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老爷要打他?老爷自己都是这样儿的人,对教养儿子方面少有用心的时候。
      
      不过玩个蛐蛐儿,老爷倒不至于打叶寻芳,不过金氏说狠话吓唬吓唬他罢了。
      
      金氏平日里就是个狠厉的人,身为主母,下人少有不怕她的。
      
      王姨娘虽然也很凶,跟下人吵架斗嘴作威作福也是常有的。只是姨娘不如金氏的一点,便是她不掌家。
      
      正妻到底是金氏,王姨娘比这新娶的姨娘好一些,便是她是良家女出生,比奴才出生的陈姨娘要得意。
      
      这家正经的主子,只有家里的老爷太太,还要就是他们这些少爷小姐了。
      
      叶寻芳出生比不上嫡出的儿子,但确实是正经的主子,这一点天底下没有人能反驳。
      
      而金氏是他的主母,虽然不是生养在她这里,叶寻芳还是得听人家的话,长大后也要象征性地孝顺人家,否则就是不孝。所以金氏教训叶寻芳,叶寻芳也只能沉默着应着。
      
      这时候不像现代,有什么理由还能反驳一下,父母还通情达理。在古代,那你要是敢回嘴,人家一个嘴巴子过来,管你有没有道理呢?
      
      他们自然都觉得儿子天生该听老子娘的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打你也就打你了,若要找人论理,只怕人家觉得你脑子有问题。
      
      这其实是一种迂腐的道理,必定那些呆儒将道理读傻了才会如此。但现如今,大部分人都是如此。
      且想一想,古代连买卖自己的孩子都不犯法,郭巨为了能让母亲吃口好吃的,连儿子都埋得,还有什么是迂腐人家做不出来的事情?
      
      当然了,叶寻芳是个现代人,一切不过表面做样子。他不回嘴的原因倒没有考虑这么长远,主要这原主本来也就挺不会做人的。
      
      小小年纪不学好,前不久跟着族里的那些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儿到处混,确实你给一个蛐蛐儿找楠木做棺材,这也太过分了些。
      
      连家里老爷去世都不一定有这个待遇,即便蛐蛐儿的棺材不大,边角料剩下来的就能做个小棺材那也太夸张。
      
      但最后原主也是没有找到那木头,用自己的积蓄,给那蛐蛐儿打了口银棺材,埋到家里后院树根底下了。
      
      之所以这么珍爱那蛐蛐儿,还是因为那蛐蛐儿给他长脸,跟人斗蛐蛐儿的时候从未输过。
      
      所以他成日里跟个虫子称兄弟,全然没了人样儿。
      
      叶寻芳即便不是原主,也替原主的行为感到丢人。真是太,纨绔了!
      
      “太太说的是。”确实原主该骂,但他本人是不该骂的。
      
      况且叶寻芳心里明白,金氏这么吓唬他也不是真心为他好。不过是为了逞主母的威风罢了。
      
      为什么要这样吓唬他?原因很显而易见,金氏想要给新姨娘一个下马威。
      
      然而叶寻芳觉得金氏这么做有些多此一举,毕竟陈姨娘原本就是叶家的丫头,肯定早知道太太是个什么样儿的人了。
      
      但金氏乐意这样,他不好意思拆台啊。于是只好应和两句,免得跟她对上,他身子这才刚好,可经不起被人磋磨。
      
      叶寻芳身子弱,金氏打不得他,还可以罚他闭门思过。
      
      惹了这娘们儿不高兴,她自然多得是法儿惩治他。罚他抄写经书,罚他的生母,总之法子多的很。
      
      等聊过了他的事情,金氏又朝那老爷新娶陈姨娘看过去,她对陈姨娘没多少好脸色。
      
      也是了,即便不讨厌,任谁都无法对一个跟自己抢丈夫的女人有好感的。
      
      如今又不能随便离婚,现代离婚再复杂,也比古代容易多了。
      不能离婚,就导致一个女人一辈子只能守着一个男人,任他在外头花天酒地,都得受着。
      
      她无法怪罪丈夫的过错,自然就只能怪罪跟她同样的女人了。
      
      人心里若有气儿,不撒出来是会疯的。
      
      而陈姨娘是个想要往上爬的女人,她这么做是为了摆脱奴隶的身份,过更好的生活。
      金氏这么做的原因,估计陈姨娘自己心里也都有数,大家都不是傻子,陈姨娘能够在众丫鬟中脱颖而出,自然有她的本事。
      
      叶寻芳是个男的,在他眼里,女人天生柔弱,加上在古代,他便对天下女子更多几分怜悯之心。
      
      所以他愿意站在陈姨娘的立场想一想。撇开道德观先不说。被主母不喜,还是一辈子做奴才,这是个人都知道该怎么选。
      虽然手段不太光明一些,但她想要做姨娘的心思,叶寻芳多少能理解。
      
      她是个奴才,想来又没有读过几本书,更不是什么现代穿越来的女子,她没什么本事,能够让自己过好的办法只有那么几个。
      
      况且,现代来说,小三是会被骂的。可在古代,男人三妻四妾是合理合法的。自然她身上这种觊觎人夫的行为,在古代就没有那么可耻了。
      
      叶老爷本人又是个贪多嚼不烂的,只怕即便陈姨娘自己清高,叶老爷都要来偷尝一下她这颗果实呢。
      
      究竟,她是被逼无奈,还是主动勾引,叶寻芳便不知道了。
      
      或许这两者都有那么些。不然,一个好好的十八九岁的姑娘,为什么要嫁给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头儿?是图他岁数大,还是图他不洗澡?
      
