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别走啊 ...

  •   不让他们四个回去,显然是为了上午鞭炮吓人的事儿。

      李一民听了就把牛车往村子东边赶,想要找个地方避避风头。

      倒是李仲国不愿意:“他还有脸来?他们老何家做的亏心事,别说让他狗吃屎了,打他个残废都是应该的,他怎么有脸来!”

      他说着就跳下了牛车:“不行,我去看看。”

      李一民一把扯住了他:“爸在呢,不会吃亏的,你别添乱。这会儿正是两个村子为了水紧张的时候,别添火了。”

      “爸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长得威武雄壮的,老好人一个。要不当初姑姑也不能就那么离婚回去。要是我妹妹被人欺负了,我不但得把他家坟挖了,我还得闹得何国强工作也没有!”

      “你去躲躲吧,我要回家。”
      说着,李仲国就扯开他哥的手,一溜烟跑了。

      李一民还没叫住李仲国,何熙也跳下了车。

      李一民忍不住头疼起来:“晴晴这事儿你别掺和,有我们呢。”

      何熙却说:“他既然能找来,肯定是找到证据了。我不去,他肯定揪着咱家不放,说不定连争水的事儿,都把原因扣在咱家头上。我得去看看。”

      “哥,你把东西找个合适的院子放下,帮忙弄点柴油、机油来,等会儿我回来,今天咱们得加班。”

      说完,何熙就跟着李仲国往李家走去,李一民倒是想跟着,可他带着这些东西也是要紧的,就吩咐老三李季军:“我跟着去,你把东西找个地方放好。”

      何熙走的没有李仲国快,等着他到的时候,李家那里已经围了不少人,吵起来了。

      何熙就听见何勇一句话:“何晴晴跑回来了,还在我大伯家当了两年小保姆,放屁!你们老李家的人怎么这么忘恩负义呢?!还编瞎话!”

      他显然大有掰扯的意思:“两年前,何晴晴他妈去世,你们就跑去我家围着,非要让我大伯给何晴晴找个工作,还要找个好人家,吃城里饭。李叔,有些话我们老何家不好说,但是你们这么欺负人,我们这些话就当着乡亲的面说清楚了。”

      “当年离婚的时候,我大伯可是明明白白的说了,他不要孩子,要让李红梅打掉。李红梅也答应的好好的,不会生下孩子。谁想到呢,等着办了手续,李红梅就不打了!”

      “这不是骗人吗?!”

      他这话一出,不少小李村的人都愤怒了。这事儿前因后果谁不知道啊,何国强那个没良心的,他爸一死就离婚,生生将李红梅一个大姑娘变成了离婚妇女。这不是倒打一耙?

      “谁骗人?!“说话的是李仲国,”你们老何家才是最会骗人不要脸的。当年我们家都说了,这门婚事算了。你爷爷口口声声的说,重信诺,甭管何国强以后什么样,定下的老婆不能变。我们家是看在何老实面上才把姑姑嫁过去的,哪里想到,何国强就是为了让他爸合眼!“

      这是老李家最愤怒的事情:“呸!合个头!你们家倒是面子里子都有了,我姑姑呢,合该倒霉是不是?也就是我们老李家善良,这才没跑到何国强单位去闹,去把何老实的坟扒开,让他看看,他们老何家是个什么东西?!你们现在还敢说我们骗人?!”

      “生孩子这是妇女的权利!谁也不能阻止!”

      扒坟这话一出,显然何家受不住了。何勇立时急了眼:“你敢?”

      李仲国立时回他:“我怎么不敢,我劝你天天在你家祖坟上看着,否则我不定什么时候就给你扒了!“

      眼见着要打起来了,一直没吭声的何国利终于开了口:“你扒啊,你敢动我老何家祖坟一抔土,我们老何家180户人家就过来拼命!你敢吗?”

      李仲国自然不能说敢,声势立刻下去了。

      何国利才又说别的:“离婚的事儿我们都解释过了,我哥那是因为没有共同语言才离婚。他说柴油机,李红梅说煤油涨价了,怎么过?你不能让一个高材生这么过一辈子吗?结婚前我们也不知道李红梅什么都不懂也不学。”

      “说实在的,离婚的时候就是说明了不要孩子,可你们生何晴晴,我们也没阻拦。甚至李红梅去世了,我哥还把她带去江城安排!”

      “结果呢!我不知道何晴晴回来没回来,到底什么样?可你们听她一个人说的,就信了。你们去江城问了吗?你们确定何晴晴说的都是真的吗?我倒是去了很多次,看见何晴晴在那里也漂亮了,也穿的洋气了,日子过得好得很。不是做错了事自己跑回来了吧!“

      他带了不少柳河村的人来,这么一说,立刻不少人附和。

      李大壮立时就要恼了,这简直是往老李家人身上泼脏水!

