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没人信 ...

  •   这兄弟三个显然是干这个的老手了,早就有准备。

      一说撤,李仲国拽着何熙就跑了起来,又嫌弃她跑的不快,干脆一把扛了起来。

      何熙差点被晃吐了,等着停下来的时候,四个人已经躲在了早就找好的躲藏点。

      何熙还没说话,李仲国就一边笑一边做了个嘘的手势,于是何熙狠狠地给了他一个眼刀。

      李仲国才不在意,扭头偷偷看外面情况。

      柳河村那两人只是往这边追了几十米,看不到人后,又考虑那边还需要帮忙,就回去了。

      李仲国这才松口气,对着何熙说:“小丫头厉害了,眼睛瞪得吓死人。”

      结果李一民直接给他一个暴栗,“你有数没有,她刚舒服点,你就那么扛,不怕吐了啊!”

      李仲国这才想起来,揉着脑袋说:“我忘了。”
      李一民可不放过他:“你猪脑袋啊。”
      李仲国于是回头就冲何熙学了个猪鼻子。

      李季军已经乐的哈哈的了。

      何熙也乐了,本来她对这几位兄弟印象就很好,现在一起打过架,彻底亲密起来。

      李一民说:“行了,他那边也该走了,咱们也回去吧。村子里浇水的事儿还没解决呢,说不定真的干架!”

      一提这事儿,兄弟三就有点情绪低落,张贵芬说的他们怎么可能真不知道呢?村子里三爷爷还活着呢,他少了一个胳膊,就是五十年前干架争水的时候没的。

      如果有办法,谁愿意打架?自己受伤对方受伤都不好受。

      他们沉默的起来,李一民去推自行车,何熙却说:“大哥,我可能有办法解决。”

      她这么一说,兄弟三人的眼睛都亮了。
      李一民立刻问:“怎么解决?”

      何熙已经找到了发动机和电机,现在是要了解实地情况:“我想去看看村子里的压水井。”

      李一民二话不说就带着何熙一路冲向了小李村的压水井,连带李仲国和李季军也好奇的跟在后面跑着。

      李一民着急的很,速度飞快,本来半小时的路愣是二十分钟就到了,等着何熙下自行车的时候,屁股又疼死了。

      她发誓,以后再也不坐自行车后座了。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这会儿这里正忙碌呢。瞧见他们几个过来,排队打水的三婶子就说:“你们怎么过来了,没轮到你们家呢。”然后就看到了何熙,“呀,晴晴醒了,没事了吧。”

      村子里没什么秘密的,昨天何晴晴晕倒在车站被抬回来的事儿,全村都知道。

      于是排队的婶子大娘们就开始你一嘴我一嘴的劝她:“晴晴受苦了吧,别伤心,你爸家就不是东西,咱不去了。”“等着旱情解了,我们一起跟你去柳河村要说法去。”“晴晴我家还有麦芽糖呢,你最喜欢吃了,等会儿给你吃。”

      何熙喜欢这样热情善良的阿姨们,一个个笑着乖乖滴回应了,“好,不去了。”“谢谢大娘了,让您费心了。”“婶子我最爱吃糖了!”

      一边回答着,一边李一民就拉着她往压水井走,“喏,你看看吧。”

      压水井这东西,何熙压根没见过,但原理她知道。
      压水井分三个部分,井头、井和井心。

      井头就是出水口,井就是大家在地面上能看到的铁柱,它是空腔的。井心则在井中间的空腔里,是一个往复式泵,上面有个活塞,下面是个止水阀。

      压水杆向上拉起,活塞向上,止水阀打开,水因为压力进入井中,压水杆向下放下,活塞向下,空气排出,止水阀关闭,水留在井中。

      这么来回抽取,水就上来了。

      所以,她看的不是样子,而是出水量。
      即便有抽水泵,如果地下水位太低,那也是用不了的。

      现在也的确如此。
      何熙看了看这口井的出水量,真是太小了,一个壮劳力不停地压水,打满一桶也要两三分钟。而这一桶水,对于一个村的土地来说,几乎是杯水车薪。

      而压水井的极限是8米。
      也就是说,地下水此时此刻应该已经下降到了八米左右,再过几天,这压水井也没用了。

      但对于抽水泵,却是还可以。

      李一民这会儿着急的不得了,看何熙就那么站着看,连忙问:“晴晴,怎么样啊?行不行?”

      何熙胸有成竹:“还成,公社那个废弃的拖拉机,咱们能用吗?”

