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但叶寻芳既然问了,黄莺自然乐意答他。
      “我来正是为这件事儿呢。”
      
      叶寻芳才问的叶宝儿的身体,现在黄莺又说是为这事儿来。
      
      想来她是要说叶宝儿身体不好了,叶寻芳在现代的时候没有亲妹妹,这一世得了一个,所以上了几分心。
      
      “她又怎么了?”他问道。
      
      黄莺叹了口气,说着来龙去脉。
      
      “爷是知道姑娘身体不好的,一年四季都要用药。上次去给太太请安的时候,正撞见大姐儿在那里,还没进门就听她说我们姑娘的身子精贵。说她今儿要人参,明儿要燕窝,这日要什么梅花点舌丹,那日又要紫金锭,成日这个药那个药的花费的钱多。”
      
      大姐儿便是金氏生的大女儿,这家的嫡女,比男主小一岁,今年才八岁。
      
      叶寻芳听到这里,脸色有些不好看:“这又与她什么相干?你姑娘有病又不是她愿意的,这珠儿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刻薄相?宝儿用药难道还能将她压箱底的嫁妆给用去了不成?真是狗拿耗子,她也未免太闲了些!”
      
      黄莺当然也不喜欢叶珠儿,她跟在叶宝儿身边,效忠的自然是叶宝儿,自家姑娘成日地被叶珠儿比下去,她又怎么会舒服?
      
      但黄莺是个丫鬟,丫鬟就是这个家里的奴才,奴才是没有编排主子的道理的。她跟叶寻芳说明原因是可以,但却没法儿说叶珠儿的坏话。
      
      即便真要说,也不会当着叶寻芳的面儿说。所以她只是站在一旁,看着叶寻芳说叶珠儿的不是。
      
      叶寻芳说过叶珠儿后,又问黄莺道:“那你姑娘是为这个气着了?”
      
      黄莺说道:“这也不是一日两日受气,真要为这个还不知道要添多少病呢,倒不为这个。而是昨儿姑娘有些中暑,恰巧去暑的紫金锭没了。少些麻烦不想去太太那儿讨,爷这里有的话,给我带些去。”
      
      这些杂碎事情,叶寻芳是向来不管的,于是只朝身边的绿萝说道:“你去拿来给她吧,我这会儿有空,也去她那儿瞧瞧。”
      
      叶寻芳的屋子离叶宝儿的倒不远,他过去连衣服都不用换。
      
      黄莺在一旁觉得诧异,怎么叶寻芳一夜之间跟变了个人似的。
      
      绿萝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她一向叶寻芳说什么便是什么,以往叶寻芳不好,她也只是劝劝,总觉得叶寻芳年纪小,到大了便好了,所以对叶寻芳还是照样贴心照顾。
      
      想来当年老太太将绿萝给了叶寻芳,也已经算过绿萝的性格了的。
      
      绿萝应声便去找药了,叶寻芳看着站在一旁的黄莺说道:“你坐会儿吧。”
      
      黄莺见他这么说,也没有太大避讳,便往一旁桌前坐下了。
      
      叶寻芳现在才九岁,还是个小孩儿,黄莺比他大好几岁,两人之间本也无需多避讳什么。
      
      况且她是叶寻芳妹妹房里的丫头,两人这样说话很是正常。
      
      其实坐着一时也没什么话,叶寻芳悄悄打量了一下黄莺,便继续沉默着了。
      
      黄莺长相清清秀秀,气质也乖些,但身子不似现代的女孩儿,个个儿瘦得弱柳般的腰身,她长得略圆润一些却不算肥胖。
      但这样的身材就极好,黄莺看着就挺可爱,叶寻芳可不爱那种瘦到脱相的女孩儿。
      
      因为实在无聊,所以多看了黄莺几眼,未免对方不适,叶寻芳很快转开了视线,两人不说话,叶寻芳偶尔喝一口茶,有些尴尬。
      
      “爷今儿倒是沉稳,说话也会关心妹妹,病了一场倒长大了不少。”黄莺挑了话题夸叶寻芳。
      
      叶寻芳朝她笑笑,不知该怎么回答,索性不说话。
      
      绿萝找药并没有找多久,很快就从放东西的那小房间里出来了。
      
      “真是不巧,这药上回我们这里也用完了,我说正要去找太太要些呢,结果给忘记了。现在快用饭了,不好直接过去跟太太要,不过我记得姨娘那里好像还有些,你急用,我现在过去给你拿去。若姨娘那里没有,我便去太太那儿要过来给你,到时候直接给你送过去,你先回吧。”
      
