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夏季端阳节后,约莫已经去了半个月,月亮由盈转亏,半残不残,似圆非圆地挂在天上,月明星稀。
      今日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日子,这丹城里日日夜夜照旧上演着几家欢喜几家愁的故事。
      
      却说叶家的老爷刚得了一房新姨娘,这是他娶的第二个姨娘了。他娶得美人,心里自然高兴舒畅,今日在新姨娘屋里欢欢喜喜喝酒玩闹。
      
      而叶家的另一头,叶二公子的屋里,却上演着另一起热闹。
      
      “叫你找个花样子也这么慢吞吞的,成日就知道犯懒,有好的都争第一,有正事儿吩咐你的时候,就嫌累在那儿躲懒!当初我怎么就选了你这么个好吃懒做不中用的丫头!”
      
      叶寻芳刚一睁眼,便瞧见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妇人,她身上穿着绸缎的衣裳,正指着一个丫鬟打扮的十几岁小姑娘骂骂咧咧。
      
      那小姑娘手里捧着个竹篮筐,里面放着的好像是布还是什么,刚到那妇人跟前,那篮子便被妇人一把夺走了,放到了一边儿桌上。
      
      叶寻芳本来以为骂咧两句,那妇人也该知足了,谁想她夺过了篮子后,还要伸出一双染着红指甲的手去拽那个小姑娘。
      
      小姑娘看起来就十五六岁的模样,乖乖巧巧的,穿着一身粉色的衣裳。
      
      这样一个小孩儿,怎么躲得过那妇人的利爪呢?
      
      她刚跑没两步,就被那妇人抓住了。一旦抓住,红色的指甲就抠进了那小姑娘的衣袖里。
      
      “姨娘,姨娘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那小姑娘哭的凶,泪水流了满脸,可那妇人还是不放人。
      
      “我看你还敢不敢犯懒!我看你还敢不敢犯懒!”妇人手边拿了做针线时候的细针,用那细小的针尖戳那姑娘的手,一下又一下,连着扎了四五针。
      
      因针眼小,她也只拿了针头一小点儿扎人,伤口不大,最多就被戳出一点儿血迹,大多时候连血也不见。
      
      伤口小是小,但那银色的针看着就怪恐怖的,加上再小的伤口也是伤口,哪里有不疼的?
      
