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昨日休息的多,便起的早。叶寻芳望着床对边纱糊的窗户,看着阴阴的光线照进屋里。
      他刚睁眼,有些恍惚,竟分不清此刻是清晨还是阴雨天的傍晚。
      
      幽幽的叫不出名字的香散到了鼻尖,原是昨儿点过的香,一但染上就是满屋子的幽芳。
      
      叶寻芳在现代是父母离异,父亲家里三个孩子,有没有他无所谓。母亲成天地追求爱情,对孩子倒是不管不顾。
      
      他也是自己照顾自己过来的,要不是突然猝死,他现在的日子还过的很平淡。
      
      烧饭洗衣加打扫,自己一个人也是凑合过。
      
      但今天光是这么睁开眼,眼珠子打量了屋里一圈,鼻子嗅了嗅屋里丫鬟给点的香,想着还是女孩子比他这个糙汉子过的精致的。
      
      她们不光自己能把自己过好,还能连带把别人也照顾上。
      
      昨儿从睁眼到现在,他就已经体会到了古代地主家少爷的美好生活。
      
      除了无聊一些,他觉得古代其实也没有那么的不好。至少单从他这个身份,这个阶层来说,还是不错的。
      
      他醒的早,丫鬟跟他也不在一个屋,没听到动静也就没醒。
      
      这两日他身子不好,丫鬟常候在一边照顾。
      
      原主是初春生的,那时候天气尚冷,可能跟气候有关,他小时候起就常生病,总是有个发烧感冒的都是常事,照顾他的绿萝也早就习惯了,照顾起病人来十分顺手。
      
      她本来就是老太太那儿来的人,机灵懂事照顾起人来一套一套的,手也巧,原主身上凡有个什么香包帕子都是出自绿萝的手。
      
      叶寻芳起了身,缓步走到一边镜子前坐下。
      
      就这么从床头到镜子的距离,他都能感受到不适应。一来是因为原主身子弱,二来是他的体型变小了不止一点两点,所以很不习惯。
      
      小孩只有九岁,从镜子里头看,小脸上还堆着些肉,一双瑞凤眼,看起来水润水润的。
      
      嘴唇有些嘟,中间厚些也不是那种过分的厚,抿嘴一笑唇瓣就显得薄了,此刻因为病气,唇瓣不红,脸色也白。
      
      呼吸重重的,带着三分病气,看起来又奶萌奶萌的。这样的小孩儿,若不是穿着哥儿的衣裳,冒充女孩儿都有人信的。
      
      好看的小孩子一般都分不清性别,长大些,男性化的特征应该会明显起来,现在年纪小所以不太分辨得出男女。
      
      这样好看精致的脸,叶寻芳其实也没有多喜欢。
      
      他在现代也算是清爽帅气,不能说惊艳,但至少很奈看,脸部五官没有特别不好看的,怎么都算一身正气。
      
      同事里有小姑娘讨论过办公室男子的颜值,他有悄悄听到过,他在女同事眼里算是帅哥。
      
      所以叶寻芳不怎么喜欢自己现在的模样,因为放到现代,这脸在直男圈里被统一称为“小白脸”。
      
      要是叶寻芳原来的那张脸不好看,现在有张精致的脸或许还会高兴。但问题他原本就长得阳光帅气。
      
      用一张爽朗帅气的脸,换一张小白脸,在他看来不算太值。
      
      “啧。”叶寻芳有些不满意于自己嫩嫩的脸,在镜子前啧声揉着自己脸上的肉,仿佛想要通过搓揉将自己的脸搓出男子气来。
      
      正揉着,昨日瞧见的那个叫绿萝的丫鬟挽着发髻便进了屋。瞧见叶寻芳摆弄自己的脸,一双眼睛眯笑着。
      “爷今儿起的早。”
      