      李一民一头雾水:“那玩意都废弃了十多年了,就是废铁。再说能用也不行,就这点出水量,用不了拖拉机拉水。根本还是水的问题。”

      李一民显然不懂何熙的打算,猜错了。
      她说:“不是拉水,我用电机和发动机。怕不让用。”

      这两个词对于初中毕业的李一民来说,有点遥远,不过既然是妹妹说有用,那就去一趟呗,“怎么不行,没人要的东西。”

      不过到公社之前,他们先碰上了赶着牛车回来的老支书、李大壮他们四个人。

      这么久才回来,显然是老支书他们又和林书记商量了半天浇地的事儿,不过瞧着这几个人的表情,就知道没戏。

      李大壮看见李一民就让牛车停了,问他们:“你们干什么去?”又说,“晴晴你刚好点,怎么乱跑?回家躺着去,别落下病根。”

      何熙还没说话,李一民就先开口了,“爸,晴晴说她有办法解决浇地的事儿!”

      一听这个,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老支书浑浊的眼睛也一下子亮了起来:“晴晴,你有什么办法?”

      改装压水井理论上并不难,不过材料有限,她也不确定能不能找到合用的。所以何熙只是跟李一民几个兄弟说了,并没有跟李大壮说。

      可她忘了,缺水对于农民来说,是多么紧迫的事情,李一民压根就忍不住。何熙倒是没怪他,只是回答的慎重了一些,“我想做个电动抽水泵,我在书里看到过。”

      一听这个,原本还有些兴奋的老支书直接叹了口气,那是高科技的东西,晴晴初中成绩是不错,数理化都好,可是跟高科技还差远了吧,那是大学生才会的事儿。

      所以他压根没当真:“这电动泵哪里是好做的,行了,你们玩去吧。”
      李一民对妹妹可是非常信服的,连忙说:“老支书,我妹妹……”

      老支书已经要走了,何熙就拽住了要解释的李一民。

      两路人擦肩而过,李一民显然怕妹妹伤心,一边骑车子一边宽慰她,“晴晴,不是老支书不信你,是这两年村子里打井,其实也想安装电动泵的,好像拖了很多门路都买不到,所以就用的压水井。“

      何熙倒是对这段历史记忆犹新,这会儿是计划经济向着市场经济转改的时候,虽然个体户们早就闻风而动,但国营厂其实是动的最慢的,这会儿大部分还在依靠国家包销,压根不零售。

      一边有需求没门路,一边有东西不外卖,条子就是这个时期的产物——有人如果拿到了条子,就可以从国营厂里以出厂价购买,然后到市场上高价出售,从中赚取高额利润。

      不过那好像是80年代中期的事情了,现在就算想高价买,也是买不到的。

      一是因为这会儿的抽水泵大部分还是工业用的,要等到八十年代中期,江南省某地开始家家户户做水泵,才发展起来。

      二是就算是有,这会儿信息不流通,也很难买到。

      因此,何熙想到要用废旧的电机改造抽水泵,不是去买一个。

      李一民还在感叹:“老支书这一个月愁死了,他今天跟三个村又没要来水,心情肯定不好,你别怪他。”

      何熙就笑了:“我懂,大哥到了吧。”

      这会儿已经中午头了,公社安静的很,早没有早上的喧嚣。

      李一民扔下自行车就去办公室找人拿钥匙,何熙略等了等,就瞧见林书记跟着出来了。

      她这才看见林书记的样子,四十五岁左右,剪着□□头,胖乎乎的,见人就笑,是个很和蔼的阿姨。

      林书记跟李一民的想法一样:“那台拖拉机来的时候就不好用,没一年就启动不了,这都有十年了,你拿它有什么用?”

      何熙就说:“我想给小李村做个抽水泵。”

      林书记一脸怎么可能的表情,“抽水泵和拖拉机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拉东西,怎么做?再说,都坏了啊,你怎么用?”

      这会儿李一民已经把仓库门打开了,即便知道里面尘封已久,可干燥飞扬的尘土也让何熙打了个喷嚏。

      林书记挥着手驱散眼前的灰尘,皱眉说:“你这孩子,是不是去你爸的柴油机厂待久了,以为谁都能跟那些专家技术员一样能干呢。这不是简单玩意,当年为了修,还请了海州柴油机厂的师傅来,人家直接说没有修理的意义。”

      何熙干脆用手帕把脸遮住了,声音透过棉布传出来,“没有意义是说相比种地,修理和维护成本太高,修了不合算。但现在不是缺水吗?水比什么都重要。”

      林书记没想到这丫头这么犟,也就不劝了,反正这东西就是废品,折腾也没事。她还忙着怎么协调放水的事儿。她就说:“那你弄吧。”