      被虐待的那小姑娘,疼的鬼叫狼嚎,张口闭口都是“饶命”、“不敢了”。
      
      叶寻芳刚睁眼便看到这一场景,吓得以为自己穿越到了《还珠格格》里,正好碰上容嬷嬷扎紫薇了。
      
      “我滴个老天爷。”叶寻芳看着这“血腥”的场面喃喃着,此时他真的想要一头晕死过去,重新再穿越回现代。
      
      是的,叶寻芳是个穿越者,也是前两天穿越过来的。
      具体穿越的原因他也不知道,可能就是老天爷觉得无聊了,拿他寻开心吧。
      
      在现代的时候,他因为过劳心脏受不了,突然猝死,在这之前也没有什么心理疾病。
      
      之后便穿越到了同名同姓的古代九岁的小孩儿叶寻芳身上。
      
      这两天在脑海里走马灯似的回顾了这小孩儿的短短一生,今天终于醒来了,没想到刚醒来就撞见了王姨娘虐待丫鬟的场景。
      
      这个古代的叶寻芳是一个地主家的九岁庶子,而如今正在拽着那小姑娘扎针的妇人正是原主的母亲,王梅香王姨娘。
      
      王姨娘家里本是开客栈的这里也有人叫旅店,年纪也才二十多岁快三十岁,她十七八岁的时候因叶老爷生不出儿子,太太同意老爷娶她进门做小妾。
      
      当时老爷娶王姨娘的时候也已经四十多岁了,而王姨娘那时的年纪还很轻,刚进门那会儿,叶老爷算是对她百依百顺。
      
      家里的主母也是希望借她个肚子生出个少爷自己养,所以对她还算好。
      
      谁知道她进门后,家里主母很快便怀孕了,生下大少爷叶寻蕙。
      
      王姨娘后来自己也有了孩子,头胎生的就是叶寻芳,好歹能够凭着儿子在叶家安身立命。
      
      因她嫁进来,家里的主母是后来才怀孕的,所以都觉得她有几分福气,于是王姨娘性格虽然蛮横跋扈,家里的人都还肯忍让着她。
      
      后来年纪逐渐大了,其实在现代来说,这王姨娘也才二十七八岁,真是不算大。
      
      但在古代么,二十七八已经不算嫩了。叶老爷生性好色,就是喜欢十几岁的嫩姑娘。
      
      他染指家里的丫头跟外头的姑娘媳妇儿多的数不清,最近又使得一个丫鬟怀上了孩子,又是用子嗣艰难做借口,新娶了第二个小老婆。
      
      他对那丫鬟宠爱的过分,还在家里摆了小酒席,请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吃了一顿。
      
      要知道,当初王姨娘进门,也才不过一顶小轿子,根本没什么酒席。
      
      王姨娘又向来是个泼辣些的性格,知道了这件事儿怎么可能不生气呢?
      
      她身边的丫鬟小红是王姨娘自己亲手选的,不跟叶府里的人挂钩,是新买来的小姑娘。
      
      当初王姨娘就是看准了她勤快不惹事儿才选的人,这会儿小红又怎么可能躲懒?
      不过是王姨娘自己心里不痛快,拿着小丫头撒性子罢了。
      
      外头一个穿着绿色衣裳的丫头端着茶盏走了进来,瞧见王姨娘打小红,便将茶盏往一边桌上放下,过去劝人。
      
      “姨娘不要动怒,这次打了小红,她便记住了,下次再不敢懒了。姨娘方才叫我沏茶,我给您沏好了,来吃一杯茶消消气儿吧。”
      
      这穿绿色衣服的丫头原是家里老太太活着的时候,身边的一个丫鬟,老太太生前赏给了叶寻芳的。
      
      绿萝做事伶俐,长得也俏丽,又是叶寻芳身边的丫头,本来她有些脸面,放到平时绿萝劝人王姨娘也就不为难小红了。
      
      可偏偏撞上今日,王姨娘的亲儿子在床上躺着,接连病了几日都没好不说,这边叶老爷又要娶新的小老婆。
      
      这王姨娘天生就是火爆的脾气,受气了不发泄完那是不甘心的。
      
      “你做错了事儿,我要教训你,你还敢躲!”王姨娘拽着小红的手戳人家,还要嫌弃人家不站着好好被她打被她戳。
      
      叶寻芳自己内心还乱着呢,他原本就只想自己静静,如今见到眼前这一场景,也实在看不下去了。
      
      “咳咳。”只见他侧过身来,咳嗽了两声。
      
      这边王姨娘跟两个丫鬟听到了动静,纷纷将视线转了过来。
      
      小红也因此逃脱了王姨娘的魔爪,将手抽了回去。
      
      王姨娘见儿子醒了,自然也就不把心放在教训丫头身上了。
      
      本来打小红也就是为了出气儿,儿子一醒她便什么气儿都没了。
      
      老爷本来就是个色性子,嫁给这老色鬼这么多年,王姨娘即便再蠢也看明白了。
      
      比起个靠不住的臭男人,自然是以后能让她依靠的亲儿子更重要些。
      
      “寻芳啊,寻芳醒了。”王姨娘边叫着叶寻芳的名字,边从一边榻上下来,靸着鞋朝他快步走了过来。
      
      王姨娘虽然对下人狠了些,但对儿子可是真心疼。见儿子醒了,连声音都降了不知道多少个度。
      
      叶寻芳瞧着向他走近了的王姨娘,稍作打量。
      
      只见她一身青色绸缎衣裳,头上簪着银簪子,做了妇人头,鹅蛋脸大眼睛,樱桃小嘴,嘴角还带着梨涡。
      
      别说放到古代,便是现代也是个大美人儿。就是身高看着不高,约莫一米五往上走一点儿,整个人看起来是一种温婉小家碧玉的美。
      
      真难想象,这样的美人儿,居然是方才拿针戳人的王姨娘,人美心毒啊。
      
      究竟是她性格本来如此,还是说这后院儿将她养成了如今这幅样子,叶寻芳琢磨不出来。
      
      后头两个小丫鬟一粉一绿,纷纷跟了上来,正关心地瞧着他。
      
      “寻芳啊,你哪里不舒服?跟姨娘说啊。”王姨娘到了叶寻芳床前,柔软的手伸过来捏住了叶寻芳的手,轻声问着他。
      
      虽说叶寻芳的身体是王姨娘生的,但灵魂到底换了个人。
      
      叶寻芳本人是没怎么接触过女孩子的,高中大学也谈过一个女朋友,后来也因为毕业而分手了。
      
      不是说没有牵过女孩儿的手,初吻也早没了。但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要过来牵他的手,他本能还是会避嫌的。
      