      十几岁的姑娘,说话做事百伶百俐的,模样也周正。
      
      按照原主的记忆来说,这姑娘原本就是家生子,她娘是老太太跟前儿的一位嬷嬷,她自己在老太太那儿做过活,老太太死前把这姑娘给了他。
      
      一个丫头是老太太屋里有背景的,叶寻芳估摸着,这是老太太死前,念及家里人丁单薄,怕家里主母害他,所以故意安插一个自己的人在这里。
      
      即便老太太身死,放个丫头在这里提醒,那主母必定也不好为难他。
      
      “昨儿休息的好,姐姐替我换了衣裳吧,我去太太那儿请安。”叶寻芳朝镜子里瞅了自己两眼,只希望长大后轮廓清晰些能够man那么点儿。
      
      绿萝少见自家爷居然有主动要去太太那处请安的时候,却见他眼光清明,说话清晰,看着又不像烧坏脑子的。
      
      于是放下手边的事情,自己快速料理好了之后又赶紧过来帮叶寻芳穿衣。
      
      如今夏末炎热,叶寻芳穿了一件绿色的纱衫子,对襟宽袖子穿在身上,四周凉风吹进袖子里,倒没那么热了。
      
      系上头发,绿萝又拿了一边儿的寄名锁过来给寻芳戴上。
      
      这寄名锁整块都是金子做的,虽然小但有些重量。叶寻芳觉得好玩,抓着个锁还看了好久。
      
      上头还写着“长命富贵”四个端正大字,这是因为古代小孩儿容易夭折,因此寄名在神仙那里养着,以此增添福寿的。
      
      虽然重,但一块金子挂在身上,叶寻芳还从来没有试过,既觉得新奇又有一种嘚瑟感,所以虽然戴在身上有重量也没让摘下来。
      
      一般这种锁,得到成年才能去除不再戴。保平安的玩意儿嘛,古人信这个。
      
      等打扮完毕了,叶寻芳就离开了自己的屋子,去拜见家里的主母。
      
      叶寻芳有些原主的记忆,知道这叶家的主母大太太是金氏,如今也快五十岁了,膝下一对儿女都是三十多岁四十岁才生的,所以异常宝贝着。
      
      她治家威严,对叶寻芳不怎么待见,这倒不是因为叶寻芳是男的她就讨厌了,估计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叶家的二少爷不是他也会有别人。
      
      她唯一不喜欢叶寻芳的一点就是他不学好,原主原来是个跟他爹挺像的人,偏偏身子又弱,太太觉得他以后长大了帮不了他大哥。
      如今败坏家业,以后还要跟大少爷分家产,所以与其说她讨厌叶寻芳,不如说是她懒得待见叶寻芳。
      
      但不管心里如何讨厌叶寻芳,大太太明面儿上还算和气。
      
      叶寻芳心里想着大太太金氏的资料,一面到了金氏屋外。
      
      外头自然有看着的小丫头,见叶寻芳来了,朝里屋喊了一声。
      
      叶寻芳于是进去拜见太太。
      
      进屋只见那金氏一身的绸缎衣裳,头上带着珠翠,手上戴着翡翠镯子,看起来很是富贵。
      
      叶寻芳见到太太,入乡随俗,到了跟前闭着眼睛跪了人,叫了一句:“太太。”
      
      然后金氏示意他起来,让他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方才坐下,见对面坐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大概就是叶老爷新娶的那位姨太太。
      
      她看起来年轻,长得有几分媚相,但身高挺矮的,估计就一米五出头,这个年纪刚抽条儿,身材也不丰满。
      
      叶寻芳上辈子,真人美女见过一些,加上电视里的明星,还有岛国片子里的女1优,单身男人么,多少有些需求。
      这年头,女人都光明正大看钙片了,他总不能说自己从小到大没看过艾薇。
      
      好看的女人、身材好的女人他都瞧见过不少,就这样儿的脸蛋只能算作中上一点点儿的女子,加上身材被扣了些分,只能算是中等姿色吧。
      
      他是真不太瞧得上这位姨太太,他那个母亲除了年纪比这位稍长一些,姿色绝对盖过她。
      
      真不知道他现在的爹是怎么想的,金氏这个大太太,年纪虽然大了些,保养好一些看起来也三十中上了,心地不知道如何,但气质还算是不错的,比他那古代母亲看着大气。
      
      有了这两个,一个看起来大气,另一个看起来漂亮,他爹如今算起来也五十多的人了,还怎么吃得下呢?
      
      别说这两个,老爷屋里被糟蹋的女子估计不少,这位姨娘,还是因为有了肚子才有的名分。
      
      这可是看起来才十八岁的姑娘啊,反正看着不像上二十了的。这么年轻,在叶寻芳那个时代,长辈催相亲都不会看得上的年纪。
      
      这放在古代,已经是可以当妈的岁数了。
      
      叶寻芳瞧着那位姨太太,心里就想“啧啧啧”,但表面上还是眼观鼻鼻观心,不言不语充木头。
      
      感慨归感慨,他当然也明白,现在是生活在古代,妇女地位低下。
      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他叶寻芳也就是个普通人,即便穿越也改变不了什么。
      
      他上辈子上学的时候也看过几本爽文小说,什么改朝换代的事情说来就来。
      
      但小说就是小说,他能够对着小说找出作者的漏洞,边骂着作者是制杖,然后边津津有味地把整本小说看完。
      
      但真的穿越过来,他做的事情也不一定会比那制杖作者厉害。人家至少还有勇气写,他连个想的勇气都没有。
      
      到了这里,发现自己是个地主家的儿子后,叶寻芳唯一的想法就是啃老。
      
      虽然很没有志气,但这就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人总不能骗自己。
      
      只是不知道,这个老究竟禁不禁得住他啃,只希望别是他还没开口,这老就已经没了。
      
      “前两日大夫说你发烧很严重,现在已经大好了么?”金太太像是例行公事地对叶寻芳问道。
      
      叶寻芳做出恭敬的模样,回答道:“已经大好了。”
      
      “好了便好,我们这一门本就子嗣单薄,你哥哥只有你这么一个弟弟,将来兄弟互相帮衬方可振兴家业。你这回鬼门关走了一遭,也该静下心来,好好地反思反思自己。”
      
      “以后那些书本也该捡起来看看才是。不要成天跟族里那些不着调的人混在一起,今日斗蛐蛐,明日抓麻雀的。那些都是不正经的东西。”
      
      “前两日你爹听到说你那蛐蛐死了,你满城地找楠木料子给个蛐蛐做棺材,要不是你身子弱禁不起这一顿,你爹早把你腿打折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