      毕竟叶寻芳是个哥儿,家里统共两个哥儿,比起叶宝儿金氏总是更在意叶寻芳一些的。
      
      任凭人家叶珠儿怎么刁蛮得脸,出言说叶寻芳总是不太可能的。再说叶寻芳没有叶宝儿这么多愁善感,被说了也是不痛不痒。
      
      他脸皮向来都是厚的,否则被太太说两句他早勤奋学习了。为他不学好,太太不知骂过多少回。他还不是照样儿跟族里的兄弟们鬼混。
      
      如今年纪小贪玩还好说,又不偷鸡摸狗,也不糟蹋女人,爱玩便玩么。
      只是按照原主这长歪的速度,不定长大之后跟他那个糊涂虫老爹一样儿呢。
      
      叶宝儿跟叶寻芳是嫡亲兄妹,况且叶寻芳只有这么一个嫡亲妹妹,叶宝儿也只有那么一个嫡亲的哥哥。
      
      平日里叶寻芳再糊涂,也不会忘记这个。
      
      古人的感情是很难说的,这时候没有手机电脑,人们无聊闲暇就是互相聊天玩耍,不是说现代人不重感情,只是说古代大多数人都更重人情一些。
      
      叶寻芳上辈子在小时候也是有玩伴的,那时候不像他穿越前,小孩儿人手一个手机电脑的。
      
      他们那时候就是整个小区上蹿下跳,到公园里荡秋千,受港片影响就假扮黑1社会,小孩儿之间玩摔跤,那是妥妥的童年。
      
      然后因此,也跟那些玩伴有很深的感情,那时候大家都是穿着一条裤子,互相玩了几天,明明是小孩儿却都能互相摸清楚对方的性格。
      
      后来年少的朋友搬家的搬家,工作的工作,大家都不怎么联系了,但是逢年过节有空的都能聚一聚。
      
      还别说,后来叶寻芳父母都再嫁娶,他跟家里的长辈关系不怎么好,但跟玩伴们却亲兄弟似的亲。
      
      任凭原主再渣,那妹妹还是妹妹,自然她病了,又不是什么上刀山下火海的难事,他自然能帮则帮。
      
      若是别人,黄莺也就不好意思麻烦了。而绿萝是叶寻芳屋里的人,所以黄莺没有推辞,直说道:“那行,我回屋等着去。”
      
      见黄莺要走,叶寻芳也赶紧站起来说道:“我同你一块儿过去,绿萝你快去找姨娘拿药去吧。”
      
      “哎。”绿萝应了声,便走出了屋。
      
      这边叶寻芳跟着黄莺出了自己的院子,走过一段邻水的路,大概不到十分钟,便到了叶宝儿的院子。
      
      跟着黄莺进去,里头有个婆子在一旁坐着照看叶宝儿,见到叶寻芳过来,忙要见礼。
      
      叶寻芳挥了挥手说道:“不用这些虚礼。”
      
      躺在帐内的叶宝儿听见动静,原本闭着的眼睛也睁开了。
      
      她如今年纪小,才七岁,叶寻芳也才九岁,两人不用太过避嫌,叶寻芳若再小个一两岁,两人同帐睡都没有什么。
      
      只是如今叶寻芳已经九岁了,连书都开始学《论语》了,该懂的礼数大多都知道了些,所以不好同吃同睡。
      
      当然他们俩兄妹的关系也从来没好到同吃同睡便是了。
      
      进了屋,绕过屏风后头,有个略宽的小房间,里头桌椅齐全,屋子里闷闷的,还点着说不出名儿的香。
      
      屋子里有一张大床,叶寻芳不识货,看着那木头纹理只觉得很是舒服,上头雕刻着花鸟万分喜庆,床上挂着帐子,能隐约瞧见里头有个人,那人呼吸很浅,不知道是睡了还是醒着。
      
      叶寻芳上下两辈子,嫡亲的妹妹就只有这么一个,不知道为什么他是不太爱承认自己是这一处人的,他不是古人,自然什么姨娘老爷的,叶寻芳打心底里是拒绝认他们的。
      
      只是这一个柔柔弱弱的妹妹,还没见着面,却已经有些打动他的心了。
      
      倒没有那些网络小说里的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心思,只是单纯地想要将对方当成亲妹子。
      
      然而现在说来,从血缘关系上,他们确实就是亲生兄妹。
      
      七岁的妹妹,他上辈子除了物质上还不错外,就跟孤儿差不多。总想着自己要有个什么同父同母的弟弟妹妹,也不至于孤苦伶仃。
      
      他父母各自成家,就显得自己特别多余。
      
      逢年过节,两家虽然都有邀请他过去过节,明明都是亲爸亲妈家,节日里都有亲人在身边,他却觉得自己格外多余。
      
      那时候他就想,倘若有个妹妹该多好啊,那他也算有个相依为命的人了。
      
      如今,天上掉下来馅儿饼,他白捡了一个亲妹子。
      
      因以为叶宝儿还在睡,叶寻芳到了之后蹑手蹑脚地坐到婆子搬来的圆凳上,并不说话,想要守一会儿这个妹妹。
      
      他在原主的记忆力是知道妹妹长什么模样的,他记着自家妹妹算是美人儿的,除了样貌好看,妹妹的气质也很不错。
      
      叶宝儿虽然没有先生教,之前却也跟着原主读过什么“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启蒙的书本,所以识得些字儿。
      古代识字儿的都有些清高,他妹妹年纪小,也是有些清高的气质在。
      
      原主记忆里很少管顾妹妹,所以并不留神没觉得妹妹多好,也不觉得妹妹不好,两人感情很是一般。
      
      穿越过来的叶寻芳却觉得他妹妹是很好的,这或许就是妹控属性的人看妹妹,总带着厚厚的滤镜吧。
      
      众仆人守在叶寻芳的身边,见叶寻芳不知声儿,叶宝儿又在睡觉,自然也就不敢上前打扰自家小姐睡觉,都静默在一边,不去叫醒叶宝儿。
      
      叶寻芳原本想着,既然妹妹在睡觉,那他坐坐就走。
      反正已经穿越过来,除非老天冷不丁让他再穿越回去,否则二人见面的机会还是有的,所以并不着急非要马上见这一面。
      
      结果他刚坐下来没多久,就见帘子里传来一声柔柔的声音:“你今儿怎么有空来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