      叶寻芳心里正想着陈姨娘的事情,金氏大概是为了眼不见为净,便对着陈姨娘说道:“如今你有了身子,每天来我这里也麻烦,往后就不用天天来我这儿了。”
      
      那陈姨娘即便坐在太太跟前,也不敢把椅子坐实了,只是垫了半边儿屁1股。金氏一说话,她就站起来应是。
      
      叶寻芳在金氏面前不大舒服,几人说了些话,金氏就允许他退下了。
      
      这边儿叶寻芳出门,回到屋里,却见绿萝在那儿绣着香袋。叶寻芳浑身上下,像是汗巾,帕子,钱袋香袋,一应都是她承包的。
      
      可难为这样一个女儿家,有这么一双巧手,将他周围一切琐事杂事全都包圆了。
      
      叶寻芳正看着她,绿萝一个抬眸,就瞧见了他,笑眯眯对他说道:“二爷回来啦。”
      
      “你怎么不出去玩儿去,屋里没有人,多闷得慌?”叶寻芳走到她身边儿去。
      
      绿萝于是站起来,帮着他换衣裳,在屋内自然可以随意些,外衣褪去也可,只要不袒胸露乳,谁又说去?即便袒胸露乳也没有人说道。
      
      “我走了,谁来伺候你?”绿萝边帮着他换衣服,边笑道:“我知道你在太太处待不长,等着你回来呢。才吩咐了厨房弄了些你常吃的酥软糕点送来,要拿来给你尝尝么?”
      
      叶寻芳见她这么说,心里暗叹,绿萝真么是个百伶百俐的姑娘。
      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在饮食上少了什么,亏她将自己周遭一切事物都记着,如此细心,不愧是女孩儿呢。
      
      “也好。”他点着头说道。
      
      等换好了衣裳,便到一旁椅子上坐着。像是端零食小吃这样的事情,他是不必亲力亲为的,自然都是丫鬟们的事情。
      
      这会儿叶寻芳只需大爷似的等人伺候便好。
      
      等绿萝端上了吃的,叶寻芳才捏着糕点入嘴吃了一口,只觉满嘴香软,好吃的紧,只是糕点这类东西,吃多了难免口干。
      
      他还没有张口要水,这边儿绿萝已经斟茶上前,端了一盏浓茶过来。
      
      叶寻芳笑着接了茶,喝了一口润喉。
      
      古人没有什么休闲活动,想要解闷儿要么就是看书,要么就是找人聊天。否则成日里闷在屋里,少不得要得抑郁症。
      
      他正要跟绿萝找话题聊天呢,屋外头就有个小丫头传,是二姑娘叶宝儿那里的丫鬟,叫黄莺的过来了。
      
      黄莺比绿萝要大一些,长相清秀,性格也好,王姨娘当初本打算把她给叶寻芳用的,后来叶寻芳有了绿萝,还是老太太活着的时候给的,便把黄莺给了叶家二姑娘,也就是叶寻芳的亲妹妹叶宝儿。
      
      叶宝儿是跟叶寻芳一样,身体很弱。
      
      叶寻芳是个男孩儿,成日里跟家里的旁支兄弟们玩闹,因是男孩儿不像女孩儿那般拘束,心境身体都比叶宝儿好上许多。
      
      而叶宝儿就是成日里病恹恹的。她是庶女,又不是嫡出的大小姐,不受家里长辈重视,加上王姨娘不怎么管她,在家里生生把自己过成了孤儿。
      
      王姨娘本来出身不高,大字儿不认识几个,来到叶府之后靠着美貌得老爷的宠爱,那性格就越发不好。
      
      叶宝儿字虽然不识几个,但却是正经人家的小姐,从小就是这么熏陶教育出来的。
      
      从她出生起,就有奶妈子照顾着,会走路会说话了,又有几个丫头跟奶妈一起照顾。
      锦衣玉食的小姐,自然不太看得惯到处撒泼的王姨娘了。
      
      若只亲妈如此,但凡兄弟能够靠谱些她也有个依靠。
      
      只可惜,原主又是个跟他爹似的小纨绔,从不体贴妹妹母亲不说,成日里斗鸡戏狗的,不学好。
      
      他妹妹心思多,估计这么小小年纪,就已经预见了自己将来的人生。这可不得抑郁么。
      
      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将来嫁娶不难。可她到底没有一个可靠的兄弟为她撑腰,家里父亲将她当成空气,主母又只在意自己两个孩子。
      
      虽然是个主子,真正关心她的人却少,姨娘虽然关心她,但姨娘本身就是让她开心少忧愁多的存在。
      
      总是这么想着,心情不好,所以病得愈发频繁了。
      
      原主的记忆里,他妹妹是总生病的。此刻八成也还在病着,于是他对黄莺问道:“你怎么来了?你姑娘身子好些了没有?”
      
      黄莺见叶寻芳过问自家小姐的事儿觉得有些稀奇,虽然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平日却不见叶寻芳嘘寒问暖过。
      
      两兄妹的关系就这么不咸不淡,因叶寻芳不争气,叶宝儿还有些生自己这个哥哥的气。
      
      而叶寻芳呢,知道自己不讨妹妹的喜欢,也懒得往人家跟前去凑。
      
      今儿倒是奇怪得狠,叶寻芳竟然主动问起叶宝儿的身体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说明一下,男主给蛐蛐儿打银棺材,是从汪曾祺《岁寒三友》上来的灵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