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无赖 ...

  •   李家就一辆自行车,一般是李大壮用。不过今天是村里有事,老支书让人赶了牛车,他们就都坐牛车过去了。

      所以,这趟就变成了李一民带着何熙报信,李仲国和李季军去埋伏——之所以是李一民骑车,则是他觉得李仲国不可靠,怕把何熙给摔了。

      小李村所在的公社叫做三八公社,是很有历史气息的名字。

      下面一共四个大队,其实就是四个自然村,就是小王村、大杨树村、柳河村和小李村。

      公社在的位置,就在这四个村中间的大杨树村里,李一民为了躲避李大壮,专门走的小路。

      一路上,太阳又大又晒,何熙只觉得没一会儿脸就发烫了,显然有点晒伤。

      路上路过的都是田地,地里的小麦都瘦瘦矮小,甚至还有些发黄卷叶,何熙一边用袖子遮住脸,一边提问,“大哥,地里旱,老支书就没什么办法吗?”

      其实她是想问有没有水井,小李村没有电,拖拉机的发动机和电机正好可以改造成抽水泵,如果有井就方便多了,没井的话太麻烦。

      自行车咕噜咕噜的转着,李一民的声音随风飘过来,“当然有!咱这儿几十年没旱过,去年冬天没下雨,老支书说恐怕要旱,带着村里的劳力打了四口压水井,那不?”

      说着,正路过小李村的田地,何熙就看到不少人都在挑水浇地呢。

      李一民叹气,“压水井出水难,半天才有一桶水,而且咱们村就四口井,浇一亩地要一天一夜,村里那么多劳力愣是用不上,你说憋屈不!”

      何熙心算了一下就知道,天这么旱,浇的这么慢,浇完了没几天就又干了,其他的还没浇上!

      其实压根没什么用,还是大量的水才能解决干旱问题。

      果不其然,李一民也说:“这小清河今天是必须争到,否则村里明年就得闹饥荒了。”

      从小李村到大杨树村,离得并不远,二十分钟就到了。
      下了车的何熙差点没瘸了,小路上都是坑坑洼洼的,她屁股疼死了。

      李一民把自行车藏在了隐秘的地方,就带着她去了公社大院,他俩到的时候,四个村子已经到齐了,正在办公室里开会。

      李一民显然很关心浇地的事儿,让何熙等着,就去窗下听壁脚。

      何熙跟着听了两句,这会儿林书记正在做思想工作,她小声说我去后面转转,李一民正聚精会神,摆了摆手。

      何熙就按着记忆往里走了走。

      果不其然在后面的仓库里,隔着门缝,瞧见了那台拖拉机。

      它跟21世纪的拖拉机完全不一样,身形巨大又简陋,因为很久没用过了,整个机身都是除了铁锈,就是黑漆漆的油污,还落着厚厚的尘土。

      显然,公社早就放弃它了,跟废铁一样堆在这里。

      但在何熙眼里,这可是个宝贝。

      五十年代,夏国还没有生产拖拉机的能力,从国外引进了一批单杠烧球式拖拉机投入农场使用。

      但一是缺乏了解,维修水平低,外加机器自身的弱点,损耗率很高。二是因为这种拖拉机油耗很大,动静也很大——听说十几里外都能听见声响,后来渐渐就淘汰了。

      这显然是农场换代后,分到这里的,农场都是专业人士尚且搞不定,农村连个懂行的都没有,就成了摆设。

      何熙倒不担心不能用,那会的机器构造简单,东西反而抗造,而且她有着大量后世对这种机器的研究资料,修理一下大概就可以了。她高兴地到前面去找李一民商量。

      没想到会议室里已经吵了起来。

      公社书记姓林,是位女强人,这会儿正苦口婆心地劝着:“都是一个公社的,总不能看着小李村的庄稼旱死,商量一下浇水时间,也不会影响你们多少。”

      她话一落,就有人插了嘴,“林书记,我们都是农民出身,这浇水都知道。到点就知道干什么,这就不用协调了吧。”

      说话的是小王村的村支书王老六,五十来岁的人,一边说一边抽旱烟,他还问了旁边的大杨树村村支书杨二宝一句:“是吧,老杨?“

      杨二宝有点为难,看了一眼老支书说:“小李村也是真艰难,庄稼没有水,谁也着急。“何国利咳嗽了一声,杨二宝只能叹口气说:”我也没办法,我在中间。“

      这就是个墙头草!

      林书记显然很了解他们,这是故意的不接茬呢,她直接拍了桌子:“王老六,杨二宝,少给我装傻,我说的是这个事儿吗?你们三个村,垒了土坝,把小清河截流,当我不知道吗?我知道庄稼是命,可你们不能顾着自己的命,断了别人的命!小李村的170户人家不要吃饭吗?”