      然后走了。

      何熙这才从随身背着的布袋里拿出了东西——一把螺丝刀、一把扳手,还有一把钳子。

      这是何晴晴从何国强家里拿来的,为了防身用的。

      没想到倒是让何熙用上了。

      她直接过去,绕着看了一遍,果不其然,铭牌上写着T-35,这就是当年着重引进的两个机型之一。

      她眼尖看向了发动机,直接抽出了一截棒子,松了口气,这是改良过的,已经不用烧球启动了,点燃燃烧棒就可以,而且这个燃烧棒看着还能用。

      她又放了回去。

      这种机型有个好处,故障比较少,就是喜欢漏油。

      何熙检查了一下也是,轮胎早就硬化开裂,肯定不能用。烟囱和发动机盖都是锈迹满满,不过黑色机油包裹下的发动机看着还成。

      李一民瞧着都觉得没戏:“晴晴不行就算了。”

      话音未落,就听见哐当一声,李一民的眼睛就瞪大了——何熙居然直接将盖子砸了个窟窿,他还没发出声音,就瞧见何熙伸手进去扣了一下,不知道打开了什么关卡,将盖子掀了起来。

      李一民连忙过去,就瞧见那里是个卡扣,他连忙问:“你怎么知道在这儿?”

      何熙说:“书上写的。”

      李一民都没想到,何熙居然真懂行,如果说刚刚陪着何熙这一路,是因为对妹妹的信任,那么现在完全是眼睛冒光,彻底被折服了。

      他不敢置信的说:“你真懂啊。你这两年不是去当小保姆了吗?怎么又看书了,还什么都知道?”

      真正的知识来源,当然是何熙在攻读博士的时候,将所有的资料都印在了脑袋里。

      不过这些是没法说的,她只能含糊道:“他们说是给我找工作,却从来不找。我心里担心,他们上班的时候,就去书房偷偷看书了,想学点东西。”

      原来是这样!

      李一民一想到妹妹在何家受到的委屈,就恨得不得了,“晴晴等这事儿忙过去了,我和爸肯定给你要回公道。”

      不过他看着这黑疙瘩也犯愁,“下面要怎么办?”

      何熙直接用螺丝刀抠挖了几下,看了看说:“卸开就行了,我还怕时间长了螺丝也锈住了,这东西燃烧不充分,弄得到处都是油污,恰好包裹住,倒是阴差阳错保护了机器。不错不错。”

      何熙说着已经兴奋起来,李一民再问:“卸哪里?”

      她已经埋头开始拧螺丝了,不过没半分钟,何熙就停了下来,伸出白皙的小手,将螺丝刀递了出来,“大哥,会拧螺丝吗?我没劲儿。”

      李一民不会但从小干农活,自然有力气,更何况很快李仲国和李季军也过来了,何熙让他们找林书记要了热水,一边清理一边指挥,三个人就快速的干了起来。

      他们动静不小,不多时就有公社的人过来瞧。

      就瞧见何熙一会儿说:“那是飞轮,不用动它。”“这东西叫离合器,不过也就是这T-35能把离合器装在这儿。”

      林书记本来还在办公室办公,有人直接跑过来,“林书记,看看去吧,何晴晴真的会修理机器呢。”

      等着林书记到了,就瞧见那台“废铁”已经被完全拆卸开,何熙正指挥着三兄弟将拆下来的黑疙瘩放在平板车上。

      瞧见她来了,何熙就笑着说,“林书记,我们拆好了,这里我们会打扫干净的。”

      林书记简直目瞪口呆,忍不住拉着她的手夸:“去了城市人是长本事。你爸给你这是安排的什么工种?可真厉害!”

      显然何国强将女儿带去了江城的事儿,在三八公社不是秘密。既然如此,何熙也不给他留面子,直接说:“没有,这是我自学的,我爸让我给他和他老婆孩子当了两年小保姆,没给我找工作!”

      听完,林书记就愣了,“怎么能?他不是答应的好好的?他怎么能让你当小保姆?怎么有这样当爹的?”

      何熙恰到好处的露出了无奈的笑容,她长得明媚漂亮,此时却是一脸委屈,“我叔说,干保姆就挺好,为人民服务不分职业!”

      林书记立时气坏了:“这何家人太不像话了。就这儿还好意思评今年的县先进工作者,不行,我要将这个情况反映一下。”

      何熙就是这想法。

      她将地方打扫好,三兄弟已经将东西放在了牛车上,何熙就跟气呼呼的林书记说了再见,带着东西往小李村去了。

      到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

      李一民正说着:“等会儿先吃饭,歇一歇再干,你身体还没好呢。”

      就瞧见小毛头蹭的一下从草丛里窜出来了,看见他们四个就说:“一民哥,何国利来你们家了,大壮叔让我来告诉你们,先别回去。”

  •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的型号都是架空过的啦,明晚九点见,O(∩_∩)O~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