      何国利眼睛里透着精明,他不知道何晴晴跑回来了,不过无所谓,本来嫂子方美云就对何晴晴去她家不高兴,现在回来了,就让何晴晴彻底待在老家,倒也不是全然坏事。

      不过这样,就要彻底跟李家断绝关系,要让何晴晴再也不提起去江城这事儿。

      所以,何国利又加了句:“本来我是想看看小李村的田,实在不行,放水也不是不可能,谁知道,你们居然还打人?!不感恩还记仇,我凭什么放!”

      这话一出,看热闹的小李村人就嗡嗡嗡议论起来了。

      谁不想浇地呢。
      麦子已经卷叶了,再不浇地就完了。

      这天一看就不下雨,柳河村放水是唯一的指望,纵然知道何国利只是说说,不少人也升起了希望。

      有人居然开始替何国利说话:“大壮,这初中生和大学生是不般配。离婚也是正常的。要我说,红梅也是想不开,她不要孩子再嫁一个,也不会这么苦?你们该劝劝的!也不能怪何家,人家都说清楚了不要孩子,你们还把孩子塞过去,人家养了两年,你们还打人,赶快道歉吧。“

      “李二狗,放你娘的屁!“张贵芬一直听着没说话,这会儿直接发飙了。

      李二狗才不管呢:“你们别耽误村里人浇地,我告诉你,我们家今年要是减产,我可找你们!”

      张贵芬直接就想拿了大扫把打他,她年纪大了,是经不住这样的气,李大壮连忙示意媳妇和二儿子把老太太附近屋子里去。

      他扭头准备呵斥李二狗,突然有个清脆的女声响起:“我怎么不知道我做错了事情回来的?”

      这声一出,何国利看过去,就瞧见李家大门口进来个穿着红色条绒外套和黑色裤子的丫头。

      不是何晴晴是谁?

      不过又跟他印象里的何晴晴不太一样。

      漂亮是一样漂亮的。他们老何家的人长得就不丑,但说真的,那位去世的李红梅才是一等一的漂亮人。当年在整个三八公社都是有名的。

      要不他哥那么高傲的人,怎么会答应结婚呢。亲爹的要求是一方面,李红梅真漂亮也是一方面。

      他哥虽然有高攀的心思,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高攀上,错过了李红梅却是实打实的不愿意的,这才有了这场婚姻。

      而何晴晴则吸收了两个人的优点,明明是村里长大的女孩,皮肤跟细白瓷一样,在阳光下都能感觉到光晕。那眼睛水汪汪的,别提多好看了。

      不过原先的何晴晴畏畏缩缩的,毕竟没见过大世面,所以给人感觉有点小家子气。而现在面前的何晴晴,身姿挺拔,目光汇聚,一看就是个有底气有主意的姑娘。

      何国利心想他上个月才去过江城,怎么突然变化这么大?

      但无论如何诧异,何国利也不会在此时沉默的:“晴晴真回来了!这不挺好的吗?你看脸红扑扑的,看着也精神,比她前两年在村里可是漂亮太多了。怎么就受委屈了?”

      然后他就状若关心地问何熙:“晴晴啊,你是不是跟你舅舅乱说话了。我知道,这两年你在你爸家待着,一直没安排工作,心里不得劲。但是晴晴啊,那正式工哪里是随随便便就能安排上的,多少工人子弟都在家蹲着等呢。你爸爸虽然是个副厂长,可也要以身作则的,厂里几千双眼睛都盯着他,他得找机会啊!”

      “这事儿一直跟你说,你爸也说了,没工作就让你在家好好养着,我记得你过得不错啊,过年我去的时候,你还穿着大红色的外套,跟你妹妹去看电影呢。怎么转头就说不好了,撒谎可不是好习惯!”

      这真是倒打一耙。

      李大壮气得不得了,倒是何熙很镇定,这种人她见多了,没必要生气,只要拿捏住七寸就行了。

      她直接说:“你是说和何芳菲一起看《啊!摇篮》吧。我的确一起出去了。那是因为何芳菲说散场太晚她一个人不敢回来。不过我没有电影票,在电影院门口等了一个半小时,等她出来陪她回家的。”

      这个原因一出,不少小李村的人都愣了。大家都知道何晴晴日子过得不好,自己跑回来,到了镇上饿晕,被同村李二嫂带回来的。

      可城市里的生活,在农村人看起来,就是跟天上一样,什么电灯电话,热水洗澡之类的,哪里想到,何晴晴过得这日子?!

      她也是亲生女儿啊,怎么就跟旧时代的大丫头似的,在门口等何芳菲?过年那是三九天最冷的时候,多受罪啊!