      一听她点名了,顿时王老六和杨二宝就不吭声了。
      王老六一口一口吸着旱烟,杨二宝则揣着手坐在那儿。

      林书记看了一周,就盯上了没开口的何国利,“老何,你怎么说?“

      何国利长得跟何国强有点像,都是国字脸大眼睛双眼皮,在那个年代的审美中,算是长得很好的男人,他穿着白衬衣,看起来精明强干。

      “这事儿难办啊!书记。“何国利倒是没开口拒绝,而是卖起了难,”都是祖辈的邻居,但凡有办法,谁能干这事儿。这不是没办法吗?从去年冬天到现在就没下雨,地里早就干了,就靠着小清河那点水浇地呢。“

      “你说这儿小清河它要是跟大江大海的连着,水多,那我们肯定不能拦坝啊。它上游是耒河,水流就不大,还有水坝,就那点谁给别人了,我们的庄稼就要旱死。我作为柳河村的村支书,我得为村民负责,垒土坝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再说,我也没截流啊,我放水的。”

      他这么耍赖,林书记怒极反笑,“每天就放六个小时,也算放水?!”

      何国利一点都不怕,“那没办法,这是最大限度了。您要是非要我让,这事儿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打一架吧。”

      “怎么可能打架呢!”林书记立时阻止道。

      这就是林书记的底限,何国利自然知道,他摇摇头说:“我不能掐着我们村人的脖子,把饭送给别家吃。”

      他显然是这几个村领头人,他一放话,王老六也跟着说道:“李老哥,这事儿不成,我也是这个意思。”

      老支书其实早就料到了,倒是李大壮不甘心,反问道:“王叔,小王村排在第三,这天没半点下雨的意思,如果水不匀,那很快小清河的水也不够小王村浇地了,你们到时候也是旱。”

      “还有杨书记,小王村结束后就是大杨树村,你们真以为,拦着就能保庄稼吗?”

      这显然是道理,杨二宝有点犹豫:“可是……”

      倒是王老六却压根不惧:“那也没办法,到时候均分的那点水,我们也不够,还不如等等,只要下雨了,就过去了。你别怨我们,谁让小李村在最后面呢,这河它就是这么流的,你让它倒流,你排第一建土坝,我们也没意见!”

      这就是无赖!
      李大壮那么憨厚的人,都吼了一声:“你们欺人太甚!”
      更何况外面的小伙子。

      李一民气得压根直痒痒,“太欺负人了,都是何国利那个老奸巨猾的。”

      的确,这次做土坝,就是从柳河村开始的,本来小王村和大杨树村都不愿意的,但是何国利却说可以每天放水六小时,给他们时间存水。

      不下雨小清河流量就这么小,他放六小时,排在第二的大杨树村就放水两小时,倒是老三小王村,就一点不敢给小李村放了。

      于是结成了牢固的利益联盟。

      “何国利奸诈,王老六心黑,杨二宝人不错可是总想有个好人缘,墙头草一个,就坑了我们!“李一民拍着大腿,“非得收拾他不可。”

      何熙问:“你有办法?”

      “都准备好了,他们吵完了,我们先走一步。”何熙就瞧见李一民去把一边四辆自行车的气门芯拧开了些,挨个放了会儿气,又给拧上了。

      然后才面色平静地推着车子催着她走。

      何熙:……

      李一民直接带着他先去了通往柳河村的必经之路。

      那段路上面是个斜坡,有人放牛,下面是本来是个池塘,这会儿因为天旱,里面的水早就被挑出来浇地了。

      何熙蹲在树后,瞧着李仲国掏出的鞭炮,有点担心地问:“没事吧?”

      李仲国很是恨铁不成钢:“他家都对你这样了,你还担心他们?你是不是傻?”

      何熙回答他:“我是问牛,牛不会有事吧。”

      李仲国立时卡住了,然后一边哈哈大笑,一边伸手去揉何熙的脑袋,“这才是我们家的闺女,牛没事,你放心。”

      说着,李一民提醒了一声:“来了。”
      果然,前面小路上来了四辆慢吞吞的二八自行车。

      李季军眼睛尖,立刻说:“何国利在最前面。他后面跟着的是他儿子何勇。”
      李仲国一听就说:“就他俩了。”

      说着就伸手将拍了拍老牛:“别害怕啊,就当跑个步。”
      等着李季军说:“到地方了。”
      李仲国就噌的一下划了火柴,将鞭炮点燃了。

      那就是过年剩下的一小段,芯子超级短,不过瞬间就炸了起来。老牛立时受了惊吓,就往坡下跑去。

      何熙就看着,何国利本来还骑得挺好,听见鞭炮声响,反倒是慢下来了,恰好给牛冲击的时间。

      然后就在何勇的大惊小怪中,“爸啊,快跑,牛来了!”
      爷俩双双砰地一声,被牛撞飞了。

      何国利首当其冲,直接飞到了池塘里,何勇不过是捎带的,只是被擦了一下,所以滚落在了路旁。

      立时,后面的两个柳河村的人就扑了过来,一个去扶何勇,一个跑去找何国利——他趴在池塘里一直没起来。

      随后就听见去找何国利的人骂了一声:“靠,这怎么还有泡牛粪啊!支书,我给你找水洗洗脸吧。”

      李仲国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何熙看了他一眼,李季军就小声跟她说:“二哥哄着牛拉的。没想到还真准!”

      何熙:……
      不过很快就听见何勇的声音:“这是有人故意的,我听见鞭炮响了,快上去看!”
      李一民立时小声说:“行了,撤!”

  • 作者有话要说:  每天都会在晚上九点更新,喜欢的童鞋麻烦收藏一下,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