      他是挺想甩开王姨娘的手的,但看到王姨娘那满脸写着关心的模样,又感念她是原主的母亲,才堪堪止住了想要甩开这女人手的想法。
      
      “方才姨娘在吵什么呢?我被吵得头疼。”这昏昏沉沉了好几天,忽然一说话嗓子都哑的不行。
      
      “吵着你啦?方才小丫头不听话,我打骂了两句。不吵了,接下来姨娘都不吵了。”王姨娘声音柔着,此时说话就跟刚才那副凶狠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仿佛现在才是真的她,方才那是鬼上身。
      
      她既然已经停了要打骂丫头的心,叶寻芳便没有要求了。
      
      只是刚醒过来口渴难耐:“我渴了。”
      
      王姨娘一听儿子说渴了,忙亲身到桌前去,将茶斟了,将茶端过来喂叶寻芳喝。
      
      叶寻芳只好催眠自己,这是他亲老娘,他病了,母亲亲自来照顾那是关心他,喝一口她喂的茶也没什么的。
      
      于是接过了茶碗,因里头飘着茶叶,所以他没有牛饮,而是一小口一小口喝下去的。
      
      这一喝完茶,又觉得肚子饿。
      
      那肚子还十分不争气地“咕噜噜”叫了一阵儿。
      
      叶寻芳的灵魂已经二十多岁,被人听到肚子叫总觉得不雅,所以有些害羞,闷着性子不说话。
      
      王姨娘跟两个小丫头听见了,只是笑笑。
      一会儿便听绿萝说道:“爷饿了,我去厨房里瞧瞧还有什么吃的,给爷拿来垫垫肚子。”
      
      叶寻芳见她这么说,没有说话,只是点头表示赞同。
      
      王姨娘见儿子醒了,还肚子饿要吃饭,渴了要喝水,伸手摸了他的脸又发现不再发烧,整个人心情好了许多。
      
      这都晚上戌时,即是现代八、九点了,王姨娘还不去自己房里歇着,围着叶寻芳转了好一会儿。
      
      等到叶寻芳吃完,虚弱的身子又需要休息了,她才识相离开。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预收:
    《书香世家(科举)》bg
    大学应届毕业生顾云舒,意外穿越成了一个落魄秀才的长子。原主家中出过五代文人,结果到了他爹这一代书香世家成了落魄世家。
    原主的爹为了守住家中孤本,到病死也没有卖书。秀才死前嘱咐儿子,一定要好好学习重振家业。

    虽然落魄,但精神难得。
    百年祖训顶在头上:敬养父母恩,泛爱众亲仁,余力则学文,勤勉病无能。
    看着寡母幼弟弱妹,顾云舒只能努力赚钱谋生。为了不让顾家祖宗遗恨,他捡起了刚摆脱掉的书本,原本只想要培养弟弟们考个功名,结果培养着培养着,顺便将自己培养成了科举进士。
    《王孙》无cp
    现代温柔富贵乡的郑温,穿越到春秋时代的公子郑温身上。
    亲爹是王侯嫡系,君主刚死,就撇下儿子,忙着跑去继承王位。
    他人都说郑温是寄食王孙,丧家公子。但事实并非如此,明珠蒙尘,终有见光之日!
    《非阴》bg
    非阴重瞳而生,天生有灵,却被认为是妖异,不到满月便被杀死在襁褓内。
    百年魂灵,靠着吞噬邪祟而愈发强大。未知道心而走上道业,非是阴间鬼,亦非阳间人。

    在自己的小棺材里睡了几百年的非阴,再次醒来就看到棺材前的柳树上挂着一个姑娘。
    犹豫了好久(几秒)的非阴,最终还是经不住自由的诱惑,离开了自己的小棺材。
    刚下山,就看到一个穿着短T恤的男子,他望着深不见底的湖水,看着看着,便掉了下去。
    非阴表示:好吧,好歹大家现在也算同类(人类),能救一个是一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