      这是大家一起看着长大的孩子,谁不心疼。

      立时就有人骂了一句:“何国强真不是东西!”“不想给孩子介绍工作,就不答应啊。怎么这么糟蹋人!”“这是女儿,就真当小保姆了!”“那个何芳菲也不咋地,就这么使唤姐姐!”“还是方美云教育的不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何国利也没想到,何芳菲干这种事儿!顿时有种搬了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他还想辩论两声:“那可能是……”可他半天也找不出理由了。

      你可以不让何晴晴去,也可以让她去了一起进电影院,让人在外面冻着那算是什么事啊。资本家的大小姐也不干这事儿吧。

      他只能说:“你妹妹还小,她不懂事,你怎么不跟你爸说呢。你爸疼你的。”

      何熙就笑了笑,“何芳菲可不小呢。她就比我小四个月,我俩一个岁数呢。”

      怀胎十月,其实是按着四十周来算的,论起来,真正的孕期也就九个多月。

      要知道,李红梅因为离婚伤心,何晴晴不足月就出生了。

      她提前出来,才比继妹大四个月,那意味着在婚姻存续期间,何国强就和方美云有了何芳菲。

      谁算不出来?

      立时不少人呀了一声,甚至包括了一起过来的柳河村人。

      今天何国利带来的人不少,为的是做个见证。

      而何芳菲的生日这事儿,一直是何家隐瞒的,这会儿却是全露了。

      别说二十年前,就现在出轨搞破鞋也是人人喊打的。

      何国利只觉得坏大事了。

      果不其然,不少柳河村的人都偷偷对视了一眼。
      “不对啊,不说何芳菲小晴晴一岁吗?”
      “这可有点不厚道了,这不是没离婚就跟那边勾搭上了。”
      “这你就不懂了,方美云的爸爸是柴油机厂的厂长,能攀上厂长的女儿,当然什么都不怕了。“
      “那个方美云每次来那个不得了啊,啥都看不上,闹了半天,破鞋啊。”

      这话太难听了,要是认了,老何家在柳河村还能有什么脸?

      何国利立刻就想反驳,却听见何熙又说:“我说的话,句句是真,可以找人证找物证。如果小叔你要反驳,就拿真凭实据来反驳我,不要打些言语官司。“

      “否则,不如我们叫了我爸,方美云,拿着何芳菲的户口本去公安说道说道。“

      那还了得!
      从去年开始,因为社会治安问题,国家对流氓罪进行了严打。
      跳舞都不成,何况是出轨!

      再说,何国强如今是升任柴油机厂厂长的关键时期,就算是不追究,可这事儿也不好听啊。
      人要脸树要皮,他工作怎么干?

      还有侄女何芳菲,刚刚20岁,他大哥准备将她介绍给自己的大学同学,现在机械部办公厅厅长霍知中的儿子霍君,如果这事儿闹出来,别说高攀了,找个门当户对的都不容易。

      这中间的弯弯绕绕,何国利一边害怕,可又一边觉得何晴晴不会懂得知道的,哪里想到,何晴晴又说了句含糊的话:“现在公安、我爸厂里、何芳菲都是挺忙的吧。“

      她知道!
      这些关键她都知道!
      何国利这才感觉到,刚刚为什么觉得何晴晴与过去不一样了。
      这孩子去掉了懵懂,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聪慧。
      真打到老何家的七寸上去了。

      那头何勇还不知道这话的厉害,仍在嚷嚷:“何晴晴你乱说什么,就是看着芳菲过得好嫉妒,可你俩妈一样吗?不一样,我伯母可是……“

      “不一样!“何熙的声音高亮而坚定:“我妈干干净净,没有破坏别人家庭,没有未婚先孕,我也是婚生子。又是方美云和何芳菲可以比的吗?”

      何勇哪里想到,何熙居然这么说!
      立时气得想动手,李仲国和李季军立刻围了上去,小李村的人也护到了何熙身边,让何勇气得不得了,“人多怕你啊,兄弟们!”

      “住手!“何勇正招呼呢,何国利却猛然吼了一句,打断了何勇的话。

      他看着何熙说道:“今天是我们鲁莽了,没凭没据的,冤枉了你们,没事了,我们回去了。“

      何勇都愣了,“怎么没凭没据了,那个放牛的小娃都说了……“

      “住口!“何国利只觉得自己这儿子跟傻子一样,他能找事吗?何晴晴既然想明白了这一通,起码在这个风头下,他们永远都不能找事的。“走!回村!”

      他可是村长,又是带着柳河村发财致富的关键人物,柳河村的人自然听他的,连忙跟着往外走。

      李仲国和李季军也松了口气,谁能想到放牛娃把什么都说了呢,有人证要是真追究,老李家人要给老何家人赔礼,可郁闷死人了。

      只是,何国利还没往回走两步,就听见何熙说道:“小叔,平白冤枉人,说走就走,这不合理吧。”

      何国利猛然站住了,他扭头看向何熙。

      何熙笑眯眯地看着他。

      何国利觉得有点麻烦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机械部为架空,么么哒。
    感谢在2021-12-11 17:18:19~2021-12-12 18:52: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温柔 18瓶;梦£ 1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