌的系统。
      
      义父与大汉的目光同时落到尤念身上。不等尤念说话,义父便气急败坏地开口道:“嫁娶本就是要靠父母之命!等什么?难不成你还敢反抗?!”
      
      义父就差直接啐在尤念脸上了,“我把你养到这么大,你竟敢反抗我?如此不孝,不配为人!”
      
      尤念很无所谓地道:“我不反抗。”
      
      “就是......”尤念眨了眨眼睛,语气非常真诚,“这三百两银子,是不是有点多啊。”
      
      义父:“?”
      大汉:“??”
      系统:“???”
      
      “在我这里,不要399,不要299,只要288。”
      
      “这样,大哥,毕竟咱这都是实在买卖,我再送你一个八十八两的优惠券。”
      尤念面无表情,将“降价竞争”安排得明明白白,一脚踢掉了义父这个中间商。
      “你直接把二百两银子给我,我就送你上山。”
      
      大汉愣了两秒,随即哈哈大笑,“有意思!有意思!没想到这还不是个木头美人儿!”
      
      他走近两步,用油腻的眼神打量尤念,“爷直接给你三百两。”
      
      面对这童叟无欺的原价,尤念没说话,而是淡定地问系统,“三百两能买多少瓜子?这位仁兄被男主暴打的时候,我还想嗑呢。”
      
      “看爽剧不嗑瓜子,总觉得少了点灵魂。”
      
      系统:“......”
      好家伙!我直接好家伙!
      一上来先给自己赚了三百两的宿主,他是真没见过。
      
      那位义父很显然没有尤念这样的商业头脑,也不可能像她那么淡定。
      
      他马上疯了,两步跑到两人面前,大叫道:“使不得啊!使不得啊!”
      
      “这、这卖女儿一向都是把买金给父母的!哪有把银子给她的道理!”
      
      似乎是嫌他太聒噪,大汉蹙眉,一下敲在了义父的脖子上,把他打晕了过去。
      
      干瘦的老头直接摔在了尤念脚边。
      
      而尤念看都不看义父一眼,道:“哥,你把银票给我,咱们就可以愉快地上山了。”
      三百两买的就是送葬服务。一行山路上西天。我亲自送你走。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大汉又自以为很帅地笑了一下,“我还没有说完。”
      
      “三百两的银票可以给你,不过,我要卸掉你父亲一只手!”
      
      原小说中,女主的亲生父母去世前,将唯一的女儿托付给了自己的挚友,也就是尤念所谓的“义父”。
      
      然而这个义父染上了赌博,不仅输掉了女主亲生父母留给他的万贯家财,如今,还要把女主买进恶名远扬的“玄武宗”。
      
      尤念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你直接把他弄死多好呢。”
      
      “?”
      大汉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没想到,你比我还狠!”
      
      尤念摇了摇头,“大哥,这就是你外行了。”
      
      她看向远方,勾起一抹看破红尘的微笑:“义父祭天,法力无边。”
      
      *
      
      大汉将三百两银票给了尤念,并卸掉了义父的一只手。
      
      只见他用力拧了一下义父的手臂,咔吧一声,似乎是关节脱位的响声。
      
      尤念心道:“......话说得那么狠,结果就整个脱臼伤。是不是不行。”
      
      为了这三百两银子,尤念已经在这个破屋子里耽误了不少时间,不能再多生事端,不然她一定要对这个大汉进行人格上的侮辱。
      
      于是在系统的强烈建议下,尤念保持了沉默,不一会儿便给大汉绑上了车。
      
      怕她此时记住路线,到山上后逃跑,大汉还给她的双眼蒙上了白布。
      
      山路颠簸,尤念被迫在车里上下律动。路况实在恶劣,不然她很可能趁这个功夫补个觉。
      
      不多时,窗帘被风吹起,叮叮铃铃的仙铃声传来,假装自己躺在按摩椅上的尤念,才用手支撑住自己的身体。
      
      车外。
      一把纯白宝剑从天际飞来,带着凌厉的劲风,直挺挺插-进了马车前的泥路里,惹得马蹄顿起,惊恐长鸣。
      
      车身侧翻,尤念差点被甩出去,赶车的大汉显然同样愤怒,大呵一声,“是谁?!”
      
      一人从天空慢慢降下。
      
      那人身形高挑,头戴龙冠,身着白龙袍,脚踏两朵浪花。
      
      他面如冠玉,双眸似星,眼神带着一种不谙世事的纯洁,举手投足间尽显气质不凡。
      
      伸手,插-入泥中的宝剑倒飞回他手中,手腕上的珍珠龙鳞手环叮铃作响。
      
      他开口,声音极其清澈,带着些许少年的稚气。
      
      “云梦剑阁,关山月。”
      
      <
      
      叮!关键人物出现!
      
      关山月:龙族太子。男二。现为云梦剑阁弟子。
      
      他会将您从炮灰手中救出,并将您带到男主项衡面前。
      
      >
      
      尤念一边努力保持着自己的平衡,一边道:“男二?我记得小说里的男二是个痴情备胎。”
      
      “善良,专一,时刻把女主摆在第一位......”尤念回忆了一下自己记得的几个情节,然后得出了结论,“不错。这位仁兄看起来像个好人。”
      
      闻言,系统不知为何保持了沉默,“......”
      
      穿进的这本小说,尤念并没有读完,也记不清其中的细节。
      
      不过系统会实时提示她,所以并不打紧。
      
      显然,此时她马上就要被英雄救美了呢。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我剑灵怎么会是反派!》,戳专栏可收~
    文案如下:
    云忘川天生剑骨,是百年来天赋第一的天才剑修。
    偶然的机缘,让她知道自己生活在一本书中。
    她的未婚夫,是男频退婚流的龙傲天男主。
    而她,在男主最落魄的时候退婚,一路针对打压男主,甚至在约定的比试上,妄图击杀男主。
    云忘川不懂,虽然那个男主中二脑残、大字不识、色胆包天、逼中之王……讨厌得让她想一脚踹飞,但却不至于让她痛下杀手。
    直到龙傲天来到她面前。
    龙傲天: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云忘川:……
    龙傲天:我是天选之人,必将成为宇宙之王!你如今和我退婚,日后必定后悔万分!
    云忘川:…………
    龙傲天:我预知剧情,你的剑灵是病娇变态大反派!等我修练有成,第一件事就是把你的剑砍碎!
    云忘川:…………?
    什么?!
    你竟然要动我的剑?
    你竟然敢动我的剑!
    去你mia的!
    剑就是剑修的命!是鹅子!是老婆!!
    鲨妻之仇不共戴天!我见你一次鲨你一次!
    来吧!毁灭吧!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
    后来,剑灵化为人形。
    正是恶名流传千古的第一邪剑,同尘。
    云忘川:……前、前辈好。
    同尘眯眼浅笑,露出两颗虎牙:主人,昨晚你还在叫我老婆,几个时辰不见,怎么就如此生分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